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野美色》

當前位置:首頁 > 鄉野美色 >

66.制服誘惑

  第66節  制服诱惑
  對于經營的事情,二狗完全就是睜眼瞎,他完全就是一個打醬油的。
  買賣的事情,價格談好了其他的就都不是問題了,劉云著急想要把酒廠拿到手,縣里著急想要把這個包袱給脱手了,所以辦事效率出奇的高,當天下午雙方就把合約給簽了。
  忙完這些就已經六點多了,宋長久要請眾人吃飯,二狗因為晚上約了洪木頭和張三炮,所以在距離皇朝KTV不遠的地方就下車了,一個人沿著馬路往皇朝走。
  只是他剛剛下車,走了沒幾步就看到三個流里流氣的混混朝他沖了過來。
  他立馬就感覺不對勁,扭過頭就朝著王九州等人車子開走的方向跑。
  “王縣長,等我,有人要殺我。”他一邊跑一邊喊,故意喊出王縣長三個字,但是后面的混混顯然的確是專門奔著他來的,根本不理會他的話,他一跑,頓時他們就毫不猶豫的拔腿追了過來。
  他們之間的距離本來只有幾米,幾個混混顯然是有準備的,二狗剛喊完話,一個混混就從地上拎了一塊磚頭朝著他就砸了過去,二狗的背上結實的挨了一下,頓時就感覺到背上一陣火辣辣的疼痛,腦袋也暈了起來,走路都走不穩了,幾個混混很快就追了上來圍著他就拳打腳踢了起來。
  好在王九州的車是敞篷的,無意間回過頭看了一下,正好看到二狗在路上被人打,立馬就急了,沖著司機就喊道:“老王,趕紧掉頭回去,二狗快被人打死了。”
  他一喊,司機立馬反應過來,方向盤急打在轉了一個大彎沖著二狗那邊就沖了過去。
  三個混混看到有車沖著他們跑了過來,立馬轉過身扭頭就跑。
  王九州的司機老王同時也是他的保鏢,平時就是配枪的,踩住剎車頓時就拔出了枪毫不猶豫沖著最后面的一個混混的腿就打了過去。
  “啪。”一聲枪響,后面那個混混應聲倒地,躺在地上哀嚎了起來。
  “別追了,先把二狗趕紧送到醫院,他流了好多血。”老王還想追,卻被王九州給叫住了,回過頭就看到二狗已經昏死過去了,身下流了一地的血,頓時就趕紧回頭跑回來。
  “我警告你們,最好自己去自首,不然的話,我保證一個小時內全国都是你們三個人的通緝令。”王九州沖著兩個混混逃跑的方向喊道,又沖著地上的那個混混喊道:“你記住我的名字,我叫王九州,是九曲縣的縣長兼市委書記,你回去告訴你的主子,讓他最好去自首,不然的話,我就算把天給翻了也會把他給找出來。”
  他是徹底憤怒了,如果不是因為要顧忌二狗的話,他一定要把這群人給活活打死到路上。
  說完,回過頭又沖著地上正在對二狗进行紧急救治的老王喊道:“怎么樣,他怎么樣了。”
  老王頓時就說道:“不好,很不好,他的背上應該斷了一根骨頭,這幾個人下手太狠,必須馬上到醫院才行,我把他抱著,你開車。”
  “那還說個屁啊,趕紧上車。”王九州說著就跳上了車,老王小心翼翼的把二狗抱起來放到車上,車子頓時就發了瘋的往醫院跑去。
  看到車子走了,前面兩個逃跑的混混又跑了回來,把地上那個混混給架起來。
  “你沒事吧老黑,那個王八蛋竟然有枪。”一個混混看著他的傷口憤怒的說道。
  叫老黑的混混卻是一臉死灰的搖著頭。
  “我們這次攤上大事了,我建議我們還是自首吧,你知道剛剛開車的那個人是誰嗎,他是縣長王九州,他說了,如果我們不馬上去自首,一個小時內就發通緝令通緝我們,哥,我不想被通緝。”
  他哭喪著臉臉看著扶著他的男人說道。
  聽到他的話,頓時其他兩個混混都愣住了,都陷入了沉思。
  縣醫院門口,一輛越野車幾乎是發瘋的沖了過來,一個急剎車在地上劃出了一道一米多長的轮胎印,醫院門口的保安還沒反應過來就聽到車上的人在大喊:“醫生在哪里,趕紧出來救人,救人。”
  然后就看到一個中年漢子抱著一個身上還在不斷往下滴血的年輕人往醫院里面跑去。
  一进門,一群醫生看到這幅樣子頓時也都先愣了一下,然后就快速的運动了起來。
  “蔣玉生呢,讓他立馬來見我,告訴他我是王九州。”王九州沖著一個護士喊道,護士一愣,還想反駁兩句,身旁的一個男醫生就沖她喊道:“趕紧去,這位是王縣長。”
  顯然他是認識王九州的。小護士聽到這話頓時就趕紧跑去找蔣玉生。
  這個時候李牧和劉云也趕了過來,見到王九州就說道:“王縣長,怎么了,發生什么事情了,我看到你的車子忽然跑回去了,正趕過去就看到你們又走了,急忙就跟了過來,出什么事了。”
  “二狗,他剛下車就差點被人給打死,剛剛推进手術室。”王九州一臉阴沉的說道,在九曲縣的地盤上竟然有人把他的秘書差點給打死,這簡直就是脱了鞋在他臉上狠狠的扇。
  李牧頓時就愣住了,眼睛立馬就變紅了,怒吼道:“這他妈的是誰干的。”盯著王九州說道:“王縣長,這件事情一定要徹查才行,絕對不能放過兇手,如果縣里的警力不夠的話,我現在就給我哥打電話,讓他從市里派人過來。”
  “我去打電話吧,太不像話了,光天化日之下竟然都敢如此囂張,還有沒有王法,這樣下去讓我們這些平民百姓還怎么敢在路上行走。”劉云也阴沉著臉說道。
  對于她的身份,王九州是知道一些的,頓時就趕紧擋住她說道:“不用,我立馬給王伯良打電話,讓他把縣里所有的警力都給調动起來,如果人手實在不夠的話,我會向市里申請援助的,真是抱歉讓你們受驚了,你們放心,九曲縣還是非常安全的,我們政府一定竭盡全力保護人民的生命和財產安全。”
  他打著官腔看著兩人說道,他好不容易把九曲酒廠這個包袱甩了,還引进了外資,怎么能讓客商因為縣里的安全問題毀約啊。
  不管他和李牧再熟,人家現在來了就是客人。
  正好這個時候蔣玉生過來了,他立馬就沖著他喊道:“玉生,趕紧到手術室去,二狗又被人給打了,你趕紧去看看。”
  聽到他的話,蔣玉生頓時也是一驚。
  “什么,他又被人給打了,嚴重嗎,你先別著急,我先去看看。”他說著就往手術室里走去。
  聽到他們的對話,劉云頓時眉頭就皺起來了,看著王九州問道:“你怎么說二狗又讓人打了,難道他才讓人打了?”
  王九州無奈的嘆了口氣,知道這事情瞞不住
  ,就簡短的把二狗上次被打的事情說了一遍。
  劉云聽完他的話,立馬就義正言辭的對他說道:“王縣長,我現在對九曲縣的投資環境表示嚴重的懷疑,我感覺你們政府對違法犯罪行為的包容程度太高了,這么短的時間里你的秘書都讓人給打了兩次,而且一次比一次嚴重,其他人的安全你又怎么能夠保證。”
  王九州真的快崩潰了。
  他現在真的是把剛剛打二狗的人給恨死了,甚至連二狗一起恨上了,這家伙也太能惹事了。
  急忙就看著劉云說道:“你放心,九曲縣的投資環境絕對是安全的,我的司機已經去給公安局局長打電話了,我想這會公安局的人都快來了,我一定在最短的時間里找到傷人的兇手,給二狗一個交代,給你們一個交代,也給全縣人民一個交代。”
  他現在最擔心的不是劉云收購酒廠的事情落空了,而是劉云在她父親面前說他的壞話,那樣他更上一步的事情怕是徹底泡湯了。
  劉云怎么不知道他的想法,頓時就悠悠的說道;“你放心,我是一個很公平的人,你說的話你自己記得,我今天就坐在這里等答案,如果到天黑之前你們還沒有把這個案子給偵破的話,我就立馬撤銷對九曲酒廠的收購,我忘了告訴你,我收購九曲酒廠的事情我已經給我父親打過招呼了,是他同意了我才來的。”
  她好不容易在二狗身上找到了做女人的感覺,還沒有來得及好好享受他竟然就被人給打傷了,她怎么能不憤怒,只是因為身份她也不能發泄出來,所以就專門挑王九州怕的事情說,他最怕什么,她就說什么。
  果然,聽到這話王九州頓時就是一身的冷汗。
  就這個時候,樓道里忽然傳來了一陣吵吵嚷嚷的聲音,他轉頭一看是王伯良來了,立馬就沖他大聲罵道:“王伯良,你他妈的怎么當的公安局長,昨天才開始安全普查今天我的秘書就差點被人打死了,你們公安局的人難道都去吃屎了。”
  看他發這么大的火氣,王伯良也是一肚子的火氣,對打人的人是恨死了,這幾天安全普查他就擔心出點什么事情,結果這才第二天就除了這么大的事情。
  “王縣長,你放心,我立馬就對這個案件进行調查,一定在最快的時間里給你一個答復。”他信誓旦旦的說道。
  王九州卻不放過他,沖著他就吼道:“不要給我放著這些空屁,老子不想聽,天黑之前一定要給我查出兇手,不然你這個公安局長也別干了。”
  重壓之下必有勇夫,那三個人或許是被王九州最后那句話給嚇住了,也或許是被警察的大規模搜捕給嚇住了,很快就自首了,而且,很快就供出了他們的幕后老板,梁成。
  只是當王伯良告訴王九州這個名字的時候王九州不由就頭疼了。
  因為梁成是副縣長曹明姐姐的兒子,按理說這事情他應該要通知一下曹明,和他稍作商量再定奪,畢竟都在一個体制內工作,但是看到劉云正在盯著自己,他只能無奈的對王伯良說道:“你是公安局長,這是你職權內的事情,問我做什么。”
  王伯良一愣,頓時知道身邊這個女人的來頭肯定也不小,最少讓王九州忌憚,頓時就點點頭走了。
  這個時候,手術室的門忽然開了,蔣玉生一頭大汗從里面走了出來。
  他一出來,頓時王九州就先跑過去看著他急忙問道:“怎么樣,二狗怎么樣,怎么用了這么長時間才出來。”
  劉云和李牧也迎了上來看著蔣玉生。
  蔣玉生摘下口罩,臉上帶著古怪的表情說道:“放心,他沒事,這么長時間都是在反復檢查他身上的傷口,奇了怪了,他身上竟然一根骨頭都沒有受傷,但是不應該啊,X光顯示他的骨頭上有斷過的痕跡,而且是新傷,好像是剛剛斷了又長住了,這簡直就是奇跡。”
  他臉上帶著不解,好像心里裝著十萬個為什么得不到解答。
  只是王九州不在乎這些,他只在乎二狗有沒有事,頓時就長呼一口氣說道:“太好了,太好了,李牧,劉云,你們聽到了沒,二狗沒事,他沒事。”
  他一臉的興奮,李牧和劉云臉上也輕松了許多,只有身邊剛剛抱著二狗來的老王也是和蔣玉生一樣一臉不解。
  他檢查過二狗的傷口的,知道他身上最少斷了三根骨頭。
  “難道是我弄錯了?”他低聲的自言自語道。
  “你說什么。”王九州聽到了他的話,回頭看著他問道。
  老王頓時擺手說:“沒事,沒事,我走神了,你們說,我去把手上的血洗洗。”
  看著王九州正在開心,他當然不能掃了他的興把這個事情說出來。
  二狗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著,完全不知道醫院外面現在因為他受傷已經亂成了一團,他只是感覺自己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他是被下身傳來的陣陣舒爽感覺催醒的。
  睜開眼睛就看到一個頗有幾分姿色穿著護士服的女人正撅著大屁股趴在床上使勁的吸允他的大家伙,不由就愣住了,定眼一看,立馬就認出來這女人是上次自己住院時候和自己有過一次魚水之歡的護士姚花花。
  看到她一臉陶醉的樣子,聽著她一邊允吸一邊嘴里發出的哼哼聲,二狗立馬就被強烈的刺激了,大家伙不由又硬了幾分,姚花花的臉色也猛的一邊,轉眼看到二狗正在盯著她,頓時就臉色一紅,沖著他說道:“你醒了啊,怎么樣,舒服嗎,你都睡了兩天兩夜了,我是在想能不能用這個方法讓你醒過來。”
  “舒服,舒服,你別管我,你繼續,繼續。”二狗無恥的笑著說道。
  姚花花不在意,立刻低頭更加起勁的允吸了起來,一邊允吸,一邊解開自己的護士服,露出里面花色的裙子,一邊給二狗允吸,一邊用手在自己胸前狠狠的揉弄著,二狗哪里受得了這個刺激啊。
  不由就準備坐起來,卻被姚花花給喝住了。
  “別起來,你這次傷的那么厲害,斷了好幾根骨頭,要好好養著才行,你躺著別动,我保證讓你舒服了就是。”她急忙看著二狗說道。
  二狗一愣,活动了一下上身,感覺了一下說道:“我斷了好幾根骨頭?不是吧,我感覺我自己沒受傷啊。”
  他說著還很愜意的伸了個懶腰。
  “你簡直就是個變態,你的骨頭的確是斷了,但是不知道怎么又長好了,上次是這樣,這次又是,不過蔣主任還是不讓你动彈,讓你好好休養一段時間觀察觀察再說。”姚花花有些無奈的說道,小手卻在輕輕的套弄著二狗的大家伙。
  二狗頓時嘿嘿一笑,說道:“你知道我的身子其實沒事,所以就进來想要沾我的光,只是沒想到我竟然醒來了,不行,你要賠我的精神損失才行,我都傷的躺在床上了你作為護士竟然還挑逗我,這可是嚴重的瀆職。”
  “你想要我怎么賠你啊。”姚花花頓時就巧笑一下看著他說道,抓著他大家
  伙的手不由的也多用了幾分力氣,二狗頓時就舒服的長呼了一口氣。
  “這個其實很簡單,你知道的,我這個人很好說話。”二狗看著她說:“你把里面那個裙子脱了,然后把那個護士服穿著過來讓我好好捅一下,我就不找你麻煩了,行不。”
  他說完就眼神火熱的看著姚花花。
  每次看到穿著護士服的這些女孩二狗都有些不由自主的沖动,現在碰到這個機會自然是不能放過。
  上次他受傷姚花花就穿著護士大褂里面真空的來诱惑他,讓他刺激的不得了,一直都記得那次的美味。
  聽到他的話,姚花花不由就愣住了,立馬看著他嬌笑著說道:“你好壞啊,竟然還想玩制服诱惑,你就不怕你的骨頭還沒長好等會我把你給搖散架了啊。”
  “不怕,不怕,我這骨頭結實著呢,我能感覺得到。”二狗說著,就做了一個擴胸運动,嘿嘿笑著看著姚花花。
  “你呀,真是好色不要命,總有一天會死在女人身上。”姚花花說道,眼睛卻瞄著二狗的大家伙不放。“你說你怎么就能長這么一根不是人的玩意,讓女人見一次就上癮。”
  她說著,伸出巧舌在二狗的小頭上舔了一下,刺激的二狗渾身一顫,正要抓她,卻被她嬌笑著躲開了。
  或許她也想玩一把刺激,飛速的就把自己的裙子給脱下,露出一身凹凸有致的身材,伸手輕輕解開胸罩,一對大白兔頓時就毫無忌憚的在空氣中一跳一跳的,二狗頓時就想撲上去狠狠抓一把,卻被她喊住了。
  “別,先等會,你不是想玩制服诱惑嗎,我今天就诱惑死你,我告訴你喔,這個病房是高護病房,隔音效果一流,即便你把那邊桌子上的電視機抱起來砸了外面人都聽不見,今天一整天都是我在里面值班,你小心我把你給榨干,讓你精盡人亡了。”
  她嬌笑著說道,又緩緩的褪下了自己的小三角裤,露出一片濃密茂盛的森林,中間一口漆黑中泛紅的泥潭邊上已經是水光盈盈了,二狗頓時就狠狠咽了一口唾沫,伸手就把自己胳膊上扎著的輸液管給拔掉了,奇怪的是,他剛剛拔掉輸液管,胳膊上的針口竟然飛速的愈合了,他的皮膚上竟然看不到任何針扎過的痕跡,姚花花也看到了這一幕,她本來還擔心二狗的針眼會發炎了,立馬就放心了。
  “你可真是個變態。”她輕笑著說道,然后拿起邊上的護士大褂披在身上,僅在身前扣了兩只扣子,一對波濤洶涌的大白兔在衣服里一閃一閃的,诱惑極了。
  二狗頓時哪里還能受得住,立馬就沖她撲了過去,把她抱在懷里狠狠的親了起來。
  “你不是想讓我精盡人亡嗎,那我們就看看是我先精盡人亡還是你先下不了床走路。”他說著,低頭在姚花花的脖子上輕輕的親著,然后一把把她的身子給翻了過去背對著自己,兩只手從后面伸過去抓住她的兩只大白兔狠狠的揉弄了起來。
  感覺到隔著一層護士大褂蹭著她富有彈力的屁股的快感,二狗頓時就無比的沖动。
  “嗯哼,用力,再用力。”姚花花也呻吟了起來。
  她本來就不是一個耐得住寂寞的女人,不然的話也不會三番五次的勾引二狗了,也因為病房的隔音效果格外的好,所以她呻吟起來也是肆無忌憚,聲音老大,像是在叫床。
  二狗被刺激的大家伙一跳一跳的,一只手順著她平緩的小肚子就往下滑了過去,很快就覆蓋到了她那口被濃密森林覆蓋的泥潭,兩根指頭分離出來,順著她的泥潭就探索了进去。
  撥弄了兩下,姚花花頓時就更加大聲的叫了起來,渾身都在顫抖,二狗立馬就感覺自己的手指上全是黏黏的液体,知道她已經完全动情了,就再也不顧及了,把手指拔出來,掀起她的護士大褂后擺,扶著自己的大家伙就往上一頂。
  噗嗤!
  因為水流充足的緣故,他一下子就进去了多半根,姚花花頓時腿一软就想跪下,二狗趕紧把她抱起來放到病床上,讓她趴在床上,然后抱著她的屁股在后面进攻了起來。
  “啊,疼,舒服,舒服,用力,再用力,狠狠用力,把我弄死吧。”
  姚花花嘴里胡亂的喊道,二狗嘿嘿一笑,喘著粗氣就把腰往下再狠狠的一沉,頂到了頭才停了下來,姚花花的身体頓時就狠狠一顫,仰著腦袋臉上帶著痛苦,舒服的復雜神情。
  二狗怕她難受,就沒敢动彈,卻沒想到她主动的扭起了屁股。
  “舒服,舒服,再用力點,哥哥,弄我,弄我,弄死我吧。”她近乎瘋狂的扭著屁股喊道,臉上帶著瘋狂的表情。
  二狗也不客氣,頓時就加速的運动了起來,一邊運动,一邊把腰左搖右晃的,陣陣刺激的感覺讓姚花花舒服的又哭又笑,胡言亂語的叫了起來,不到十分鐘,她的泥潭里就傳出了一股熱流,然后整個身子都癱软了下來,一股紧缩的感覺讓二狗感覺到一股極強的刺激感,頓時就更加用力的頂了起來。
  “饒了我,等會再弄,讓我歇一會,讓我歇一會,我受不了了。”姚花花求饒道。
  二狗嘿嘿一笑。
  “你不是說要讓我精盡人亡嗎,怎么你自己這么快就不行了,我還早著哩。”他說著,并沒有把大家伙拿出來,只是也放慢了动作,顯然也是擔心姚花花的身体受不了。
  一個小時,兩個小時,到第三個小時快結束的時候,姚花花終于求饒了。
  “停,停,我錯了,饒了我吧,我下面的泥潭都沒知覺了,你趕紧出來吧,我求求你了,二狗哥哥,我錯了,我錯了。”她渾身顫抖著近乎癲狂一樣的說道。
  二狗點點頭,他知道姚花花是真的受不了了,頓時就放開了身子,快速的運动了幾下這才從她的身体里退了出來,抱著她的腦袋把已經涨得發紫的小頭一把塞进了她的嘴里。
  剛塞进去,一股熱流就猛的喷涌了出去,姚花花卻好像發瘋一樣的,把這股熱流給全部咽了下去,又用力允吸了幾下把二狗的小頭舔得干干凈凈。
  “真好吃。”她嘴里夢囈一般的說道,把臉狠狠的貼在二狗的大家伙上——
上一篇:65.別誘惑我
目錄
下一篇:67.美女囚籠


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