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野美色》

當前位置:首頁 > 鄉野美色 >

69.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第69節  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就在這個時候,小門忽然開了,一個看樣子不過十七八歲身材瘦小的女孩走了過來,身上穿著有些皺巴的校服,正好看到二狗骑在花漂亮的頭上,一根長長的怒龙在空氣中一抖一抖的,二狗也看到了她,她那股嬌羞的樣子頓時就讓二狗感到一股強烈的刺激,原本已經有些蔫了的怒龙再次昂揚了起來。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要不,你等會再過來。”他苦笑著看著小女孩說道,一面伸手把自己的大家伙給捂住。
  他能夠肆無忌憚的在花漂亮身上驰騁,那是因為他根本沒有把花漂亮當人,而這個女孩不同,她那嬌羞的眼神只讓他感覺到了陣陣心疼。
  女孩紅著臉低著頭轉身又拉住門去了那邊,二狗頓時就再次一巴掌朝著花漂亮臉上扇了過去。
  “多好的一個女孩,都他妈的讓你給糟蹋了,你怎么不去死啊。”他越說越氣,再次一巴掌朝著她扇了過去,脖子上,肩膀上,打的花漂亮渾身通紅,疼的吱哩哇啦的亂叫。
  “別,別打我了,求求你,別打了,我知道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真的,我錯了。”花漂亮哭了,滿臉的淚水。
  她雖然是個混蛋,是個變態,但是卻還是個人,而且還是個女人,她越變態,越放縱,就說明她的內心越脆弱,二狗連番的折磨已經在她原本偽裝起來的坚強上狠狠的撕開了一道口子。
  二狗頓時冷笑著說道:“哼,這個時候想起求饒了,早就遲了十八輩子了,我告訴你,你現在只有兩個選擇,第一,做我的母狗,第二,在這里慢慢的死去,當然,不是那么輕松的死,我有一個好建議,上面還有你兩個男手下,身材還算結實,我給他們吃下十倍劑量的春药,然后把他們關在這個密閉的空間里,你覺得他們會做出什么事情啊。”
  “不要,不要,求你了,不要。”花漂亮說著就想爬起來,但是卻被二狗狠狠一拳給打的躺下了。
  “你的意思是你選擇做我的母狗,是嗎。”二狗冷笑著看著她說道。
  看到他決然的表情,花漂亮絕望了,她知道自己今天沒路可走了,不由臉上就露出凄慘的笑容盯著二狗說道:“我也是可憐人,我以前也是被梁成那個王八蛋給抓來的,你為什么不收拾他,我也是受害者。”
  她說著,哭著笑著滿臉淚水沖著二狗吼道。
  二狗頓時就下了床拿起她那根鞭子在她身上“皮啊··”的就轮了過去。
  然后沖著她吼道:“我艸你祖宗十八代,你他妈如果都算是受害者了,那梁成都是好人了,他頂多就敢逼良為娼,你他妈就敢販賣人口,這完全不是一回事,比在那給我扯犢子,你的確挨了梁成的打,你變壞也是因為他,但是梁成后來已經被你控制了,你甚至已經把他給閹了,為什么還不罷休,還要繼續這種見不得人的勾當,你既然受到了傷害就應該知道受到傷害的感受,為什么。”
  聽了這話,花漂亮知道自己什么都瞞不住了,頓時就哈哈大笑了起來。
  “是,你說的很對,但是那又如何,我就是恨,我好好的家庭就被他給硬生生的拆了,我丈夫被他給打死了,我女兒那個時候才十五,也被他給強奸了,我恨死他了,所以,我閹了他。”
  她一臉瘋狂的笑道。
  “我恨,為什么我的日子過的一塌糊涂,為什么我的生活徹底完蛋了別人還都過的好好的,我不服,我就是不甘心,憑什么啊,憑什么,我一定要讓所有人都付出慘重的代價,所有的人。”
  她歇斯底里的叫道。
  二狗扔掉鞭子,他知道這個女人已經徹底的瘋了。
  良久,等她稍微平靜下來了,他才看著她說道:“做出選擇吧,我不是壞人,但是絕對不會對該死的人仁慈。”
  花漂亮沒有說話,但是她卻做出了一個讓二狗無比興奮的事情,她直接從床上翻了下來,趴在地上伏在二狗的腳上撅著屁股伸著舌頭就朝著他的腿舔了起來。
  一陣異樣的刺激讓二狗頓時就再次雄風一震。
  “好母狗,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好母狗了。”他哈哈笑著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小門開了,十八個女人陸續全部走了出來,只是她們身上都是寸縷未著,就赤著身子把二狗圍在了中間。
  “你們,你們想做什么。”
  看到這群女人的架勢,二狗頓時有些擔心了,他害怕這群女人要對他下手。
  就在他紧張的時候,一個三十多歲皮膚細白容貌雍容的女人站出來看著他說道:“謝謝你,幫了我們,你剛剛收拾這個女人發出的聲音我們都聽到了,小雨剛剛過來說你還是憋的難受,我們就決定過來一起伺候你,反正我們都是一些殘花敗柳了,被很多男人都玩弄過了,也不差這一次了,你是我們的恩人,我們只能用這種方法報恩了。”
  她說著就上前輕輕的抱著二狗。
  二狗急忙往后退了一步,靠在了床上。
  女人也往前了一步繼續逼了過來,二狗就想翻過床,但是回過頭就發現床的另一邊也被女人給堵住了。
  十八個女人竟然圍城了一個大的包圍圈把他困在中間,她們都是剛剛洗過澡,各式各樣的体香讓二狗心里貓爪一樣,可是他知道自己不能犯錯。
  “你們,你們不要逼我。”二狗快哭了,忽然,他看到花漂亮正在緩緩的往門口爬去,頓時就沖著女人們喊道:“那個胖女人要跑,你們趕紧先抓她。”
  聽到他的話,一群女人就沖著花漂亮看了過去,花漂亮也頓時愣了一下,然后就發瘋的往門口爬去,但是她一個人怎么能夠在十九個人面前跑了,她又不是超人,而且她剛剛被二狗給折騰的現在渾身都在發软,站都站不起來。
  “放過我,放過我,我給你們一人一萬塊,放過我,我保證不會威脅你們了,放過我好不好,放過我。”花漂亮看到自己逃不掉了,一臉求饒的看著眾女。
  聽到她的話,頓時就有女人猶豫了。
  看到這一幕,花漂亮知道有門,頓時就吼道:“一萬五,兩萬,我給你們一人兩萬,你們知道,我有的是錢,只要你們放我走,我立馬就把錢給你們,好嗎。”
  她帶著期待的眼神看著女人們,二狗本來正在穿衣服,聽到她的話,頓時就冷眼看著她,也沒有去反駁她,因為他不需要。
  “你當我們都是白癡嗎。”剛剛和二狗說話的雍容婦人冷笑著看著地上趴著的花漂亮說道:“你只要出了這個門,我們就是一個個螞蚱,而你就再次變成惡狼了,我們都是平頭百姓,根本不可能是你的對手,所以,不管我們拿你多少錢,你都會再拿回去,我說的對嗎。”
  聽到這話,花
  漂亮頓時一愣,急忙說道:“沒,我沒這個意思,沒有,我對天發誓,我可以對天發誓,我保證不會找你們麻煩,如果我說話不算數,就讓我天打五雷轟。”
  二狗在后面盯著眾女燕瘦環肥的身材欣賞了一會,聽到這話,知道自己該說話了,頓時就緩緩的走了過去,一腳就朝著她肥碩的肚子踢了過去。
  “你真是說的比唱的好聽啊,她們也許傻,但是這里還有我呢,光是在南王鎮你都養了二十個打手,只要你一個電話過去,這些女人怕是練鎮子都出不了就被你再次給抓回來了,再次抓到她們了你會怎么做,我不說,她們應該都知道。”
  他說道,臉上掛著輕笑,眼睛朝著眾女掃看了過去。
  眾女頓時渾身一顫,顯然都想到了自己被虐待的過去,不由看著地上的花漂亮的目光都變得狠戾了起來。
  二狗毫不懷疑,這個時候即便花漂亮說的天花亂墜這群女人也不會相信她一下了。
  頓時,他就再次往后退去,繼續靠在床上欣賞著眼前一個個美妙的身材。
  “嗯,這女孩身材簡直棒極了,皮膚也好的掉渣,就是胸太小,那個女人的胸怎么長歪了,不過也挺好看的,次奧,不是吧,那個小女孩那么瘦小的身子怎么能有那么大的一對胸啊,最少,最少有D罩了。”
  他心中不斷的點評著,而眾女卻已經圍著花漂亮七嘴八舌的罵了起來,她們顯然還是擔心,都只是罵,基本都沒怎么动手,花漂亮則是缩成一團一副驚恐的樣子。
  “怎么樣,風景不錯吧,特別是那個小女孩,才十七歲,典型的童顏巨乳,想不想摸啊。”一個女聲忽然出現在二狗的耳邊,他正在意淫,條件反射的就說道:“想。”
  說著還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嘴唇。
  只是剛剛說完就露出一陣尷尬的表情看著身邊的女人。
  “哼,男人沒一個好東西。”女人冷哼道。
  二狗一愣,一本正經的笑道:“男人肯定不是好東西,男人是人。”
  “是人也是賤人。”女人冷哼一下說道。
  二狗立馬認真的說道:“賤人是描述女人的,壞男人頂多只能叫流氓。”
  女人氣結,她發現斗嘴的話自己根本不是眼前這個家伙的對手。
  “你叫什么,我感覺你的身份應該不簡單,年齡不大,但是好幾個人都怕你。”女人換了個話題。
  二狗一愣,搖搖頭說道:“我其實也就一個普通人,只是比普通人幸運一點罷了,不說我了,你呢,你也不是普通人,怎么會被抓到這個鬼地方了。”
  聽到他的話,女人頓時嘆了口氣。
  “你看我有多大了。”她說道,眼睛里閃過一絲悲傷。
  二狗頓時再打量了她一番,從光滑的脖頸到腳丫子,狠狠咽了口唾沫才悠悠說道:“你沒穿衣服,我看不出來。”
  女人頓時就咯咯的笑了起來,也不說話,一只胳膊把二狗的脖子給抱住,整個身子都貼在他身上,溫吐如蘭,一根小舌在他脖間輕輕的滑动著,酥酥麻麻的感覺頓時傳遍二狗的全身。
  “你放開,你再不放開我真的忍不住了。”他兩只手紧抓著床單紧張的說道。
  只是他越說女人的动作就越大,嫩滑的酥胸在他胸前不斷的磨蹭著。
  二狗正準備反抗,就看到眾女人都圍了過來,頓時他的眼前就被一大片白花花的景色給覆蓋了。
  “你們,你們不管那個女人了嗎。”二狗急忙喊道。
  他是真的不想和這群女人發生關系,他想趁人之危。
  “你放心,我們把她給拴在墻角了。”頓時就有一個女人看著他笑著說道,說著還用手指了一下墻角的方向,二狗順著看過去,頓時就愣住了。
  因為此刻的花漂亮簡直是太凄慘了,渾身都被鐵鏈綁得紧紧的,嘴巴也被賽的紧紧的,正躺在墻邊上嗚嗚的慘叫,看的二狗有些不忍了。
  “雖然壞人應該被懲罰,但是這樣是不是有些不人道了。”他看著眼前的女人們說道,但是說完就感覺渾身涼颼颼的,一個個冰冷的目光盯著他。
  他立馬趕紧說道:“好吧,我錯了,當我放了個屁,我不是在為她求情,只是感覺,她這個樣子也太凄慘了。”
  “凄慘,你見過我們凄慘的時候嗎,你來的時候看到了,我們都被和狗一樣拴在地上,這都是我們最舒服的時候了,平日里這個女人對我們的虐待根本不是你能想象的。”一個女人憤憤的說道。
  “就是,可憐她就是犯罪,她這種人就應該被打死。”又一個女人惡狠狠的說道。
  “我真想把她給剁了喂狗,真的。”一個彪悍的女人冰冷的說道。
  聽著一群女人七嘴八舌的狠話,二狗忽然發現他成了公敵。
  “那個,咱不說這個話題了,她那種女人不值得咱們為她浪費太多的力氣。”他換了個話題燦燦的說道。“這個,你們是不是把衣服都穿上啊,我那些朋友們都上去一個多小時了,我再不上去的話,他們怕是會亂想啊,再說,外面這會天都快黑了。”
  女人們一聽這話,頓時臉上都露出頹喪的表情。
  “怎么,又怎么了啊,我沒惹你們啊。”二狗快哭了,他現在就只想這些女人趕紧離開,特別是胸前趴著的這個,太诱惑人了,簡直是不把他當男人。
  他的大家伙早就已經怒挺,撑得裤子里難受的不得了。
  他正疑惑,趴在懷里的女人幽幽的在他耳邊說道:“你知道嗎,我被抓到這里有三個月了,三個月我都沒見過一次太阳,沒見過一次月亮。”
  頓時,二狗就愣住了,心里生出一陣難過的情緒。
  立馬就沖著女人們动情的說道:“你們放心,從今天開始沒人敢為難你們了,你們自由了,趕紧穿上衣服,我想辦法給你們先安排個住的地方,給你們發了錢,然后你們就可以回家了。”
  “一個多小時和三個小時有區別嗎,我看的出來,上面那幾個人對你都挺怕的,你不出去,他們絕對不敢有动作。”趴在她懷里的女人說道,一只柔嫩的手就伸进了他的衣服里。
  二狗終于忍不住了,一把把她給推開然后跳起來站在床上沖著下面的女人們喊道:“姑奶奶們,我們能不能先離開這里再做打算,這里的環境也太差了不是嗎,空氣也不好,不管要做什么我們都離開這里再說好不好。”
  女人們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那個躺在二狗懷里的女
  人搖搖頭說道:“算了,我們先離開這里吧,他說的對,這里的環境的確是太差了。”
  當二狗帶著女人們到地面上的時候,洪木頭幾個人看著他的眼神都充滿了怪異。
  此刻的張三炮和吳六臉上都帶著傷,明顯是剛剛挨過打,這也在二狗的意料之中,他知道洪木頭肯定不會放過張三炮的,但是他也知道這個事情現在不適合說。
  “兩個小時了,你在下面都干什么啊。”洪木頭湊在二狗耳邊輕輕問道。
  二狗頓時臉上就露出一陣尷尬,說道:“這個,哈哈,那個,我們先說說怎么把這些女人送到城里去吧,也是我考慮不周,咱們只有兩輛小轎車,卻忽然多了十九個人,洪哥,你在縣里的關系比較廣,有沒有能容下這些人的場地,先給兄弟我用兩天,送佛送上西,我想把她們給安頓好,你放心,這個事情不會讓你吃虧的,我會一五一十的給王縣長匯報的,梁成一定會徹底完蛋。”
  他這是在給洪木頭發糖丸,讓他安心。
  洪木頭能混到現在足以說明他的智商絕對夠用,頓時眼睛就亮了。
  “說這些見外了都。”他哈哈一笑,說了一些場面話。“要我說就不用去縣城了,就去南王鎮,在這鎮上我有一個小廠子,里面原來是造紙箱的,只是后來轉行了就沒干了,廠子挺大的,偶爾我還帶人過去的,里面還算干凈,要不就先把這些女人安排到那里吧,那有七八間房子,足夠她們睡了,就是環境不是很好。”
  二狗頓時眼睛一亮,說道:“好,就這么定了,兩輛車,你的司機開一輛,三哥,你開一輛,跑上兩次先把她們給送過去,我們最后再走,你說行嗎,洪哥。”
  “我沒意見。”洪木頭頓時擺擺手說道。
  “這就好。”二狗笑著說道,然后看著張三炮說道:“三哥,我知道你心里在想啥,你放心吧,有些話我既然能給你敞開了說出來,就說明我沒準備和你算賬,至于洪哥這邊,我會和他說好的,你放心吧。”
  聽了這話,張三炮不由渾身一顫,畏懼的看了一下洪木頭,然后帶著一臉感激看著二狗說道:“謝謝你,狗哥,我這就去送人。”
  “如果你敢跑,我發誓,你的老婆孩子我一定不會放過的。”洪木頭冷哼了一下說道。
  張三炮露出凄慘的笑容看著他說道:“洪哥,你覺得我跑的了嗎。”
  說完,就往門口走去,他們去送人,二狗這邊也沒閑下來。
  “洪哥,你幫個忙,和雪七把那兩個暈倒的保鏢給我搬到地下囚籠里,哥,你在上面看著。”二狗沖著洪木頭喊道。
  洪木頭一愣,不知道他想做什么,眉頭輕輕皺了一下,但還是點了點頭,沖著依舊還趴在他懷里的雪柔輕聲的說道:“柔兒,你先放開,哥先去幫忙干個活。”
  女人不舍的看著他,最終還是乖巧的點了點頭,放開他蹲在地上,抱著雙腿一言不發就盯著他。
  看到她這幅眼神,二狗頓時都感覺心揪了起來,只是他對洪木頭的信任實在是有限。
  洪木頭和雪七干活,二狗回頭湊在吳六耳邊輕輕的說道:“哥,我們雖然不是一個爹娘生的,但是我們都有一個爹,你記住了,我放過你是因為我不想讓爹難受。”
  吳六頓時渾身一震,有些愧疚的看著二狗,咬著嘴唇一言不發。
  “哈哈,哥,你在上面看著啊,我下去一會就上來。”二狗大笑一聲,然后也順著樓梯下去了。
  到了下面,先是讓雪七把花漂亮給放開,剛一放開,花漂亮就沖著二狗爬了過來,她身上一絲不掛,在地上趴著的時候身上的肉一擺一擺的,或許是因為身上也挺臟,看著像極了一頭老母豬,異樣的刺激頓時就讓二狗再次興奮了起來。
  一腳踩在她的背上把她給踩在地上,二狗笑著說道:“其實,我本來是想要讓你做我的母狗的,我說的是實話,但是呢,現在我忽然改主意了,這次的事情畢竟影響太大了,必須有人來承擔這個事情,這個件事情也必須要有一個結局,所以,你得死,當然,你放心,我會讓你幸福的死去的。”
  花漂亮咕噥著想要說什么,但是她嘴巴本來就被二狗給打腫了,又被塞了那么長時間,疼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能趴在地上嗚嗚的叫,聲音悲慘,似乎是在求饒,聽得洪木頭和雪七都渾身不舒服。
  二狗卻不在乎,拿出自己的神仙药瓶子,在兩個保鏢的嘴里一人倒了一點,然后往后退去,同時也喊著洪木頭和雪七說道:“我們退后,準備看戲。”
  第一次用神仙药殺人的時候,他的心里是既紧張又興奮,到現在,他已經心無波瀾了,因為他知道神仙药药效過后人的身体里根本不會有任何有毒成分殘留,簡直就是居家殺人必備的神药。
  既然不會留下證據,那他就絲毫不怕了。
  洪木頭一愣,頓時也往后退去,不知道二狗是在搞什么鬼。
  只是他很快就知道了,因為地上原本昏迷的兩個保鏢此刻竟然醒了過來,透過燈光能夠看到他們的臉上都帶著一股興奮的神色,他們幾乎是同時看到了地上赤裸趴著的花漂亮,毫不猶豫就撲了過去,三下五除二脱了衣服就一前一后抱著花漂亮躺在地上運动了起來。
  “這,你剛剛給他們吃的什么药,竟然這么猛,我還從來沒見過這么猛的春药。”洪木頭驚訝的看著二狗問道。
  二狗嘿嘿一笑,說道:“先不說這個,先辦正事,這药你想要的話,我的酒廠馬上就開門了,里面的酒里面就加了這種药粉,壯阳的效果非常好,你直接買酒就行。”
  他不忘為自己的酒廠打個個廣告。
  洪木頭頓時驚訝的看著二狗,卻發現他緩緩的朝里面的房間走去,趕紧跟上。
  到了里面房間,門后面赫然擺著一個保險箱,二狗在上面鼓搗了兩下,然后從口袋里掏出剛剛在花漂亮的床上找到的鑰匙插了进去一擰。
  “咯噔!”
  一聲輕響,保險箱竟然開了。
  二狗很自然的拉開,頓時三個人都呆住了,因為保險箱里赫然擺了一摞一摞的百元大鈔。
  “我的天,這最少要有五十多萬啊。”洪木頭驚訝的說道,他不是沒見過這么多錢,只是沒想到花漂亮竟然在這里放了這么多的現金。
  “是六十五萬。”二狗嘆了口氣,把保險箱底下放著的黑色書包拿出來,把錢往里面裝。
  洪木頭一愣,驚訝的問道:“難道你真的是神仙的徒弟,怎么知道這么多啊,連這里保險箱的密碼都知道。”
  “天機不可泄露。”二狗神秘一笑說道——
上一篇:68.我等著你精盡人亡
目錄
下一篇:70.差點死了


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