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野美色》

當前位置:首頁 > 鄉野美色 >

63.我明天就和他離婚

  第63節  我明天就和他離婚
  聽到她的話,二狗剛剛一愣,就感覺到大家伙进入到了一片溫暖潮湿的領地里了,低下頭就驚訝的看到劉云正趴在他的胯下狠狠的允吸,嘴里不住的發出哼哼的喘息聲,一只手還在自己的胸前狠狠的抚摸著。
  二狗早就憋得受不了了,哪里能受得了這陣勢,頓時就一把把她給抱起來往臥室里走去,三下五除二就把她的衣服給脱得精光,一把朝著她下身的泥潭摸去,只是在口口上輕輕一碰就感覺到劉云渾身一顫,狠狠一挖,劉云的身体頓時就顫抖了起來。
  他知道這個女人已經完全动情了。
  看著她不斷在自己身上亂吻著,二狗卻在糾結,因為這個女人是李牧的老婆,只是很快他就被劉云給刺激的實在受不了了。
  “馬勒戈壁的,李牧,老子就當是在幫你教育老婆了,這么漂亮女人每天混在一群女人堆里豈不是暴斂天物啊,我這是在給你培養正確的性觀念。”
  他吼道,然后就扒下自己的裤子搬起劉云的腿身子狠狠往下一壓。
  “噗嗤。”
  一下子就全根而入,劉云的泥潭比他想象的要寬松的多,但是进入最里面二狗卻感覺到一股異樣的感覺,好像是在張牛花身上感覺到的那種吸力一樣,劉云的泥潭深处也好像有一張小嘴在不斷的允吸著一樣,二狗頓時就舒服的渾身都在顫抖。
  劉云受到刺激渾身也顫抖了起來,她顯然是從來都沒有被這么刺激過,二狗剛一进去她就亂叫了起來。
  “舒服,舒服,弄我,狠狠弄我,弄死我吧,還有后門,后門,一起來,一起來,打我,打我。”
  聽到她的聲音,二狗頓時先愣住了,他半響沒反應過來劉云的話,但是看到她不斷地用扭著屁股迎合著他,一只手不斷在自己那對波濤洶涌的大胸上抓來抓去,另一只手已經從更后面饒了過去,竟然伸进了自己的后庭花里。
  二狗頓時被刺激的渾身一震。
  “艸,這女人他妈根本就是個變態。”二狗罵了一句。
  他終于聽明白劉云的話了,頓時再也不留情,立馬就加速撞擊了起來,兩只手把她胸前那那一對絕對超過36D的大胸揉的變換著各種形狀。
  因為是在套間里,他也不擔心會被人聽到,一邊撞擊,一邊就用手在劉云的屁股上狠狠的拍著,啪啪啪的,聲音聽著都讓人渾身興奮。
  “舒服,舒服,舒服,再用力,再用力,再用力·····”
  劉云嬌喘著呻吟著亂吼著。
  二狗發現了,他打的越用力劉云就叫的越起勁,這個女人完全就是個受虐狂,于是他也就不留情了,一面運动著一面拍打著。
  終于,劉云渾身一顫,一股熱流喷了出來,一股紧缩的感覺讓二狗也感覺到一股劇烈的舒服,只是他卻絲毫沒有登上巔峰的快感,只是一提腰把大家伙從她的身体里拿出來,順著她的后庭花直接就滑了进去。
  “啊,啊,疼,舒服,疼,舒服···”劉云頓時又亂叫了起來。
  二狗立馬就大罵:“你個賤貨,到底是疼還是舒服啊。”他說著,伸手就朝她臉上扇去,力量掌握的很好,足夠把她給打疼,但是絕對不會打傷。
  讓他快崩潰的是,他的巴掌扇過去劉云卻露出了一臉愜意的表情,瞇著眼睛露出十分享受的樣子。
  “舒服,是舒服,打我,狠狠打我,把我打死吧,讓我舒服死吧。”她渾身顫抖著吼道。
  二狗立馬就毫不留情的再次抽了過去,又是兩巴掌,劉云再次舒服的嬌喘了幾聲,下面的泥潭里水也流的更歡了,滋润著二狗的大家伙和后庭花的交合处,頓時二狗再次往里面頂了一下,大家伙直接进去了多半。
  “啊,舒服,舒服。”劉云再次叫了起來,渾身都在扭动著,臉上露出又哭又笑的表情,眼淚流的滿臉都是。
  二狗被刺激的渾身都在飄,不由更加快速的運动了起來。
  就這么,又過去了半個小時左右,劉云終于受不了了。
  “我不行了,不行了,求求你,饒了我吧,饒了我吧,我錯了,放過我吧。”她求饒道,臉上的表情帶著清明,顯然是已經清醒過來了。
  二狗冷哼一下,頓時更加快速的運动了起來,五分鐘后,他終于攀上了快樂的巔峰,一股炙熱的水浪沖进了劉云的深处,讓她頓時渾身都在抽搐,臉上已經哭的稀里嘩啦,也不知道她是疼的還是舒服的。
  從她的后庭花里拿出大家伙,頓時一股屎臭的氣息就傳了出來,大家伙上也還沾著一些黄黄的東西,二狗不由就眉頭一皺,看了一眼在床上躺著還在不斷顫抖的劉云,他就往浴室走去。
  把自己沖洗干凈,走出來的時候就看到劉云已經坐起來了,正在愣愣的發呆,看到他赤著身子走過來,她的臉上不由露出一陣苦笑。
  “你終于得逞了。”她看著二狗說道。
  二狗嘿嘿一笑。
  “是啊,你這種女人我說不想睡我自己都不信,怎么樣,剛剛舒服嗎。”他有些無恥的看著劉云說道。
  劉云輕輕的伸手把自己的頭發給解開,一頭烏發頓時呼啦一下滑了下來,她伸手把頭發往后一披,然后拉著二狗的胳膊靠在他的肩膀上閉著眼睛悠悠的說道:“舒服。”
  “你不后悔嗎。”二狗看著她認真的問道。
  “有什么后悔的,在女人堆里滾的時間長了,偶爾換換口味也會更好一點。”她輕笑著說道,只是呼吸很急促,顯然她此刻心里并不平靜。
  二狗伸手抚摸了一下她滑順的秀發,然后把她搂在懷里,讓她趴在自己懷里,把腦袋靠在她的頭上,臉埋在她的秀發里。
  “你的頭發是我見過的女人里最好的一個。”他換了個話題說道。
  劉云頓時就笑了,动彈了一下換了個舒服的姿勢靠著,緩緩說道:“是嗎,那以后我天天給你看我的頭發好不好。”
  “好啊,當然沒問題。”二狗立馬就說道,能夠天天抱著這么一個尤物睡覺對男人來說就是一種極致的享受,只是他也明白李牧為什么會這么怕她,因為他雖然留過學,接受過西方的教育,但是總体的來說還是一個很保守的男人,接受不了劉云的這股放縱。
  “你在看我的心思。”劉云忽然說道。
  二狗一愣,把她的頭抬起來驚訝的看著她說道:“你能感覺到我的思想?”
   
  ;   “不能。”劉云搖頭笑道,然后再次把腦袋靠在他懷里,說道:“但我能聽到你的心跳,你知道嗎,現在是我一生中第一次這么順從的趴在男人的懷里,李牧,結婚了以后我把他關在家里強、奸了半個月,等到我確定自己懷孕了就再也沒有讓他碰過一次,他也不敢碰我,他怕我。”
  她說道,語氣里有些孤零零的感覺。
  二狗不由就把她抱得更紧了,一邊伸手抚摸著她光滑的背,一面輕輕的在她耳邊說道:“其實你可以更好的,真的,你很漂亮,很多男人爱你,沒必要讓自己這么痛苦的。”
  “可是我好臟,我身上每個地方都好臟,我找了很多处女在給我舔遍身上的每一寸地方,但是我還是感覺我好臟,我好怕,好怕所有人都不要我了。”
  她忽然蜷缩了起來,紧紧的抱著二狗瑟瑟發抖,像一只受驚了的兔子一樣,指甲狠狠的掐进了他的背上的肉里,二狗感覺到生疼,但是卻沒有推開她,只是紧紧的抱著她,和哄孩子一樣輕輕的拍著她的背。
  “都過去了,都過去了,放心吧,不會的,即便這天下都不要你了,我也要你,真的,相信我,相信我。”他緩緩的說道。
  他的話好像真的充滿了無窮的魔力,劉云的身体漸漸的放松了下來,呼吸也均勻了起來,竟然緩緩的睡去了,只是眼角依舊掛著淚痕。
  “哎,為什么我碰到的都是苦命的女人啊。”二狗輕輕嘆了口氣。
  劉云這會放松了下來,他用特殊能力終于看到了她內心最柔弱的一塊地方,也終于知道她為什么這么討厭男人了。
  原來,劉云原來也是下鄉的知情,但是她的運氣很不好,在改革前夕,她十六歲的時候,在去地里的路上,她被村里的三個流氓拉到高粱地里強、奸了,那一次她大出血差點就死了,雖然最后那三個流氓都被枪斃了,劉云也跟著已經平反了的爸爸返回了城里,但是那一段記憶卻給她造成了永遠無法彌補的創傷,也從此,她開始極度討厭男人,嫁給李牧一方面是因為家里逼的厲害,另一方面是因為她發現自己竟然不討厭那個看似文弱的青年,而李牧也發瘋的喜歡她,畢竟她是那么诱人,自從被強、奸后,她變得更加诱人了。
  良久,大概有半個小時左右,李牧來敲門,說王縣長來了,劉云這才醒了過來,看到二狗還在一动不动的抱著她,她不由就感覺到一股暖流流遍了心里的每個角落,竟然抬起頭在他臉上親了一下。
  “謝謝你。”她抱著他的脖子說道。“我做你的小女人吧。”
  聽到這句話二狗頓時就差點喷血了,這女人撩人的动作加上這句話簡直能夠秒殺天下雄性。
  “這個,可是,你是李牧的老婆,我們,不合適吧。”他有些結巴的說道,努力的讓自己的眼光看向其他地方。
  劉云頓時就咯咯的笑了起來。
  “你呀,就是滑頭,如果你是在擔心這個的話,我明天就和他離婚。”她一臉認真的說道——
上一篇:62.激情談判
目錄
下一篇:64.他是功臣,也是酒王


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