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野美色》

當前位置:首頁 > 鄉野美色 >

85.收了一對雙胞胎

  第85節  收了一對雙胞胎
  這一場雷陣雨,對王九州的幫助是最大的,這件事情發生后第三天,他就接到了通知,要他去黨校學習。
  明眼的人都知道,這不過就是一個幌子,是為他更上一步找的理由。
  整個山城市的官場都在傳著一個消息,說他有可能會成為主管城建和教育的副市長,二狗卻知道這是事實,王九州升任的消息他已經打電話問過了,知道是事實,曹明下去了,理所當然的,南云當了縣長,只是讓二狗有些措手不及的是,劉玉民竟然被提上來做了副縣長,而且是王九州親自提名的。
  不過王九州還沒走,卻又給了二狗一個甜頭,把他從南王鎮調到了小風鎮,一樣還是副鎮長,小風鎮原來的副鎮長被調往了其他的地方,雖然是平級在調,但是這樣一調,二狗的資歷就深厚的多了。
  在一個地方干過副鎮長和在兩個地方干過副鎮長這完全就不是一個概念。
  好处最大的人還有一個,那就是錢楓,王懷安被革職去黨校學習了,他在這次的事情里又立了功,自然是把他提升上去了,他現在成了縣公安局的副局長。
  “哎呀,從今天起就要叫你錢局長了。”從縣委的會議室出來,二狗看著錢楓笑著說道。
  錢楓急忙說道:“不敢不敢,王老弟,以后還要多多仰賴你啊,說實話,沒有你的話,就沒有我錢楓的今天,你這份情我會一直記著的。”
  二狗笑笑,沒說話。
  錢楓是應該記他這份情。
  剛走了沒兩步就看到王九州從后面跟了過來,二狗立馬就迎了上去沖著他笑著問道:“王縣長,喔,不,現在應該叫你王市長了,你準備什么時候去市里任職啊。”
  “你個滑頭又想干什么。”王九州看著他笑道。
  二狗急忙擺手,說道:“在領導面前不敢有啥想法,只是想啥時候你去市里了,我送送你,順便請你吃個便飯。”
  “你呀,好吧,大概就月底吧,再十來天,我總要把縣里的事情給交代完了。”王九州笑著說道,然后對身后的明月說道:“你不用跟著我了,先去辦公室,我和二狗說點話。”
  明月一愣,她發現自己雖然和王九州靠的很近,但是在他心里的地位卻遠比不上二狗,不由有些失落。
  走到一处僻靜的角落,王九州這才對二狗說道:“我把劉玉民提名上來這件事情你心里怕是有些怨言吧,你們之間商定好的事情他都給我說了,原則上我是不反對他下海經商的,但是我要離開九曲縣了,我實在是不放心這塊地方啊,有劉玉民這么一個老實巴交的人在這里守著,我心里踏實,你能明白我的話嗎。”
  “我能理解,可是這樣對他不公平,他根本就不是當官的料。”二狗反駁道。
  王九州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道;“我何嘗不知道這個事情啊,只是誰讓你的資歷太淺,年齡太小,你的年齡已經改過一次了,再改的話怕是就有人盯上了,我也是沒辦法啊,我倒是想把張三全給提上來,可幾乎每個領導都知道他是我的同學,我提他的話,對他也不好,沒人可用啊。”
  二狗一愣,王九州給他高中畢業證和入黨證書的時候他就知道自己改年齡的事情瞞不了他,只是他沒想到他會在這種情況下說這種話,頓時心里就十分的感动,他知道,他能說出這話就說明他對自己的信任。
  “謝謝你,老領導,我一定不辜負你的信任。”二狗动情的說道。
  王九州一笑,說道:“好了,不扯這些事情了,我只是給你打個招呼,你去給南縣長打個招呼吧,以后你就是她的兵了,要多走动才行。”
  “嗯,這道理我懂。”二狗笑道。
  副縣長辦公室,二狗进門看到只有南云一個人,頓時就把門給反鎖了。
  “你個沒良心的東西,都一個多月了也不來看我,都把我給憋死了,怎么,今天不走吧。”南云看到他进來,就站起身子朝他走過去,一把把他抱的死死的,飽滿的胸部已經坚挺了起來,頂著二狗的胸膛,酥软的感覺讓二狗頓時就興奮了起來。
  “你啥時候能換上一身衣服啊,總是這么一身土不拉幾的工作服,你不膩啊。”二狗咬著她的耳朵說道,兩只手不安分的已經伸进了她的衣服里。
  南云立刻就喘了起來,趴在他胸前說道:“你以為我不想啊,我這是沒有選擇,我一個女人,好不容易爬到現在的位子上,你以為容易啊,不低調一點早就被人給盯上給收拾了。”
  二狗點點頭,他明白這個道理。
  女人在官場上的確是不好混,特別是南云這種政治覺悟不是非常敏感的人,穩打穩扎的確是最好的辦法。
  如果她穿的花枝招展的話,她的確也算是個美人,而且,她一對傲然的胸肯定會給她帶來很多額外資本的,只是她沒這么做,這就說明她還是一個很有原則的人。
  二狗又逗了一會她,手正想要往她裤子里深入,卻被她給抓住了。
  “別,不要,別在這里,我剛剛升職,等會找我的人怕是不少,晚上了,晚上我陪你好不好。”南云嬌喘著說道。
  二狗一想,是這個道理,于是就點點頭放開她。
  果然,他剛剛放開她,敲門聲就響起了。
  南云急忙開始整理自己的衣服,二狗把門打開,是一個自己不認識的中年男人,他用特殊能力掃了一下他的腦袋,知道他是來專門獻殷勤的,頓時就給南云打了個招呼先離開了。
  包思淫欲,這句話一點沒錯。
  帶著王寶在大街上找了個地方吃了頓飯,吃飽了二狗的腦袋里就一直浮現著南云那對傲然的胸,大家伙不由就硬了起來,把他撑得難受。
  一看表才下午一點多,二狗不由就郁悶了。
  想了想,他還是坐著車去了皇朝KTV。
  現在皇朝的人大部分都認識二狗了,見到他來,頓時一個個都給他打招呼。
  “狗哥,你來了啊。”
  “狗哥,六哥和三哥都在樓下。”
  一個個絡繹不絕的聲音讓二狗感覺特別有成就感。
  到吳六的辦公室,他正把兩條腿搭在桌子上悠閑的看電視,自從二狗開始發跡后,他也跟著水涨船高,現在的勢力比以前強了很多,張三炮都不敢對他說什么了。
  “呀,二狗,你來了啊。”看到二狗
  ,他立馬就把腿給放下來,麻利的站了起來。“吃飯了沒,我正準備給你打電話呢,我早上才從家里來,咱爹讓你抽時間回去一趟,你都快兩個月沒回去了。”他看著二狗說道。
  二狗一愣,掰著指頭算算,自己的確是有兩個月沒回去了。
  出門的時候是七月底,現在馬上就十月一了。
  “嗯,我知道了,以后我回去的次數就多了,我來也是要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被調到了咱們小風鎮,現在是小風鎮的副鎮長,明天就去赴任。”他笑著說道。
  吳六頓時就愣住了,然后就開心的大笑了起來。
  “這是大好事啊,是了,你還沒說你吃飯了沒啊,沒吃的話哥請客,給你擺一桌大餐,就算是給你慶功了。”他興奮的說道。
  二狗升遷,他肯定也要跟著沾光的,這是必然的事情。
  “吃飯就不用了,我想唱會歌,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太多了,心里有些不舒服。”二狗說道。
  吳六一愣,立馬明白二狗的想法了,湊在他耳邊輕輕的說道:“哥這里這兩天來了幾個洋妞,你要不要嘗嘗啊,都是藍眼睛黄頭發的,就連下面的毛都是金黄色的。”
  “咳咳。”二狗磕了一下,裝出一本正經的樣子看著吳六說道:“我可是正經人,你別給我灌輸這些思想。”
  然后又說道:“先給我安排一個包間吧,給我弄兩個菜送過來,我是有點餓了。”
  吳六嘿嘿一笑,頓時點頭去安排了。
  他知道二狗現在是有身份的人了,做很多事情都需要隱藏一點才行。
  一個中等包間里,二狗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王寶在門口守著,吳六又派了兩個人在門口看著。
  他的动作很快,很快就弄了幾個菜過來,還弄了一瓶茅臺酒,同時三個個子高挑穿著一模一樣黑色連衣小短裙的洋妞也跟著走了进來,還有兩個長相身材都還可以的本地妞也跟了进來。
  看到這三個洋妞,二狗的眼神頓時就愣住了。
  她們三個模樣也不是特別漂亮,就是皮膚很白皙,二狗之所以愣住是因為他以前還從來沒見過洋妞,就想多看幾眼。
  “哥,你這是。”他反應過來,看著吳六皺著眉頭說道,一邊說一邊卻拿了一把饅頭往嘴里塞去,他是真的餓了。
  吳六笑道:“吃飯時候沒個助興的還行啊,哎呀,我這肚子有些不舒服,我先出去一下,你慢慢吃,有啥需要的你喊就行了,門口有人。”
  他說完還神秘的在二狗耳邊說了一句:“我這個包間是特殊加密的,隔音效果特別好,即便你在里面把墻給拆了外面也聽不到。”然后這才起身離去,順手把門給關上。
  他一走,幾個女孩頓時就圍著二狗,這個時候二狗才知道兩個本地妞其實只是翻譯,人家并不是干那個的,只是吳六并沒有給他說這個事情,就說明這其中還有一些隱情。
  頓時,他就用特殊能力在她們的腦袋里掃了一下,知道了一個大概。
  “我就說你們怎么穿的這么正經,呀,你們是雙胞胎啊。”二狗忽然發現新大陸一樣瞪著眼睛說道。
  他的確是在用特殊能力看了她們記憶的時候才發現她們是雙胞胎,仔細一看,果然看到兩個女孩長的十分相似,只是一個微胖,一個瘦一點。
  “是的,我們是雙胞胎。”女孩顯然有些高傲,說話的時候臉色都一动不动的。
  二狗最不喜歡的就是這種做作了,頓時對她們的評價就低了一下。
  “你告訴三個洋妞,讓她們給我表演脱衣舞。”他一邊說,一邊吃。“然后你們兩個,坐到我身邊來,左邊一個右邊一個。”
  “對不起,我們只是翻譯,不是做那事的。”胖一點的女孩頓時高聲的說道。
  二狗一愣,指著她問道:“你叫什么,是姐姐還是妹妹。”
  雖然對二狗有些反感,但是女孩還是說道:“我叫田心,這個是我妹妹田月,我警告你,不要打我們的主意,我們不是你想的那樣的人。”
  “你們身上的衣服是才買的吧,小西服,這種布料的我上次見過一次,一身要一百多呢,你們挺有錢的啊。”二狗岔開話題笑著說道。
  聽到他的話,田心頓時渾身一顫,咬著牙說道:“你到底想怎么樣,如果你想要欺負的話,你就欺負我吧,別碰我妹妹。”
  “NO,NO,NO,NO,你我想你誤解了我的意思,我只是想要問你們為什么來這里做翻譯,雖然我不懂外語,但是我也能聽出來你說的外語特別正規,你妹妹說的外語也是一樣,還有,如果只是做翻譯的話,你們只用過來一個人就好,為什么兩個人要一起來啊。”二狗輕笑著問道。
  田心頓時啞口無言。
  “告訴我實話,你們來這里做什么。”二狗目光凝重的看著她們問道。
  三個外国女人此刻卻是一臉疑惑的看著他們,其中一個已經有些厭煩了,不斷的說著二狗聽不懂的話。
  “田心,你先告訴那三個洋妞,讓她們不要說鳥語了,趕紧給老子表演脱衣舞,不然就把她們一個個扒光了扔到大街上。”他沖著田心吼道。
  田心身体一顫,還是把在這句話翻譯給了三個外国女人,只是說話的語氣緩和了一些。
  三個女人一聽,頓時就熟練的打開播放機,開始激情的表演了起來。
  吵鬧的聲音和灰暗的燈光讓田心和田月的心里都感覺到一陣的恐慌。
  二狗再次朝著自己身子兩側指了指,她們終于沒有再反抗,乖乖的坐了過來。
  剛一坐下,二狗就放下筷子,伸出兩只胳膊把她們紧紧抱在懷里,兩個女孩都沒反抗,但是他能感覺到她們的身体都在微微的顫抖。
  “告訴我,你們來這里究竟為了做什么。”二狗大聲的問道。
  兩個女孩再次猶豫了一下,最后還是有些膽小的田月開的口,她或許是被壓抑的太厲害了,沖著二狗的耳朵就吼道:“我們需要十萬塊錢給我爸爸看病還債。”
  說完,她的腦袋就死死的低下,怎么也不肯抬起來,透過微弱的燈光,二狗能看出她的臉已經通紅了,頓時就哈哈大笑了起來。
  “十萬塊錢是吧,我的確有十萬塊,但是,我為什么要給你們呢。”二狗說著,弄茅臺酒直接對著酒瓶喝了一口,感覺這酒實在是不怎么樣,還不如兩塊錢一瓶的竹葉青,太沒勁了。
  &n
  bsp;  立馬就把酒瓶扔到一邊,站了起來。
  “我讓你們看一下,她們一個月六千塊錢是怎么掙的。”他說著,往前一步跨過茶幾,直接把一個洋妞拉在懷里,此刻她已經把身上的衣服都快脱光了,因為跳脱衣舞一直在抚摸自己的身体,下面的泥潭里也已經湿润了,二狗一把摸去,滿手都被沾湿了。
  頓時,他立馬把裤子往下一扒,露出了已經昂揚坚挺的大家伙,看到他的大家伙,頓時這個外国女人就一臉驚訝的大叫:“Oh!Shit!¥%&*……*&”
  但是眼睛里卻沒有一絲的恐懼,只有濃濃的興奮。
  其他兩個女人顯然也看到了他的大家伙,都赤身裸体的圍了上來,還有一個女人直接趴在了茶幾上,把自己的屁股高高的舉起來,一口干凈一根雜草都沒有的泥潭在那搖晃著。
  二狗立馬就忍不住了,蹬掉裤子就提枪上陣,剛剛一挺,小頭就好像进入了一片熾熱的巖漿里,滾烫的感覺讓他舒服的渾身都在顫抖,不由就再次深入了一些。
  女人顯然是有些受不了,不斷的大叫著,只是她說的話二狗一句也聽不懂。
  他現在也不想聽懂,他只想好好的享受一把。
  他身下這個外国女人的胸也很大,二狗從背后過去正好一手捏住一個。
  只是他在運动著,其他兩個女人也不甘寂寞,一個人趴在二狗的身上伸出舌頭不斷在他胸膛上舔著,一個人趴在他的兩腿間,竟然在舔著結合的地方。
  田心和田月兩姐妹現在已經完全呆住了。
  她們是想過要把自己的身子給出賣了,但是卻從來沒想過做這種粗俗的事情,而且,二狗的家伙也比她們想象的大了太多太多。
  “月兒,要不咱們回吧,咱們另想其他辦法吧。”田心看著身旁的田月說道,她真的怕了。
  不過讓她沒有想到的是,一向性格怯懦的田月此刻卻表現的很坚定。
  “姐,你走吧,我跟著他,我跟他一輩子,十萬塊錢,他應該會給我的。”她笑著說道,只是笑容里卻多了一份無奈。
  田心馬上就急了,說道:“你瘋了啊,你看他那家伙,那么粗,那么大,你下面的口子才那么小,萬一他把你給弄死了怎么辦啊。”
  田月一愣,說道:“姐姐,你忘了我在大學學的是什么了,我學的是醫學,我還解剖過人体呢,女人阴道的彈性很強的,雖然我們東方女人的身体肯定比不上西方女人的,但是我還是感覺,我應該能受得了的。”
  “那還是不行,即便是這樣,我也要跟著你一起才行,十萬塊畢竟不是小數目,如果我和你一起都陪他能讓他給二十萬,正好就把爸的錢全部還完了,還能留點錢出來給爸看病,我做姐姐的,不能讓你在前面撑著。”田心說道。
  田月沉默了,二狗此刻正在酣戰,完全沒心思在意她們的想法。
  這三個外国女人的泥潭雖然都不是很紧,但是相對二狗的大家伙來說卻差不了太多,讓二狗最興奮的是,她們都很會伺候男人,知道怎么才能讓男人舒服,他從來都還沒有像現在這樣舒服過。
  兩個多小時,三個女人轮番上陣,卻都一個個敗陣了下來,最后都一個個趴在二狗的身下求饒,二狗也不為難她們,不再坚持,很快一股熱浪就沖进了一個女人的嘴里。
  這個女人顯然已經玩的興奮過頭了,狠狠的允吸著二狗的家伙不放,把他的精華一滴不剩的全部吞了下去,讓二狗舒服的直接吼了出來。
  田心和田月已經麻木了,她們完全沒想到二狗竟然有這么強的耐力,特別是田月,她學的是醫學,對人的身体構造很了解。
  “不可能,這么長時間他還在坚挺著,他的腎臟難道是鋼鐵打造的啊,一般人的話,早就撑不住了,他也不像是吃了药的啊。”她疑惑的自言自語道。
  她說完,二狗就哈哈笑著坐在了她身邊,一把粗魯的把她拉在懷里說道:“這世界的很多東西不是你用科學能夠解釋的,比如我的大家伙,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么不管怎么喂它它都吃不飽,我甚至可以很驕傲的給你說,我能一口氣在女人身上八個小時不擺陣。”
  田月的身子一顫,不可思議的看著他。
  田心則是在邊上啐了一口說道:“不知廉恥,這種事情也好意思拿出來吹吁。”
  “你這話就錯了。”二狗正色看著她。“你太不了解男人了,我以前也把這個當做是恥辱,但是現在我終于知道了,每個男人都希望自己有一根又大又粗的家伙,這是一種驕傲。”
  他說著,四十五度斜角看天,一臉的傲然。
  田心頓時無語,看著沙發上癱软的躺著的三個外国女人,她對二狗的這種荒謬的說法竟然有些贊同了,只是很快就搖搖腦袋把這種念頭給排擠了出去。
  “你說的或許是對的,你這身子的奧妙或許真的是現在的科學解釋不了的,可是,我知道我肯定伺候不了你,可我真的需要錢,我真不知道要怎么辦了。”田月說著,嗚嗚的哭了起來。
  聽到她哭,二狗不由就感到一陣心疼,急忙把她抱在懷里。
  “別哭啊,難道在你心里男人都只會是用下半身辦事啊。”他無奈的說道。
  “難道不是嗎?”田心在邊上冷冷的說道。
  “當然不是了,像我這種人,還是靠良心辦事的。”二狗一臉認真的說道。
  “那好,你借給我二十萬,我三年內一準還你。”田心說道。
  “我憑什么借你二十萬啊。”二狗有趣的看著她說道。
  “你不是說你靠良心辦事嗎,我們現在被逼債的已經逼的走投無路了,你就當是做好事幫幫我們啊。”她仰著頭說道。
  二狗笑了,搖頭說道:“這可不行啊,如果這天下每個人都找我借錢的話,我哪有那么多錢借啊。”
  “那你要怎么才肯借。”她盯著二狗說道,田月也抬起腦袋看著二狗,二狗的一只手掌不斷的在她背上游走著,把她摸的渾身發软,幾乎是貼在他身上。
  本能的,她就想抗拒,但是或許是因為從小缺少父爱,也或許是因為此刻的環境所迫,她竟然感覺靠在二狗懷里十分舒服,甚至很享受這種感覺,甚至挪了一下身子找了一個舒服的姿勢把腦袋靠在他胸前。
  感受到她的變化,二狗不由就笑了,他要的就是這種順從的態度。
  “我們又回到了剛開始時候的那個話題了,告訴我,你來這里為了什么,你準備付出什么,這世界沒有平白無故的爱,你要得到,就要有付出才行。”他看著田心說道。
  &
  nbsp;田心一愣,看向自己妹妹,卻發現她已經靠在二狗懷里了,頓時就一把把她給拉了起來,沖她吼道:“你怎么能這么隨便啊。”
  “誰給你的膽子,讓你吼我的女人。”二狗立馬就怒了,一把把田月拉到自己懷里安慰著,怒目盯著田心。
  “你的女人?”田心愣愣的指著田月看著二狗。
  二狗頓時正色說道:“是的,我的女人,她靠在我懷里,而且不反抗我抱著她,我就當她是我的女人,我不允許有任何人對我的女人大呼小叫,即便是她的親人。”
  “你也不行。”他指著田心說道。
  田月頓時就被他這句話給感动了,只是很快她的臉色就暗淡了下來。
  “可是,我伺候不了你。”她無奈的說道。
  在各種壓力下,她很輕松的向二狗這股“惡勢力”低頭了。
  二狗頓時就笑了,說道:“沒關系啊,你一個人伺候不了我,你可以叫上你姐姐啊,你們兩個一起的話肯定就能伺候得了我了。”
  好不容易碰上一對成年的雙胞胎,他怎么能輕易的放過啊。
  聽到他的話,田心頓時就愣住了,氣呼呼的看著自己妹妹說道:“你看見了沒,他這么花心的一個人,你竟然能看上他。”
  田月卻搖搖頭。
  “你弄錯狀況了,姐姐,我們是來求人的,即便是跟了他,我也頂多只能是個情人,是嗎。”她說道,抬起頭看著二狗。
  二狗輕輕拍了拍她的背說道:“在我心里,我的每個女人都是天使。”
  他這句話相當于是間接承認了。
  田心無奈,想了想,看著二狗說道:“我也跟著你,可以,但是我要二十萬,我爸爸欠了好多的債務,那些人天天上門催債,如果不還完的話,他們肯定饒不了我們的。”
  “他們敢,其他地方我不敢說,在九曲縣,誰敢碰我的女人,我讓他死。”二狗一臉怒氣說道。
  這句霸氣的話頓時讓田月對他更加癡迷了,看著他兩只眼睛里都冒著小星星,田心的心也软化了,她幾乎已經絕望了,現在好歹二狗給了她一個希望,讓她能夠活著。
  “當然,如果哪天你們想要離開我,我也不會攔著,只是,要告訴我才行,我最討厭的就是背叛。”二狗認真的說道。
  田月頓時點點頭,認真的說道:“你放心,我不會的,只要你還要我,我就不會離開你。”
  “傻瓜。”二狗輕輕拍了拍她的小腦袋,把她紧紧搂在懷里。
  看著他們親昵的动作,田心忽然感覺心里有些酸酸的,羨慕,甚至是渴望。
  “來,坐這邊吧。”二狗沖揮手。
  她扭捏了一下,還是坐了過去,輕輕的靠在了二狗懷里。
  “好了,現在我就來給你們上第一堂課,要怎么伺候男人。”二狗嘿嘿笑著,看著自己已經再次昂揚的大家伙。
  田心和田月的臉頓時就紅了。
  或許此刻田月真的已經把自己的心交給二狗了,輕輕咬了咬牙,就俯下身子一口把他的大家伙給含在了嘴里,生澀的舔了起來。
  二狗受到刺激,頓時就長吸了一口冷氣。
  田月顯然很認真,竟然沒有用牙齒碰到他的小頭。
  “你起來,你去給我舔,記住了,不許用牙。”二狗把田月給拉起來,然后把田心的腦袋給壓下去,田月還在發呆,就被二狗低頭把嘴給親住了,然后就感覺到一根滑溜的舌頭进入了自己嘴里,不自覺的就伸出自己的舌頭缠繞了起來。
  讓二狗有些驚訝的是,田心似乎干過這種事情,舔得他很舒服,不由的,他就用特殊能力进入到了她的大腦里,赫然發現她竟然有一個男朋友,而且,她已經把自己身子給了他。
  不由的,他心里就產生了一股惱怒,特殊能力再次看向田月的腦袋,發現她還是和孩子一樣懵懂未知,傻乎乎的天真,這才舒服了一些,不過手卻已經不老實的伸进了田心的裤子。
  她本能的抗拒了起來,只是她的力氣卻不如二狗,很快就感覺到一只大手覆蓋了自己的泥潭,兩根不安分的指頭正在那里緩緩的抠弄著,舒爽的感覺讓她頓時就急喘了起來。
  “骚貨。”二狗心里暗罵了一句,然后兩根指頭并排一彎,直接扣进了她的泥潭里。
  強烈的刺激頓時就讓田心渾身一软,嘴巴就想把二狗的大家伙給吐出來,但是卻被二狗用另一只手給嗯了下去。
  田月此刻已經完全陷入了舌吻的快感中,完全感覺不到外面發生了什么。
  這是她的初吻,但是卻在二狗的引導下變成了一個長達數分鐘的湿吻。
  良久,她終于松開了紧抱著二狗脖子的雙手,大口的喘了起來,臉上紅撲撲的,帶著一抹興奮和開心。
  “舒服嗎。”二狗看著她笑道。
  “嗯,我還想要。”田月說著就再次咬住了二狗的嘴,一根小舌自然的滑进了他的嘴里缠繞了起來,二狗頓時毫不猶豫的迎了上去。
  此刻田心的嘴巴卻已經累的动不成了,趴在二狗的腿上喘著粗氣。
  十幾秒后,二狗松開田月,一把把田心給抱在了腿上,伸手就把她的裤子給解開往下扒。
  田心急忙阻止。
  “不要,我受不了,我害怕。”她顫抖著說道。
  二狗心里的怨氣頓時釋放了出來,沖她吼道:“你都不是处子了,怕個球,又不是沒讓男人弄過。”
  頓時田心就愣住了,她感覺自己好委屈,和妹妹田月比,自己的待遇簡直是差到了極限,二狗對田月就好像是在對自己的妻子,而對自己就好像是在對一個女仆。
  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裤子已經被二狗褪到了膝蓋。
  她急忙想要反抗,但是兩條腿被裤子給繃著,根本就动彈不了。
  “放開我,我不要了,我不要錢了,你再不放開我我就告你強奸了。”她一邊委屈的哭著一邊沖他大喊道。
  二狗立馬就把她給放開了,冷笑著說道:“完全沒問題,你去告我吧,我回頭就把那些給你家要債的人打個招呼,把他們手上的
  欠條全部收起來,然后專門雇人去找你父親收債,天天催,我被抓了也沒關系,愿意為我做事的人多的去了。”
  田心頓時呆住了,她想到了自己來這里的目的,想到自己那美好的夢想,想到自己的男朋友,再想到自己即將要被眼前這個陌生男人給捅了,她不由感覺自己真的好委屈。
  二狗頓時從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一張存折放在桌子上。
  “這個存折里面有一萬塊,月兒,這個存折現在起就歸你了,你是我的女人,我不會虧待你的。”二狗說著,看向田心。“至于你,你想做什么隨便吧,想去告我的話,立馬就去,現在就去,你就說,是我王二狗讓你去告我的,如果不想告的話,現在就乖乖的給我脱裤子。”
  田心心里委屈極了,看著自己妹妹,指望她能給自己說兩句好話。
  姐妹連心,看到自己姐姐難受,田月心里也不好過,小心翼翼的看著二狗說道:“要不,你放過我姐姐吧,她只是說氣話,肯定不會告你的。”
  “這個我怎么知道,讓她自己選擇吧,要么立馬去告我,要么乖乖的脱裤子。”二狗冷哼著說道。
  田心終于知道,二狗是真的發火了,無奈的咬了咬牙,俯身把裤子給脱掉,光著下身拘束的站在他面前。
  “光脱了裤子怎么能行,上衣也脱了,這么熱的天你穿著長袖襯衫不熱啊。”二狗一面欣賞著她白皙的皮膚,一面指指點點的說道。
  田心咬咬牙,還是開始解襯衫的扣子,脱的剩下胸罩的時候,她頓了一下,閉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氣,還是把衣服給脱光了。
  看著她光溜溜的站在自己面前,二狗這才滿意了。
  “嗯,不錯,你這身材比我想的要好的多,只是,胸有點小了,你這是A罩的吧。”二狗打量著她的身体說道。
  田心把嘴唇都快咬破了,腦袋死死的低下不說話。
  二狗哈哈一笑,然后咬著田月的耳朵輕輕說道:“你不是一直擔心你的身体能不能受得了我的大家伙,我現在就給你演示一下。”
  聽到這話,田月頓時一愣,心里在想:“他怎么能知道我的想法啊。”
  卻看到二狗一把就把田心給抱在了懷里,沖著她的嘴巴就狠狠的吻了下去。
  动作是行云流水,兩個人的胸膛紧紧貼著,一只手已經順著她光滑的脊背摸到她的屁股上,輕輕的拍了一把她富有彈性的屁股,田心的身体受到刺激猛地一缩,二狗頓時就把手順著她股間的縫隙伸了過去,覆蓋到她的泥潭上,發現那里已經是洪災泛濫了。
  “哈哈,你個小骚貨,你不是清高嗎,我現在就讓你好好清高。”二狗吼道,一把把她壓到在沙發上,舉起大家伙就挺了进去。
  田心男朋友的家伙顯然是不大,她下面的泥潭里十分的紧繃,二狗的小頭剛剛进去,就感覺好像是被一張小嘴給死死咬住了一樣,舒服的他渾身一顫。
  而且更加出奇的人,田心的泥潭里好像被灌了熱水一樣,和那幾個外国女人一樣,滾烫滾烫的,讓二狗特別的舒服。
  “疼,慢點,疼,疼,饒了我吧,真的疼。”
  二狗往进一挺,田心頓時就掙扎了起來。
  或許是感覺她真的有些吃力,二狗退了出來,把她翻過來讓她躺在沙發上,把她兩條藕白的腿分成一個大大的反八字,往下一挺,大家伙一下子进去了多半根。
  田心頓時就渾身顫抖了起來,連聲音都發不出來,不知道是疼的還是舒服的,眼睛向上翻著,兩只手用力的抓著二狗扶著她雙腿的胳膊。
  “別怕,我馬上就讓你舒服透了。”二狗嘿嘿一笑,緩緩的運动了起來。
  田心的泥潭給他的感覺就好像是一個处子一樣,這讓他的心里有些平衡了。
  “放過我,放過我,好疼,好疼,我快不行了···”二狗一面運动,田心一面呻吟,只是二狗卻好像根本沒聽見她的呻吟一樣。
  他此刻好像是一頭見了血的惡狼一樣,完全的發瘋了。
  一旁田月已經被他的樣子給嚇呆了,半個多小時過去,田心已經昏過去兩次,二狗這才感覺到一陣強烈的刺激感覺傳來,身子輕輕顫抖了起來。
  田心顯然對這種事情是有經驗的。
  “不要,不要流在里面,求你了,不要。”她急忙叫道,只是她越叫二狗就越興奮,紧紧的抱著她的屁股,一股急速的熱流沖进了她的泥潭深处。
  “喔···”他頓時舒服的長呼。
  田心此刻已經完全呆住了,表情麻木,一臉的死灰好像是對一切都充滿了絕望一樣。
  二狗剛剛不光是強(奸)了她的身体,也把她的靈魂給強奸了。
  當他把精華流进她身体的那一刻,她只感覺自己的腦袋轟了一下,好像什么知覺都沒有了,就呆呆的坐在沙發上發呆,兩條腿依舊大大的分開,好像整個人沒有了靈魂一樣。
  二狗用特殊力量看了一下她的腦袋,知道她此刻內心的反應。
  不過他依舊不放過她,提起大家伙就塞进了她的嘴里,在她嘴里晃了一下把大家伙給擦干凈,這才拿起自己的裤子穿了起來。
  既然要強(奸),就要強(奸)的徹徹底底,要讓她的心里防線徹底的崩潰。
  這個時候,三個外国女人也都醒了過來,都在愣愣的看著這個好像神一樣的東方男人,她們敢見過的男人不少,但是卻從來沒見過這樣強悍的男人。
  在她們身上已經瘋狂了兩個多小時,現在又瘋狂了一個多小時,卻好像還沒滿足一樣,更加讓她們感到不解的是,他的臉上連一絲疲憊的樣子都沒有。
  她們伺候過的男人也不少,也見過吃了药非常持久的,但是他們完事之后都是累的要癱瘓,完全沒有一點的精神。
  頓時,其中的一個女人就嘰里咕嚕的對二狗說著什么,好像在詢問。
  二狗一愣,頓時看向田月。
  卻看到她紅著臉沖他說道:“她是在問你難道就一點都不累嗎。”
  二狗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說道:“你給她說,我是神奇的東方男人,問她還想不想繼續和我戰斗。”
  田月紅撲撲著臉把這句話翻譯給那個外国女人,頓時她就不斷的搖著頭擺著手,嘴里說著:“NO,NO,NO,NO,¥……&……”
  “這句不用翻譯了,我
  知道她害怕了。”二狗大笑著說道。
  田月點頭。
  二狗立馬得意的說道:“我也懂英語的。”
  田月頓時一陣白眼翻他。
  二狗從包間里出來,吳六正站在門口,見到他,就沖著他豎了一根大拇指小聲的說道:“哥真服了你了,這么長時間才出來,怎么樣,那兩個雙胞胎還不錯吧。”
  “嗯,還行,她們兩個從現在開始屬于我了,別讓任何人碰她們,等我明天把工作給安排好了再回來安排她們。”二狗點頭說道。
  說完,嘆了口氣。
  “最近真的太忙了,好多事情,希望明天能好點。”
  吳六點頭,說道:“你現在是公職人員了,的確是有好多事情要忙,要不我明天陪你一起,順便我們回家看一下干爹。”
  “也好。”二狗想了想點頭說道:“那就這樣吧,明天你直接到小風鎮的鎮政府門口等我,我等會還要去見個人。”
  頓了一下,他又說道:“那兩個雙胞胎幫我安置好,如果她們愿意的話,明天也把她們一起帶上吧。”
  說完,也不給張三炮打招呼,轉身就帶著王寶走了。
  紫林賓館,這是一家私人的賓館,一共六層,剛剛入夜,外面的霓虹燈開著,看上去十分的漂亮,里面裝修的也一點都不比縣招待所差,因為是私人的,所以服務什么的比縣招待所要好的多。
  二狗和南云越好在這里的。
  进了門,二狗卻先在大廳看到了一個熟人,小翠,她正打扮的花枝招展坐在沙發上抽煙,身邊還跟著兩個漂亮的女孩,還有二狗認識的王麻子兄弟兩個,他們現在也是水涨船高的,穿著打扮都是一副暴發戶的樣子,顯然是這段時間賺錢了。
  王麻子眼尖,二狗一进門他就看到了,立馬就給小翠打招呼。
  二狗也看到了他們,沖他們擺擺手,然后朝她們走了過去。
  “你們怎么在這邊啊。”他看著小翠問道。
  小翠看到他顯然很開心,聽到他的話,興奮的說道:“這個店是新開了,也被我盤下來了,現在這里也是我的地盤了,狗哥,你咋也過來了啊。”
  “我今天住在這。”二狗笑著說道。
  話音剛落,他的眼神就變得冰冷了起來,死死的盯著賓館的門口,那里,一個學生摸樣的女孩正在和一個廚師打扮的男人在拉拉扯扯,那個女學生顯然是想走,那個男廚師一直拉著她不放。
  “狗哥,怎么了,那個女的你認識啊。”王麻子立馬反應過來看著二狗問道。
  “你們兩個跟我走。”二狗沖他們說道,然后就一臉阴沉的朝門口走去。
  王麻子趕紧招呼他兄弟跟上,對二狗的話他可不敢不聽,從那天的事情過后,他對二狗的敬仰就一天比一天厲害了,小翠本來也想跟上,但是卻被他擋住了,搖了搖頭。
  “你別去。”二狗頭也不回的沖她說道。
  她一愣,站住腳,奇怪的透過玻璃看著他。
  二狗走到門口,那兩個人都還沒看到他,直到他沖著那個女學生喊道:“王花,怎么了,這個人是誰。”
  這個女學生赫然就是二狗一直當做是自己未來媳婦的王花。
  “啊,二狗,你怎么在這里啊。”看到二狗王花顯然也有些吃驚,不過很快就反應了過來,趁著說話的空隙趕紧把自己的胳膊從廚師的手中掙脱出來跑到他背后說道:“這個家伙就是咱們村的趙四喜,他說讓我來看看他,但是卻擋住路不讓我走了,從下午到現在了,真可惡。”
  聽到他的話,二狗定睛一看,果然看到這個帶著廚師帽的人挺眼熟的。
  “你就是陳耕家養的那條二狗啊,我警告你,不要摻和我的事,妈個巴子的,在縣里還沒人敢惹我趙四···”
  趙四喜的話沒來得及說完,因為一直沙包大的拳頭已經飛速的朝著他的臉打了過去。
  “我艸你妈妈的,竟然敢對狗哥這么說話,你以為你是誰,你算根鸡巴毛,你臉鸡巴毛都不算,就洪木頭過來都不敢對狗哥這么說話。”
  动手的是一直跟著二狗的王寶,他是絕對不能允許有人說二狗壞話的,他的拳頭很快,眨眼間趙四喜已經被打的滿臉是傷了,正要還手,卻被王麻子和他兄弟在兩邊把兩根胳膊兩條腿給架住了。
  “住手,你們都住手,你們怎么能打人啊。”王花頓時急了,沖著他們就喊道,手卻是紧張的抓著二狗。
  二狗本來也準備讓他們算了,但是這個時候,趙四喜卻很不合時宜的喷出了一句:“妈的,有本事你把老子弄死,你個老狗養的畜生。”
  聽到這句話,他的臉色頓時就變得森寒。
  二狗最大的逆鱗就是他的父母,接下來就是養他的陳耕。
  他不能允許任何人侮辱他們。
  “好,想死是吧,我偏偏不讓你稱心如意,王寶,住手,你到賓館的大廳里打電話給洪木頭,讓他十分鐘內給我趕過來,你就告訴他,我就坐在賓館門口等他,王麻子,你們兩個把他給我架好了,別讓他給我亂动,他再敢說一句話就給我扇他一巴掌。”二狗語氣冰冷的說道。
  三個人立馬就住手,臨了,王寶還伸手在趙四喜臉上狠狠扇了一巴掌,一口唾沫吐到了他的臉上。
  “妈的,你給我等著。”他說著,就往大廳里走去。
  趙四喜現在已經被打懵了,卻依舊還想倔強的說點什么,不過卻被王麻子一巴掌扇了過去。
  “你麻痹的的,還不住嘴。”他罵道,把沾了唾沫的手在趙四喜身上擦了一下,好像感覺他的臉太臟了,又抓起他的廚師裝在他臉上狠狠擦了一下,把他嘴角的血跡也給擦干凈了。
  王花紧紧的抓著二狗的衣袖,可憐兮兮的看著他問道:“王二狗,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放了他吧,好歹我們都是一個村的,他也就是嘴巴倔,其實人還是挺好的。”
  她是不想讓二狗惹事。
  不過她的話剛落,就看到二狗正用一雙似乎沒有任何感情的眼睛盯著她。
  “花,你知道我這輩子最怕的事情是什么嗎。”他看著她問道。
  似乎是被他的這種眼神給嚇到了,王花愣愣
  的搖著頭說道:“我不知道。”
  “我最怕你和我干爹被人給欺負了。”二狗露出笑容摸著她嚇到有些蒼白的臉說道:“你們都是我這輩子最在意的人,我曾經在心里發誓,任何傷害你們的人,我都會讓他付出慘重的代價。”
  “可是,可是···”王花還想說什么,但是看著二狗卻怎么也說不出來,只是一臉的焦急。
  對于二狗摸她的臉,她卻沒有躲開。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是你知道為什么這個趙四喜缠了你一下午嗎。”二狗盯著她說道。
  王花一愣,眼睛里閃過一絲茫然,臉色一紅說道:“我,我不知道。”
  “不,你知道,你知道他是想睡了你,可是你覺得大家都是一個村的,你不好意思開口罵他,是嗎。”二狗的臉色再次變冷了一些。
  聽到這話,王花猛然一驚,急忙擺手看著二狗說道:“不,不是這樣的,他,他應該沒那么壞的。”
  頓時,她看著趙四喜的目光就變得警惕了起來。
  她不是沒想過這個問題,只是,她執拗的不愿意自己往那個方向去想。
  “你個婊子,老子就是想睡你,你···”趙四喜這個時候很給力的吼了這么一句話,當然,他的話還沒說完,臉上就又挨了一巴掌。
  二狗頓時就在心里笑了。
  王花的臉色卻是立馬就變得蒼白了起來。
  “你,你個壞蛋。”她想了半天卻只想出了這么一個詞語。
  這不由的就讓二狗有些無奈。
  看著她忽然變得慘白的臉,輕輕的伸手把她抱在懷里,用手拍著她的背。
  她反抗了一下,但是卻被二狗抱的更紧,咬了咬牙,沒有繼續反抗,只是眼睛里卻還帶著迷茫和不解,二狗能感覺到,她的身体在微微的顫抖,顯然是在后怕。
  “傻瓜,這世界的人沒你想的那么單純。”二狗有些心疼的說道,然后看向趙四喜,目光忽然變得凌厲了起來。“他不僅想要欺負你,最關鍵的是,他還罵了我爹,罵我爹的人都該死。”
  他說完,臉上的表情變得無比猙獰了起來——
上一篇:84.下雨了,雷陣雨
目錄
下一篇:86.天真的王花


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