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野美色》

當前位置:首頁 > 鄉野美色 >

57.惹誰都不能惹女人

  第57節  惹誰都不能惹女人
  “去啊,當然去。”二狗立刻就跳起來說道。
  鴛鴦浴,他還是第一次洗啊。
  當然,洗澡的時候又發生了一點曖昧的事情,只是最終還是沒有過線,靜靜的躺在床上,小夢紧紧的把自己身子貼在二狗的懷里,仿佛擔心離他遠點他就會跑了一樣。
  “給我說說你的事情吧。”二狗親了一下她的額頭說道。
  小夢一愣,點點頭,就開始說她的故事了。
  “我叫王曉夢,現在還在讀書,就在縣一中,讀高二。”她說道這里二狗頓時噌的就坐了起來,因為他想起王花好像也在縣一中讀書,也是高二。
  “你在哪個班啊。”他立刻就問道。
  小夢一愣,奇怪的看著他說道:“32班,怎么了?”
  二狗頓時是狠狠糾結啊。
  “天殺的32班,我的天,小夢竟然和王花是一個班的。”他心里感覺特別的別扭,復雜的看了一下小夢,嘆了口氣說道:“你繼續說吧,我聽著呢。”
  小夢雖然有些奇怪他為什么這么大反應,但還是繼續說道:“我還有個妹妹叫王曉靜,我們是雙胞胎,她也在一中念書,和我一個班。”
  她說到這里,二狗頓時再愣一下,立馬就喷了一句:“不是吧,雙胞胎,好吧,你繼續說,我聽著呢。”
  “我警告你,不要打我妹妹的主意,不然,不然,不然我就死在你面前。”小夢或許是感覺到了二狗話里的問題,立馬就紧張的說道。
  二狗苦笑,說:“放心吧,我不是禽兽,還做不出那種事情,你繼續說吧,我聽著呢。”
  小夢這才點點頭,或許因為二狗剛剛并沒有捅她,她現在對二狗的話已經有了一些的信任,她的心還是那么的天真,完全不知道此刻二狗已經在想著怎么把她妹妹也給弄到手了。
  雙胞胎啊,二狗想想就激动的心里貓爪一樣。
  “我爸爸妈妈在我們很小的時候就已經去世了,是姐姐把我們帶大的。”說到這里,小夢的眼眶里不由就流出了淚水。“姐姐她太辛苦了,我也是最近才知道,她被一個老板給包養了,這才有錢供我們讀書,可是那個老板太不是東西了,總是想打我和我妹妹的主意,總是當著我們的面打姐姐,還當我們的面和姐姐干那事,都是姐姐一直拿自己的命威脅他他才沒有碰我和妹妹。”
  小夢的臉上已經全是淚水了。
  “我不想姐姐受委屈,但是我也不想就那么被糟蹋了,我在村里的時候,劉草找到我,給我三叔送了一袋糧食,我三叔就讓我跟她出來打工,我當是想,出來干活也能幫家里減輕負擔,但是我沒想到劉草竟然是讓我干那種事,我姐姐都還不知道這個事情,我想學校現在都應該把我給開除了。”
  她說著就嗚嗚的哭了起來。
  二狗頓時就趕紧把她抱在懷里,輕輕的拍著她的背,嘴巴輕輕的親著她的眼睛,把她的淚水給吻掉。
  “放心,從現在起沒人敢欺負你們了,有我在,我一定會保護你們的,還有你姐姐,我也會保護她的。”他看著小夢語氣坚定的說道。
  小夢頓時哭的更大聲了。
  “我本來都已經想通了,就跟著劉草算了,她給我說干這個一個月能賺一千多塊錢,我想想,一千多塊錢足夠供我妹妹上學了,姐姐也不用讓人欺負了,可是碰到你我又害怕了,我真的怕你把我給捅死了,你不要逼我好不好,我真的害怕。”
  她可憐兮兮的看著二狗說道。
  二狗明白了她的心思,頓時就說道:“你放心,我二狗雖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卻也絕對不是個混賬,如果你不想,我絕對不會逼你的,我給你保證。”
  小夢這才慢慢的不哭了,紧張兮兮的看著二狗說道:“你不要欺負我,我現在還沒做好準備,等我再長大一點了我就把身子給你好不好,除了你我誰也不會讓碰的,從現在起你就是我男人,我一定會乖乖的好好的對你好的。”
  “嗯,我相信你,我相信你,放心吧,縣一中是吧,學校不可能把你開除了的,你想回去上學明天我就送你去,你妹妹也沒人敢欺負,是了,你知不知道包養你姐姐的那個老板叫什么名字。”他看著小夢問道。
  同時心里已經把那個老板恨的牙痒痒了。
  “太他妈的不是東西了,竟然能做出這么混蛋的事情,最不可饒恕的是竟然想對我的女人下手,老子不弄死你就不叫王二狗。”他心里恨恨的說道。
  他已經把小夢當成了自己的私人珍藏,任何想要碰她的男人都被他列為了階級敵人。
  小夢想了想,說道:“我記得那個人叫黄八,快四十歲了,好像是做面粉生意的,挺有錢的。”
  “他在哪里做生意的你知道嗎。”二狗接著問。
  “知道,就在縣城的農貿市場里,我在那還見過他呢,我都知道他的店在哪里,他在縣里租了個房子,我姐姐就在那里住著,只是我姐姐平時不讓我們到她那里去,就是擔心黄八對我們下手。”小夢說著,臉色又暗淡了下來,顯然是想起自己姐姐了。
  二狗頓時就笑了,看著小夢說道:“你放心吧,在其他地方我興許還沒法收拾他,但是如果是在縣城的話,他黄八絕對完蛋了,明天咱們起早點,我帶你去把你姐姐給接回來。”
  他說完,臉上閃過一絲阴狠。
  第二天一大早,剛過五點小夢就起來把二狗給搖醒了。
  “二狗,二狗,起床了,起床了。”她說著,在二狗的臉上親了一口。
  二狗眼睛噌的就睜開了,看到小夢,頓時就笑了笑說道:“起來了,起來了,等會,我洗個臉咱們就走。”
  他能夠理解小夢的這種急切的心理。
  起床,把王寶和雪七也給叫醒來,四個人就一直往農貿市場走去。
  農貿市場后面是一排低矮的平房區,三個人跟著小夢左拐右拐終于到一棟還算整潔的平房前停了下來。
  “就是那一間,我姐姐就住在這里。”小夢指著眼前的一個鐵皮門說道。
  她這話剛落下,二狗頓時就沖著雪七打了個眼色,雪七二話不說,大步上前,一腳就把門給踢開了了,二狗跟著就走了进去,剛进去,看到眼前的景色,四個人都愣住了。
   
  ;  “姐姐。”小夢頓時哭喊著就要往前撲,卻被二狗給拉住了。
  只見眼前的一張大床上躺著兩個光溜溜的男人,他們中間一個稍有幾分姿色的瘦弱女人赤著身子躺在那里,一個男人的下身顯然還放在女人的身体里沒有拿出來,更加讓人感到無語的是地上的草席上竟然還躺著兩個赤身的男人,看到床上的一片狼藉,幾乎每個人都能想出這里昨天晚上發生了什么。
  “靠,四男一女,不是吧。”王寶頓時就爆了粗口,雪七立刻就反身把門給關住了。
  撞門的聲音太大,房子里的人頓時全都醒來了,看到幾個人,頓時床上的一個男人就指著帶頭的二狗罵道:“你是什么人,跑到我家做什么。”然后他就看到了小夢,立刻就惡狠狠的說道:“是你個賤丫頭帶的人,你是不是不想活了啊,今天既然你來了,那就不要走了,正好哥幾個昨天晚上還沒爽夠。”
  他的話音還沒落下,王寶頓時就一個箭步踩著床上去一拳就沖著他的臉打了過去,雪七也动彈了起來,抓住床上另一個男人的腳就把他給拽了下來,狠狠的壓在地上草席上的兩個男人身上。
  “妈的,狗哥的女人你也想要碰,你怎么不去死啊。”王寶又打了一拳,一邊打一邊說道:“我讓你他妈的嘴巴喷糞,我讓你給老子囂張,我讓你玩四男一女。”
  男人頓時就被打懵了,女人頓時也顧不上身上還一絲不掛就趕紧跑下床紧紧的抱著小夢說道:“你怎么來了,你這幾天跑到哪里去了,脅給我說你已經三天都沒上學了,我到村里三叔也說不知道你去哪里了,你把我都給急死了。”
  她說著,就抬起頭看著一臉淡定的二狗眉頭一皺問道:“你是誰,快讓你的人住手,你知道床上的人是誰嗎,床上靠邊的那個男人是縣公安局副局長的弟弟,你惹不起的。”
  二狗一聽這話,頓時特殊能力就啟动在她腦袋里看了一圈,知道她說的都是實話。
  邊上那個男人的確是縣公安局副局長王懷安的弟弟王懷木,平日里就喜歡仗著他哥哥的名氣在外面作威作福,此次就是被黄八給诱惑過來一起玩肉戰,卻沒想到撞到了二狗的枪口上。
  二狗知道,小夢姐姐這是在擔心自己,她的話音剛落,床上那個男人也叫囂了起來。
  “小賤種,我的身份這個賤女人已經告訴你了,我告訴你,識相的就趕紧把我給放了,今天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了,不然的話,你今天不把爺爺給打死,等出了這個門,爺爺我一定把你給弄死。”王懷木囂張的喊道,威脅著二狗。
  他的話頓時就讓本來火氣就很大的二狗毛了,沖著王寶和雪七就喊道:“停。”
  他的話就好像是命令,頓時兩個人都停了下來,回到二狗身邊。
  “狗哥,怎么不讓我們繼續打了,你放心,出了問題有我擔著,絕對不會連累到你,這種人我太明白了,完全就是瘋狗,你現在放過他,轉過頭他就能把你給咬死。”王寶看著二狗皺著眉說道。
  二狗明白他的話,知道王寶是說他可以替自己坐牢。
  “不用那么麻煩,雪七,把那邊那瓶酒給我拿來。”二狗指著一邊桌子上放著的一瓶白酒說道,雪七立刻就把酒給拿了過來。
  然后在眾人眾目睽睽之下,二狗從懷里拿出那個裝神仙药的金屬瓶子,打開酒瓶蓋就往里面倒了一蓋子粉末,然后這才蓋住瓶子搖了搖。
  “你那是什么,你想做什么,你哥哥是王懷安,縣公安局的副局長,你不能讓我喝這東西,我哥哥不會放過你的。”看到二狗的动作,王懷木頓時就心慌了,雖然他不知道二狗在酒瓶里放的是什么東西,但是他卻知道肯定不是好東西。
  其他的幾個男人也都一臉恐懼的看著二狗,期待他能放過他們。
  二狗卻絲毫不理會他們,只是看著小夢的姐姐說道:“給你兩個選擇,第一,喂他們一人喝兩口酒,你放心,我的人會幫你按住他們的,第二,你也喝兩口這個酒。”
  看著他那阴狠的眼神,小夢姐姐頓時就怕了,從二狗的眼神里她能看出來這瓶酒肯定不是什么好東西,看了看小夢,發現她咬著嘴唇一言不發,頓時她就苦笑一下,臉上露出了惡狠狠地表情看著其中的一個男人說道:“黄八,既然你不把我當人,那也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說完,她就看著二狗說道:“讓你的人动手。”
  說著就從二狗手里把酒瓶給拿走光著身子就朝床邊走去,王寶和雪七頓時也跟了上去。
  二狗立刻就一臉冷汗,心里想道:“看來真是惹誰都不能惹女人啊。”
  第八十四章 女人要跟對男人才會幸福
  “王曉甜,你不能這么做,你想想,如果我真的出事了誰供你妹妹讀書啊,如果沒有我的話,你妹妹根本就沒有機會讀書的,你不能這么這么對我,不能。”黄八頓時就喊道,但是他的話音剛落,王寶就一腳把他的脖子給踩住了。
  “說完了吧,說完了就該喝酒了。”王寶冷笑一笑說道,然后把黄八的腦袋給抬起來,把他的嘴巴給捏開,王曉甜頓時就沖著黄八冷笑一下,然后把摻了神仙药的酒在他嘴里灌了下去,黄八還想抵抗,但是王寶顯然是干過這種事情的,在他背上輕輕一拍,頓時黄八就咕咚一下一連喝了兩口酒下去。
  這邊,雪七也已經把王懷木的嘴巴給捏開了,王曉甜頓時也在他嘴里灌了兩口酒。
  如法炮制,四個人很快就被灌完了,瓶子里的酒正好被全部灌完。
  “好,你做的很不錯。”二狗看著王曉甜說道,然后把剛剛從床頭底下拾起的她的裙子遞給她。“穿上吧,這里好幾個大男人,你光著身子多不好。”
  聽到這句話,王曉甜先是苦笑一下,看了一下小夢,點點頭拿過裙子套在身上,潔白的裙子上沾了土,但是卻一樣把王曉甜的天生麗質給襯托了出來,一頭烏黑的秀發垂落下來,看上去比她沒穿衣服的時候還要诱人。
  二狗頓時就愣了一下,看著小夢在看自己,尷尬的笑了一下,這才說道:“看那邊,春宫大戲馬上就要上演了,真是后悔沒有買一個照相機,不然的話一定要狠狠的拍幾張照片留個紀念。”
  王曉甜朝床上看去,果然就看到了一幕讓她這一輩子都忘不了的嘲,王寶和雪七立刻就一左一右的護在二狗面前,他們都知道二狗給四個人喂下的是什么药了。
  只見四個光溜溜的男人此刻已經互相糾缠在了一起,床上的兩個床下的兩個雙雙組隊,四個男人竟然在一起親熱了起來。
  “我有相機,就在桌子下面的第二個抽屜里。”看到這一幕,王曉甜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就看著二狗說道。
  二狗一愣,看向王寶,王寶會意,頓時就走過去在桌子中間的抽屜里拿出一個小黑包,順便把邊上的一盒膠卷也拿了過來。
  “嘿,狗哥,這最少有十卷膠卷,足夠拍一部春宫大戲了。”他大笑著看著二狗說道。
  二狗也哈哈一笑,看著他伸手說道:“拿來,讓我好好拍一下。”他說著
  就接過小黑包,從里面拿出一個傻瓜相機,只是在手上鼓搗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操作,不由就燦燦笑著看向王曉甜。
  “姐姐,這個怎么用啊。”
  看到他的逖,王曉甜頓時就笑了,臉上的表情也輕松了一些,看著他說道:“這個是傻瓜相機,最好操作了,你直接對準你要拍照的地方按下快門就好,什么都不用麻煩。”
  她說著,又手把手的教二狗操作了一下,二狗立時就興奮了起來。竄上躥下的不斷給四個人拍著特寫。
  四個人此刻已經完全扭在了一起,床上床下的人也開始混戰了,一個個臉上都帶著癡狂的表情,眼睛通紅,顯然都已經失去了理智。
  看到這一幕眾人都露出非常震驚的表情,不由的看向二狗的眼神都充滿了懼怕,即便是王寶和雪七也一樣,他們之前能跟著二狗,最主要是他們感覺跟著二狗有前途,但是現在他們忽然感覺到眼前這個大男孩并沒有他們想的那么可爱,他溫和的表面下藏著一個巨大的魔鬼。
  他剛剛給四個人喂下的東西竟然是超強药效的催情药,給四個脱光衣服躺在一起的大男人喂下超強药性的催情药,后果就是眼前這幅用不堪入目四個字都無法形容的景象。
  這種手段他們簡直是聞所未聞啊,即便是張三炮都從來沒用過這么無恥的手段折磨對手。
  最關鍵的是,二狗這個始作俑者竟然還在竄上躥下的拍照。
  一口氣把十卷膠卷都給照完了,這才把相機裝进包包里掛在自己脖子上看著眾人說道:“好了,我們也該走了,你們都給我記住了,今天發生的事情是這樣的,小夢帶著我們到這里來找她姐姐,結果我們來了怎么都敲不開門,著急之下雪七就把門給踹開了,然后就看到眼前的這一幕,小夢姐姐則是在墻根躲著瑟瑟發抖,應該是被嚇壞了。”
  說完,二狗又思索了一下,感覺沒有漏掉什么,這才點點頭說道:“嗯,事實就是這樣的,然后我們感覺他們簡直是敗壞社會風氣,實在是可恥至極,所以就憤憤的帶著小夢的姐姐離開了。”
  他說著,就已經走到了門口把門給拉開了,看著幾個還在看著他發呆的人皺著眉頭說道:“然后,我們就憤憤的離開了,我們該憤憤的走了。”
  幾個人立時就反應了過來。
  小夢和她姐姐一臉慌張的跑出去跟著二狗。
  “喔,我知道了,憤憤的離開,對,我們是應該憤憤的離開。”王寶說著,就做出一臉憤怒的樣子從門里走了出去跟著二狗。
  雪七愣了一下,也點點頭感覺二狗說的有道理,也做出一臉憤怒的樣子走了出去。
  五個人一直走出了好遠,拐了好幾個彎才停下來都哈哈大笑了起來。
  “太逗了,你怎么就這么壞啊。”小夢笑著看著二狗說道。
  “是啊,狗哥,你簡直太厲害了,我終于知道為什么三哥他們對你都那么尊敬,論心術的話,他們遠遠不如你啊。”王寶笑了一下,然后嘆了口氣,看著二狗說道。
  二狗頓時冷哼了一下一本正經的說道:“我這是代表社會懲奸除惡,只不過用的方法有些不同而已,如果哪天你們也做了不可饒恕的壞事,我可能會用同樣的方法处理你們。”
  頓時幾個人都不說話了。
  想到剛剛四個大男人糾缠在一起的樣子,幾個人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如果有那么一天,我寧愿死。”王寶立刻說道。
  “我也是。”雪七也心有余悸的說道。
  “我也是。”小夢也說道。
  “太可怕了。”王曉甜苦澀的說道。
  聽到他們的話,二狗頓時就嘿嘿一笑,然后臉色忽然變得凝重看著王曉甜問道:“姐姐,黄八是不是每天都帶人來欺負你。”
  王曉甜的臉色頓時就變的蒼白,看了下小夢,看到她一臉驚訝的表情,又看了看二狗那一臉的嚴肅,最終還是點點頭說道:“大部分的時候都是帶人回來,我都習慣了。”
  她慘笑著說道。
  “姐姐,你怎么這么傻啊,你為什么不告訴我們啊,我寧愿不上這個學也不讓你吃這種苦,那個黄八太不是東西了,他怎么不讓雷給劈死啊。”小夢頓時就撲到王曉甜的懷里大哭了起來。
  看著她們的樣子,二狗也是一臉的憤怒。
  “他妈的,狗哥,你們在這等著,我回去把那幾個王八蛋的脖子給扭了,日他妈的,簡直是禽兽不如啊。”王寶憤怒的吼道,轉身就準備回去。
  “回來。”二狗沖著他吼道。“不用去了,你放心,我走的時候故意把門打開著,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那個院子里的人此刻差不多都醒來了,他們幾個很快就出名了。”
  他說著,露出一臉的冷笑。
  王寶頓時一愣,渾身一個冷顫。
  他發現自己還是把二狗想的太天真了,這個家伙的心靈用無恥二字來形容完全就是對這兩個字的侮辱。
  雪七和小夢還有小夢姐姐也都愣住了,都是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二狗。
  “干嘛都這么看著我,我會害羞的。”二狗做出一副羞澀的表情說道嗎,頓時就迎來了幾幅有些無力的白眼。
  二狗頓時就哈哈一笑看著他們說道:“你們放心吧,我二狗是什么人你們應該很清楚,只有對付敵人,我才無所不用其極,對我的朋友和親人,我從來都會用盡一切把我最好的東西都給他們,比如小夢,她跟了我,我就不會再讓她受一點委屈的,哪怕是天王老子欺負她,我也會想辦法把他弄死。”
  一番話,頓時讓眾人的心里都感覺暖暖的,特別是小夢,立刻就感动的一塌糊涂,兩行激动的眼淚頓時就下來了,撲到二狗懷里就把他紧紧的抱住了。
  “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她開心的說道。
  看到這一幕,王曉甜一臉的復雜,想要張口說點什么,但最終還是沒有說出話來,只是深深的嘆了口氣。
  “女人要跟對男人才會幸福,你姐姐我跟錯了人,已經成了殘花敗柳,小夢,希望你是真的跟了個好男人。”她心里幽幽的想道——
上一篇:56.你不和我一起去洗澡嗎
目錄
下一篇:58. 副縣長的淫欲


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