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野美色》

當前位置:首頁 > 鄉野美色 >

54.那是因為你有良心

  第54節  那是因為你有良心
  張三炮咬了咬牙,照做了,他本來就是一個多疑的人,二狗的話頓時就讓他想起了妻子平時的種種的疑點,他忽然感覺自己就像是個傻子。
  王寶和雪七很快就被他叫了過來,他自己也跟著過來了。
  夏夜晚的涼風吹過,二狗感覺心頭都清涼了一些,看了一眼背后的兩個人指著自己旁邊的臺階說道:“都坐吧,我想和你們說點話。”然后他看著張三炮也說道:“你也坐下吧,我知道你心里這會不舒服,正好吹會風。”
  張三炮沒拒絕,一屁股就坐在二狗邊上,從口袋里掏出一盒中華煙,拿出一根給二狗,二狗擺擺手說:“不會這個。”
  “男人怎么能不會抽煙呢,來一根吧。”張三炮牽強的笑了一下又遞給二狗,二狗接過,卻沒讓他給點著,只是叼在嘴上咬著玩,他喜歡干很多壞事,但是抽煙卻恰恰除外。
  雪七和王寶都點了一根煙,吧嗒吧嗒的抽了起來。
  中華煙,他們平時是沒幾乎抽上的,張三炮給發了他們立馬就笑呵呵的趕紧狠狠抽了起來。
  “你們兩個,真沒出息,特別是雪七,你更沒出息,你一身那么好的功夫就是被你的小心眼給毀了的。”二狗看著他們兩個笑著說道。
  聽到這話,雪七頓時渾身一陣,但是低下頭沒有說話。
  二狗繼續說道:“你娘生你的時候才十七歲,你是早產兒,她生你的時候就死了,你的身体不好,那個年月也不好,你爹為了給你采药從山上摔下來,也死了,你爺爺也是那次把腿給摔傷的,那一年你六歲,你發誓你一定要變強,你開始拼命的練武,也許是上天可憐你,你的身体一天天的竟然好起來了,可是你爺爺的腿卻因為過度疲勞殘疾了,你心疼,就想給他治病,可是你的膽子又小,殺人放火你不敢,當保安也畏畏缩缩的,不敢讓人知道你的功夫,真是沒出息。”
  他好像在講一個故事一樣,但是等他說完,雪七已經把腳下的一塊青磚給抓碎了,兩行清淚順著他的面龐也流了下來,但是他卻咬著牙不說話,仿佛在掙扎什么。
  二狗不理他,又繼續說道:“王寶,你就要好的多了,只是你也是可憐人,我就不揭你的老底了,我二狗沒讀過多少書,但是我就知道如果別人對我好我就要對他好,我就告訴你一句,如果你跟了我,我可以給你保證一點,你妹妹不管想去哪里上學我都給你供了,哪怕她想去外国上學我都供了,哪怕我二狗還有一個饅頭吃,我都會分給你半個。”
  “你怎么知道我妹妹的事情的。”王寶頓時就驚訝的看著二狗說道。
  “我剛剛給三哥說了,我是灶神爺的徒弟,不管你們信不信,我能算到過去的事情,這不是什么秘密,在我們村很多人都知道。”二狗擺擺手說道。
  頓時王寶的眼睛就瞪了,他顯然是不相信二狗的話,但是二狗的神奇卻讓他不得不認真起來面對。
  良久,王寶第一個說道:“好,我王寶跟你干了,你的能耐我看過了,一晚上就贏了幾百萬,面對市委書記都臉不紅心不跳的,我認你是個人物,不是我說三哥不好,只是在這里上班一個月八百塊錢雖然不少了,但是我妹妹馬上就要讀大學了,一年學費就上千,狗哥你只要能給我保證讓我妹妹上學沒問題,我就跟你干了。”
  說著,他轉過頭看著張三炮說道:“三哥,是我王寶對不住你了,你放心,我永遠都把你當我哥,你有什么事情只管說一聲,我王寶絕對不推辭。”
  張三炮苦笑,擺擺手說道:“算了,我既然能叫你們過來,就說明我已經答應讓你們走了,從現在起,你們就好好的跟著狗哥吧,狗哥比我有能力,興許哪天我也跟著狗哥干了也不一定啊。”
  他說著就死死的盯著二狗。
  二狗卻不理他,只是看著雪七。
  “我也跟著你了,只要你能把我爺爺的腿給治好,我就跟著你干了,我雪七除了這一身功夫沒有其他能耐了,但我能給你擋子彈。”雪七紅著眼看著二狗說道。
  二狗頓時就站起來說道:“好,我相信你,就好像我相信王寶,相信三哥,相信我吳六哥一樣的相信,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永遠不要讓我失望。”
  “你放心,我雪七雖然心眼不大,但是我認定的事情就不會改變,我沒上過學,自己的名字都寫不好,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什么灶神爺的徒弟,我也不管那些,但是從現在起,你二狗就是我雪七的老板,你指哪里我就走哪里,你讓我殺人我都不會眨眼。”雪七一臉凝重的說道,碩大的体型此刻散發著一股讓人感到心悸的威勢。
  張三炮的眼睛都愣住了,他也是現在才知道原來一直跟在他身邊的雪七竟然還有這么阳剛的一面,他以前就知道這個人會說閑話打小報告。
  “好,那這個事情就這么定了,三哥,真是對不住了,我叫你跟著來就是想挖他們兩個走,我算過了,這兩個人就是你這里最好的兩個手下了,我都帶走了,不過你放心,兄弟我不會讓你吃虧的,我馬上就要收購縣里的九曲酒廠,酒廠收下了我還有很多項目要上馬,我知道三哥你手下還有個工程隊,只要你能給我保證質量我這活就給你了。”二狗立刻就哈哈笑著說道。
  張三炮本來還有些不舒服,但是聽到二狗最后一句話頓時眼睛就亮了,立刻看著他問道:“你說的是真的?”
  “廢話,這事情我能和你打馬虎眼啊,我明天就要和縣里的一幫領導去談這個事情,這兩個人我現在就帶走了,他們的工資也不用三哥你給了,我給出了,王寶你和雪七從現在起每人每個月暫時先拿兩千塊錢工資,從明天開始算,你們有意見嗎?”二狗說著,就看著王寶和雪七問道。
  一個月兩千塊錢工資,他們哪里還有一點意見啊,頓時笑得嘴都合不住了。
  都紛紛說沒意見。
  “那好,你們兩個去收拾東西,我和三哥再說會話。”二狗說著,兩個人就走了,他然后就看著張三炮說道:“三哥,你知道我為什么一直在這里站著不进去也不走嗎。”
  聽到這話張三炮就一愣,皺著眉回頭在背后看了一圈然后說道:“難道有人拍照?”
  “我不知道,但是我能算出梁成最近肯定要對我下手,所以我感覺還是小心為上,你等會回去了幫我留心一下一個叫趙剛的人,他是梁成插在你身邊的一個心腹,拿了梁成的錢,我懷疑他應該做了一些小动作。”
  張三炮頓時一愣,一臉怒意的罵道:“趙剛這個王八蛋,看我不弄死他。”
  二狗急忙擺手。
  “三哥,別沖动,沖动是魔鬼,這個事情你知道就好。”說完他就看到吳六的汽車回來了,頓時就朝他搖搖手,吳六也看到他了,立馬就把車開了過來。
  “哥,今天晚上麻煩你了,讓你送了兩次人,等會還要麻煩你一次,把我和王寶雪七給送走,我今天晚上就想把他們給帶走,現在梁成一心想要找我的麻煩,想要把我的錢給擄走,我不能讓他抓住我的尾巴,這幾天你也小心一點,過了這
  幾天,我就讓他死。”二狗說著,露出惡狠狠的目光。
  吳六頓時點點頭,一言不發。
  王寶和雪七很快就來了,二狗帶著他們去縣委大樓邊上的招待所里開了一間房把他們安頓好,本來就準備回宿舍里去睡覺,但是卻忽然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不由就愣了一下走了過去。
  “你怎么在這里。”他看著招待所大廳里坐著的一個打扮妖艷穿著暴露的女人說道,這女人竟然是以前張二愣在小風鎮的那個相好小翠,二狗和她鬼混了一次,也是在她身上才第一次嘗到了后庭花的滋味,對她的印象很深刻。
  看到二狗,小翠顯然也吃了一驚,臉上露出一陣尷尬,然后就笑著看著他問道:“你先說你怎么在這里啊。”
  “我送朋友來,這就回去了,我現在就在縣委里上班,很近的。”二狗說著,指著不遠处還亮著燈的縣委大樓。
  聽到他的話,頓時小翠身邊的幾個濃妝艷抹的女孩圍了過來,一個女人驚訝的看著小翠問道:“小翠,這個男人是誰啊,竟然在縣委里上班,你什么時候釣了這么一個極品男人。”
  “是啊小翠,你怎么有這種好運氣啊,還不給姐妹們介紹介紹啊。”又一個女人嬌笑著說道。
  二狗的眼神卻看向了一個藏在他們身后眼神有些躲藏的女孩,特殊能力掃過她的腦袋,臉上露出一臉的驚訝。
  “你,過來說話。”他指著那個女孩說道。
  立馬就有一個女人把她給拉過來了對二狗說:“哎呀,這位公子,你的眼光可真厲害,我們這位小妹今天才第一天入行,還是個雛兒呢,要不今天晚上你別走了,讓她陪著你,你和小翠是熟識,收你一百塊錢就行,怎么樣。”
  顯然,這個女人竟然是個老鴇,說的通俗點就是鸡頭,而他們這群女人都是“小姐”,專門在招待所門口拉客人的。
  “行,一百塊,我給你寫個條子,你去找王伯良要。”二狗立刻看著女人說道。
  “我給你寫個條子,你去找王伯良要。”
  這句話出來,頓時女人就愣住了,看著他有些不解的問道:“王伯良是誰啊。”
  二狗笑著搖搖頭說道:“他呀,就是我的一個朋友,你放心,你給他要他一定會給你的。”
  女人一聽,想了想感覺也可以,本來一個雛兒根本就不值一百塊的,最多就三十左右,好不容易逮住一個冤大頭,她可不想就這么放過了,她也是有關系的人,不怕賴賬。
  “那好,你告訴我你這個朋友家在哪里,你給我寫個條子,我明天讓人找他去,這個雛兒今天晚上就是你的了。”女人立刻就豪爽的笑著說道,眼睛里泛著一絲熱切的光芒。
  一百塊啊,即便她手下這些女人一晚上全部出工也賺不下。
  二狗立刻就哈哈笑了起來,指著女人說道:“你可真不知道死活,我都給你說了我就在縣委的樓里上班,你還敢給我推薦這些服務,我就不告訴你王伯良的家在哪里了,我就告訴你他上班的地方在哪里,縣公安局局長辦公室,還要條子嗎。”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是一臉正氣,字字鏗鏘,眼神里閃动著陣陣神光,死死盯著女人,女人頓時就有些怕了,不過還是自作坚強的看著二狗冷笑道:“我以為是個有錢人,原來是個窮漢子,沒錢裝什么大頭蒜,你以為你知道公安局局長的名字我就怕你了,我告訴你,老娘我不吃這一套,這里什么地方,縣招待所,我既然敢在這里拉客我就肯定有我的關系,沒錢的話趁早就滾,麻子,出來,有人惹事。”
  她說著,就沖著身旁的一個小門里喊了一下,頓時,門就被拉開了,走出了兩個腰圓膀粗個頭高大的男人,一個光頭,一個平頭,都是一臉惡狠狠的樣子,光著膀子,身上都有幾條傷疤,一看就是經常打架的混混。
  “怎么,小子,身上不舒服,想要爺爺給你松松是吧,我告訴你,識相的就趕紧給老子滾蛋,沖著你在對面樓里上班,你現在離開,嘴巴給我夹紧了,今天哥幾個就不动你了,就當是結個善緣,不然的話,老子打的你連你妈都認不出來。”光頭男一走出來就盯著二狗說道。
  他的話音一落,二狗頓時冷笑,只是他還沒說話,樓梯口上就傳來了一個冷哼聲。
  只見王寶悠閑的走了過來,腳上還穿著拖鞋,走到光頭的面前就不屑的說道:“王麻子,我說你的膽子是越來越大了,就連狗哥都敢瞧不起了,看來你是好了傷疤忘了疼,想要哥幾個給你再松松骨頭啊。”
  說完,然后就看著二狗說道:“狗哥,不用操理他們兩個,兩個廢物而已。”
  兩個人顯然是認識王寶的,看到他頓時兩個人的眼神就變了。
  “王寶,你怎么在這里,怎么,這個人你認識啊,既然這樣哥幾個也就不為難他了,不過下次的話就沒這么好運了,讓你朋友管好自己的嘴巴,不然的話上報到三哥那里,哼哼··”光頭說著哼哼的笑了起來。
  二狗算是搞明白了,感情這兩個人也是張三炮的人,立馬就看著他們問道:“你們是誰的手下,張三炮的,吳六的,還是梁成的。”
  “你又是誰的手下。”王麻子頓時就皺著眉問道,他感覺的出來王寶對這個人的態度是恭敬,顯然,這個年輕人的身份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簡單。
  王寶頓時就冷笑著說:“王麻子,你可知道你攤上大事了,你面前的是狗哥,是咱們縣長的秘書,也是六哥的親兄弟,一個爹的親兄弟,三哥見了都要叫一聲狗哥的,你算個JB什么東西敢對著狗哥大呼小叫的,看來我要給三哥和六哥打電話讓他們過來一趟教教你怎么做人了。”
  他說著,就轉身往服務臺走去,王麻子趕紧就把他擋住。
  “王寶,王寶,別,別啊,我這不是也是給三哥辦事啊。”他急忙說道,然后小聲的看著王寶問道:“你說的都是真的?”
  王寶立刻就傲然的說道:“廢話,不信的話你自己給六哥打電話問問,三哥也行,不瞞你說,從今天晚上開始,我和雪七就是狗哥的手下了,你是六哥帶出來的,如果讓他知道你在這為難他弟弟,你的下場怕是不怎么好咯。”
  他說完露出一臉輕松的笑容,然后看著二狗說道:“狗哥,遇到什么事情了,你怎么和他們頂上了啊,他們兩個以前都是六哥的手下,都是今年才分出去的,平時還是六哥罩著他們的。”
  聽到這話,二狗立刻就往服務臺走去,一邊走一邊說:“那行,我先給吳六打個電話讓他過來一趟,他這會應該還沒睡覺,是了,我哥的電話是多少。”
  他忽然停住腳看著王寶問道。
  “別,別啊,狗哥,我錯了,是我有眼不識泰山,我混蛋,我王八蛋,我不是東西,你就把我當個屁給放了,饒了我吧,別給六哥打電話,六哥如果知道這事情非把我給打死不可啊。”王麻子頓時就信了王寶的話,立馬就跑到二狗身旁低著頭哀求道,他背后的那個顯然是他的小弟,也跟在他背后低頭說道:“是啊狗哥,哥幾個也都是混口飯吃,你就饒了我們吧。”
  二狗冷
  笑,看著他們說道:“怎么,怕了,沒事,我就給我哥打個電話敘敘舊聊聊家常,不說你們的事。”
  說著他就繼續往服務臺走去,已經趴在了服務臺的木頭桌子上了,服務臺里面是一個約么十八九歲的女孩,看著這一幕早就呆住了,在里面愣愣的看著二狗不敢說話。
  “噗通”“噗通”
  王麻子和他的手下竟然都給二狗跪下了。
  “狗哥,你就饒了我們吧,我們真的知道錯了,千萬不要給六哥打電話,他真的會打死我們的,狗哥,求求你了,我都給你跪下了。”王麻子不住的哀求著。
  “狗哥,咱們都是為了討口飯吃,給留一條活路行不行啊,我們已經認錯了,你還要怎么樣啊。”他背后的那個小弟明顯有些不服氣了。
  他的話音剛落,王寶就從背后一腳把他給踢翻了,一腳一腳的就沖他踩了起來。
  “我艸尼瑪了個比的,竟然敢對狗哥這么說話。”
  “我干你妹的我讓你嘴巴亂喷。”
  “你她妈的怎么不去死啊。”
  他每踩一腳就罵一句,每一腳都特別用力,等眾人反應過來他已經踩了三腳了。
  “王寶,大家都是一起混的,能不能給留條活路,我們都跪下了你還要怎么樣。”王麻子一臉憤憤的沖著王寶喊道,只是他還是跪在地上沒有动彈,也沒敢還手。
  王寶頓時就停下动作沖著他冷笑道:“你應該知道我這已經算是輕的了,如果他的這些話是在六哥或者三哥面前說的,后果比現在要嚴重十倍。”
  王麻子頓時就一臉苦笑,看著躺在地上蜷缩著身体的堂弟,轉過身看著二狗凄厲的吼道:“狗哥,我真的知錯了,我混蛋,我不是東西,你就放過我們吧,求求你了。”
  他說道,就一巴掌一巴掌的朝自己臉上扇去。
  “啪”“啪”“啪”···
  一下一下的,聲音響亮,清脆,他沒打一下,柜臺里面的女孩身上就顫抖一下,顯然是怕的。
  “算了,你起來吧,我忽然想起現在都十一點了,我哥應該已經睡覺了,今天的事情就這樣吧,只是,這個女孩我要帶走。”二狗說著,用手指著那個老鴇身邊的小女孩。
  老鴇本來被嚇怕了,此刻聽到這句話頓時就一機靈反應了過來,急忙搖著頭說道:“不行,這個絕對不行,我付了錢的,我都給了她兩百塊錢了。”她說著又看向還在地上跪著的王麻子,渾身一顫趕紧又說道:“除非你給我兩百塊錢,把我的損失給我補上,我就讓她跟你走。”
  她說著,看著一步步靠近自己的二狗,眼睛里帶著恐慌。
  “啪,啪,啪,啪,啪!”
  二狗一連五個巴掌扇了過去,直接把女人給扇的趴在地上,他手腕都有些疼了,甩了甩手腕看著地上的女人喘著粗氣說道:“你嗎的,你爸當初怎么就沒把你給射到墻上,讓你那個混蛋妈生出你這么個混賬女人,你一共從頭到尾就給她家送了兩袋糧食,加在一起頂多也就他妈的五六十塊錢,就讓她跟著你被男人糟蹋,你怎么不去死啊。”
  然后他又看著還在地上跪著的王麻子吼道:“我告訴你王麻子,今天我放過你,但是你要給我記住了,我放過你是有條件的,第一,以后永遠不要讓我知道你們強迫女孩做皮肉生意的,不然的話,我不僅把你給弄死,還把你家里所有人都給你弄死,你最好相信我的話,你可以去找張三炮打聽打聽,他知道我的身份,你家里有幾口人我一清二楚,我知道你很不服氣,我就問你一句,如果你老婆女兒都被人逼著做皮肉生意,你什么想法。”
  他狠狠的盯著王麻子說道。
  王麻子頓時就低下頭不說話,這個問題他一直都不想面對。
  二狗一腳就把他給踢翻,然后沖著他吼道:“我他妈在問你話,如果你老婆女兒被人逼著當鸡,你他妈什么想法。”
  “我他妈弄死他全家。”王麻子幾乎是紅著眼睛吼道。
  二狗立馬就一把把他給拉了起來,沖著他說道:“那好,你給我記住這句話了,我并不是很討厭你干的這個行當,人人都有難处,但是你要給記清楚了,如果再發生逼迫的事情,我他妈就弄死你全家。”
  “你給我記住了,今天我能放過你是因為你還有良心,最好不要觸摸我的底線,不然的話,即便是洪木頭都救不了你。”二狗說著,然后就走到小翠的面前把她拉到王麻子的面前。
  然后盯著他說道:“我放過你的第二個條件就是,從今天開始,小翠就是這群女人的頭了,這個事情明天我會給我哥和張三炮都打招呼的,這個條件你接受嗎。”
  “我接受,我接受。”王麻子趕紧應允,現在只要眼前這個人能放過自己,讓他怎么都可以。
  二狗立刻就說道:“那好,你記住你的話,我也告訴你一個事情,小翠可以算的上是我的女人,如果她出了事情我不會不管的,我就在對面的樓里上班。”
  他隱晦的說道。
  聽到這句話王麻子的眼神頓時就亮了,他是個聰明人,立馬就知道二狗說的話是什么意思。
  “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干活。”他立馬信誓旦旦的看著二狗說道,眼睛里再也沒有絲毫的不滿,甚至還有對二狗的感激。
  打一棒子再發個糖吃,這個方法在任何一個時代都好用。
  “好,記住你的話就好。”二狗沖著她說道,然后轉過身看著小翠說道:“你知道我為什么選擇了你嗎。”
  小翠搖搖頭,她自然知道她在二狗心里的地位還沒升級到他“女人”的地位,于是有些惶恐的看著他,她也被他剛剛的一系列手段給嚇怕了。
  “那是因為你有良心。”二狗笑著說道——
上一篇:53.信不信是你的事
目錄
下一篇:55.激情的懲罰


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