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野美色》

當前位置:首頁 > 鄉野美色 >

72.有本事咱們上床試試

  第72節  有本事咱們上床試試
  二狗無語,他想反駁,卻感覺渾身無力,是在找不到反駁的話,最終無奈的搖搖頭,深情的看了一眼劉穎,一言不發上了樓。
  他剛走,劉穎就哭的更兇了。
  “王姐,你說他怎么就這么沒良心啊,我又沒有對他要求什么,他就不能哄我幾句啊,哪怕是騙我都行。”
  二狗在樓梯上聽到了這句話,頓時感覺心口堵得慌,他知道劉穎對自己是真的动情了,可是他卻實在是不能給她任何承諾,他不想禍害了她,咬咬牙往樓上走去。
  聽著他離開的腳步聲,哄劉穎的女人嘆了口氣說道:“真搞不懂你們年輕人,那個小子如果不是太花心了,倒是和你挺般配的。”
  她這么說,劉穎哭的又兇了幾分,她急忙趕紧哄著。
  樓上的一個套間里,王曉夢和王曉甜兩姐妹還有姬如夢正在圍著電視看,雪七和吳六也趴在一邊湊熱鬧,看到二狗进來,頓時一群人都看向他。
  “坐下來看會電視吧。”姬如夢朝他說道。
  二狗搖搖頭,說道:“你們看吧,我去歇會,是了,小夢,現在天還沒黑,我先送你回學校吧,明天我就沒時間了。”
  “嗯,好。”小夢點頭說道。
  二狗于是又忙了,走下樓,劉穎已經不在了,是剛剛那個哄她的女人在上班,看到他下來,她頓時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或許是因為心里有愧疚,他帶著小夢匆匆的就走了。
  到縣一中,二狗亮出身份,又給王九州打了個電話,不到半個小時就把事情給辦妥了,安頓好小夢,他立馬就回到了招待所,甚至連小夢的教室都沒去。
  他主要是擔心碰到王花,因為劉穎,他現在心亂如麻,他不知道自己見了王花以后要如何和她相处,甚至不知道要如何和她說話。
  回到招待所,他就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腦袋看著頭頂的天花板發呆,眼前不斷的出現劉穎剛剛那副委屈的臉,孬種不斷的想起她剛剛說過的那些委屈的話。
  “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讓你這么煩躁。”姬如夢走了进來,坐在床邊說道。
  “有什么我能幫你的嗎。”王曉甜也走了进來看著他說道。
  看到姬如夢身上還穿著那身校服,二狗頓時就有些火氣,沖她吼道:“我不是讓你去買身衣服把這套校服給換了,你怎么就不聽啊。”
  然后又指著王曉甜說道:“我感覺她身上這身白裙子就挺適合你的,你的皮膚白,穿這個應該漂亮,你對縣城不熟悉,等會讓她帶你去買吧。”
  二狗煩躁的說道,就想要扭過頭,卻被姬如夢把他的腦袋給抱住了。
  “小甜,把門關住,反鎖了,我們剛剛說的話還算數吧。”她看著王曉甜說道。
  王曉甜頓時臉色一紅,但還是點點頭,照做了。
  “你們倆想干什么。”二狗怒氣沖沖的吼道。
  他現在心里十分不舒服,看到誰都感覺不順眼,看到什么都感覺不順心。
  “我們想伺候你,我能感覺到你心里有火,你心里有火就對我們發出來吧。”姬如夢笑著看著二狗說道:“知道我為什么不換了這身校服嗎,我就是為了要诱惑你,我已經買了衣服,好幾身呢,有護士裝,有絲襪,還有白裙子,綠裙子,牛仔裤,牛仔短裤,吊帶裝,還有睡衣等等,我買了好多呢,都是為了诱惑你。”
  “你沒忘了你答應我的那個條件吧,要給我做一年男人的,既然你是我男人,我就要好好取悅你才行。”她笑著,就紧紧的把二狗的腦袋抱在自己的胸前,讓他把腦袋埋在自己胸前的兩個山峰中間。
  二狗正好反抗,就感覺到兩只冰涼的小手在脱自己的裤子,低頭一看是王曉甜。
  “你們想干什么。”他怒氣沖沖的吼道。
  “我們想強、奸你,你就好好享受吧,你放心,小甜我已經說通她了,她的過去你清楚,她本來也想把身子給你。”姬如夢哈哈笑著,輕輕的解開二狗的襯衫,一邊解一邊伸出舌頭在他的胸膛上舔著,忽然,二狗感覺到自己的大家伙被一直冰涼的手給紧握住了,低頭就看到王曉甜正在輕輕的套弄著他的大家伙,一根小舌不斷的在他的小頭上面舔著,臉上帶著陶醉的表情。
  他頓時就忍不住了,大家伙立刻怒挺了起來。
  “妈了個巴子的,這是你們自找的。”他說道,伸手把姬如夢的身体給抱在懷里,一只手順著她的領口就伸了进去,抓住她柔嫩的雙峰開始揉了起來。
  揉了幾下感覺不爽,他一把抓住她的衣領,把她這件校服從中間給撕開了一道大口子,頓時兩只大白兔就從衣服里跳了出來,二狗的眼睛頓時就直了。
  “我擦,你竟然沒戴胸罩。”他話音剛落,臉就被兩個D罩的神乳給蓋了上來,家在中間的縫隙里差點喘不過氣,一陣女人最原始的体香讓他不由的著迷了,下面的大家伙一跳一跳的。
  此刻他的裤子已經被王曉甜全脱了,她則是正趴在他的腿上舔著。
  “用力,用力一點。”二狗舒服的吼道。
  一把把姬如夢身上的校服裤也扒了下來,露出兩瓣白嫩的屁股,一只手順著她光滑的背就滑了下去,掠過后庭花,兩根指頭一前一后的伸了进去。
  姬如夢頓時就長呼了一聲,臉上露出舒服的表情。
  “嘿嘿,舒服吧,更舒服的還在后頭呢。”二狗說著,兩根指頭并行,順著她的泥潭就伸了进去,輕輕的一挖一弄,姬如夢的身子猛地就開始顫了起來。
  “太舒服了,舒服。”她嘴里亂叫著,眼睛微微瞇住。“簡直是太舒服了,你竟然還會這一手,用力點,用力點,太舒服了,舒服死我了。”
  二狗頓時嘿嘿一笑手指更加用力了起來,就在這時,王曉甜再次把他的大家伙含在了嘴里,用力的允吸了起來,受到刺激,二狗頓時手上用的力氣更大了,姬如夢頓時就更加大聲的叫了起來。
  “舒服,舒服,弄死我吧,弄死我吧。”她屁股亂擺著說道。
  二狗立時就撑不住了,一把把姬如夢已經扒到了半截的裤子給扯掉,三根指頭并排順著她的泥潭里就伸了进去,她顯然受到刺激了,長呼一聲,腦袋高高揚起,一臉舒服的表情,二狗頓時就把她的屁股往后一推,對準門戶,噗嗤就走了进去。
  “啊,好大,好舒服,疼,慢點,慢點。”姬如夢此刻已經癡了,臉上興奮,難過,痛苦,喜悅,各種表情豐富到了極限,屁股不停的搖动,但是卻也不敢把二狗的大家伙全部
  吞下去,她昨天晚上瘋的厲害,現在下面的泥潭還有些疼痛。
  兩個女人四個洞,二狗用了兩個小時的時間,終于讓她們兩個都癱软的趴在了床上,渾身都在緩緩的抽著,顯然是舒服到了極限,但這個時候他自己還沒盡興,只是看到她們難受的樣子,他也不好繼續索取,只能穿上衣服轉身走出去。
  到了大廳里,卻看到劉云和孟倩正坐在沙發上。
  “你們什么時候來的啊。”他看著她們問道。
  “怎么,不歡迎我們啊。”劉云笑道。“你在里面剛開戰不久我們就來了,怎么,今天晚上陪我吧,你明天就要走了,再不陪我就沒時間了,我們兩個人一起陪你好不好,我都把孟倩給說服了。”
  她嘿嘿笑著說道,又附在二狗的耳邊輕輕說道:“孟倩可還是個处子喔。”
  二狗頓時就愣住了,驚訝的看著孟倩。
  “我警告你,不要想打我的主意,我只是想看看你究竟是不是有劉姐說的那么神勇。”看到他色瞇瞇的眼神,孟倩頓時冷哼著說道。
  “你放心,我一般只對女人感興趣,對其他性別或者性別不明的,一般都不感興趣。”二狗嘿嘿笑著回了一句。
  孟倩頓時就氣結,沖他說道:“你嘴巴放干凈點,小心我揍你,我可是跆拳道黑帶八段。”
  “是嗎,跆拳道黑帶八段,聽著很威風,我聽過跆拳道,一種旁門左道,不入流的東西,不服氣咱們練練?”雪七從邊上走過來說道,目光凌厲的看著孟倩。
  “誰怕誰,來吧。”孟倩頓時就沖著雪七吼道。
  “都給我住嘴。”二狗怒吼道,然后臉色瞬間緩和,看著孟倩說道:“大家都是自己人,傷了誰都不好。”又沖著雪七說道:“你看電視去吧,我能解決。”
  雪七點了點頭,還是在盯著這邊。
  “哼,我就暫時放過你。”孟倩冷哼一下看著雪七說道,她顯然也不想在這里打架。
  雪七沒說話,只是在走過墻邊的一個木頭桌子的時候,手在邊上用力一拍,桌子一寸厚的木板竟然被他打下來了一塊,而他的手卻絲毫傷痕都沒有,若無其事的坐到了沙發上去。
  看到這一幕,孟倩頓時臉就白了,她知道光是這份力氣都不是自己能夠擁有的,不由看著二狗的目光就變了,她不明白憑借二狗的身份怎么會有這么厲害的保鏢。
  “這個雪七,就是喜歡破壞東西,這個桌子怕是又要賠幾十塊,心疼啊。”二狗裝出一幅心疼的樣子,看著桌子,卻不責備雪七,只是看著孟倩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不好意思啊,我這個手下就是這樣,动不动就破壞一些東西,我都習慣了,上次出去到人家門口看到那個大石獅子,他一巴掌把人家獅子的腦袋給打掉了,我賠了兩百塊才解決了。”
  他是放開了膽子的吹,聽到這句話雪七差點就從沙發上栽下去。
  “石獅子啊,我搬起來還差不多,打掉腦袋,這得多深的功力啊,二狗你也太能吹了吧。”他心中嘆息道,只是這話他當然不能說出來。
  孟倩卻顯然是被他這句話給鎮住了,又沖著雪七看了一眼,然后冷哼一下看著二狗說道:“保鏢不錯,就是主子太孱弱了。”
  “什么,你說什么,竟然敢說我孱弱,有本事咱們上床試試,看誰孱弱。”二狗一臉流氣的說道。
  “你,流氓。”孟倩立馬臉紅耳赤的叫道。
  劉云則是在一旁呵呵的笑。
  “你笑什么啊,見到我被欺負竟然不幫我。”孟倩不滿的說道。
  劉云頓時笑道:“你呀,本來就知道他是個流氓還和他開這種玩笑,你不是自找沒趣嗎。”
  孟倩頓時氣結,氣沖沖的就要轉身離開,劉云頓時趕紧把她拉住。
  “怎么了,真生氣啦。”她說道。
  “哼,我一分鐘都不想在這里呆了,臭男人就是臭男人,我看到他就感覺惡心,我先回我們房間了。”孟倩說道,就轉身走了。
  劉云一愣,頓時嘿嘿一笑,對著二狗使了個顏色,也跟著走了,二狗立馬對雪七打了個招呼,跟了上去。
  原來他們早就在胳膊開了一間房,也是套間,劉云快關門的時候二狗溜的從門縫里溜了进來。
  “嘿嘿,我還沒进來呢。”他笑著說道,順手在劉云的屁股上摸了一把。
  劉云頓時白了他一眼,放他进來,然后把門給反鎖了。
  “你慢點,孟倩對你帶著戒心,我可是費了好大的力氣才讓她來的。”劉云噓了一下小聲說道,二狗立馬點點頭。
  走到大廳,孟倩不在。
  “你先在外面等著,我到房子里看看她。”劉云說道,就往房子里走去。
  二狗一個人無聊的坐在沙發上,拿著桌子上的報紙胡亂的翻著,過了有十來分鐘,劉云還不出來,他不由就有些煩躁了,往臥室的門口走去,走到門口,忽然就聽到一陣女人的喘息聲,不由一愣,湊著耳朵趴在門上聽了起來。
  “你個小骚貨,給我好好舔,大概沒幾個女人和你一樣,前面的处女膜還在,后庭花卻能容下這么大根的東西。”
  “嗯哼···舒服,狠狠弄我,弄我,給我插給尾巴,我要自己搖。”
  一陣浪叫聲傳入耳朵,只聽了兩句,二狗頓時就火氣喷涌了起來。
  “馬勒戈壁的,這兩個骚娘們竟然在里面搞起來了,不行,她們這樣簡直是太浪費了,我得进去教導教導她們才行。”二狗自言自語道,就擰了下門,竟然沒鎖,頓時打開門走了进去。
  进了門,他頓時就驚呆了。
  他雖然已經想到里面的風景肯定是春光無限,但是卻沒想到竟然能火爆到這種程度。
  只見孟倩和劉云的衣服都脱的精光,孟倩竟然趴在床上撅著屁股在不斷的搖著,后庭花里插著一根透明的棒子,劉云的手正抓著棒子在不斷的动著。
  看到他进來,孟倩頓時就著急了,立馬就想躲起來,只是二狗一把就走過去把她給壓住了,伸手抓住她并不太大的雙胸狠狠的揉了起來,另一只手干脆利索的解開了自己的裤子,露出已經雄起的怒龙。
  “我的天,這么大,劉姐,你說的沒錯,真的好大。”孟倩驚訝的說道,不過隨即眼睛里就閃過一絲厭惡。“但是他是男人,我討厭男人,劉姐,把他趕出去,快點把他趕出去,別讓他占我便宜。”
  &nbs
  p; 她喊道,但是屁股卻還在撅著,二狗立馬趴下在她的屁股瓣上狠狠親了一口,一把拔出她的“尾巴”,頓時后庭花里露出一個黑洞洞的洞口,二狗順著往上面吐了口唾沫,提著大家伙就捅了過去。
  孟倩著急的想要躲開,但是她此刻本來已經动情了,渾身發软,根本就使不上力氣,只能任由二狗把大家伙伸了进去。
  劉云則是在一邊看熱鬧一樣,一动不动,對她的求饒絲毫不管。
  “怎么,這個時候你的跆拳道怎么沒用了,二狗爺爺立馬就讓你知道知道什么才是厲害。”二狗說完嘿嘿一笑,朝著她潔白的屁股狠狠一拍,孟倩吃痛,身体一缩。
  他這才對準了往里面狠狠一捅,一下子就进去了一半多,孟倩頓時就感覺自己的身体里好像被塞进去了一根滾烫的鐵棍,生疼,酥麻的感覺讓他不由長吸了一口冷氣。
  “疼,疼,舒服,舒服。”她胡亂的叫道,心里對男人的那份厭惡不由的也減少了幾分。
  每個有心理問題的人都有自己不堪回首的往事。
  女人之所以成為拉拉,很多原因是因為受到了男人的傷害,但是孟倩不同。
  她出生在香港的一個很好的家庭,父母都是高知識分子,原本她有一個很美好的家,但是,在她九歲那年的一個晚上,家里忽然被一群男人闖了进來,這群人轮了她的母親,把她的父親生生打死了,幸虧她的年齡小,那群人放過了她,之后,她知道那群人是他爸爸公司的一個對頭雇傭來的殺手。
  雖然她知道這個事情,可是那個時候正是香港最混亂的時候,政府根本不管,甚至都沒有警察來查案,這件事情竟然拿就這么不了了之了,她絕望了,但讓她萬萬沒想到的是,在她成功的考上博士學位的時候,她的母親自殺了,這件事情成了壓垮她精神的最后一根稻草,也是從個那個時候開始,她開始拼命的討厭男人。
  她看向每個男人的眼神都充滿了恨意,她覺得男人就是這世界最骯臟的动物。
  原本,她是絕對不愿意跟著劉云來見二狗的,但是,在劉云給她許下了各種各樣的好处之后,她終于艱難的同意了。
  她也想到了自己可能會被這個男人欺負,但是沒想到在自己在被欺負的時候竟然感覺很舒服,這讓她感覺自己很惡心。
  當二狗再次深入的時候,她終于忍不住了。
  “放開我,你個臭男人,你現在放開我我保證不會報警抓你。”她怒氣沖沖的沖著二狗吼道,這么喊著,身上似乎又有了一些力氣,正要反抗,卻感覺屁股被狠狠拍了一下,后庭花里的大家伙再次往里面走了一截,把她的里面撑的滿滿的,她不由就眼睛一翻,舒服的呻吟了起來。
  二狗笑道:“你個小骚貨,明明很想要還非要裝深沉,那群傷害你母親的人的確是人渣,但是你也沒必要因此把全天下的男人都恨上了啊,畢竟這天下還是有好男人的,比如,我。”
  通過特殊能力,他早就知道了孟倩的故事,所以對她并沒有太多的反感。
  孟倩渾身一震,趴在床上喘著粗氣不可思議的說道:“你知道我的過去,你怎么知道啊,我知道了,是劉云告訴你的,劉云,你答應過我不把那些事情告訴任何人的,你說話不算數。”
  她怒吼道,卻被二狗再次一巴掌拍在了屁股上。
  “瞎吼什么啊瞎吼,誰告訴你是她告訴我的,這些都是我算出來的,正式的給你介紹下,我,王二狗,主要職業是算命,我可是天下第一神算,第二職業才是副鎮長。”
  他說道,運动的速度不由加快了幾分。
  孟倩的皮膚很好,光滑細膩,白如羊脂,而且因為喜歡運动的緣故,她的小腹上一點贅肉都沒有,摸上去感覺美妙極了,二狗幾乎是爱不釋手,一邊抚摸一邊渾身都在顫抖。
  孟倩正要說話,卻聽到二狗沖著劉云說:“你愣著干啥啊,過來幫忙,把她給我翻過來,她這背上沒什么好看的。”
  “呵呵,好。”劉云笑道,就幫忙把孟倩給翻了過來,二狗身子一低,大家伙一點都沒出來,就這么翻了過來。
  劉云顯然不甘寂寞,把孟倩翻過來后就趴在她的胸前,一邊抚摸著她一對完美的雙胸,一邊把舌頭伸入她性感的小嘴里喝她交缠了起來。
  她們顯然經常干這種事情,动作很嫻熟,孟倩很快就陷入了迷情,就連二狗的手已經跑到了她那片未經開發過的泥潭口上都沒感覺到。
  抱著她的兩條腿狠狠運动著,二狗的眼睛卻死死的盯著劉云的泥潭口。
  這不是她第一次見到处子的泥潭,小夢的泥潭他就玩過,但這卻是他第一次見到一個三十多歲处子的泥潭。
  孟倩的身子包養的很好,泥潭也包養的很好,泥潭口上一根雜草都沒有,摸上去光滑細膩,顯然是經常清理的緣故。
  “嘖嘖,好好的一口泥潭,沒了雜草,看上去少了幾分神秘感,不過卻更加能讓人興奮。”二狗笑道,兩只指頭輕輕的捻著孟倩泥潭口上的綠豆粒,她受到刺激,頓時身子就猛的挺了起來,二狗的大家伙被刺激到,頓時又坚挺了一些,她或許是疼的,嘴里嗚嗚的叫了起來。
  劉云此刻嘴巴也和孟倩分開了,只是兩人的舌頭剛分開,她就把兩只手指伸进了孟倩的嘴里攪了起來,孟倩顯然是喜歡這個动作,不由就狠狠的含著她的指頭嗦了起來。
  “我擦,還能再刺激點嗎。”二狗頓時吼道。
  劉云呵呵一笑,說道:“你呀,還是沒見過太多世面,這女人下面的雜草剃掉了是有好处的,在歐美、日本、香港、臺灣還有韓国好多地方的女性都養成了這個習慣,雜草里面容易滋生細菌,對女人降是個很大的傷害。”
  聽了這話,二狗頓時一愣,他還不知道竟然還有這么一個說法,頓時就嘿嘿一笑說道:“那你為啥不把你的雜草也弄掉啊。”
  他說著,眼睛就放在劉云的泥潭口,只見那里已經是水光盈盈了,顯然劉云也已經动情了。
  “你剛剛不是還在說沒了雜草就沒了神秘感了么,我就是為了要這份神秘感。”她輕笑一下,把腦袋湊上去伸出诱惑的小舌在二狗的面前,二狗哪里受得了這個刺激,頓時就一把咬住她的舌頭和她交缠了起來。
  交缠了有幾分鐘,劉云就已經忍不住了,紧紧地抱著二狗把自己傲人的雙胸在他身上不斷的摩擦著,刺激著二狗的神經,嘴巴里傳出陣陣的呻吟聲。
  “要我,給我,給我,給我。”
  二狗也不客氣,頓時就從孟倩的身体里出來,抱劉云的身子往床上一嗯,毫無前奏的直接深入到底,劉云忽然感覺身体里被塞得滿滿的,一陣充實的感覺讓她不由的就長呼了起來。
  “舒服吧,還有更舒服的呢。”二狗說道,就加速的運动了起來,他的家伙終究是太大了,每一次进出都把劉云泥潭口上的一些紅肉給翻了出來。
  &nbs
  p;  就在他正想要伸手去抓劉云雙胸的時候,一旁躺著呻吟的孟倩忽然翻過身骑在劉云身上紧紧的抱著她和她激烈的吻了起來,把她肥碩的大屁股正好湊在了二狗的面前——
上一篇:71.長的這么漂亮卻是個拉拉
目錄
下一篇:73.荒唐的肉欲盛宴


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