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野美色》

當前位置:首頁 > 鄉野美色 >

27.拒絕

  第27節  拒絕
  “啥?你親自送我回去。”二狗聽到這話頓時就一臉的驚訝,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讓縣長送自己回村,這種事情他之前連想都沒敢想過。
  “是啊,怎么,你不愿意啊。”王九州笑著看著他。
  “不,不,哪能啊,我求都來不及啊,那個,王縣長,我們村修路我估摸著可能還差幾萬塊,你能不能從縣里給撥一點,貸款都行,就是利息要少點。”二狗趕紧擺著手說著,只是他想到村里此刻正在修路,頓時又腆著臉嘿嘿笑著看著王九州。
  王九州聽到他后半句話頓時臉色就變得有些驚訝,看著二狗的表情有些古怪。
  二狗一看他可能是生氣了,趕紧就說道:“沒關系,沒關系,不能貸款也無所謂,我們村里人應該把錢都給湊夠了,路修好了就啥都好了。”
  他說著,眼睛在王九州的臉上紧張的看著,就擔心他因為自己的話生氣了。
  其實他給王九州提出那個請求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了被拒絕的準備,人家一個堂堂縣長和他一毛錢關系都沒有,不沾親不帶故的,人家沒必要批錢給他,他知道自己沒啥能打动人家的條件。
  沒想到的是,王九州聽到他的話頓時就一臉興奮的大笑了起來,盯著二狗說道。
  “好,好小伙子啊,你膽子可真大啊,我當縣長有兩年了,你是頭一個這么給我要錢的人,就憑你這份肯為村里付出的勇氣,我給你批錢了,走,到你村里看看,還差多少錢,我想辦法給你批。”
  王九州豪氣的擺擺手說道,二狗頓時就興奮了。
  “王縣長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我代表我全村的人謝謝你,走,到我們村,讓你看看我們村的大棚和路。”
  蔣玉生送他們出門,坐上王九州的汽車,二狗就不住的四面亂看,這是他這輩子第一次坐汽車,上了車感覺興奮的不行,屁股左邊动动,右邊动动,如果不是王九州就在身邊坐著,他都想趴到車子底下看看這玩意究竟是怎么跑的。
  他知道農用三轮車是怎么跑的,知道手扶車是怎么跑的,但是還不知道汽車是怎么跑的。
  “這是啥車啊。”二狗興奮的看著王九州問道。
  “吉普,這是美国的吉普車,好東西啊,可惜老了,縣里面給我配的不是這個車,我是靠著在部隊里的一點關系才弄到這個車的,跑起來有勁,偶爾到村里轉轉辦點啥事利索的很,靠縣里配的那輛轎車,走你們村那條路遇到下雨天了怕是能給我扔到半路上。”
  提到自己的車,王九州也有些興奮,滔滔不絕的給二狗說道。
  二狗頓時就點點頭,自己村那條路他最清楚不過了,遇到下雨天滿路上都是泥坑,真要是個小轎車的話,碰到個杏陷进去怕是都出不來。
  “是啊,我們村那條路太爛了,不過這下好了,有錢了就能修了,路修好了,村里的經濟就會好起來了。”二狗一臉憧憬的看著王九州說道。“你不知道,我從型想把我們村的路給變成柏油路,那樣不管是什么天氣都不用怕了,想怎么走就怎么走,多美啊。”
  他說道,臉上露出一抹期待的神色,恨不能立馬飛回去看看村里正在施工的路。
  吉普車的越野性能的確很強,下了柏油路,王九州沒讓司機減速,在坑坑洼洼的小路上車子依舊是在飛奔,就是車上的人顛簸的厲害。
  走了沒多久,他們就看到前面兩輛推土機正在轟隆隆的工作著,靠近村子的路面已經被推平了,吉普車直接沿著還沒推的那一邊路就開了過去,遠遠的,二狗就看到背著手正站在一邊笑瞇瞇看著推土機干活的陳耕。
  趕紧讓司機停車,二狗下車朝著陳耕就跑了過去,一邊跑一邊喊。
  “干爹,干爹,我回來了,干爹,干爹,我回來了···”
  推土機的聲音太大,陳耕沒聽見,還是他身邊的劉八寶看到了二狗這才拉了拉陳耕的衣服給他指了他才看到。
  “狗娃,回來了啊。”他喊道,二狗已經跑到他面前了。
  “是,干爹,我回來了,而且我還給咱們村帶來了一個貴客,我們九曲縣的縣長王九州,是他親自開車送我回來的,他的車就在那邊扎著,我先一個人跑過來了。”二狗興奮的看著陳耕說道。
  “啥,縣長來了,在哪,哎呀,你這娃,咋能把縣長一個人扔到半路上啊。”陳耕聽到二狗的話頓時臉上就變得紧張了起來,朝著出村的方向看去,就看到了一輛吉普車正扎在距離自己不遠的地方,一個中年人正一臉笑呵呵的看著村子的方向。
  立馬,他就趕紧拉著二狗往吉普車那邊跑去,一面跑一面對著劉八寶喊道:“八寶,趕紧讓推土機先停了,吵到縣長就不好了。”
  劉八寶聽到這話趕紧就朝著推土機司機打招呼,推土機司機立刻就把推土機給停了下來。
  現場立馬安靜了下來。
  推土機一停,王九州的眼神頓時也看向了這邊,就聽到二狗正帶著一個老人往自己這邊跑來,一邊跑一邊說:“王縣長,王縣長,這個就是我干爹陳耕,也是我們村的村長,干爹,這位就是王九州王縣長,他給許下話了,咱們村修路差多少錢他給想辦法嘞。”
  聽到這句話,陳耕和王九州頓時都是一愣,然后王九州就哈哈大笑了起來,看著陳耕說道:“你好啊,陳村長,感謝你培養出來這么好的一個人才啊,這個小家伙膽子很大,心地很好,是個好干部,沒錯,我許下話了,村里修路少多少錢縣里給想辦法,只是現在縣里的條件也不好,我只能給你貸款,你感覺可以的話回頭我就給你批字。”
  王九州開門見山的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陳耕說道。
  陳耕一聽這話,哪里還敢有啥意見啊,這幾天他為了修路的事情都操碎了心,錢不夠,他每天都在愁,他現在是聽到“錢”這個字眼睛都發綠,現在聽到縣長說給自己解決麻煩了,頓時就趕紧說道。
  “王縣長,你簡直是太好了啊,貸款就貸款,莊稼人不怕苦,不怕難,就怕苦了難了還賺不下錢,讓娃娃們吃苦。”陳耕一臉感恩戴德的樣子。
  頓時王九州就擺了擺手,他當了多年的官,對于這些客套話能夠聽出來,他知道陳耕這是在哭窮。
  “你放心,我給村里的貸款是沒有利息的,直接從縣里的農業銀行給你們貸款,我去打招呼,娃娃們就是国家的未來,一定不能讓他們受委屈了,這路修好了,村里人的生活就過好了,娃娃們的未來才能有保障。”
  王九州這番話說的是官氣十足,不過卻很好聽,畢竟他辦了踏踏實實的事情。
  “那就太感謝王縣長了,我代表我全村的父老鄉親,代表全村的娃娃們感謝王縣長,感謝国家。”陳耕頓時就激动的說道。
  &
  nbsp;  王九州擺了擺手笑著說道:“你不用感謝我,要感謝你就感謝二狗吧,是他感动了我才讓我做出這個決定的,我在醫院的時候,他不顧骨傷都要回村跟著修路,縣里最近的條件的確不是很好,我能夠做出這個決定也是下了很大的決心,我希望你們村能好好把握這次來之不易的機會,聽說你們村還在弄大棚蔬菜,這是個很好的想法,好好努力,爭取能夠做出一個模范表率作用,帶动周邊的村子一起富起來。”
  他這是在給二狗攢功勞了,陳耕頓時就聽出來了,趕紧就說道。
  “是,縣長說的是,我一定謹記縣長的教誨,村里是有搞大棚蔬菜的計劃,那是二狗選隊長的時候給村里承諾的,現在已經開始上馬了,地方都選好了,這幾天正在張羅著買材料。”
  陳耕的話里著重的說明了一點,二狗現在是個隊長了。
  難得二狗這么被人家看好,他想要讓二狗有更大的發展機會,哪怕是離開自己,只要他能出息了就好。
  王九州聽明白了陳耕的意思,他知道陳耕這是在探他的意思,想看看他對二狗究竟有多少好感。
  沉思了一下,他看著二狗說道:“二狗啊,我問你個事情,現在讓你離開村子到縣里去你肯嗎?”
  聽到這句話,二狗先是一愣,然后就傻傻的來了一句:“為啥啊,我好不容易才在村里干出了一點成績,到縣里去干啥。”
  陳耕在一旁焦急的拉著他的胳膊,他哪里聽不出來王九州這是在問二狗想不想去縣里發展。
  二狗也很快就明白了過來,看著王九州說道:“哦,王縣長,你是說去縣里發展啊,我想去,但現在還不能去。”
  他的臉上帶著一臉的糾結。
  他不傻,他知道自己現在去縣里的話肯定會有更長遠的發展,但是他更加清楚,自己現在到縣里去的話就只能從頭開始了,無依無靠無功績,想要往上一步簡直就無與伦比的困難。
  所以他拒絕了,陳耕的臉上頓時就現出了焦急,趕紧就對著王九州燦燦的笑了笑然后把二狗拉著走到一邊。
  “你憨啦,為啥不能去,村里不用你操心,你是吃了豬油蒙了心了,這么好的機會你咋能放過啊。”陳耕小聲的看著二狗說道。
  “我不能去啊,干爹你想啊,我啥都不會,啥都不行,王縣長人家對我只是欣賞,我現在去縣里的話,無根無萍的,能混多久都指不定,還不如在村里先弄出點成績再慢慢往上爬,那個時候一切順理成章了不是更好啊,難道你還不相信我啊。”二狗看著陳耕解釋道。
  陳耕皺著眉頭想了一會,感覺二狗說的也挺有道理,頓時就點了點頭說道。
  “那好,你自己秤盤吧,只是以后可不要說后悔的話。”
  聽到二狗拒絕的話,王九州也是一臉的驚訝,他相信二狗肯定能明白自己是什么意思,他不明白二狗為什么要放棄這么好的一個走出去的機會,看著陳耕拉著二狗走了回來,他頓時就一臉疑惑的看著二狗,期待他能再說出一番讓他震撼的話。
  “王縣長,我知道你的好意,但是我現在必須要留在村里,建大棚是我選隊長時候給社員們承諾的事情,我現在走了,隊里的人會以為我跑了,那樣我二狗的臉面就沒地方放了,我是個爺們,說話必須要算數,當哪一天我把我對村里的承諾都給完成了,我才能走的踏實。”二狗一臉倔強的說道。
  “好,好,好,好小伙子,我果然沒看錯你啊。”王九州一連用了三個好,足以說明他此刻心中的開心。
  當了這么多年的官了,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么負責任的村官,二狗果然是給了他一個驚喜啊。
  “這樣,你就安心的在村里帶著建大棚吧,等你把大棚建好了,路修好了,隨時到縣里來找我,在我身邊給我做秘書,怎么樣。”王九州直接拋出一個炸彈一樣的消息,讓陳耕直接就愣住了,二狗也有些傻眼。
  縣長秘書多大的官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縣長秘書很威風,即便是鎮長見了也要讓三分。
  “我怕我能耐不夠啊,我書也沒讀多少,連高中都沒讀。”二狗有些靦腆的說道,他是擔心自己能耐不夠,到時候王九州知道他的底細又不要他了,他就丟人丟大發了。
  王九州明白他的意思了,搖搖頭說道。
  “這算個啥,我也是小學畢業,知識好學,只要你想學就能學會,良心不好學啊。”王九州嘆了口氣,然后又哈哈一笑,說道。“好小伙子,好好干,我在縣里等你來報道,你可不能讓我等得太久了啊。”
  “好,如果你不嫌棄我的話,只要我把村里的事情給忙完了,立馬就到縣里找你去,我一定會在工作中努力學習的。”二狗認真的看著王九州說道。
  王九州沒有在村里停,連一頓飯都沒吃,只是在村里轉了一圈就坐上車匆匆的走了。
  等他走了,陳耕這才看著身旁的二狗笑瞇瞇的說道:“狗娃,你這下子可出息了,我剛剛可是給你捏了一把汗啊,你說你咋就那么膽大啊,縣長要你去縣里發展你竟然都不去,多好的機會啊,腦門子真是讓驢給踢了,你就不怕人家一生氣不給咱村里撥錢修路了啊。”
  陳耕心里還是擔心二狗的前程被耽擱了。
  他一直覺得二狗剛剛就應該跟著王九州走,這樣才算是沒有耽擱前程。
  于是對二狗說道:“要么你明天到縣里跑一趟,好好給縣長說說,直接跟在他身邊安心的當秘書得了。”
  二狗頓時就白了他一眼,說道:“干爹,你憨啦,我二狗有什么能讓人家王縣長看上的東西,還不就是我那一股子楞勁,敢說,敢做,要是我明天就跑到縣里給人家低聲下氣的說話,人家立馬就看不上我了,怕是不把我給轟出來就是好的。”
  陳耕一怔,想想是這個道理,就不再糾結這個事情了。
  心想,兒孫自有兒孫福,由他們去吧。
  二狗繞著村子轉了一圈,回到了自己的果樹地,剛进門,黑狗就興高采烈的沖著他叫個不停,他頓時就笑了。
  “你個狗東西,還是你對我親啊。”
  到自己的小窩里轉了一圈,看到小窩里凌亂的被褥,他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到縣里呆了一段時間,他的眼界和見識都變了好多,再回到現在的這個環境里,他忽然都有種無法接受的感覺,他有些懷念縣人民醫院那整潔的病房了。
  他忽然抽了自己一巴掌,然后朝著自己罵道。
  “二狗啊二狗,你還真把自己當做一個人物了,你就是一個沒爹沒娘的二狗蛋。”這樣說著,他又感覺自己心里特別委屈,又說道:“二狗蛋怎么了,二狗蛋也當上生產隊長了,二狗蛋還要當縣長秘書。”
  他說著,就走出小窩,看著外面的天空
  ,忽然感覺心里都舒暢了很多。
  “汪汪汪···”黑狗沖著他叫了幾聲。
  “你個狗東西,二狗蛋要走了,這片園子以后你就是霸王了,走啦。”他說著,就轉身背著手離開了果園,夕阳的余光把他的影子在地上拉的老長。
  路過黄大腳的門前,他頓了一下,想进去轉轉,但還是咬咬牙往前走去。
  “晚上再來吧。”他這么給自己說,然后就跑到了修路的工地上,工人們還在干活,推土機的轟鳴聲和三轮車的達達聲混成了一曲交響曲,把耳朵震得發聾,但是二狗聽上去卻感覺非常順耳,因為這一切都是經過他的努力得來的。
  這是他的功勞。
  他正在發呆的時候,忽然聽到了一陣喊聲。
  “二狗,二狗,你回來啦,傷都好了啊。”
  二狗回過頭,看到是張二愣,頓時就沖著他小小說道:“是啊,都好了,縣長開車送我回來的,咋剛剛繞著村子轉了兩圈都沒見你的影子啊。”
  二狗忽然想起回村到現在竟然都沒看到張二愣。
  張二愣頓時就笑了,本來就不大的眼睛瞇成了一條縫看著二狗說道:“二狗爺爺,你可真是神了,你知道我這半天不在村里是去干啥了嗎,我剛剛帶著我媳婦去鎮里做檢查回來,你猜猜咋滴,鎮里的老中醫號了號脈說我媳婦田萌是喜脈,我要有娃了。”
  他說著,就忍不住的笑了起來,結婚八年了,他想孩子都想瘋了,終于有娃了怎么能不開心啊。
  二狗卻是愣住了,因為他算著現在距離他第一次捅田萌那天才不到一個月,怎么就能懷上了。
  “難道張二愣沒有絕種?”他胡亂想著,看著張二愣問道:“真的啊,那太好了,怎么忽然就有了啊。”
  張二愣光顧著開心了,沒有注意到二狗臉上有些不自然的表情,急急的看著他說道。
  “你不知道啊,這幾天我心里一直就感覺有啥喜事要來,每天心里就撲通撲通的亂跳,果然,前天早上起來,我媳婦給我說她用試孕紙測了是兩道杠,頓時我就懵了,急忙帶著她跑到村里診所,但是村診所的醫生他沒法檢查,我就帶她跑到鎮里,可鎮里的醫生拍了個片子說她肚子里啥都沒有,我不信,她們就說可能是懷孕的時間太短了還看不出來,我又想到我以前看病的時候找過一個鎮里的老中醫,看病特靈,今天早上就帶著我媳婦跑去人家家讓人給號脈,結果確定了,是喜脈,你知道嗎,當是我就傻了,差點我就,我告訴你啊,差點我就開心的瘋了,你知道我多想要一個娃嗎,我簡直快要想死了。”
  張二愣一邊說,一邊興奮的手舞足蹈的,一口氣說完這么大一段不帶換氣,臉紅脖子粗的,可見他現在心里有多么開心。
  聽到這里,二狗就肯定了,田萌肚子里這個娃十有八九是自己的了。
  心中嘆了口氣,他看著手舞足蹈的張二愣忽然感覺心里酸酸的。
  “明明是我的娃。”他心中閃過這么一個念頭,只是很快就消失了,抬起頭笑著看著張二愣說道:“那恭喜你啊,你想這個娃真是都想瘋了,走,我跟你一起去家里看看嫂子。”
  二狗說著,就摸摸口袋,他想給田萌買點營養品,不管怎么說,這個娃都是他的種,卻只掏出來了三塊兩毛錢。
  張二愣一看二狗的动作就知道他要干啥,趕紧說道:“二狗爺爺,你就不要買東西了,你對我多大的恩啊,我知道,我能有孩子肯定是你求著你師傅賜給我的,這事情我都還沒謝你呢,怎么還能要你的禮啊。”
  最主要的是他知道二狗口袋里一直不富裕,他是給村里貸了不少錢,但是卻一毛都沒裝进自己口袋里。
  “不行,這不是一碼事,現在情況特殊,這是大喜的事,我空著手到你家不合適。”二狗倔強的說道,跑到小賣部里把自己身上的全部三塊兩毛錢全部稱了鸡蛋拎到手上這才跟著張二愣到了他家。
  張二愣的家里現在是熱鬧非凡,田萌有娃了,這個消息不亞于是在張家和田家扔下了一枚重型炸彈。
  張二愣的父母,田萌的父母現在都圍在張二愣家里,田萌現在是被當做了国寶給保護了起來。
  結婚八年都沒娃,兩邊的大人早就急瘋了。
  二狗到他家的時候,田萌正躺在床上,床邊上放了很多好吃的,兩個中年女人正坐在床頭陪著田萌說話,看到張二愣帶著人进來,頓時他們就不說話了,眼睛都看著二狗,仿佛在問這個人是誰,顯然她們都不是本村的,不認識二狗。
  張二愣頓時就熱情的指著二狗給他們介紹道:“妈,岳母,我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生產隊的隊長,今天剛剛才從縣里回來,我們村修路的錢都是他給找的,我們隊修大棚的錢也是他給找的。”
  “二狗,你來了啊。”田萌看到二狗进來,頓時眼睛就一亮,笑著給他打招呼。
  “嗯,來看看你。”二狗說道,然后把自己手上的鸡蛋放到了桌子上。
  “下午才剛剛從縣里回來,二愣找到我我才知道你懷娃的事情,就來看看你,也沒啥錢,就買了點鸡蛋,別嫌棄。”二狗燦燦的笑著看著田萌說道。
  田萌沒說話,只是心里感覺暖暖的,二狗能來看她,她就感覺很知足了。
  兩家的家長也寒暄了幾句,無非就是一些恭維二狗的話,二狗都沒聽到心里去,他腦袋里現在就只有田萌懷娃的事情。
  回到陳耕家里,天已經黑了,吃了點飯,他就告別了陳耕往地里走去,陳耕雖然已經給他收拾了一間房子,但他還是感覺住在果樹地比較舒坦。
  畢竟,那是他的地盤。
  走到村口,趴在黄大腳的門上看了看她家的燈已經亮了,里面依稀傳來有人說話的聲音,想了想就沒进去,搖搖頭就往地里走去。
  二狗主要還是擔心他離開的日子久了,黄大腳已經另找下男人了。
  他忽然感覺自己有些孤單。
  “捅了那么多女人自己現在還是個光棍,王二狗,你真可憐。”他一邊走一邊自嘲的笑著自己。
  到了果園,剛进門黑狗就朝著他汪汪汪的叫著,他這才感覺自己不是那么孤單,最少還有這個狗東西陪著自己。
  躺在小房子外破爛的搖椅上,抬頭看著天上的星星,二狗的心中生出一陣陣的煩躁,不由的就罵道:“沒事干你在天上閃個球,早早回家睡覺去。”
  他忽然笑了,他感覺自己太幼稚了,竟然和星星生氣了。
  “從來沒人和我這樣白癡過吧。”他自言自語道,不過心里的不舒坦感覺卻消失了很多。
  &n
  sp;   “田萌,二愣,你們好好過日子吧,好好照顧好我的娃。”他自言自語道。
  說一千道一萬,他還是放不下田萌肚子里自己的那個種。
  雖然早就在心里做好了田萌會懷孕的準備,但是他還沒想過這么早這一天就來了,他甚至完全沒有心理準備,心里怎么想怎么都不舒服,總是感覺自己虧欠了田萌肚子里的孩子好多。
  “那應該是我的娃。”他執拗的說道,只是除了黑狗和漆黑的夜空,沒人能聽到他的話。
  就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忽然黑狗沖著果園口汪汪汪的叫了起來。
  二狗頓時就沖門口喊道:“是誰啊,這么晚了跑果園里干啥,園里現在啥都沒有,果子都賣完了。”
  他以為是村里干活的工人晚上想過來摸幾個果子吃。
  “二狗,是我,劉巧,讓你的狗別叫了。”果園門口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頓時二狗就急忙沖著黑狗喊道。
  “停。”
  一個字,黑狗卻聽懂了,頓時就嗚嗚的叫著趴在地上不出聲了,眼睛卻盯著門口,似乎也想看看來的究竟是個什么人。
  劉巧的身影這才探頭探腦的走进了果園,她上身穿著花襯衫,下面穿著黑布裤,在小房子微弱的燈光和月光的照耀下看上去格外的美麗,胳膊上挎著一個籃子,里面傳來陣陣的香味。
  二狗頓時就心动了,下身的大家伙很沒出息的就坚挺了起來。
  只是他卻沒有动彈,因為他感覺到不對勁,這個點劉巧應該在家里陪喬三民才對,于是就開口說道:“你咋這會過來了,三哥呢,不再家啊。”
  他這句話是在試探,卻也想起今天下午回來的時候還真沒有見到喬三民,陪著陳耕的只有劉八寶一個人,平時陳耕要辦什么事的話他總是跟在身邊的。
  “咋啦,害怕了啊,你三哥去鎮里抓药了,早上才去的,要兩天才能回來。”劉巧一面笑著,把手上的籃子放到身邊,一面看了一下地上趴著的黑狗然后就走到了搖椅身邊蹲在了二狗的身旁,一只白嫩的小手徑直就朝著他下面的家伙抓了過去。
  二狗一把把她的手給打開。
  “你干啥呢,我記得三哥不是上段時間才抓過药嗎。”二狗瞇著眼睛說道,不知道怎么對劉巧的話不是非常相信。
  “你都離開村那么久了,你知道個啥啊,他上次抓药都過去快一個月了,要不是我趕著他這次都不愿到鎮里去,你不知道啊,田萌懷孕了他爸妈和我爸妈都拼了命的過來催我,就想要我有個娃,我這不沒辦法了,又來找你了。”
  劉巧嬌嗔的說道,臉上帶著一抹無奈。
  二狗點點頭,沒說話,不在阻止田萌手上的动作,任由她的小手伸进自己的裤裆里活动著。
  田萌的手上功夫很厲害,一抓,一套,頓時就讓二狗本來就坚挺的大家伙變得更加坚挺了,二狗不由的就喘上了粗氣,但是為了謹慎起見他還是先沖黑狗吼了一句。
  “狗東西,把門給我看好了,有一點點風聲就給我卯了命的叫,明天給你肉吃。”
  他敢說這句話主要是因為他已經聞到了劉巧的籃子里傳出的肉味,他知道她肯定給自己帶肉了,只是他現在著急的就想吃她身上的肉。
  一把脱掉自己的裤子,露出坚挺的大家伙,抱著劉巧的腦袋猴急的就往自己的大家伙上壓,他一直記得劉巧這張巧嘴的美妙味道。
  劉巧白了他一眼,但還是低下頭把二狗的小頭吃在了嘴里,舌頭不住的晃动,二狗頓時就一陣干吼,舒服的渾身都在顫抖,他好久都沒碰女人了,怎么能受得了這種刺激,頓時就死命的想把大家伙往劉巧的喉嚨里伸。
  “咳咳···”
  劉巧咳了幾下把他給推開。
  “你想弄死我啊。”她喘著氣說道,沒好氣的看著二狗。
  二狗嘿嘿一笑,也感覺自己是有些太用力了,頓時就把劉巧抱在懷里,在她的臉上輕輕的親著,一只手伸到她的腰間就把她的裤子給解了,一扒拉下去,一只手朝著她的泥潭就伸了過去,輕輕一陣揉弄,那里就已經是水漫金山了。
  劉巧這個時候也动了情,穿著粗氣,渾身都在顫抖,死命的抓著二狗的大家伙就想要往自己下面的泥潭里塞去,只是二狗卻故意不进去,只是在泥潭口上磨來磨去的。
  “給嫂子捅捅,二狗,嫂子難受,快點。”劉巧把裤子給脱掉,光著屁股趴在搖椅的邊上,撅著白嫩的大屁股一口水盈盈的泥潭正對著二狗,二狗頓時哪里還能忍住,嗷嗷叫著舉起已經坚挺的發紫的大家伙就往趴在她身上往下頂。
  “啊,疼,疼,慢點,輕點,慢點。”
  二狗才进去了一個頭,劉巧頓時就叫了起來,屁股扭动著不想讓二狗繼續往里面进,不過二狗這會被她撩起了火氣,哪里能夠停下來,屁股狠狠往下一沉,噗嗤一下,大家伙就挺进去了少半跟。
  “哦···”
  劉巧一聲長長的喊叫聲傳出來,臉上帶著痛苦的表情,兩腿發软,身子已經趴在搖椅上了,就下半身被二狗用力扶著。
  看到她這個樣子,二狗知道她是撑不住,頓時就伸出兩只胳膊把她給抱起來走到小房子里,輕輕的讓她趴在床上,這才緩緩的運动了起來。
  “慢點,慢點。”劉巧叫著,聲音已經有些迷離了,不知道她是因為疼的還是因為舒服的,二狗卻不理她,只是緩緩的運动著,然后大家伙慢慢的往里面深入。
  他被挑逗的渾身都在冒火,哪里能夠忍住。
  約么十分鐘過去,劉巧才緩過氣,屁股也開始輕輕的搖动了起來,二狗頓時就感覺到一股強烈的刺激從下身傳遍全身,立馬挺深往里面再进入了一點,然后快速的運动了起來。
  “哦,啊,哦,哦···”
  因為地里很安靜,劉巧叫床的聲音顯得十分大,二狗被刺激了,頓時身子再往下一沉,大家伙全根而入,兩只手伸进劉巧的衣服抓著她胸前的一對胸就大肆的揉著。
  “舒服,你快點,再快點,再快點。”劉巧這會已經迷了心智,她似乎是在刻意的放縱自己,此刻完全就像是一個欲求不滿的荡婦,不斷搖著屁股讓二狗能夠进的更深一些。
  “既然你發瘋了,我也不憐惜你了。”二狗本來還有所顧忌,擔心把她給捅壞了,現在看到她這幅樣子頓時就不擔心了,狠命的就捅了下去,速度越來越快。
  “啊···”二狗才運动了幾分鐘劉巧忽然就叫了起來,下面的泥潭里喷出了一股熱浪,然后狠狠一缩,二狗頓時就感覺到一股極度舒服的感覺傳來,不
  由就閉上眼睛更加快速的運动了起來。
  不過他還是沒有流水,一直又把劉巧的身子翻過來翻過去換了好幾個姿勢他這才感覺到一股強烈的舒服感覺傳來,立刻加速運动了起來,很快,一股熱流沖进了劉巧的泥潭深处。
  “喔···”劉巧一聲長呼,直接昏闕了過去。
  二狗看著她暈過去了,趕紧就把她給抱起來放到小床上,在她的人中上掐了一下。
  過了一會,劉巧才悠悠然的醒過來,醒過來第一句話卻是:“流进去了嗎。”
  二狗頓時就明白了,她一定是看到田萌懷了娃心里著急這才找自己來借種了,不由心中一陣苦笑。
  他發現自己現在簡直成了公用男人了,這些女人欲求不滿了來找自己,想要懷娃也來找自己。不過,他卻很喜歡這種狀態,在不同的女人身上爬來爬去的,他感覺特別有成就感。
  “流进去了,你放心吧。”二狗看著劉巧笑著說道,手依舊不停的在她白嫩光潔的大腿上來回抚摸,劉巧的皮膚很好,摸著非常舒服,二狗都有些爱不釋手了。
  “嗯,那就好,過幾天我還來找你,我就不信了,田萌都能生娃我不能生娃。”劉巧有些賭氣的說道,絲毫不在意二狗正在自己精光的下身上來回欣賞著。
  她都已經把身子給了二狗,也不在乎他多看幾眼了。
  二狗沒有回答她的話,因為他又想到了田萌肚子里的娃。
  “那是我的娃。”二狗心里又執拗的說了一句,卻忽然聽到劉巧說道:“是你干的吧。”
  不由他心里就一慌,有些不明白的看著劉巧。
  “別裝了,田萌的娃也是你的吧,你否認也沒用,我都知道了,張二愣根本就是個天閹,是醫生說的,三民都給我說了,他張二愣根本就不可能有娃,肯定是你的。”
  劉巧一副很肯定的模樣說道,她剛剛說完,二狗就笑了。
  “你咋就這么逗啊,你憑什么覺得張二愣是天閹那孩子就一定是我的啊,這天底下男人多的去了。”
  劉巧想了想,也點點頭感覺二狗說的有道理,于是說道。
  “別生氣,我也就是瞎說說,我只是擔心如果那孩子是你的,我以后有了孩子和田萌的孩子如果是一男一女的話,他們如果長大后好在一起就麻煩大了。”——
上一篇:26.縣長召見
目錄
下一篇:28.差點砸死人


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