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野美色》

當前位置:首頁 > 鄉野美色 >

48.關于對王二狗同志的嘉獎

  第48節  關于對王二狗同志的嘉獎
  “你們下去兩個人把他給我拉上來,死了都行,不能這么丟人。”藍波頓時就沖著身旁的民警吼道。
  民警面面相覷,都看向錢楓,錢楓卻是看向王伯良,王伯良盯著王九州,一級盯著一級。
  雖然說王伯良和王九州都是正处級的官職,可是王伯良自己卻是副处級的局長,而王九州是副市級的縣長,這里面意思就大了,王九州的行政級別比王伯良整整大了兩級,甚至比藍波只差了一級。
  不過官大一級壓死人,王九州現在也是十分為難,他當然知道這幾個人都看著自己是什么意思。
  “藍市長,這個你看要不我們就聽醫生的吧,醫生畢竟是專業人士,我們要相信科學,雖然說藍鳥的確是犯了罪,但是也罪不該死,現在把他拉起來的話就是在要他的命啊。”他看著藍波有些為難的說道。
  藍波頓時就眼睛一瞪就想發火,但是就這個時候,眾人忽然聽到了一聲銷魂的長吼,眼睛紛紛都看向藍鳥,就看到他渾身都在顫抖,一臉的享受樣,眼睛微瞇,臉上帶著開心的表情,但是卻好像定格了一樣。
  忽然,母豬动了一下,藍鳥的身体竟然緩緩的滑落在地上,毫無知覺的砸在了泥坑里。
  看到這一幕,二狗知道藍鳥應該是不行了,不由就在心里不屑的說道:“就你這身板還玩女人,就算小爺我不收拾你你那天也要死在女人身上,吃了那么重的药竟然就坚持了不到五分鐘完事,你也太給力了,簡直就是天下男人的恥辱。”
  他一面想著,一面再次發揮了自己有困難迎頭上的作風,立馬就跳下了豬圈把他給扶了起來。
  “你怎么樣了,你沒事吧,壞了,他不动了,趕紧來兩個人把他給抬出去,快點,醫生,醫生,現在要怎么辦。”二狗這個時候倒像是個領導了。
  民警這個時候也不猶豫了,不用擔責任就不用領導指示了,立馬就有兩個人跳进了豬圈。
  “他這應該是脱力了,趕紧把他給抬到醫務室,那里有葡萄糖。”醫生急忙喊道。
  這個時候藍鳥也不說話了,看到二狗這么熱心的救他兒子,他也不好說人家什么,等到二狗和兩個民警把藍鳥抬到了醫務室,醫生急忙給他號了下脈,然后又用聽診器在他胸前聽了聽,然后急忙就從柜子里拿出了一盒針劑匆匆的給他注射了下去。
  又拿起聽診器聽了一下,這才長呼了一口氣開始給他輸液。
  “怎么樣了,我兒子怎么樣了。”藍波一口氣提在胸前,此刻終于敢開口說話了,急忙問道。
  醫生無奈的搖搖頭說道:“他算是廢了,剛剛心臟都差點不跳了,我打了一針強心劑這才好轉了一些,我給他扎上液你就趕紧把他拉到大醫院去做檢查吧,不敢再脱了,他下面的玩意倒是沒事,沒受多大的傷。”
  聽到這句話,藍波頓時就看向了王九州,帶著乞求的目光說道:“放過我兒子,他已經成這樣了,畢竟他是我兒子啊。”
  王九州頓時就聽明白他的意思了,他是想直接讓自己兒子從這次的強、奸案中脱離出來,他非常清楚自己兒子犯下的錯如果要判刑的話最少都在十年以上,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不管兒子好壞,都是他的兒子。
  “先救人吧。”王九州猶豫了一下說道。
  藍波苦笑了一下,看了看二狗,然后又看了看王九州,在王九州的耳邊輕輕說道:“我能肯定這件事情肯定和你的秘書有關系,如果你不追究我兒子的事,我就不追究你秘書的事情,你要知道,你秘書犯了錯你要負連帶責任,我一查到底的話你升遷的事情肯定沒戲了。”
  他的聲音很低,但是二狗用特殊能力卻知道了,不由心里就紧張了起來。
  他的確是有些擔心藍波會一查到底,雖然他已經把那個酒瓶給砸碎了,但是他不敢保證神仙药會沒有殘留。
  王九州愣了一下,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二狗,眼神露出一陣古怪,然后看著藍波說道:“看來你兒子是早就瘋了,我建議你給你給他開一份精神病人證明,然后嚴加看管,不能讓他再禍害鄉里了。”
  藍波的眼睛立刻就亮了,他知道王九州這是已經同意放過他兒子了,如果藍波是精神病人的話按照相關法律他就不用為此次的事情負責了。
  藍波走了,帶著藍鳥匆匆的開車走了。
  派出所里圍著的村民們雖然憤怒,但是村里人天性善良,看到藍鳥已經昏死了就沒再計較了,再說還有警察陪著,他們對警察還是很放心的。
  他們一走,錢楓頓時就對著村民們喊了起來:“鄉親們,實在是抱歉啊,鬧了半天我們也沒想到這個人竟然是個精神病人,他剛剛在我們后院追著打人差點把人給打死了,結果他自己撞到墻上撞暈了,你們放心,我們一定會給受害者一個合理的答復和合理的賠償。”
  他雖然極力掩飾藍鳥剛剛干過的事,但是南王鎮一共就這么大,人傳人很快幾乎所有人都知道了藍鳥捅豬的事情,村里人頓時都釋然了,都相信他是個神經病了。
  對于受害者的女孩,藍波也答應了給一千塊錢的賠償。
  一千塊錢在這個年頭是個非常大的數目了,藍鳥雖然之前也說給一千塊的賠償,但是那只是嘴上說說,現在一千塊錢放在小女孩家人的面前,他們頓時就不出聲了。
  女孩在村里的地位究竟還是太低了,對他們來說女兒受點委屈能換來一千塊錢也值了。
  只是二狗在離開派出所的時候那個老村長把他給拉住了,神秘兮兮的在他耳邊給他說道:“小伙子,謝謝你給丫頭伸冤,我就是這附近南莊村的,沒事了來我們村里玩,我一定好好接待你。”
  聽到這話,二狗心下一驚看向老村長問道:“你說的什么啊,我怎么聽不懂啊。”
  “嘿,別裝了,你在那酒里面下药的時候我都看見了,我沒其他意思,就想謝謝你,丫頭是挺慘的,從型死了爹,跟著她娘相依為命沒想到竟然還出了這檔子事。”老村長嘆了口氣說道:“剛剛拿錢的是丫頭的二伯,如果是她妈的話肯定是不同意和解的,她妈是把她當命根子啊。”
  二狗不說話了,他不知道應該說些什么,他忽然開始為自己剛剛對藍鳥產生憐憫的情緒感到可恥,相對被他糟蹋了的小女孩和她母親,藍鳥簡直太幸運了,不,是這天下的人都太幸運了。
  默默的,他從自己口袋里掏出了一把錢,從中數了一千塊錢放到老村長的手上說道:“這些錢就給丫頭上學用吧,從現在起,丫頭上學所有的錢我都掏了,南王村,我記住這個地方了,我沒其他想法,只是感覺丫頭不應該再受委屈了。”
  老村長愣了一下,二狗卻已經把錢放在他手上轉身走了。
  轉過頭,兩行清淚就順著二狗的臉頰流了下來,他是在為那個小女孩感覺委屈,他不明白,為什么上
  天總是讓已經很悲慘的人變得更加悲慘。
  “老天爺,你他妈就是個混蛋。”
  他在心里吼道。
  一路無言,二狗是跟著王九州坐著王伯良的車回到縣委的,回到縣委的時候,南云已經回來了,見到王九州她立馬就說道:“我都把那女孩給送回她家里了,女孩說其實她并沒有被欺負的多厲害,說欺負她的那個男人下面的東西硬不起來根本就沒进去了,流水了都是留在她肚皮上,她就是被嚇壞了。”
  頓時,聽到這話王九州等人都愣住了,二狗帶頭哈哈大笑了起來。
  王九州也笑了起來說道:“哎呀,這是好事啊,太好了,人還好就好,不過那個藍鳥也的確不是個東西,算了,不說這些了,跑了一天都還沒吃飯呢,走,先去吃點飯去,我請客。”
  吃飽飯足了已經是下午了,大半天的時間就這么過去了。
  等到眾人回到縣委的時候,王伯良已經在王九州的辦公室了,他先是和王九州打了個招呼,然后就看著二狗說道:“二狗同志啊,鑒于你今天的英勇表現,縣公安局決定對你頒發一張個人榮譽證書,并且給你做了一面錦旗,明天就送過來了,今天真是太謝謝你了,如果不是你的話,我和老錢怕是現在都躺在醫院了,想起那個瘋子今天的樣子我現在心里都在害怕啊。”
  二狗一愣,卻先看向了王九州。
  畢竟王九州才是他的直屬上司,王九州看他在看自己,知道他的想法。
  “二狗啊,今天你的表現的確是很英勇,是應該被嘉獎,這樣吧,南云,你給我擬一份通知,就叫關于對二狗通知的嘉獎。”他說著,就看向一旁的南云下了一個命令——
上一篇:47.我說過會讓你的死得很有節奏
目錄
下一篇:49.別吐,吃下去


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