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野美色》

當前位置:首頁 > 鄉野美色 >

82.可怕的王二狗

  第82節  可怕的王二狗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破天荒的,二狗早早起床了,等到風巧和孫玉兒起床的時候,二狗已經不見了。
  等她們出門正好就看到二狗的車往外開去。
  風巧張了張嘴,最終還是沒說話,復雜的看了一眼一臉小興奮的女人,她只嘆了口氣,然后回過頭去洗漱了。
  二狗只帶了王寶一個人,雪七的功夫好,被他留下保護風巧母女了,關鍵是今天的事情太重要了,他擔心出岔子。
  在外面吃了一點飯,到派出所的時候,王倩倩和錢楓都已經在那里等著了,劉玉民也早早趕了過來。
  “呀,這才七點啊,我以為我起床算早了,你們比我還早啊。”二狗打了個哈哈,頓時換來了一群白眼。
  王倩倩冷哼道:“你以為我們是你啊,沒心沒肺的,這種時候都能睡著覺。”
  “是啊,二狗,這個案子就好像懸在我心頭上的一根利箭,我怎么睡得著啊。”錢楓苦笑著說道。
  二狗點點頭,他知道他們的想法,算了算時間,感覺現在已經洪木頭他們已經布局好了,頓時就一揮手,說道:“走,我們去造紙廠。”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到了造紙廠,一进門就感覺到不對勁,里面好像被人給翻過了一樣,門口的警戒線都被扯掉了,封條也都被揭了。
  “有人來過。”錢楓立馬叫道
  二狗白了他一眼,說道:“別大驚小怪好不好啊,老哥,大家都知道,走,到里面看看。”
  錢楓被他落了面子,卻一點都不惱,連忙點著頭就跟著他往里面走。
  “所有人分開,給我仔細的搜查,一點蛛絲馬跡也不能放過,太囂張了,竟然敢這么大張旗鼓的在案發現場亂翻,我敢肯定,昨天晚上殺人兇犯肯定來過這里了。”錢楓立馬對著身后的警員門喊道。
  頓時,一群警察就開始忙活了起來。
  看到眼前一片狼藉的樣子,二狗卻是笑了。
  就在這是,王寶從后面跑了過來,小聲的在他耳邊說了一句話,他立馬眼睛就亮了,對錢楓說道:“老哥,讓你的人不用搜了,你跟我去看個東西去。”
  錢楓一愣,還是跟著他走了過去。
  眾人回到門口,就看到一輛小面包不知何時停在了那里,一個瘦蝎干的男人從上面跑了下來,看到二狗,立馬就迎了上來,沖他喊道:“狗哥,喔,不,王鎮長,你要的東西我都弄好了,昨晚上一宿沒睡,這些家伙也真膽大,臉都被拍下來了,機器在車里放著,你來看看。”
  聽到他的話,錢楓和王倩倩還有劉玉民都是一臉驚訝,二狗卻是一臉歡喜。
  “走,去看看。”他說道,瘦小的男人點了點頭,立馬就把面包車的門給拉開,只見里面放了一部錄像機,還有一臺電視機,好幾根天線在車頂上接著,下面放了四塊大蓄電瓶,電視上正在播放的正是造紙廠里面的實時錄像。
  “這個是,無線錄像機,這東西你從哪里弄的啊。”王倩倩不愧是高材生,一眼就認出了眼前東西的用途。
  “什么是無線錄像機啊。”錢楓很不明白的問道,他到現在還沒搞清楚狀況。
  “無線錄像機,其實說白了就是用無線電的傳輸原理进行錄像信號傳輸的一種技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昨天晚上讓所有的警察都撤退就是因為你已經讓人在造紙廠里裝上了無線攝像頭,你這招可真厲害啊。”劉玉民在后面說道,臉上也帶著驚訝,他心中對二狗的佩服是越來越厲害了。
  二狗嘿嘿一笑,看著他們說道:“先別扯那些有的沒的,我們還是先看看究竟是誰干的好事吧。”
  聽到這話,眾人的目光頓時就放在了瘦小的男人身上,二狗沖他打了個招呼,他立馬就從邊上拿了幾盤錄像帶放进錄像機播放了起來,因為光線的問題,拍攝的畫面并不是很清晰,但是卻還是能看清楚錄像里那些人臉的樣子的。
  “這個是梁成,怎么可能是他,不可能啊,他昨天才被從監獄里放出來啊。”看到在其中的一個人,王倩倩頓時就驚訝的叫了起來。
  聽到她的話,二狗頓時就笑了。
  不到萬不得已他是絕對不愿說出梁成這兩個字的,由和罪犯專業對口的刑警支隊副隊長王倩倩說出來最合適不過了。
  “梁成?梁成是誰,很有名嗎?”錢楓愣了一下問道。
  “是很有名,他是副縣長曹明的侄子,而且,他才從拘留所出來,拘留他的罪名是指使他人毆打国家干部,而碰巧的是,那個干部就是我眼前的這位王二狗鎮長。”王倩倩皺著眉頭冷笑著看著二狗。
  聽到她的分析,二狗心里驀然一驚,趕紧說道:“王隊長,在這個事情里我可一直都是受害人,你不信你問王伯良局長,他清楚的很。”
  他是擔心王倩倩徹底追查這件事情,那樣肯定要查出一些蛛絲馬跡的,地下室關的那些女人的事情,他并不想捅出去,畢竟,那個影響太大了。
  看到這個錄像,帶著一肚子疑問的王倩倩再也呆不下去了,拿著錄像一刻不停的就帶著她的人往縣城趕去。
  看著她離開,二狗這才松了一口氣,按時那個瘦小的漢子把面包車開走,他這才看著劉玉民和錢楓說道:“兩位哥哥,現在這個案子轉交給縣里了,我們是不是可以回鎮里去了啊。”
  雖然劉玉民和錢楓都是一肚子疑惑,但是他們都很聰明的一句話沒問。
  劉玉民是因為不明白狀況,錢楓則是因為太明白狀況。
  大家都心知肚明,心照不宣。
  回到鎮里,劉玉民直接回了鎮政府,二狗則是和錢楓坐在他的辦公室里喝茶。
  “王老弟,你給哥哥露個底,這個事情到底要怎么处理好點。”關上辦公室的門,錢楓一臉神秘的看著二狗問道。
  雖然說行政級別他比二狗高一級,但是畢竟二狗是從上面下來的,對很多風向的掌控比他要敏感的多,特別是這件事情貌似和二狗的關系很深,所以他不由就來探口風了。
  二狗一愣,特殊能力啟动,看到了他腦袋里的想法,知道這是個人精,如果對他一味的的隱瞞的話,怕是要引起他的惡感,到時候反而不好做事了。
  頓時就說道:“其實,這個事情嘛,錢老哥,我建議你不要摻和,咱們縣的情況你也清楚,這曹副縣長和王縣長一直不是很合,只是因為王縣長是空降縣長,而且官職和行政級別差的嚴重,按說
  的話,王縣長那個行政級別的最少也是個副市長了,可是卻只是個縣長兼縣委書記,我估計,他可能會动大刀子,這可是個大功績啊。”
  二狗說完,忽然一愣,立馬就站了起來說道:“不說這個事情我差點忘了大事,錢老哥,我要先去一趟縣里,來不及給鎮長打招呼了,你幫我給他打個電話說下,這個事情,我建議你就望風使舵,不要主动摻和,等到風頭過了,肯定少不了你的好处。”
  “是了,你幫我也給王縣長打個電話,讓他在辦公室等我,就說我有重要事情給他匯報。”
  他說完就拉開門急急的往外走去。
  錢楓看著他的背影一愣,仔細的思索了一下他的話,忽然,他的眼睛亮了,露出豁然開朗的神情。
  “王老弟,你放心,如果這次哥哥能夠更上一步,絕對忘不了你的好处。”他心里說道。
  官場上最講究的就是人情世故,二狗落下了人情,也為自己結下了善緣,這些善緣,都在他未來發生的一件大事中起到了關鍵的作用。
  車子在路上狂奔,二狗恨不得插上翅膀飛到縣城去。
  到了縣委,看門的武警認識他,沒有擋他,他直接讓王寶把車停到樓下,車還沒停穩,他就一路飛奔往樓上跑去。
  熟門熟路的找到王九州的辦公室,到他辦公室的時候,他正在辦公桌后低頭看文件,一個身材高挑穿著一身整齊西服的漂亮女孩正在一邊給桌子上的盆栽澆水,她的动作很輕,仿佛是擔心傷到盆栽里的小樹苗,也仿佛是擔心吵到王九州。
  看到二狗土匪一樣的闖进來,王九州一愣,女孩卻頓時沖著他怒喝道:“你是誰,怎么沒敲門就亂闖,你知道這是誰的辦公室嗎。”
  “明月,宗,他是我以前的秘書,現在是南王鎮的副鎮長。”王九州沖著女孩喝了一句,然后看著二狗說道:“你怎么了,這么匆忙的趕過來找我做什么,還讓錢所長給我提前打電話讓我在辦公室等著,怎么,離開我才沒多久就出息了,都敢指揮我了。”
  他這話像是在批評,不過臉上卻是帶著笑容,二狗沒心思在意他在想什么,沖著一旁有些發愣的女孩吼道:“你,先出去,我有重要事情要給王縣長匯報,涉及到国家機密,別人知道了要枪斃的,趕紧出去。”
  他說著,就把被他說的一愣一愣的女孩推出了辦公室,然后把門給反鎖了。
  “到底發生什么事情了,能讓你這么沒心沒肺的一個人都變得這么紧張。”王九州也感覺到事情的嚴重了,皺眉看著二狗問道。
  二狗卻不說話,好像是間諜一樣,沖窗戶外面看了看,然后把窗簾給拉上,又把王九州的電話線給拔了,在房子里看了老半天。
  “你放心吧,我這房間里絕對沒有竊聽裝備,你可別忘了,我以前在部隊里好歹也是個副師長,對這些小計倆很明白的,有事情就趕紧說吧。”看著他紧張的樣子,王九州笑著搖頭說道。
  二狗卻不放心,走到王九州的身邊湊在他耳邊輕輕的說道:“王縣長,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給你匯報,這個事情太大了,我不得不這么紧張,還請你原諒。”
  “究竟什么事情,竟然能讓你紧張到如此程度。”王九州被他整的也開始打起了十足的精神,認真的看著他問道,聲音也壓的很低。
  二狗輕聲說道:“我問你一個問題,王縣長,我王二狗的人品你信不信得過。”
  王九州一愣,心里隱隱多了一份期待,他有一個直覺,二狗即將說的這個事情怕是一個驚天大事。
  “屁話,如果對你的人品不信任,我會讓你到我身邊當秘書啊,有事就趕紧說,不要刻意的制造紧張氣氛。”他這是在敲打二狗,也是在責備他有些小題大做了。
  他實在想不到二狗能有什么驚天的秘密需要這么謹慎的。
  “王縣長,我得到一個消息,這個消息可能會讓曹明徹底的下臺。”二狗低聲的說道。
  聲音很小,但王九州卻好像耳邊響了一個炸雷一樣,立馬就渾身一顫,盯著二狗壓著聲音說道:“你說什么,王二狗同志,你現在也是黨員了,你要為自己說過的話負責的。”
  “我王二狗以我爹的名義發誓,我說的話句句屬實。”二狗說道,然后盯著王九州說道:“我問你一句,王縣長,我能相信你嗎,我知道我這么說有些冒犯了,但是即將說的事情牽扯實在是太大了,我不得不小心。”
  王九州一愣,然后一臉正色說道:“我王九州什么人你盡管放心好了,我是絕對不會做出出賣下屬的事情的。”
  二狗點點頭,這才把他整編出來能告訴王九州的事情說了出來。
  “有梁成,有花漂亮,有十九個女人,有洪木頭,也有吳六張三炮·····”他幾乎把所有能說的事情都給說了。
  這整個故事頓時就把王九州給雷住了。
  如果說二狗剛剛的話是一枚手榴彈,那么現在這句話就是一枚重磅炸彈,不,原子彈,氫彈。
  “你確定你說的話都是實話嗎。”王九州眼睛瞪圓看著二狗說道。
  “我用我的腦袋擔保。”二狗一臉認真的說道。
  “你確定梁成在這個事情里起了主導作用?”王九州再次問道。
  “我用我爹保證。”二狗更加認真了。
  王九州沉默了一下,然后點頭說道:“好,我相信你,如果事情真的是你說的這樣的話,你做的很好,保住了政府的面子,曹明也肯定完蛋了。”
  他說著,眼睛里閃過一絲冷光。
  “我就是因為考慮到了這一點才急忙的趕過來給你匯報,我知道,曹明一直都是你的眼中釘,他背后的后臺也的確很大,借這個事情,我想一舉把曹明給徹底打死,這樣你興許在年內就能更上一步。”二狗低聲說道。
  王九州眼睛豁然一亮,看著二狗。
  “你還知道什么,都說出來吧。”他撓有興趣的問道。
  二狗嘿嘿一笑,說道:“副廳級的縣長兼縣委書記,這在共和国的歷史上都幾乎沒有過例子,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我分析過,第一可能是你主动要求調到這個地方的,一個就是因為這個地方的當地勢力實在是太根深蒂固了,即便以你的力量也不好隨便觸碰,我說的沒錯吧。”
  “沒錯,你繼續說。”王九州眉頭已經皺起來了,他發現他低估了二狗,雖然他已經把這個年輕人看的很高了,但還是嚴重低估了他的能耐。
  “我見過前任縣長了,他雖然沒說,但是我能猜出來,他就是被曹明這個害群之馬給阴了,結合這個,我立馬就能猜出來,你之所以留在縣長的位子上,怕是上面也是想要用你的力量來除掉曹明這個頑固,等到曹明被除掉了,你
  應該就能平步青云了,最少也是個副市長。”
  二狗說著,眼神里充滿了睿智。
  王九州愣了半響,這才看著二狗說道:“謝謝你,真的,你分析的很多,你這次的消息對我來說也非常有用,不,簡直就是雪中送炭,你說的沒錯,曹明背后不僅僅有一個部長級,還有很多亂七八糟的當地利益,除掉他對我來說的確是一個很重的擔子,你倒是說說,要怎么利用這個事情來除掉曹明。”
  他本來心中已經有想法了,但是看到二狗這么聰明,不由就想考考他。
  “嘿嘿,這個就要看老領導你是想要造成什么樣的聲勢了,是想讓自己成為全国打黑模范,還是只想上一步。”二狗笑著說道,他對王九州的稱呼已經從王縣長改成了老領導,這就是他的聰明之处。
  王九州也聽出了他的這個改變,心里也生出一絲喜意,立馬來興趣了,說道:“這個怎么講,說說。”
  “很簡單,聲勢都是人造出來的,故事也都是人編出來的,模范也都是吹出來的,如果老領導你想成為全国打黑模范的話,我就會把那十九個女人全部找回來,召集各大媒体把這件事情給吹上天了,當然,這樣勢必會讓老領導你得罪一些人。”二狗說道。
  “那如果我選擇只上一步呢。”王九州的臉色已經凝重了。
  二狗一笑,說道:“如果這樣的話,那您什么都不用做了,梁成必然會完蛋,他完蛋了,我只用把前些時間曹明不遺余力保他的事情宣布給媒体,這樣曹明最少也要背上袒護黑社會分子的罪名,那個時候,你再給上級多打打報告說一些求情的話,這個事情就和你半毛錢關系都沒有了,即便有人懷疑,也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曹明他還要感謝你才行。”
  聽完他的話,王九州是一身的冷汗啊,他無比的慶幸眼前這個年輕人是自己的手下而不是自己的敵人,不然的話,他真不知道自己哪天也會被阴死都不知道。
  “你這招真毒啊,把曹明賣了還要讓他給你數錢,我現在真為那些曾經得罪過你的人擔心,你給我說實話,你是不是早就開始盤算這個事情了。”他看著二狗問道。
  二狗點點頭,他知道這個事情瞞不過王九州。
  “老領導,我王二狗是什么人你應該很清楚,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梁成他為惡多端我甚至都可以不管,但是他三番五次打我的主意,還差點讓人把我給弄死,讓他活著我就渾身不舒服。”他倒是坦荡荡,這主要是因為他知道王九州本來也是一個血性之人,這樣說的話肯定會讓他對自己更加有好感。
  果然,他的話音落下,就聽到王九州說道:“好,男子漢大丈夫就要這樣,做任何事情都無愧我心,人家都想把你弄死你都不敢還手,那種人死不足惜,梁成曹明這兩個害群之馬我早就想除掉了,只是牽扯太大,你果然是我的福星啊,那你說說,這兩個選擇我現在應該選擇哪個比較好點。”
  “老領導你是在考驗我嗎,你想聽我就說,我建議你越是在這種時候越是要把自己和這件事情脱開關系,官場上的手段你比我明白十倍,我相信你一定能夠处理的非常圓滿的。”二狗笑著說道,順便小拍了一下王九州的馬屁。
  王九州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說道:“你知道嗎,我都出了一身的冷汗,我從來沒有面對任何人害怕過,唯獨你,讓我看不過,我可以肯定,三十歲之前,你一定能夠爬到廳級。”
  “嘿嘿,老領導,未來的事情誰說的準啊,還要靠老領導多多提攜才行啊。”二狗笑著說道。
  他明白樹大招風的道理,他自己幾斤幾兩他自己最明白了,剛剛表現了那么多,現在應該收斂了。
  “知道我最喜歡你哪一點嗎,就是你這種能夠在任何時候都很清楚自己身份的這份清醒,你總是善于把握人的心理,在適當的時候說適當的話,你放心吧,這份恩情我不會忘了的,是了,你應該沒吃飯吧,這都十一點了,留下來等會我請你吃飯。”王九州笑著說道。
  二狗擺手,說道:“吃飯就不用了,鎮里出了這么大的事情,我要趕紧回去才行。”
  “嗯,為父母官,是應該有這份心才行,是了,你這段時間和劉玉民在一起共事的還習慣吧,其實老劉那個人是個好人,就是性格太沖了,太直了,和我十年前一樣。”王九州笑著說道。
  “習慣,劉鎮長是個很好的人,我們在一起处的很融洽。”二狗笑著說道。
  又寒暄了兩句,二狗這才轉身離開,拉開門,就看到那個漂亮的女孩正在門口站著,看到他出來,就鼓著臉瞪著他。
  “喔,二狗,剛剛光顧著說話了,都忘了給你介紹,這個是我的新秘書明月。”王九州在后面笑著說道。
  “我知道她,她是明風的女兒,原來你說過她的名字的。”二狗笑著說道。
  王九州一愣,古怪的看著他說道:“你的記性倒是蠻不錯的,這姑娘還不錯,最少人家比你有文化,心挺細的,做事很認真。”
  二狗點點頭,他知道,王九州這是在讓他不要記仇。
  “放心吧王縣長,我不是那么小氣的人,我先走了啊。”他說著就往樓下走去,走了幾步又回過頭給明月打了個招呼說:“美女,哪天我閑了請你吃飯,就這么定了,走了。”
  說著不等她回話就往樓下跑去,留下明月一個人發呆,王九州則是在一邊哈哈大笑——
上一篇:81.不倫之夜
目錄
下一篇:83.我把你當我男人


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