《鄉野美色》

當前位置:首頁 > 鄉野美色 >

15.第十五章 少了狗鞭

  第15節  第十五章 少了狗鞭
  越是往村里走,二狗心里就越是不放心,他知道這幾天王花正好剛放了暑假一直在家,心里就擔心王二憨已經把神仙药給弄好了對王花使壞,這十里八鄉的又不是只有他這果園里有一條黑狗,王二憨的药引子并不難找。
  到了村里,二狗直接就先朝王花家里走去,进了門,王花的父親王大有就看到了他,沖著他就喊道。
  “狗娃,咋想起到叔這來了,我還以為你當了隊長就不認識我這個叔了。”
  二狗的爹和王花的爹是一個姥爺,這層關系他是知道的,平日里他到王花家里見了王大有就經常叫叔,聽到他的話,頓時就趕紧笑著說道:“叔,哪能啊,我就算是當了縣長也是你侄子啊。”
  他這句話頓時就讓王大有感覺心里舒坦的很,點著頭說道:“叔知道,就和你開個玩笑,你來找花的吧,花在屋里寫作業。”
  二狗笑了笑,一溜煙就跑到屋里去了,到了屋里,就見到王花正趴在桌子上非常認真的在寫字,看到他进來也沒动作,顯然是入神了。二狗也不打擾她,就坐在一邊傻笑著看她。
  過了好大一會,王花好像是寫完了一頁作業,這才看到了身邊盯著她看的二狗,先是臉一紅才說道:“你來干啥啊,我爹知道你來么。”她說著,眼睛就往院子里看,就看到王大有正蹲在院子里抽旱煙,不由就有些焦急的看著二狗。
  “你見我爹了沒,我爹給你說啥了沒。”
  二狗一愣,不知道她做這幅樣子是干啥,點著頭說道。
  “見了,就打了個招呼啥也沒說,咋啦,你是不是和你爹說啥了啊。”他看著王花笑著說道。
  王花這才松了一口氣有點心不在焉的沖他“哦”了一下說道:“沒說啥,沒事,是了,你來干啥了,好長時間也不見你來我家一次。”她說道,語氣里竟然有些怪罪二狗的意思,二狗感覺到了,頓時就笑了,他知道王花心里是有他的。
  “沒啥,想你了就來看看你,你這不是經常不在家么,這幾天你放假我又在忙著選隊長的事情,所以就沒來看你,你別怪我啊,我以后天天來看你。”二狗保證一樣的說道。
  “誰稀罕你來看我啊。”聽到他的話,王花頓時就不依了。“我只是擔心我爹會亂說啥,不過你現在當了隊長了,我爹應該對你也挺滿意的。”
  二狗看她心不在焉的樣子,有心用特殊能力看看她在想啥,只是想了想又感覺這樣對王花不尊重,就作罷,忍著心中的疑惑又和她聊了一會天,這才轉身準備走。
  他過來本來就是來看看王花有沒有出啥事,這下看到她沒事,才完全放心了,轉身剛走出院子就聽到王大有在喊他。
  “二狗,記得啊,給叔留一個好棚,花明年就高三了,可能要考大學,考上大學了開銷就大了。”王大有沒有說下去,但是二狗已經明白了,點了點頭說道。
  “叔,你放心,花的事就是我的事,大棚我一定給你留個好的,過段時間我還要弄蘑菇棚,也給你留一個,你感覺咋樣。”
  聽到二狗的話,王大有頓時就來了精神,一雙眼睛炯炯有神的看著他問道。
  “真的?”
  “當然是真的,我還能哄你啊。”二狗趕紧保證一樣的說道,然后又看了看背后一臉通紅的花,傻笑了一下對王大有說:“叔,我走了,村里還有事呢。”
  然后又給王花打了個招呼,這才離開,卻沒有去村里,而是直接朝王二憨的家里走去,離得遠遠的,他就停下腳步,躡著步子慢慢走到王二憨的門前,看到他家大門紧閉,上面掛著鎖,頓時心里一沉,他知道王二憨可能這會已經跑到外面找黑狗去了,頓時他就著急了。
  忽然,他想到了一個主意,臉上閃過一絲冷笑,轉過身看了一眼王二憨的家門低聲的自言自語道:“王二憨啊王二憨,你千不該萬不該打王花的主意,這次看我怎么整死你。”
  然后他就背著手朝陳發樹的家里走去。
  陳發樹四十多歲,和王大有是一輩的,是十里八鄉有名的養豬戶,他能夠出名最主要是因為他家有兩頭老母豬,產的豬仔成活率很高,很好養活,二狗到他家去就是奔著他這兩頭母豬去的。
  到了陳發樹家里,陳發樹正在喂豬,看到二狗過來,頓時也是很熱情的放下手中的豬食迎了上來。
  “二狗,咋有功夫跑到我這里來了啊。”陳發樹拍了拍身上看著二狗說道。
  “沒啥,陳叔,我就是過來問問你這豬糞多不多,我不是準備帶著隊里搞大棚蔬菜,到時候肯定要用很多豬糞做底肥。”二狗想了一個理由說道,眼睛卻在不住的看著豬圈里那兩頭膘肥体壯的老母豬,眼睛里閃過一絲冷光。
  陳發樹聽到二狗的話頓時就愣了一下,然后臉上露出一陣欣喜的光芒低聲的看著二狗問道:“二狗,聽說這蔬菜大棚很掙錢啊,能不能給叔也留一個棚啊。”
  二狗一愣,頓時就知道了原因,陳發樹是第二生產隊的,二狗現在是第一生產隊的隊長,就算是搞大棚也肯定是光顧著一隊的人,不過想到要弄大棚的確需要很多豬糞做底肥,二狗頓時就說道。
  “這個沒問題,我可以做主給你留一個棚,但是你的豬糞我要全部拉走,當然,該是多少錢我們隊里不會少你一毛錢的。”
  陳發樹一聽,不少自己一毛錢還給一個棚,當然滿心歡喜的答應了,他的豬糞賣給誰都是賣,再說,現在的豬糞便宜的要死,一車豬糞才給五塊錢,他也不在乎這五塊錢,頓時就豪氣的說道。
  “要啥錢,不要,你要能給叔留一個棚,叔這豬糞全部送你了。”
  二狗也知道豬糞不值錢,頓時也沒推辭,點了點頭就轉身離開,只是走的時候又仔細的看了一眼陳發樹的兩頭老母豬,心里不住的冷笑。“王二憨啊王二憨,你不是想用神仙药欺負我家王花嗎,我就讓你換個對象,搞死你。”
  回去的路上,他正好碰上了王二憨,他背著一個麻袋,眼神慌張,看著二狗也不打招呼,顫抖著手打開自己家的家門就鉆了进去。
  “咣當”“咯噔”兩個聲音傳來,顯然是他在里面把門給反鎖了,頓時二狗就猜出來他背的肯定是不知道從哪偷的黑狗,鉆在家里肯定是在造神仙药。
  只是他把門在里面反鎖了,二狗在外面进不去心里就著急了,想了想,他趕紧就沖家里跑去,剛到家里就沖著陳耕說道:“干爹,我剛剛看到王二憨不知道偷了誰家的狗背到自己家去了,你說這事我們管不管啊。”
  陳耕正在和張牛花說話,聽到這話,頓時就噌的站了起來一臉怒氣的說道。
  “這個憨慫,一天就知道惹事,咋能不管,人家找上門了還不是找村里的麻煩,走,跟我去看看。”陳耕說道,就走到門口扯起嗓子喊道:“三民,八寶,在家么,在家就出來跟我辦點事去。”
  />
  陳耕現在是完全相信二狗的,特別是二狗當了村長后,他對二狗的話就更加相信了。
  不多久,喬三民和劉八寶就跑了出來,喬三民是個愣貨,看到陳耕一臉的怒氣頓時就問道。
  “叔,啥事,要不要我帶個鋤頭去。”
  陳耕擺了擺手。
  “不用,沒那么嚴重,跟我走就好,王二憨那狗慫不知道偷了誰家的狗,我要去看看。”說著,他就邁起步子朝王二憨的家里走去,二狗和喬三民劉八寶在后面跟著,張牛花也紧紧跟著,她是村委主任,村里出了事她也要操心的。
  到了王二憨家,看到他家大門紧閉,陳耕頓時就喊喬三民。
  “三民,把他家的門給我叫開。”
  喬三民應了一聲,頓時就在王二愣的門上狠狠敲了起來。
  他的力氣大,咚咚咚的聲音震得人耳朵生疼。
  “王二憨,開門,村長來了。”他沖著門里喊道,頓時就聽到一陣咣當咣當的聲音傳來,然后是一陣腳步聲。
  門開了,王二憨的臉上明顯帶著一絲驚慌,看著眼前陳耕帶隊的一群人,他一時竟忘了說話,二狗則立刻就朝著他家里沖了进去,他頓時就趕紧擋住,只是哪里能擋住,只是在后面喊道。
  “不能进去,不能进去。”
  只是這時就聽到二狗在喊道:“找到了,這不是狗的尸体了,好大的一條黑狗啊,王二憨,你造了多大的孽啊。”二狗一臉憤憤的說道,眼睛卻在四处亂瞄,因為他發現黑狗的狗鞭已經不見了,終于讓他發現在王二憨房里的桌子后面放著一個陶瓷的壇子,按照他從王二憨腦袋里看到的神仙药的制造方法,他知道這神仙药是要炮制的。
  頓時,他就感覺那個壇子肯定是有問題的,只是這個事情他肯定是不能說的。
  這個時候,陳耕等人也看到了這個黑狗的尸体,頓時,陳耕就氣的渾身發抖,沖著身邊的喬三民就喊道:“三民,把這個憨慫給我拉到村委會去,八寶,你把這死狗拿袋子裝好也拎過來。”
  說著,他就轉身出門,喬三民則是一把在顫抖著不敢說話的王二憨脖子后面一抓,拉著他出門,劉八寶找了個袋子把死狗裝著跟上,只有二狗站在原地沒动,四处亂看,好像是在探索什么,張牛花看到他的樣子,頓時也沒走,等到幾個人都走了,張牛花才看著一臉神秘的二狗問道。“你到底在這找什么寶貝啊。”
  二狗對著她做了一個噓的动作,然后跑进去把那個陶瓷壇子拿出來,打開往里面看了一下,頓時就看到了一條黑狗的狗鞭正泡在壇子里,邊上還有很多雜七雜八的中药,頓時就知道自己找對了。
  名副其實,神仙药的作用還真的是非常的大,放的少了只是催情的药,男的吃了硬如鐵,女的吃了骚如狐,只是只要吃的药稍微多一點,直接就變成了男的發瘋,女的發浪了。
  “你難道沒發現剛剛的死狗身上少了什么東西嗎。”二狗神秘的沖著張牛花笑著說道。
  張牛花聽到這話,頓時就是一愣,她還真沒注意,頓時就一臉好奇的問道:“少了啥?”
  “少了狗鞭。”二狗嘿嘿笑著說道,張牛花頓時眼睛就亮了——
上一篇:14.第十四章 神仙藥
目錄
下一篇:16.第十六章 王二憨捅母豬


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