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野美色》

當前位置:首頁 > 鄉野美色 >

81.不倫之夜

  第81節  不伦之夜
  “那你發火吧,我不怕你。”孫玉兒不依不饒的盯著二狗說道。
  二狗無奈。
  他發現這個小姑奶奶是缠上他了。
  “呀,你做好飯了。”他忽然看著門口說道。
  聽到這話,孫玉兒立刻轉頭過去,她以為是她妈妈在門口,但是卻看到門口空荡荡的,立馬回頭,卻看到二狗已經順著窗戶跳出去了。
  “膽小鬼,混蛋。”她立馬罵道。
  晚上吃了飯,二狗猶豫了半響,還是走进了風巧的房間里,小心翼翼的看了一下正趴在床上寫作業的孫玉兒,只見她不知何時已經換了一件粉紅色的連衣裙,她的扎成了馬尾辮在背后掛著,看上去比剛剛更多了一份清純。
  “怎么還不睡覺,不困啊。”風巧笑著看著他問道,騰了下屁股讓他坐下。
  “不坐了,有些困了,我就過來你這邊轉轉。”二狗笑著,然后轉身就準備走,卻被風巧給拉住了。
  “你住哪,這一共就三間房子能住人,王寶和雪七一人一間,你這間大的讓我和丫頭占了,你出去準備睡哪里啊。”她看著二狗說道。
  二狗郁悶,他也知道這個事情。
  “我去讓雪七和王寶給我騰一間房。”他說道,再次準備走。
  “留下吧,就睡這,反正丫頭想讓你陪她,這床足夠大,能裝下你。”風巧說道。
  孫玉兒的眼睛在她說話的時候就在偷偷的瞄著二狗,她想讓二狗答應留下來,但是也擔心二狗留下來自己不知道要如何面對他。
  二狗看向大床,的確是足夠大,兩米五乘三米的大床,裝三個人足夠了,有一臺電視機,還是彩電,只是他從來沒看過,風巧也沒開,之前姬如夢和王曉甜在的時候這張床對這張床是爱死了,但是現在他只能糾結。
  “還是算了吧,夏天,我另找一間房擠擠就好。”他說道,腳卻沒动,他的確想留下來,但是只想和風巧在一起,卻不想面對孫玉兒。
  “你怕什么,有我在呢。”風巧說道。
  二狗一愣,糾結,他感覺風巧這句話像是在哄小孩一樣。
  不過他仔細想想,的確是沒什么可怕的,于是就大方的坐在床上,然后干脆直接脱了鞋上床靠著墻躺著。
  風巧關上門,然后拉上窗簾,躺在中間,孫玉兒依舊寫作業。
  “是了,我還不知道你今年多大呢。”風巧一躺下就枕著白嫩的胳膊看著二狗說道,身上一股香皂的香氣迎面撲來,讓二狗不由的心就痒痒了起來。
  不過他也知道今天晚上怕是只能乖乖睡覺了,最多就只能偷偷摸摸的摸兩把了,他總不能在孫玉兒身邊捅她妈。
  “我身份證上十九了,十九周歲,虛歲二十了。”二狗說道。
  風巧一愣,然后問道:“那你真實年齡多大了,你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
  二狗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我的真實年齡,十七了。”
  他說完,孫玉兒噌的就站了起來,風巧的眼睛也瞪圓了。
  “什么,你才十七,就已經當了副鎮長,這也太胡扯了吧。”她等著眼睛看著二狗說道。
  “你才十七不過比我大三歲,你怕我做什么啊,而且,我十四周歲的生日都過了,我現在都十五了,你十七的生日過了嗎。”孫玉兒也盯著二狗說道。
  二狗燦燦一笑,在心中暗自決定以后絕對不能說出自己的年齡了,他十七周歲的生日的確還沒過,算起來,他的確只比眼前這個小家伙大不到三歲,只是,他很納悶,為什么只差三歲自己就能長這么高大,可她卻顯得那么瘦小。
  “那個,我們能不說這個話題嗎。”他看著風巧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道,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鬼使神差的竟然把自己真實的年齡給說出來了。
  “難道我真的對孫玉兒有興趣?”他心中剛剛有這個想法他就趕紧咬了下舌頭把這個想法給吞了回去。“二狗,你也太不是玩意了,怎么能打玉兒的主意,就算你真的十七了也不行。”
  他不斷的在心里告誡自己。
  風巧也不說話了,似乎在想什么,眉頭紧紧皺著,二狗樂得清閑,直接轉過頭面著墻睡,他倒是容易滿足,竟然很快就感覺到困了。
  “膽小鬼。”孫玉兒只說了這么一句,然后又趴下復習功課。
  她是個很勤奮的女孩,即便好幾天沒去學校了依舊保持著每天復習功課的習慣。
  半夜,野外的蛐蛐不斷的唱著清新的小曲,熟睡的二狗忽然感覺兩只溫熱的手正在解他的衣服,他能感覺到這是風巧的手,微微睜開眼睛,卻看到她沖他做了一個噤聲的动作。
  偷偷瞄了一眼最邊上小貓一樣蜷缩著熟睡中的孫玉兒,看到她沒任何反應,二狗這才配合著她緩緩的脱光了身上的衣服,為了保險起見,他雖然有些熱,他還是把毛巾被裹在身上。
  風巧白了他一眼,湊在他耳邊輕輕的說道:“你別动,我給你坐,這樣聲音小。”
  二狗嘿嘿一笑,任由風巧慢慢爬到他身上。
  穿裙子的最大好处就是辦床事的時候特別方便。
  風巧撩起裙子就坐了下去,她顯然已經完全动情了,只是輕輕一坐就把二狗的多半給吞了下去,一陣強烈的舒服感覺傳來,二狗差點就直接吼出來,但是看了一眼身邊的孫玉兒,他還是強忍住了。
  風巧當然也是一樣,張大嘴巴不斷的喘著粗氣,努力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要不,我們到外面去吧。”二狗輕聲的說道。
  風巧想了想,點了點頭直起了身子,二狗的大家伙退出來,不由讓她又狠狠的舒服了一下,差點又呼出聲。
  兩個人緩緩的走出門,二狗只穿著一個大裤衩,風巧穿著裙子。
  一直走到紙箱廠的前院里,距離他們住的房子有三十多米了,他們才停了下來,二狗立馬就急不可耐的把風巧翻過身子往墻上一按,提起大家伙撩起她的裙子就往上捅。
  白虎好色,這的理論果然沒錯。
  &nbs
  p;   昨天晚上那么瘋狂的一晚上換了別的女人這會怕是見了男人都怕,但是風巧愣是還主动想要挑逗二狗。
  如果二狗不是有特殊能力,下面的功夫遠遠超過常人,這么頻繁的床事,早就把他給抽干了。
  他往前动,風巧就扭著屁股往后迎,月光下,只見到一個女人趴在墻上,她的裙子被撩起,高大的男人趴在她的身后,抱著她的屁股不斷的沖擊著。
  這是二狗第一次用這種动作捅女人,或許因為興奮的原因,并沒有坚持太長的時間,但是即便這樣也坚持了半個小時多了,終于抱著風巧肥碩的屁股狠狠一捅,一股精華沖进了她的泥潭深处。
  風巧也早就不行了,感覺到他釋放了,頓時也跟著攀上了快樂的巔峰。
  昨天晚上加上今天的折騰,她終于累了,累的跪在地上一动不能动,裙子的上擺已經松開了,兩只碩大白嫩的胸在空氣中裸露著她都沒有知覺。
  二狗緩了一口氣,滿足的一笑,然后一把把她抱起來輕輕的躡著步子回到了房子里,看到孫玉兒依舊還在熟睡,這才長呼了一口氣,把風巧放在墻角,稍微把她的裙子整理了一下,1然后他躺在中間,就穿著大裤衩閉上眼睛入睡。
  只是他剛剛要睡著,就感覺一只粉嫩的小手在他身上輕輕的抚摸著,頓時,二狗原本软拉拉的大家伙再次怒挺了起來,只是他卻不敢睜開眼睛,裝作熟睡的樣子。
  因為他能感覺到,這只小手的主人正是孫玉兒。
  雖然他很抗拒和孫玉兒發生什么,但是心里卻也有幾分的期待。
  這種復雜的心思讓他忐忑的不安的選擇了裝睡。
  孫玉兒似乎是感覺到二狗真的睡熟了,竟然大著膽子把手伸进了他的裤子,等她碰到二狗的大家伙的時候頓時就驚呆了,她見過男人的家伙,甚至給男人用嘴允吸過,那是被藍鳥綁架的時候,雖然藍鳥下面的家伙不給力,但是卻不妨礙他變態的心理,除了沒有进入,其他能做的藍鳥都讓孫玉兒做了,這些她誰都沒告訴。
  但是,藍鳥的家伙和二狗的比簡直就是圓珠筆和胳膊之間的區別,太粗了,這讓孫玉兒不由就想要退缩,只是她猶豫了一下,看著二狗俊逸的面龐,她還是大著膽子把二狗的短裤緩緩的褪了下去,一根昂揚的大家伙在月光的照耀下像一根豎立在人身上的怒龙倒刺。
  二狗依舊裝睡,甚至發出了輕輕的鼾聲,孫玉兒一聽,頓時就放心了不少,看著二狗的大家伙神色一愣,然后大著膽子俯下身子在二狗的小頭上舔了起來。
  她的动作很生疏,只是這種被“侵犯”的刺激感卻讓二狗舒服的渾身都在顫抖。
  他一动,孫玉兒頓時就怕了,小心翼翼的看了一下他,發現他并沒有醒過來,頓時就更加大膽了,一口把他的小頭給全部含在了嘴里,把小嘴里塞的滿滿的。
  二狗剛剛沒有擦干凈的精華都被她全部吃在了嘴里。
  刺激,刺激,刺激。
  二狗感覺自己快要呈現了,他多想現在立馬跳起來抱著孫玉兒狠狠的在她嘴里捅,但是他的理智告訴他他不能那么做。
  那樣做他就禽兽了。
  被侵犯和侵犯這是兩回事。
  在欲望和道德面前,他選擇了欲望。
  “如果我現在揭穿了她,怕是也會在她的心里留下不小的阴影吧。”他又給自己的無恥找了個冠冕堂皇的理由,然后就舒心的享受了起來。
  或許是因為這別樣的刺激的確是厲害,也或許是因為之前已經放了一次精華,才十分鐘左右,二狗就感覺到一股極度強烈的刺激感從大家伙的根部傳了過去,他渾身都開始微微顫抖,孫玉兒感覺到了不對勁,就想躲開,但是卻還是遲了,被二狗的精華堵滿了嘴巴。
  她的小臉上不由的眉頭一皺,看了一眼二狗,發現他依舊還在熟睡,咬咬牙竟然一口把二狗的精華全部咽进了肚子里,還低頭把二狗的小頭給舔干凈了。
  做完了這些,她這才躲进二狗的懷里安然的睡了起來。
  這一夜,完全是不伦之夜,懷抱著孫玉兒,二狗的心里卻沒有絲毫的欲望,只有陣陣的愧疚,他在心里暗自發誓,這種事情以后絕對不能再允許發生了。
  “對不起,玉兒,是我太混蛋,被欲望蒙了眼睛,把你給害了,你放心,以后我會克制自己,安心的把你當我的好妹妹。”他在心里說道——
上一篇:80.小蘿莉的挑逗
目錄
下一篇:82.可怕的王二狗


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