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野美色》

當前位置:首頁 > 鄉野美色 >

67.美女囚籠

  第67節  美女囚籠
  二狗頓時無語,他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句話,即便是在有受虐傾向的劉云嘴里也沒聽到這句話,不過立馬心也痒痒了起來,想著下次和劉云滾床單的時候一定要讓她也說出這句話,簡直是太诱惑了。
  就在他正開心的時候,忽然聽到樓下傳來了吳六的聲音,不由一愣。
  “這房子不是隔音性能很好嗎,我怎么能聽到吳六的聲音。”他疑惑的想到,再次仔細聽了起來,果然再次聽到吳六的聲音,還有張三炮的聲音,他們一行人,有七八個,王寶和雪七也在,王曉甜王曉夢姐妹倆也跟了過來。
  二狗頓時就愣住了,因為他還聽到了樓下汽車的聲音,甚至整個樓里所有人說話的聲音他只要想都能聽到。
  “難道,我又變厲害了?”他一臉的驚訝。
  不過心中卻沒有太多的震撼感覺。
  第一次感覺自己有特殊能力的時候是震撼,現在,已經有些順理成章了。
  當你忽然擁有人生中第一輛小轎車的時候你的心里是極度興奮的,但是當你已經擁有了這輛小轎車之后再擁有了一輛更加豪華的轎車的時候,你的心里還會開心,但是那種心兒怦怦跳的感覺卻再也不會有了。
  “趕紧起來,有人來找我了。”他立馬就朝著還在病床上慵懶的躺著的姚花花喊道。
  姚花花哪里信他的話,懶洋洋的說道:“別鬧了,我已經給外面打好招呼了,沒人會进來的,讓我再歇會,實在是累垮了。”
  二狗無奈,只能把她給抱起來,拿過她的衣服就往她頭上套。
  “你干啥啊,你個死人,剛剛那么折騰人,現在讓人歇會都不行啊。”姚花花頓時露出一臉的不滿,盯著二狗說道。
  聽著聲音越來越近,二狗不由就著急了,說道:“我沒騙你,我哥已經在上樓了,馬上就到病房門口了,護士肯定擋不住他的。”
  姚花花溜一下就從床上坐了起來。
  “你說什么,你哥來了,你怎么知道。”她有些吃驚的說道,然后附耳聽了一下,疑惑的說道:“我什么聲音都沒聽到啊,這房子的隔音性能肯定沒問題的,裝修的時候關著門里面在砸墻外面都只能聽到很小的聲音。”
  她雖然這么說著,但是還是拿過自己的衣服往身上套了起來。
  好在她就穿了一身連衣裙,三下五除二就收拾好了,下床輕輕走了兩步卻哎呀叫了一下,身形一晃,差點摔倒。
  “咋啦。”二狗急忙把她扶住。
  “還能咋啦,我下面怕是腫了,你個不要臉的,是要把我給弄死啊。”姚花花翻了他一個白眼,掙脱開他的手,然后緩緩的走到病房的洗手間里整理頭發去了。
  二狗這才有時間看一下這病房的格局,高級病房就是高級病房,里面不僅有洗手間,而且竟然還有一個電視。
  “馬勒戈壁的,一個病房都裝修的這么豪華,比老子住過的賓館都好,在這住一天要花多少錢啊。”他憤憤的罵了一句。
  就在這個時候,外面響起了敲門聲。
  “姚醫生,你在里面嗎,患者的家屬來看患者了,麻煩開下門。”一個護士的聲音響起。
  姚花花急忙從洗手間出來,訝然的看了一下二狗,眼睛里充滿了不可思議,仿佛是在問他他是怎么知道有人來找他的,嘴上急忙喊道:“我在,馬上開門。”
  她說道,又整理了一下衣服,把頭發捋了捋,這才走過去把門給打開。
  門開了,二狗果然就先看到張三炮和吳六的身影,旁邊還跟了一個臉色有些黝黑的中年人,他身邊還跟了一個自己不認識的中年人,看上去五大三粗,表情肅穆,眼神蒼勁有力,露出來的臂膀上肌肉紧密,一看就是個高手。
  后面跟著王寶雪七還有王曉夢王曉甜兩個女孩。
  他此刻已經重新躺會了床上,做出一副很虛弱的樣子,看到他們就興奮的喊道:“哥,三哥,你們來了啊。”
  說話間幾個人已經走到了病床前,看到他躺在床上胸前打著石膏凄慘的樣子,吳六頓時兩只眼睛就紅了,王曉夢和王曉甜兩個女孩立馬就撲了上來一左一右的靠著二狗,眼睛里都紅撲撲的,顯然是哭過了,王寶和雪七的眼睛里也全是憤怒,張三炮和剩下的兩個黑衣人的眼神里則是復雜。
  “梁成個王八蛋,我他妈的非弄死他不行,竟然把你弄成這樣了。”他憤怒的吼道。
  聽到這話,二狗不由疑惑了一下,看著他問道;“這事情和梁成有什么關系啊。”他還不知道是誰打的他,那天的事情發生的太快了,他還沒反應過來就已經昏迷了。
  “你還不知道吧,是梁成派人打你的,你那天給我說的話不知道怎么讓他給知道了。”吳六憤憤的說道。“他也知道你晚上要來皇朝,就派了很多人在附近等著你,要把你給綁架了,你要跑,他的人就想动手想要給你一個教訓,只是沒想到碰上了硬茬,他現在人也被關在公安局里,不過今天已經關了兩天了,以他的關系,怕是快出來了。”
  二狗頓時一愣,眉頭紧紧皺起,問道:“你的意思是你身邊有內奸,我被人給出賣了?”
  “嗯。”吳六臉色阴沉的點點頭。
  聽他們說完話,張三炮頓時指著身旁的中年人對二狗說道:“二狗啊,這位就是我們九曲縣城最厲害的老大,人稱黑哥的洪木頭。”
  “黑哥好。”二狗立馬沖著中年人打了個招呼。
  中年人微微點點頭,紧皺的眉頭稍微舒緩了一些,看著二狗問道:“我聽老三說你有梁成弄死我弟弟的證據,有沒有這回事。”
  “是有這回事。”二狗點點頭說道:“不僅僅如此,而且,梁成還讓人轮、奸了你弟妹,她其實也沒消失,只是被梁成的老婆花漂亮給關起來了。”
  說道這里,二狗停了下來看著洪木頭,發現他的眼睛已經變得通紅,渾身都在微微顫抖,顯然是被他的話狠狠的刺激到了。
  洪木頭此刻心里的感覺用驚濤駭浪四個字來形容絲毫不為過,不過他是一個非常謹慎的人,頓時就狠狠吸了一口氣強壓住自己的憤怒盯著二狗惡狠狠的說道:“你怎么知道這些的,說。”
  聽到他的話,頓時王寶和雪七就往前一步護在了二狗的面前,目光紧張的盯著洪木頭和他身邊的黑衣人,顯然是怕他們傷害到二狗。
  “王寶,雪七,你們讓開。”二狗呵呵一笑擺擺手,指著洪木頭說道:“其實要知道這些并不難,很多人都知道,我會算命,而且算的很神,當然,我
  也知道你不相信這個,你附耳過來,我告訴你一個事情,你自然會相信了。”
  洪木頭猶豫,的確,對于算命這種事情他是的確一點都不相信的。
  “怎么,你害怕。”二狗苦笑道:“論武力,我根本不是你的對手,我現在這副樣子即便是要偷襲你怕是也沒可能。”
  洪木頭頓時冷哼:“我怎么可能怕你一個廢人,我就聽聽你能說出什么讓我相信的話來。”
  他說道,就往前一步把耳朵附在二狗的面前。
  二狗沖著他的二狗輕輕的說了兩句話,頓時,洪木頭的臉色大變,驚愕,不可思議,然后變成了蒼白。
  “怎么可能,你怎么會知道這個事情。”他看著二狗的目光已經有些驚恐了。
  “我說過,我會算命,你不信,現在應該信了吧。”二狗微笑著看著洪木頭說道,但是洪木頭卻感覺好像一條毒蛇在盯著自己一樣。
  他自認自己把那件事情做的是天衣無縫,除了他和他的心腹沒人會知道,但是沒想到二狗竟然會知道,不由對二狗會算命的事情就信了幾分,事實擺在眼前由不得他不信啊。
  “你想怎么樣。”他立馬就看著二狗問道。
  “你放心,我沒準備威脅你,只是想讓你相信我而已。”二狗說道:“你弟弟的事情你現在可以不相信,等你見到你弟妹的時候你自然全部都會相信了。”
  聽到這句話,洪木頭的臉色變幻了好幾次,終于,他嘆了口氣看著二狗說道:“果然是少年英雄,看來,我是有些老了,我相信你的話,還請你告訴我我弟妹究竟被關在哪里,如果你說的都是真的,我洪木頭欠你一條命。”
  他說道目光就變得冷冰鋒利了起來。
  “我弟弟死了的這幾年,我娘一天比一天憔悴,總念叨我弟弟死的太冤了,我也覺得當年公安局定性的仇殺有問題,可是我查了好長時間都沒一點的頭緒,現在,你如果能夠真的找到殺我弟弟的兇手,我替我娘給你磕頭都行。”
  二狗的點點頭,他知道眼前的洪木頭雖然是天不怕地不怕,但是唯獨就在他娘面前乖的像個小寶寶,他從小沒爹,是他娘一手把他和他弟弟拉扯大的,他或許不是一個好人,但是絕對是天底下最好的兒子。
  “放心吧,我一定幫你,因為我幫你也是在幫我自己,梁成那個王八蛋他既然想要我的命,那我也要收了他的命,我二狗不是壞人,但是也不做被人欺負的好人。”
  聽到這話,洪木頭頓時就大叫一聲:“好,我輩男兒就應該這樣,有血有情,你放心,等我把我那可憐的弟妹給救出來了,我一定不會放過梁成。”
  他臉上帶著惡狠狠的表情。
  二狗點頭,然后掀開被子從床上爬起來看著他說道:“那個地方有些不好找,走,我帶你去,我要親眼看著那個王八蛋倒霉。”
  “你,不是骨折了嗎,怎么。”看到二狗沒事人一樣,洪木頭頓時就露出驚訝的表情,他得到的消息上明白的寫著二狗的確是被打斷了好幾根骨頭。
  人身上即便是斷了一根肋骨站起來都要疼的吱哩哇啦的叫,可是二狗現在完全就一副降人的樣子。
  所以不光是洪木頭,除了姚花花外所有人看著二狗的眼神都充滿了古怪。
  “你們怎么了,怎么都這幅表情啊。”二狗笑著說道。
  吳六立馬就說道:“你不是骨頭斷了嗎,怎么能站起來啊。”
  他的話也是眾人想問的,頓時一個個都點點頭看著他。
  二狗一愣,說道:“誰說我的骨頭斷了,我難道就長的那么不結實啊。”
  他說著做了一個擴胸運动還把腰兩邊擺了擺手,甚至跳了一下然后攤開手看著眾人說道:“你們看,我這不是很好嘛,一點事情都沒有,你們都別聽醫生瞎說,醫生就是喜歡糊弄人。”
  聽到他的話,王曉夢和王曉甜頓時又哭了,都撲进了他的懷里,他頓時就急忙抱著她們哄道:“好了,別哭了,乖,我這不是沒事嗎。”
  他說完,兩個女孩猛然就從他懷里跳了出去,都是一臉紅撲撲的,雖然王曉甜之前是被人包養過,但是她也不過才二十三歲,第一次被二狗抱還是感覺別扭的慌,王曉夢則是純粹的害羞。
  二狗立馬哈哈一笑,指著王寶說道:“好了,我沒事了,雪七,你把她們兩個先帶回到縣招待所。”
  他說著看了一下墻上的表,又說道:“呀,現在已經下午兩點多了,你們先去吧,我最遲明天早上就回去了,記得要保護好她們,不能讓他們受一點的傷,聽到了沒。”
  “知道了,你放心吧。”王寶頓時點頭說道。
  找到自己的衣服,從里面給王寶拿了一千塊錢,他這才帶著雪七跟著吳六張三炮洪木頭等人一起坐著兩輛車往縣城外走。
  因為要帶路,二狗和雪七坐在洪木頭的紅旗車上,車子外形和吳六那輛奧迪差不多,但是坐著的感覺沒那輛奧迪車舒服,從這點就能看出來洪木頭這個人的為人是相當低調的,身為九曲縣最大的老大,他完全有能力給自己弄一輛奔驰寶馬的。
  “我們要去哪里啊。”洪木頭皺著眉頭說道:“需不需要我多帶一些兄弟。”
  他是擔心跑到梁成的老窩里去讓人給收拾了。
  二狗頓時明白他的想法,嘿嘿一笑說道:“放心吧,我們要去的地方可是一個好地方,那里吧,只有兩個人看著,不過只是兩個普通人,開車的這位高手足夠對付了。”
  洪木頭這才點點頭。
  “看這方向是往南王鎮走的。”高手司機開口問道。
  “是啊,就在南王鎮上,如果不是因為我能掐會算,一般人怎么都想不到那個地方的。”二狗又往自己臉上貼金,不過他說的也是實話。
  從九曲縣城到南王鎮的路并不是很好,汽車跑了將近一個小時才跑到。
  南王鎮鎮外的一处廢棄造紙廠門口,兩臺車子靜靜的停在一邊,洪木頭等人都皺著眉頭看著眼前這個大門紧鎖的廠子,鼻孔里不斷傳入旁邊那條臭水河里的陣陣臭氣。
  “難道我弟妹就被關在這里?”洪木頭皺著眉頭看著二狗問道。
  二狗點點頭:“是的。”
  這是他從梁成的腦袋里看到的信息。
  推開大門,里面荒草叢生,顯然是已經不營業了,往里面走进入一片廠房,還能看到地上擺了很多巨大的紙卷,只是已經沒人看管了。
  />
  二狗忽然不走了,沖著雪七小聲說道:“前面拐彎的地方有個小門,里面有兩個人,都是梁成的手下,你摸上去,把那兩個人給打暈。”
  眾人都是一愣,不知道二狗是怎么知道這個事情的,雪七也是一臉的疑惑。
  “去吧。”二狗神秘的一笑沖著雪七說道。
  這當然是他用最新獲得的能力聽出來的,他把自己這個能力叫順風耳,也為自己的特殊能力取名叫千里眼,雖然他覺得這個名字和他的能力不是很切切,但是他感覺這么取名字比較霸氣。
  千里眼,順風耳,多牛。
  他從寫西游記就特別羨慕孫猴子的千里眼順風耳。
  雪七悄悄的摸上去,不一會就回來了,兩眼放光看著二狗說道:“狗哥,你真神了,那里是有兩個人在看著。”
  眾人頓時都一愣,對二狗的神秘感再次多了幾分。
  二狗卻是嘿嘿一笑,繼續往前走。
  走了有十幾米,過了一個小門,就看到里面一個小門里正躺著兩個人,顯然是被打暈了。
  二狗走到房子里指著里面的一個大衣柜對雪七說道:“你過去,把這個衣柜給推開。”
  雪七一愣,但還是照做了。
  衣柜很容易就被推開了,只是眾人頓時就愣住了,因為衣柜后面竟然有一個能讓一個人通過的洞口。
  “我擦,這比咱們賭場還隱蔽啊。”吳六看著張三炮驚訝的說道。
  張三炮苦笑,搖搖頭沒說話。
  洪木頭卻是眉頭紧皺,他隱約的感覺到,二狗說的話可能是真的,自己的弟妹可能真的就被關在里面,自己弟弟真的是梁成殺的。
  “讓你的高手保鏢守在外面,行嗎,你自己也是個一流高手,不會擔心我們這群人把你給收拾了吧。”二狗笑著看向洪木頭說道。
  洪木頭眉頭一皺,帶著深意看了一眼二狗,又帶著警惕看了一眼雪七,最終還是點點頭看著自己身邊的黑衣人說道:“老黑,你就在門口守著吧,我跟他們进去。”
  “好。”老黑出奇的竟然沒拒絕,顯然他對洪木頭的身手很信任。
  进入小門,又走了不到兩米,就看到一個通往地下的樓梯,兩邊都亮著燈光,幾人一愣,往下走了過去,下了十幾個臺階就走到了一片空地上,看到眼前的景象,五個人頓時都驚呆了。
  通過明亮的燈光,因為眼前這個大概六十多平米的空地上竟然橫七豎八的躺了十幾個渾身赤裸的女人,她們的腿上都被拴著一條鐵鏈,二狗掃了一眼,看到里面竟然還有身体還沒完全發育的小女孩,頓時就怒了,最讓他感覺難以忍受的是,一旁還有一個身材肥胖的女人正一臉舒服的躺在一張床上不斷的呻吟著,她也渾身赤裸,一個女孩正趴在她的身下。
  唯一不同的是,她的腿上沒有栓鐵鏈,而且手上拿著一個小鞭子。
  一群女孩看到幾個人进來,頓時都驚恐的叫了起來,女人頓時也就發現了他們。
  “你們是誰,你們怎么能找到這里。”她驚恐的看著眼前的五個大男人,說這話就準備去抓一旁的電話,雪七眼疾手快一個箭步過去就把她的手給踢開,把她手上的鞭子也給奪了下來,順手把那部電話的線給拽斷了。
  “你個臭女人,你今天肯定完蛋了。”他冷冷的看著一臉驚恐的胖女人說道。
  二狗這時也看到了這個女人的臉,白白凈凈的,倒是也有幾分姿色,雖然很胖,目測体重最少有兩百斤,但是一對胸卻也是非常的肥大,簡直就是兩座山峰掛在胸前,不僅如此,兩腿間的竟然看不到一根雜毛,只是有黑黑的痕跡,明顯是被剃過的。
  “你就是花漂亮吧。”他嘿嘿冷笑著看著她說道:“你的生活過的很不錯嘛,這十幾個女孩都是你诱拐的吧,嘖嘖。”
  洪木頭此刻的眼睛則是完全愣住了,因為他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雪柔,是你嗎。”他沖著靠在墻根的一個四十歲左右的女人喊道。
  女人聽到他的聲音頓時就渾身一陣,抬起頭看著他,不由眼睛里就流出了屈辱的淚水,然后一腦袋就要往墻上撞去,被侮辱了好幾年,她都沒絕望過,但是看到自己的親人,她立馬就絕望了,她感覺沒臉面對他們。
  洪木頭感覺到她的动作,一個箭步過去抓住了她的頭發把她的腦袋給抓住一把把她抱在懷里。
  “你混蛋,你就這么死了你兒子誰管啊。”他罵道,語氣頓時又溫柔了下來。“你放心,哥不會讓你再受苦了,哥發誓,你放心,哥一定會保護好你的。”
  他輕輕拍著她的背說道。
  顯然這個女人竟然就是他的弟妹。
  說完,他立馬把自己身上的t恤脱了下來給她套上,也露出了他自己的八塊雄偉腹肌。
  女人被他安慰了一下,頓時就安靜了下來,只是地上的一群女人卻不能安靜了,看到有人獲救了,她們頓時一個個都哭天喊地的叫了起來,掙扎著就要往二狗等人這邊跑,洪木頭很快就被她們給圍住了。
  他不由就冷哼一下,女人們受到驚嚇都紧張兮兮的盯著他,他卻絲毫不看她們一眼,抱著自己弟妹就往花漂亮這邊走來,抓起床上的床單把她裹了起來。
  她們本來還以為這群人也是來凌辱她們的,看到他們是來救人的,頓時就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都給我住嘴。”二狗立馬沖著她們吼道。“你們放心,我既然找到你們了,我就肯定會放你們走的,只是我放你們走之前,我要先問你們一個問題,你們是要臉,還是要錢。”——
上一篇:66.制服誘惑
目錄
下一篇:68.我等著你精盡人亡


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