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野美色》

當前位置:首頁 > 鄉野美色 >

88.二狗回村了

  第88節  二狗回村了
  走出那個房間,二狗不由長呼了一口氣,如釋重負一樣。
  他還是第一次在睡女人的時候感覺到這種不安的感覺。
  他不知道的是,他走后,燈亮了,一個絕美的女人正裸著身子在床上發呆,南云則是有些不安的坐在她身邊。
  “他很不錯。”女人舔了下嘴唇悠悠的說道。
  “只是太天真了,天真的像個大孩子。”南云小心翼翼的說道,顯然這個女人的身份很不平凡。
  女人搖搖頭,說道:“你說錯了,我能感覺到,他很聰明,他一直都沒開燈,也沒仔細留心我的面龐,他可能已經知道自己惹上麻煩了。”
  南云一愣,說道:“不應該吧。”
  “你看著吧,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可能已經知道所有的事情了,甚至已經知道我的身份了,你們想要把他當做一枚棋子放棄了,計劃可能會成功,但是卻可能失去更多。”女人笑笑說道,然后緩緩的坐了起來。
  只是稍微一动,下身傳來的陣陣刺痛就讓她不由的眉頭一皺。
  “希望這次真的能成功吧,如果我真的能懷孕的話,他就是我未來孩子的生父,看在我的面子上,你們不要太過分了,畢竟他是無辜的。”女人說著,搖了搖頭,咬著牙穿上衣服,在臉上圍了一張紗巾,這才拉開門走了出去。
  整個過程,南云都想說點什么,只是她張了張嘴,最終沒有說什么。
  走到王花睡覺的客房門口,敲了敲門,王花在里面謹慎的問道:“誰。”
  “我。”二狗說道。
  聽到他的聲音,王花這才慢慢的打開門把他放了进來。
  一进門,二狗就愣住了。
  因為王花此刻竟然只穿著賓館提供的浴袍,一股少女的清香氣息迎面撲來,讓二狗頓時感覺一陣心曠神怡,心里竟然再次產生了一股躁动。
  “你是想故意诱惑我嗎。”他看著王花愣愣的說道。
  王花頓時就一臉通紅的看著他說道:“我,我洗了澡感覺這個穿著舒服,然后就穿了,你如果感覺不舒服的話,我換了。”
  她說著就準備轉身去換衣服,二狗趕紧把她給拉住。
  “別,這樣挺好的。”他嘿嘿一笑,然后一把把她抱在懷里,把腦袋埋在她的秀發中,聞著其中散發的清香,心里原本的浮躁終于平靜了下來。
  王花被抱紧,身子顯然是抖了一下,只是她今天已經被二狗抱了好幾次了,對他的懷抱也不是那么抗拒了。
  “別摸我,痒痒。”王花咯咯的笑著說道。
  二狗嘿嘿一笑,一把把她給抱了起來壓倒在床上趴在她身上。
  “花,你后悔不。”他對著她吹著熱氣說道。
  王花此刻臉已經紅透了,咬著牙搖搖頭說道:“我不后悔,我這輩子只是你一個人的,你不要我我就去死。”
  二狗趕紧把她的嘴巴給捂住。
  “別說瞎話,我怎么可能不要你啊。”他急忙說道。
  王花一笑,竟然主动伸出舌頭和他親了起來。
  二狗當然毫不客氣的迎合了上去。
  一陣缠綿,熱切,芬芳,就在二狗的手輕輕的滑到她雙胸上的時候,王花猛然驚醒,紧紧的抱著他,把他的手給夹的死死的。
  “不要,我不想,我還沒做好準備。”她紧張的說道。
  二狗一愣,心里有些自責,他知道自己的確是有些太著急了。
  “對不起,我說過的結婚前不碰你的。”二狗一臉歉意的說道。
  “沒事,你是我男人,我應該給你的,只是,我真的還沒做好準備。”王花嬌羞的說道。
  二狗輕輕的抚摸了一下她的頭把她抱在懷里,嘴巴在她耳邊輕輕的蹭著說道:“花,如果哪天我必須要去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好長時間都不能回來,你會不會想我啊。”
  “啊,你怎么了,你要去哪里,你去哪里我都要跟著你。”王花一驚,急忙問道。
  二狗搖頭,親了一下她的額頭說道:“有些事情,我現在也不能判斷好,只是有一絲不好的感覺,我可能要離開山城一段時間,我怕是被人給算計了,這個事情我到現在只告訴你一個人了。”
  “你放心,我不會給任何人說的。”王花立馬說道。“只是,我不想你離開,我想和你在一起。”
  她情竇初開,怎么舍得離開二狗。
  “記住了,傻瓜,有些時候,這世界根本不給我們任何選擇,你放心,不管我去了哪里,我都會回來的,你,還有我爹,我把你們當做我的親人,我爱你們,這里是我的家。”二狗再次親了一下她的額頭說道。
  王花狠狠的點點頭,眼淚卻已經流了下來。
  她不懂二狗說的是是非非,但是她能感覺到,二狗一定是遇到了很大的麻煩。
  “那你會不會有危險啊。”王花紧張的看著二狗問道。
  二狗輕輕一笑,說道:“放心吧,我不會有任何危險的。”
  他的表情很輕松,只是心里卻很沉重,因為他明白,一旦他離開的話,可能會永遠都回不來了。
  把王花給哄睡著了,二狗拿著房門鑰匙輕輕的走出房間,拿起電話給吳六打了個電話。
  紫林賓館不遠处,九曲縣人民廣場。
  深夜,廣場上已經空無一人, 廣場中央的一個長板凳上,二狗一個人安靜的坐著。
  吳六來的時候辨認了好幾次才認出他。
  “二狗,這么晚了你叫我來這里干啥啊。”他的語氣有些不滿,顯然是被擾了好夢,一邊說一邊還打了個哈欠。
  二狗看了一眼他,又看了下他的確是一個人來的,拍了拍身邊的板凳說道:“先坐吧。”
  >
  他的聲音有些蕭瑟,吳六立馬就感覺出來了,臉色頓時變得凝重了起來。
  “出什么事情了。”他坐在二狗身邊,看著他問道。
  “哎。”二狗嘆了一口氣,看著他說道:“哥,我問你一句,如果哪天我走了,你能不能幫我照顧好咱爹。”
  聽到這話,吳六頓時噌的就站了起來,驚訝的看著他說道:“你胡說什么啊,到底發生什么事情了,我就不信還有我們兄弟解決不了的事情。”
  “你看你,慌慌張張是干啥啊,坐下。”二狗皺了下眉說道。
  吳六這才緩緩坐下,看著他再次問道:“究竟發生什么事情了。”
  “你有沒有覺得我這段時間實在是太順了點啊。”二狗靠在椅子上看著天空悠悠的說道。
  吳六一愣,想了想說道:“是有些太順了,不,是順的過分了。”
  說著,他的眉頭也皺了起來。
  事出反常必有妖,他也感覺到不對勁了。
  “從进到縣里到現在,不到兩個月,你弟弟我已經是副科級的干部了,幾乎整個市里的領導都知道我的年齡是做假的,可是卻沒一個人說,整個市里的領導都知道我的履歷是有問題的,可是也沒有人說,為什么,你知道嗎。”
  二狗笑著看著吳六。
  “阴謀,阴謀,有大阴謀。”吳六已經出了一身冷汗了,聲音都有些顫抖。“你準備怎么應對。”
  二狗一笑,說道:“其實那天從造紙廠的地下室出來的時候,我就已經做好了一些準備。”
  頓了一下,他又說道:“我叫你來,只是因為我已經準備好要離開了,但是有些事情我實在是放心不下,比如咱爹。”
  “咱爹你放心,我不會讓他有一點委屈的。”吳六信誓旦旦的說道。
  二狗嘆了口氣,點點頭,拍了拍吳六的肩膀,說道:“哥,我一直是拿你當親哥對待的,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你放心,等我回來,我一定不會虧待你的。”
  “咱兄弟不說這些話,可是,你準備去哪里啊。”吳六皺著眉看著二狗問道。
  二狗一笑,看著天上的星星說道:“我去一個星星很多的地方。”
  王花晚上睡的很舒服,她從來都沒想到躺在一個男人的懷里睡覺是這么舒服的一件事情。
  二狗醒來的時候,她正在睜著自己漂亮的眼睛一眨一眨的盯著他。
  “看我干啥啊,笨蛋。”二狗笑著看著她問道。
  “你才是笨蛋呢。”王花皺了下可爱的鼻子說道:“我就爱這么看著你,看你睡覺的樣子。”
  二狗輕輕一笑,在她額頭上親了一下。
  忽然,他感覺到一陣奇妙的舒服感覺從下身傳了過來,一愣,這才發現自己的裤子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脱掉了,而王花的睡裙也已經撩了起來,兩個人四條腿紧紧缠在一起,少女腿上粉嫩的肉磨蹭的他頓時渾身就興奮了起來。
  大家伙也很丟人的坚挺了起來。
  王花頓時就感覺到有個什么東西頂著自己,不由就伸手去抓,就抓到了一根火熱的大棒子。
  “這個是什么啊。”她疑惑的問道,只是剛開口就看到那個棒子的位置,立馬想到了什么,趕紧松開,一臉的通紅。
  “你那個,那個,怎么那么大啊。”她紅著臉說道。
  二狗一笑,把她紧紧抱在懷里,湊在她耳邊說道:“你放心吧,過幾年你一定能容得下我的。”
  “嗯。”王花紅著臉點著頭說道。
  二狗又和她說了一些叮囑的話,然后兩個人才緩緩的起床。
  一大早二狗就和王花一起開車到了小風鎮,他下車給張三全打了個招呼,一刻沒停,直接就坐車往大黄村走去。
  遠遠的看著熟悉的村子,二狗不由的是感慨萬千。
  到了村里,先把王花放下,車子停在陳耕門口的時候,門口頓時就圍了好幾個人,看到是二狗從車上下來,頓時眾人眼珠子不由掉了一地。
  “是二狗啊,出去才沒兩個月,就這么風光了,看來老陳有福了。”劉八寶笑著說道。
  “是啊,陳叔有福了。”喬三民也說道。
  二狗沖著他們笑著打了個招呼,然后就往家里走去。
  二狗回村了,還開著車,這個消息很快就傳遍了這個村子。
  張二愣很快就趕了過來,一进門就沖著二狗傻笑。
  “二愣,你來的正好,我正好找你有事。”二狗看到他,頓時就附在他耳邊說了一些話,張二愣一愣,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走出了門。
  沒人知道二狗究竟和陳耕說了一些什么,只是他們兩個從家里出來的時候,臉色都不怎么好,二狗臉上依舊是那副平靜的表情,可是陳耕的臉上已經帶滿了憂郁,復雜。
  “照顧好自己, 什么亂七八糟的都別在意,錢啊權的都是身外之物,爹對你只有一個要求,人好好的就行。”陳耕看著二狗叮囑道。
  二狗狠狠點點頭,一言不發,上了車,讓王寶開車,一路沖到大路上才停了下來——
上一篇:87.黑暗中的放縱和柔情
目錄
下一篇:89.患難見真情


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