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野美色》

當前位置:首頁 > 鄉野美色 >

24.病房春色

  第24節  病房春色
  聽到二狗的話,頓時劉大寶也愣住了,看著二狗的病床也有些為難,因為二狗正好是胸口手上了,躺在床上不能动彈,而他是一根胳膊不能动彈。
  “要不,我給你叫護士吧。”劉大寶撓了撓頭說道。
  “不行。”二狗頓時就說道。“護士都是女的,哪能讓女人給我端尿盆啊。”二狗為難的說道,他主要是不想讓人看到自己下面的大家伙。
  劉大寶愣了一下,想想也是這個道理,只是他只有一根胳膊能动也幫不到二狗的忙,頓時就著急的抓頭撓耳的。
  二狗快哭了,他感覺自己就快憋不住了。
  “算了,豁出去了,護士,護士,我要尿尿。”他沖著門口喊道,劉大寶頓時就是一愣,然后就哈哈一笑說道:“其實男人那玩意讓女人看一下沒啥事的,還是咱沾光。”他倒是看的開,二狗一想也是那個道理,心里頓時就平靜了。
  二狗剛喊沒半分鐘,就有一個女護士從外面走了进來,看著二狗就說道:“是你要尿尿是吧,等會啊,我去拿尿盆。”
  說著,就一臉麻木的轉身離開。
  二狗頓時就愣住了,看著這個護士的背影有些發愣,護士看上去很年輕,應該是個少婦,屁股很大,胸也很挺,特別是穿著白色的護士服,背過身走路的時候屁股搖來晃去的,給人一種很強的視覺沖擊感,二狗頓時下面的大家伙就很沒出息的坚挺了起來,好在被被子給蓋著看不出什么。
  等到護士走了,他才發現自己的窘境。
  “大寶哥,你說等會護士要怎么幫我尿尿啊。”他看著身邊的劉大寶問道,他想先知道下護士的做法然后看看自己會不會出糗。
  劉大寶一愣,仔細想了想然后說道:“我記得醫院里有一種床上用的小便盆專門用來尿尿用的,三角形的,反正給女人用的那東西,給男人就不清楚了。”
  聽到劉大寶很不負責的話,二狗頓時就快哭了,一心就想下面的大家伙趕紧软下來,只是這個時候它好像是吃了神仙药了一樣,怎么都不肯屈服,二狗悲催了。
  嘎吱。
  門被推開了,還是那個護士,手上果然是拿著一個便盆,三角形的,挺深,但是二狗一看就郁悶了,因為他的大家伙現在還在坚挺著,直直的豎起來怕是掰都掰不下去,這便盆的深度根本就不夠啊。
  他正糾結著,護士已經走到邊上了,指著他依舊是一臉無神的樣子說道:“趕紧,尿尿了。”
  說著就伸手掀二狗的被子下擺,她顯然是經常干這事情,做起這事麻溜麻溜的,二狗沒法起身阻止,只能任由她把手伸进被子去抓自己的大家伙。
  忽然,姚花花愣住了,她感覺自己的手抓到了一根火熱烫手的鐵棍,又粗又硬的,她又不是小女孩了,頓時就知道這是什么東西了,臉頓時就紅了,一臉驚訝的看著二狗。
  “這是你的?”她問了個白癡的問題。
  二狗頓時沒好氣的說道:“當然是我的,不是我的是你的啊。”
  姚花花一聽他還敢反駁,頓時手上就上下动彈套弄了一下,她的手抓的很紧,二狗頓時就感覺一陣強烈的刺激傳來,差點發出聲,趕紧看向一旁的劉大寶,卻發現他好像睡著了一樣,腦袋面在另一邊,頓時心里就松了許多,盯著護士說道。
  “你能不能慢點,我爹還指望我那玩意生兒子咧,弄壞了你可賠不起。”
  姚花花頓時就笑了,看著二狗無所謂的說道:“你不想尿尿是吧,那好啊,我走了。”
  她說著,手就從二狗的被子里抽出來了,作勢就走,二狗趕紧把她給叫住,沒辦法,現在沒人能幫他了。
  “好姐姐,你就把我扶起來,把門給關住給我拿個馬桶過來,我自己尿好么,謝謝你了,好姐姐,等我出院了我一定請你吃飯。”二狗頓時口氣就變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啊。
  姚花花頓時就轉過頭看著他笑道:“這還差不多,看在你挺會說話的份上,我就幫你吧,只是你要記得你的話啊。”
  說完,她就朝著二狗眨了下眼睛,露出神秘的笑容,然后轉身拿著便盆緩緩離開,走的時候屁股扭的更厲害了,好像是在刻意勾引二狗一樣,頓時,二狗原本有些松软的大家伙再次暴怒了起來。
  “婊子,讓你發骚,二狗爺爺哪天非捅死你,讓你嘗嘗厲害。”二狗恨恨的在背后罵道,當然是在心里罵,畢竟背后還有個劉大寶。
  出了門,姚花花就是一陣恍惚,看著自己剛剛抓著二狗大家伙的那只手呆了一下然后才朝水房走去,只是一抬腿她就感覺自己的裤裆里黏黏的,頓時就有些苦笑,回頭看了一眼二狗的病房眼神里閃過一絲復雜的光芒。
  病房里,二狗在心里剛剛恨恨的罵完,劉大寶的笑聲就傳了過來,原來他根本沒睡,只是把腦袋面過去不想讓二狗尷尬。
  “你個小慫不老實啊,不過那個護士的確長的可以,有胸有屁股的,是個生娃的好料,只是看那歲數和走路的樣子應該是結過婚的女人了,可惜了。”劉大寶嘴巴發出嘖嘖的聲音點評者著說道,眼睛卻在看著二狗。
  二狗頓時就知道他想歪了,不過他也不在意,捅女人的事情他從來就沒害怕過,只要那個護士敢勾引自己,自己就敢捅他。
  “是快好料子,真想好好干她一次,你剛剛轉過頭沒看到她走的時候那一對大屁股扭得樣子,簡直饞得我想里面蹦起來把她給抱在懷里狠狠揉幾下。”二狗咬著牙說道,他說的是實話,也是想饞一下劉大寶,他之前特殊能力還能用的時候看過劉大寶的腦袋,知道他已經好久沒碰女人了,他媳婦在村里一個月才來看他一次。
  果然,劉大寶一聽這話頓時眼睛就瞪了,臉上露出一絲懊悔。
  “早知道這樣我剛剛就不回過頭了,不過也沒事,她馬上就又回來了,你不是還沒尿嗎。”他說著又嘿嘿笑了起來。
  二狗被他這么一說,頓時又感到了陣陣的尿意,這個時候門開了,姚花花拿著一個綠色的小馬桶走了进來把馬桶放在了二狗的面前。
  “這個可以吧。”她問道。
  二狗尿急,頓時就趕紧說道:“能行,可以,趕紧扶我起來。”
  姚花花倒是挺敬業的,頓時就扶著二狗的背把他給撑了起來讓他把腿放到地上,又把他扎著輸液管的那根胳膊給放好,整個动作里竟然沒有讓二狗感覺到疼。
  二狗頓時就感覺到了一股被關心的溫暖,心里熱熱的,心想這個女人也不是那么壞,伸手就想解自己的裤子,只是胳膊一动就感覺到胸前一陣鉆心的疼,不由就一副哭喪臉看著眼前的護士。
  &n
  sp;  “裤子,裤子,護士姐姐,你幫個忙,把我裤子給解了,我不能动彈。”
  姚花花頓時就白了他一眼,然后动手開始解他的裤子,等他的大家伙露出來的時候,姚花花就徹底愣住了,死死的盯著眼前的龐然大物,她原本想過這個病人裤子里的東西應該不小,但是沒想到竟然會這么大,比筷子還長,足足有小孩胳膊粗細,現在坚挺的樣子看著就好像是底下長了一根鐵棍。
  “我想尿尿。”看著護士愣住的樣子,二狗知道她心里肯定是被自己的大家伙給鎮住了,不過他此刻尿急,趕紧喊道。
  姚花花頓時就清醒了過來,立馬就把馬桶給拎起來然后把他的大家伙給抓紧對準馬桶,二狗頓時就酣暢淋漓的放起了水,這一刻,他只感覺好舒服。
  只是一翹一翹的節奏感卻讓姚花花也感覺到一陣渾身酥软的感覺,和自己男人的東西比起來,眼前的這個東西簡直就是一個怪物。
  等二狗尿完,她紅著臉把二狗放到床上然后就轉身走了,她剛走,劉大寶就朝他賊笑了起來。
  “二狗,你告訴大寶哥,你下面的家伙是不是挺大的,我看那個護士眼睛都直了。”他神秘兮兮的問道,二狗頓時就一愣,但是想著這也不是什么能守住的秘密,就點了點頭說道。
  “是挺大的。”
  劉大寶頓時就一拍大腿說道:“我就說剛剛那娘們的臉上分明露著骚氣,哥告訴你啊,這女人都喜歡大家伙,你別管她是什么身份,只要結了婚的女人,她都喜歡大家伙,特別是這種少婦,正是入戶如狼的年齡,看她进來時候那一臉無神的樣子就能看出來他男人肯定伺候不了她。”
  他好像是一個專業的女人分析師一樣,說的頭頭是道,二狗不由的就感興趣了。
  “大寶哥,你真厲害,這都能看出來。”二狗問道。“可是要咋的才能看出來這女人在家她男人伺候不了她啊。”
  他現在特殊能力不能用了,必須要給自己積攢一些經驗,不然以后想睡女人都難了。
  聽到這話,劉大寶頓時就嘿嘿一笑說道:“你說這話你可是問對人了,我告訴你啊,這女人如果她男人伺候不了她的話,她臉上就沒光澤,心情也好不了,晚上你不讓她舒服她白天就不讓你舒服,脾氣火爆的很,這些都是經驗,咋,你還想把剛剛那個護士給睡了啊,拉倒吧,你下面的家伙就算是不小但是就你這個年齡怕是也伺候不了她,那么大的屁股,折騰起人可了不得,我都不敢碰那女人。”
  “聽你話里的意思,大寶哥,你下面那玩意也挺厲害的?”二狗頓時就嘿嘿笑著問道。
  劉大寶頓時就得意的一笑說:“那是,你嫂子在家經常是讓我給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嘎吱。
  劉大寶的話剛剛說完,門就開了,剛剛給二狗接尿的大屁股護士又走了进來,劉大寶頓時就不說話了,眼睛在她身上不斷地瞄著,眼神里火熱火熱的,顯然是發春了。
  不過護士卻連看都沒看他一眼,只是對著二狗說道:“因為你的特殊情況,醫院決定給你換獨立病房,我一個人弄不动你,其他護士馬上就過來了。”
  二狗聽到這話就愣了一下,然后傻傻的看著她問道:“獨立病房,那要收錢嗎,我可沒錢。”
  女護士頓時就笑了,看著他說道:“不收錢,你們兩個在這里所有的花費都不收錢,有人報銷了。”
  二狗頓時就明白了,肯定是張三全報銷的,這事情就應該讓他掏錢。
  劉大寶聽到這話頓時也問道:“那是不是我也有獨立病房啊。”
  “沒有,他走了這里還要住一個病人的,你肋骨又沒斷,只是斷了根胳膊而已,活动不受影響。”姚花花的話說的那么輕飄飄的,差點都讓劉大寶自己覺得斷了根胳膊只是很正常的事情。
  他頓時就有些發怒了,一個護士怎么能這么說話呢,好歹他也是病人啊,于是就指著她說道:“你這個護士怎么能這么說話啊,斷了根胳膊很重要的事情好不好,你要尊重病人。”
  姚花花聽到這話先是一愣,然后就面無表情的看著他說道:“你這個人怎么這么多屁事啊,你剛剛盯著我胸前看了那么久我都沒說你不尊重我,現在倒是想起讓我尊重你了,憑什么啊。”
  一句話,虎虎生威啊,頓時劉大寶這么厲害的人都無語了,二狗也無語了,他沒想到這個女人平靜的外表下竟然藏了那么一顆火爆的心。
  只是他的特殊能力現在不能用了,不然肯定要看看這個女人心里在想啥。
  換病房并沒有二狗想的那么輕松,過來了四個護士,加上眼前這個一共五個,卻都是女人,七手八腳的把他給抬過去放到另一間病房的床上的時候,二狗已經疼的在嘶牙咧嘴了。
  好在這個新換的房間環境不錯,比剛剛那間向阳,也比剛剛那件透風,窗戶開著,不時的刮进來一陣清涼的空氣,二狗深吸一口,感覺舒服極了。
  其他的護士把二狗放好就走了,這個時候病房里就只剩下了他和那個大屁股護士了。
  這個時候他的眼睛才認真的打量起了這個護士,或許因為天熱,她穿的長款白色護士下面露出光潔的小腿,顯然她里面并沒有穿裤子,就是領子上扣子扣的老高,他看不到里面的風景,不知道里面有沒有穿背心。
  “看夠了沒有,小色狼,我叫姚花花,你以后叫我花花姐就好,你叫王二狗是吧,十九歲就當了生產隊的隊長,你可真厲害啊。”姚花花說道,就坐在了二狗的床邊上看著他,或許是因為天熱,她故意把領子上的兩個扣子給解開了,頓時,脖子下面的地方就露出了一個V字形的扣子,她低著頭看著二狗二狗正好能看到她衣服里面的景色。
  只一眼,二狗下面的大家伙頓時就如鐵一樣的坚挺了起來。
  好大,好圓,好白。
  這三個詞語就是二狗心里現在所有想說的一切,狠狠的咽了口唾沫,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姚花花。
  “花花姐,你能不能離我遠點。”他苦笑著說道,這個女人太不是東西了,欺負他躺在床上不能动竟然色诱他。
  姚花花看到他的臉色頓時心里就笑了,不過卻還是裝作奇怪的看著他問道:“怎么了,花花姐在你身邊你不舒服啊,你不喜歡和花花姐在一起啊。”
  她似乎沒有注意到,她的动作加上這番話的诱惑力有多大,完全就是一個欲求不滿的寂寞少婦模樣,這幅樣子對男人來說簡直是在勾魂奪魄。
  “沒有,只是,你胸前走光了。”二狗艱難的說道,他以為他這么一說姚花花會收斂一點,只是沒想到他的話剛說出來姚花花就裝作一驚用手去摸自己的領子口,手卻又故意解開了兩個扣子,頓時,春光大露,兩只飽滿的兔子從里面蹦了出來,二狗頓時就感覺鼻子一熱,鼻血差點出來。
  這個骚女人竟然沒戴胸罩,太無恥了。
  &nbs
  p;  他的眼神不由的就往姚花花的身下看,心里在想,這個骚女人不會就光著身子在外面披了一件護士長袍吧,這也太邪惡了吧。
  他剛想到這里就聽到姚花花開口在說:“你是不是在想姐姐是不是護士長袍里面什么都沒穿啊。”
  頓時二狗就無語了,卻看到姚花花站起身過去把病房的門給反鎖了,然后把窗簾也給拉住,這才緩緩的走到了二狗面前,護士長袍身前的扣子竟然已經完全解開了。
  “次奧,真的什么都沒穿。”二狗心中頓時就吼開了,不過眼睛卻一刻不肯浪費的瞄著她的身体,從上到下一覽無余,姚花花的皮膚很白,看上去好像牛奶的顏色一樣,白嫩白嫩的,讓人忍不淄想摸一把,身子有些胖,小肚子上的贅肉站著都能看到,二狗不由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
  “花花姐,你想干嘛。”他火熱的盯著她問道。
  “二狗,你說姐姐的身子美嗎?”姚花花臉上有些傷感的說道。
  二狗幾乎毫不猶豫的就說道:“美,姐姐是我見過的最美的女人。”
  “傻樣,嘴巴真甜,看來你哄了不少的女人啊。”姚花花笑罵了他一下,然后坐在了二狗的床上,頓時二狗就看的更清晰了,眼睛里不斷的閃著精光,要不是他現在實在是爬不起來的話肯定把這個女人給壓在床上辦了。
  太诱惑人了。
  聽到她的話,二狗只是嘿嘿一笑沒說話,眼睛卻依舊盯著她的胸前不放。
  “可是姐姐從來沒真正的當過一次女人,你那個姐夫幾乎是個天閹,下面的東西只有小指頭這么一丁點,硬起來也只有中指這么一點,但是每天折騰人的本事多的嚇死人,你這個大家伙簡直是羨慕死我了。”
  她說道,白嫩的手已經伸到了二狗的裤子里,抓住那根坚挺的大家伙上下套弄了起來。
  二狗頓時就舒服的喘了一口氣,他如果現在還不知道這個女人想干啥他腦袋就真的是讓門給夹傻了。
  “不行,我現在骨頭斷了,不能干那事的。”二狗趕紧說道,他可不想因為貪心女人身子壞了身体。
  聽到他這話,姚花花頓時就不屑的一笑說道:“你真以為你的骨頭斷了啊,你那根骨頭上只是有一些小小的裂痕,沒有太大影響的,只是你是公款報銷所以醫院就把病情給你說的重了一些。”
  她說著,兩只手竟然把二狗的裤子給脱了下來。
  二狗頓時就愣住了,也有些相信姚花花的話了,如果骨頭斷了他應該一动都不能动才是,可是他剛剛被轉過來的時候還起身自己走了幾步都沒什么事,頓時心思就活躍了起來。
  “既然骨頭沒斷,那就應該能干那事了吧。”他在心里亂想著,姚花花卻趴在他的大家伙上親了起來,頓時二狗就先是一懵,想要開口說點什么,卻感覺說什么都不合適。
  “舒服嗎?”姚花花抬起頭看著二狗說道,并不很精致的臉上帶著一抹艷笑。
  二狗立刻就點點頭道:“舒服,舒服。”
  姚花花頓時就更起勁了,過了一會就爬上了二狗的病床,大屁股朝著他的大家伙,就要用她那一口漆黑的泥潭把二狗的大家伙給吃了,但是大家伙的頭都還沒进去,姚花花自己就喘了起來。
  “太大了,不行,太大了,受不了。”她說著就把身子放了下來,一只手不斷的摩挲著二狗的大家伙,另一只手在自己身下的泥潭里不斷的扣著,想要下面的水流的多點。
  只是她坐在二狗的腿上,她這一动彈頓時就把二狗上身的傷口給牽动了,頓時二狗就叫開了。
  “你慢點,慢點,疼。”
  姚花花頓時一愣,她也擔心傷到了二狗,頓時就恋恋不舍的從二狗身上下來,蹲在他面前,把一對大胸正好放到了二狗眼前。
  “好弟弟,給我揉揉。”她的聲音酥媚,看著這一對飽滿渾圓的兔子,上面有些泛黑的黄豆粒已經挺了起來,顯然姚花花已經动情了。
  二狗也不客氣,頓時一只手就抓住了她胸前的飽滿,果然很大,他的一只手竟然抓不完全,二狗頓時心里就痒痒的,他這個時候真是很死了張大全,如果不是他的話,自己現在就能好好享受了。
  但是他心里又在想,如果不是他的話,自己也不可能到這病房里來,也不會碰上姚花花這種極品。
  真是抓的人難受被抓的人也難受,二狗干脆不抓了。
  “好姐姐,你就上去給我坐坐吧,我這手用不上力,越抓越難受。”二狗看著姚花花央求道。
  姚花花也感覺被抓的不舒服,頓時就點了點頭又骑在了二狗身上,二狗能看的分明,她下面的泥潭口上已經是水光盈盈,心想這次應該能进去了。
  果然,姚花花雖然還是感覺難受,但是還是一屁股下去把二狗大家伙給吞了一半,只是這個時候她也不敢繼續往下了,因為害怕碰到二狗胸前的石膏,她把自己的身子努力的往后靠,二狗的大家伙在她的泥潭里斜著一撑,頓時他們兩個都感覺到一陣強烈的刺激,忍不住她就一屁股全部坐了下去。
  “啊,疼。”剛坐下去姚花花頓時就喊了起來,眉頭紧皺,但是卻沒坐起身子,顯然她還能受得住,她的泥潭也很深。
  二狗此刻只感覺自己被完全的包裹了起來,紧紧的,柔柔的,嫩嫩的,還有一張小嘴在底下吸著氣,酥酥麻麻的,舒服極了,不由的就閉上眼睛享受了起來。
  過了有兩三分鐘,姚花花才感覺舒服了一些,這才緩緩的上下动了起來,她稍微一动,頓時二狗就感覺到一陣強烈的刺激,眼睛頓時就張開了。
  姚花花卻是上癮了,緩緩的有節奏的动了起來,根本不管二狗的想法。
  現在的她只感覺自己下面的泥潭被塞得滿滿的,前所未有的充實感讓她興奮的想哭,她感覺自己這一刻簡直是太幸福了,結婚到現在快十年了,她第一次嘗到做女人的感覺,她之前也曾經勾引過幾個病人,但是都沒有在二狗身上的這種快感,雖然有些疼,但是卻疼的很舒服。
  动作越來越快,姚花花發情了,一對大胸不斷的搖來晃去,讓二狗看的是眼花繚亂,他很很快陷入了爱欲的狂潮中不可自拔,姚花花泥潭里傳來的吸力比張牛花下面的吸力都厲害,甚至比在劉巧下面的泥潭都紧,簡直就是一個超級泥潭,讓二狗也感覺是前所未有的舒服。
  或許因為興奮,姚花花好像是不知疲憊一樣,在上面運动了一個小時左右才累的趴在了二狗的身邊,很小心的閃過了二狗胸前的傷口,她這一彎腰,頓時一陣強烈的刺激就讓二狗一陣長呼,大家伙里一股熱流猛的喷了出去,姚花花的身子頓時就噌的坐起來,渾身都在顫抖,顯然是舒服的厲害。
  二狗卻是感覺渾身在難受,特別是胸前火辣辣的疼,身上差點散架了——
上一篇:23.第二十四章 我想尿尿
目錄
下一篇:25.透視眼


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