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野美色》

當前位置:首頁 > 鄉野美色 >

16.第十六章 王二憨捅母豬

  第16節  第十六章 王二憨捅母豬
  “我就說地上怎么有血,你說那狗鞭哪去了,黑狗的狗鞭可是大補的東西啊。”聽到二狗的話,頓時張牛花眼睛就亮了,但她也知道這話不能讓人聽見,壓著聲音瞪著他問道。
  二狗嘿嘿一笑,然后指著自己眼前的壇子。
  “都在這里面泡著呢,這可是好東西,咋的,那天我喝上一點這玩意給你捅你,你受得了嗎?”二狗賊笑著看著張牛花,她頓時就渾身一顫,想到二狗那大家伙,再吃了這大補的東西自己可能還真扛不住,不過她也不示弱,頓時就沖著二狗說道:“誰怕誰啊,哪天我就陪你試試,好了,先不和你說了,趕紧走了,再不走等會你干爹要問了。”
  張牛花說著,眼睛又看了一眼二狗眼前的壇子,然后朝門口走去。
  二狗嘿嘿一笑,抱著壇子一溜煙就跑到果樹地,把壇子藏好了,又沖著門口的黑狗吩咐了幾句,這才朝著村里走去。
  陳耕家,王二憨看著眼前扔著的死狗頓時腿就開始哆嗦了,腦袋埋在胸口不敢抬起來,他雖然腦子有些不好,但是卻也知道自己犯了大錯。
  “二憨啊二憨,你叫我怎么說你啊,多好的一條狗啊,就叫你這么給糟蹋了,說,你在哪弄的這條狗。”陳耕嘆了口氣看了一眼地上的死狗背著手沖著二憨問道。
  王二憨支支吾吾了兩句,這才緩緩說道。
  “這是在小王村弄的,我很小心,沒人看見。”他說著,抬起頭翻著眼睛看了一下瞪著自己的陳耕,頓時就趕紧再低下頭不說話了。
  陳耕聽到他的話頓時就一愣,追問道。
  “你確定沒人看到?”
  王二憨聽到這話趕紧點頭說道:“我都來回踩了好幾次點了,早就瞄上這條狗了,我保證絕對沒人看到。”
  這個時候二狗正好进門,聽到了這句話,頓時眼睛咕嚕一轉,看著陳耕說道:“干爹,這也不是啥好事,如果真要沒人看見的話那不如就放過他這次吧。”說著,還朝陳耕對著地上的死狗打著眼色。
  陳耕頓時就看懂了,他知道二狗是看上這條死狗了,黑狗肉可是大補的東西,這和他心里的想法也想到一起了,頓時就沖著王二憨說道:“算了,你回去吧,只是今天這事別讓人給知道了,不然我可不管你,還有,以后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不準干了,聽到沒。”
  王二憨一聽到他沒事了,頓時就精神了起來,笑呵呵的說道:“村長你放心,我保證絕對沒人知道這事,那我就先走了啊。”說著,轉身就跑,他心里惦記著家里壇子里泡著的狗鞭,恨不能長了翅膀飛回去,二狗看到他的樣子頓時就一陣冷笑。
  “王二憨啊,你萬不該打王花的主意,看我怎么收拾你,你那一壇子好東西就當是孝敬我了。”二狗在心中說道,就轉過身趕紧把陳耕家的門給關住,這才沖著幾個人笑著說道。
  “三哥,八寶哥,干爹,這黑狗可是好東西啊,要不我們直接找個鍋到我那果樹地把它給燉了吧,也當是廢物利用了,就這么埋了太可惜了。”他還是在打死黑狗的主意。
  聽到二狗的話,頓時喬三民和劉八寶的眼睛都亮了,都一臉饞樣的看著陳耕,希望他能批準,張牛花也看著陳耕,雖然她表現的很含蓄,但是陳耕看出她也想要黑狗肉,頓時就搖了搖頭說道。
  “罷了,就給你們吃咯,反正都死球了,記得把骨頭給收干凈了,到時候有人找到村里見不到證據也沒個球辦法。”陳耕說道,就往房里走去,只是路過二狗身邊的時候又小聲的給他說道:“狗娃,記得給干爹帶點回來,你干娘這兩天就要回來了。”
  說完,又一本正經的进了屋里,二狗頓時就笑了,心道是個男人就沒有不好這一口的,轉過身就和劉八寶喬三民一起把黑狗裝进袋子里偷偷摸摸的往地里走去,張牛花想了想還是沒跟上來,不過也對二狗使了眼色讓他給留一塊肉,二狗當然是滿口答應了。
  三個人到了果樹地,搬了幾塊磚把黑狗架起來直接烤了起來,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們竟然沒有一個人問狗鞭的事情,二狗也樂的他們不問,烤熟了,卻沒有一個人动口吃,都是仔細的把肉給包了起來,然后偷偷摸摸的跑了回去,黑狗肉可是大補的東西,他們也不敢胡亂吃,好在他們倆都有媳婦,也不擔心有火氣沒地方去。
  喬三民走的時候看著還剩下一半的黑狗還打趣著對二狗說道:“狗娃,這肉哥勸你還是別吃了,給你干爹帶回去,這東西吃了火大的厲害,你沒媳婦怕是要給憋死。”
  二狗沒理會他,心中卻在想,“老子是沒媳婦,但是卻有的是女人捅,你媳婦劉巧我也捅過了。”
  等到他們都走了,二狗也把剩下的狗肉給包了起來,看著地上的骨頭,他想了想,心中忽然有個邪惡的念頭,把這些狗骨頭全部扔到黑狗的面前,他原本以為黑狗不會理會,但沒想到黑狗看到這些骨頭竟然眼睛頓時就亮了,嘎巴嘎巴的就吃了起來,還一邊吃一邊占,把所有的骨頭都用爪子扒到了自己面前,倒是讓二狗愣住了。
  “你個狗東西,竟然連狗骨頭都吃。”他沖著黑狗罵了一句,看著黑狗把那些骨頭全部刨了個坑埋了起來,他頓時就放心的往村里走去。
  先是給陳耕送了一塊狗肉,然后又給張牛花送去了一塊,他去的時候喬大民在家,他也就沒敢多說話,放下狗肉就趕紧走了,當然,他也給自己留了一塊,只是他現在也不敢吃,也沒心思吃,他現在的全部心思全部都在從王二憨家里拿出來的壇子上。
  對于這壇子里的神仙药他是很在意的,不僅僅是為了整王二憨,也為了給自己留個法寶,是個男人就沒有不好女人的,他有了這東西,以后灶神爺徒弟的位子就坐的更穩了。
  不過在這之前,他還是要先把王二憨這個麻煩給解決了。
  打開壇子,他頓時就聞到了一股酒的香味,只對著壇子吸了一口氣他就感覺到下面的大家伙一陣腫胀的感覺傳來,竟然坚挺了起來,頓時就對這壇子里的药充滿了期待。
  按照從王二憨腦袋里知道的辦法,他一直折騰到天快黑了才把這一壇子的神仙药給熬成了一塊膏药一樣黑乎乎的東西,聞上去竟然沒有一點味道。
  頓時他就一陣興奮,知道自己這神仙药算是造好了,心里頓時就痒痒著想知道這药究竟有多大的用处,想到王二憨,他頓時就眼睛里一冷。
  “王二憨,是你自己想要造孽,可不能怪我對你不仁不義了。”他自言自語道,就把黑药膏給藏了起來,只從里面分了一點點裝到一個药瓶子里裝在身上往村里走去。
  他到了村里,直接就花了一塊錢從村里的小賣部買了兩瓶白酒,然后在其中的一瓶里放进了一點點的黑药膏,也奇怪,這黑乎乎的药膏放到酒里面竟然沒有讓酒變色,而且一點味道都沒有,二狗是嘖嘖稱奇,頓時就感覺這神仙药簡直是神了,拎著兩瓶酒他就先是往王二憨家里走去,到了王二憨門口就看到王二憨正坐在門口發愣,一臉失神,二狗知道,他肯定是發現了自己的寶貝神仙药不見了正在傷神,頓時就喊道。
  “二憨,你這是咋啦,對村里把黑狗扣走很有意見啊。”二狗看著王二憨打著官腔說道。“你要知道,
  你的行為如果讓人家知道了可是要判刑坐牢的,村里這是在保護你。”
  他臉上的表情一本正經,倒是有了幾分隊長的威風,王二憨看到是他,聽到這話頓時就趕紧站起來紧張的說道。
  “不敢,不敢,我不敢亂想,不敢對村里有意見。”他說道,卻還是心不在焉,眼神里沒有一點的神光,二狗看到他這樣,想到心里的計劃,眼神里一陣冷光閃過,頓時就沖王二憨說道。
  “別難受了,沒事的話就跟我到陳發樹家里坐回,我正好弄了兩瓶酒,到他家喝一點去。”二狗說著,揚了揚手上的兩瓶酒,王二憨頓時眼睛一亮,點了點頭,跟在二狗的背后到了陳發樹的家里,他這會心煩本來也就想喝兩口。
  這個點正好是喂豬的點,陳發樹正好在喂豬,看到二狗进來,眼睛頓時就是一亮,但是又看到他背后的王二憨,頓時眼睛里就是一陣阴云,他可不想和王二憨有一點瓜葛,不過他是二狗帶來的,他也不好說什么,只是對著二狗笑瞇瞇的說道。
  “二狗啊,過來有啥好事,是不是大棚的事情準備開工了啊。”
  他這段時間一直都在操心大棚的事情,一心就想著弄個大棚一年能賺多少錢然后把豬圈給擴展了。
  二狗搖了搖頭說道:“沒,但也就這兩天了,這幾天正在量地,地量完了就買料開工。”他說道,就朝陳發樹的豬圈前走去,看著兩只老母豬就一臉的阴笑,然后回過頭沖著王二憨喊道。
  “二憨,你過來看看這兩頭母豬哪個漂亮。”
  聽到他這話,陳發樹先是一愣,不知道二狗這是要唱哪出,王二憨也沒想多少,二狗現在是隊長,他說啥他都要聽著一些,頓時就走到豬圈邊上仔細的看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二狗忽然把手上的那瓶放了黑色药膏的酒遞給了王二憨。
  “二憨,來,這瓶酒給你,就當是給你的補償了,別總是悶悶不樂了。”二狗一臉老好人的樣子看著王二憨說道。
  王二憨這時候正心煩,也沒想太多,點了點頭直接拿過酒一把弄就往嘴里灌,一口氣竟然喝了大半瓶下去。二狗看到他這么猛的樣子,頓時就一愣,趕紧往后退了幾步,退到了陳發樹的身邊說道。
  “沒想到這家伙竟然這么能喝啊。”
  陳發樹頓時也是一笑,看著二狗說道:“你不知道,二憨其他本事不行,就喝酒厲害,你手上這種42度的酒他一口氣喝一瓶下去臉都不紅。”
  只是他剛剛說完就愣住了,因為他看到王二憨忽然好像發瘋了一樣,把手上的酒瓶一扔竟然跳进了他的豬圈里,而且更過分的是,他竟然還在脱裤子。
  頓時,他就啥也顧不上了沖著王二憨就怒吼道:“王二憨,你想干啥,趕紧出來。”
  他剛剛說道這里,聲音就嘎然而止,因為他看到了一幕他這輩子都沒見到過的奇觀,王二憨竟然把裤子脱了抱著母豬的屁股捅了起來,而且看他的臉好像還很享受的樣子——
上一篇:15.第十五章 少了狗鞭
目錄
下一篇:17.第十七章 驢肉火鍋


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