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野美色》

當前位置:首頁 > 鄉野美色 >

92.欲望自助餐廳

  第92節  欲望自助餐廳
  六個人,一輛紅旗車,坐起來還是很擠的,好在這種紅旗車的后排還算寬松,一行人就這么匆匆的離開了。
  果然,那個警察隊長跟了一段時間就不跟了。
  從九曲縣到廣省一路遙遙千里,好在車上除了二狗其他人都會開車,就連羅成都會開,各個人就不斷的換著當司機。
  連續三十多個小時人車不停的跑,第三天清晨他們終于到了廣省廣市的郊區,一路上為了不碰到警察,他們一直都是繞路在走,還交了好幾次高額過路費,好在這個年頭交警查的還不是很嚴格。
  “兩千多公里啊,我們他妈竟然就這么到了,我們終于到了。”
  下了車,李牧首先受不了了,站在路上吼道。
  “我要洗澡,我要吃大餐,我要睡覺。”
  二狗等人也都晃晃悠悠的下了車,特別是坐在駕駛座上的王寶,此刻已經累的渾身都快癱瘓了,一下車就坐在地上喘氣。
  “這空氣,太舒服了,這就是廣市啊,就是大,雪七,你看前面那棟樓,得有三十層吧。”他指著眼前一棟高樓對雪七傻笑道。
  “啥,那最少都有四十層了。”雪七反駁。
  不管他們兩個在那笑,二狗則是看著李牧問道:“我們現在去哪里,距離我們和劉云約定的時間還有兩天啊。”
  聽到他的話,李牧神秘一笑,說道:“來到這里當然是先去洗浴廣場了。”
  六個人跟著李牧找到一家叫天外飛仙的洗浴廣場,為了二狗的安全,他們開了兩間套房,二狗住在里面,王寶幾人則是轮流在外面守著。
  一沾床,幾個人頓時就昏昏的睡了過去,只有羅成和王寶兩個人在二狗房間外面的大廳里坐著看電視。
  二狗一覺起來天已經黑了,迷迷糊糊的走出門,就看到李牧正在吃著瓜子看電視,他一眼就看到了桌子上的兩個大哥大,立馬就精神了起來,走過去拿了一個在手上。
  “你從哪里弄的這玩意啊,大哥大,好東西啊,我一直都想弄這么一個家伙,打電話就方便多了,可是一直都沒機會。”他興奮的說道,胡亂按著大哥大上面的按鍵。
  “這個嘛,在其他地方還不好搞到,但是在廣市就不一樣了,這里靠近香港,電子產品很發達的,你別亂按,這個是這么用的。”李牧笑了一下,然后教會二狗怎么用大哥大。
  二狗很聰明,幾下就學會了,看著李牧說道:“劉云是不是也有這個玩意啊,她如果也有這個的話, 我們聯系就方便多了。”
  “她當然有,只是你一直在小縣里呆著,對外面的東西都不怎么了解,所以才會感覺神奇,你看這個,這個叫叩機,有電信臺就能聯系,很方便的,我們也能用這個聯系。”李牧笑著拿出自己口袋里的一個電子表一樣的東西。
  二狗立馬就把那玩意給接了過去研究了起來。
  “哎呀,這個東西我知道的,之前我哥,不,吳六也有這么一個玩意,我用過,不好用就沒要,現在想想這個玩意的作用還真挺大的。”
  他改了一下對吳六的稱呼,顯然對他已經絕望了。
  李牧沒有在意到他的這個變化,笑著看著他說道:“這個大哥大是我給你買的,有了這個東西我們以后聯系起來就方便多了,將近兩萬塊錢啊,花的我肉疼的。”
  他做出一副心疼的樣子說道。
  “你就裝吧,兩萬塊錢對你來說簡直就是毛毛雨,難受啊,要不晚上我請客,咱們出去好好狼一下,我也聽說這里的小姐服務的很好。”二狗嘿嘿笑著說道。
  受了驚,又顛簸了一路,他此刻心中充滿了火氣,就想好好發泄一下。
  不到兩個月,他經歷的普通人一輩子都不會遇到的大起大落,從小混混到副鎮長,然后到流亡天涯,甚至要逃到国外去,他感覺自己的故事簡直都能寫成一部電影了。
  “好啊,狗哥,我支持你這個決定。”王寶在邊上吼道,他也憋的難受。
  羅開則是有些靦腆,臉色一紅說道:“我還是算了吧,我從小禮佛,雖然做不到無色相無我相,但是這一生只想找一個女人好好對她,不想三心二意。”
  “切。”他這句話落下,頓時幾個人都露出不屑的表情。
  “這個,我們都去了,把你一個留在上面也不好啊,再說了,你不是要保護我嗎,你在上面我在下面你怎么保護我啊。”二狗嘿嘿笑著說道。
  “我也不去。”劉玉民紅著臉說道:“我是有家室的人了,不能做這等事情。”
  二狗一愣,露出思索的表情,然后說道:“嗯,好吧,你就不用去了,羅成跟上,權當是看世間浮云。”
  的確,讓劉玉民跟上的確是有些不合適,他還是一個很正統的人。
  頓時,羅成只能無奈的點頭。
  從进門開始,二狗就一直在想這天外飛仙四個字究竟是什么意思,到了樓下,李牧給服務生輕輕的說了一句話,然后服務生就露出了了解的表情,然后把他們帶到了地下室去。
  一路上蜿蜒曲折,絲毫不亞于是在九曲縣城皇朝地下賭場的復雜,轉了幾個彎,眾人終于在一個小鐵門前停了下來。
  門口,兩個壯漢一左一右正在守著。
  “這位先生,您明顯不是第一次來了,里面的規矩您應該都懂的,我就不多說了,祝你們玩的愉快。”服務生嘿嘿一笑,然后沖兩個壯漢打了個招呼,他們就把門給拉開了。
  二狗五人一进去,頓時就被眼前的景象給驚呆了。
  這地下顯然是一個缩小版的天外飛仙洗浴廣場,裝修的風格和樓上幾乎一模一樣,只是服務生的穿著要暴露的多,前臺收銀的女孩竟然都是三點式,身上披著薄紗。
  “怎么樣,這里還不錯吧。”李牧嘿嘿一笑。
  他剛說完,一個妖艷暴露,身材高挑,有一米七左右,皮膚白皙,穿著黑色三點式比基尼的女郎就朝著他們走了過來。
  “幾位帥哥喜歡什么樣的女孩啊,小妹這樣的你們感覺怎么樣啊。”她說著,兩只藕白的手已經搭在了二狗的肩膀上,身子幾乎是貼在他身上。
  二狗嘿嘿一笑,一把就把她攬在了懷里。
   
  ;   “你這樣的很不錯,哥哥我很喜歡,只是,你一個怕是伺候不了我,你這樣的如果能有十個一起伺候我的話就不錯了。”他的臉上帶著猙獰的笑容。
  女孩頓時就愣住了,繼而哈哈笑了起來,輕輕的在二狗耳邊吹著熱氣輕聲說道:“帥哥,你就不怕我找十個女孩把你給折騰死了啊,精盡人亡小妹我可是親眼見過的噢。”
  “你為什么不先用手摸摸我的資本啊。”二狗也趴在她耳邊輕輕說道。
  女孩一愣,呵呵一笑,一只手順著二狗的身子就摸了下去,一把伸进了他的裤裆里,頓時,她的臉色就呆住了。
  “你,這個,不是吧。”她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二狗說道。
  二狗頓時嘿嘿一笑說道:“要不我們找個地方讓你好好欣賞一下?”
  聽到他的話,女孩不著邊際的從他身邊滑開了,退了一米多遠才停下來。
  “你對胖女人有沒有興趣。”女孩笑著看著他問道。
  二狗一愣,伸出舌頭舔了下嘴唇往前走了一步盯著女人說道:“有多胖。”
  女人愣了一下,笑了一下,不著痕跡的再次往后退了一步。
  “很胖,有兩百多斤,只是,她是我們這里的客人,如果你可以的話,我可以幫你聯系她,我感覺,你應該會對她感興趣的。”
  女人說著,再次往后退了一步,看著二狗笑道:“如果你同意的話,今天晚上我再找五個女孩陪你,我付錢,你覺得怎么樣。”
  聽了她的話,二狗就笑了。
  “我感覺你好像很怕我。”他說著,再次往前一步,把女孩給逼到了墻角。
  女孩頓時臉上就露出了一陣慌張的表情。
  “你,你別往前了,不然我就叫人了。”她說著,眼神里閃過一絲慌張。
  二狗的特殊能力已經看到了她的腦袋,知道她是害怕自己讓她作陪,他也從她的腦袋里知道了這里的規則。
  “你們這里的規則不是只要进來的客人,不管想要哪個女孩陪都可以的嗎,我可以去陪那個胖女人,但是,我不要你送我五個女人,只要你陪我,我就幫你解決那個麻煩,怎么樣。”二狗把她逼到了墻角嘴巴對著她吹著熱氣說道。
  女人聽了他的話身子明顯一顫,咬了咬牙無奈的點了點頭說道:“好吧,我陪你,可是,你那個也太大了,我怕我受不了。”
  二狗嘿嘿一笑,立馬說道:“你放心,我會疼惜你的,你長的這么漂亮,我也舍不得把你怎么樣啊。”
  他說著,用手輕輕抚摸著女人的臉。
  女人顫抖了一下,還是沒有躲開。
  回過頭,看著已經愣住的幾個人,二狗擺了擺手說道:“我們走吧,今天晚上都給我好好放松,一切開銷我請客。”
  他說著,從懷里掏出了一張兩萬塊的存折扔到了前臺。
  “存折的密碼在里面寫著,你們應該能处理吧。”他沖著女郎說道。
  “嗯,歡迎來到欲望自助餐廳,每人收費三千,五個人收費一萬五,您稍等,我確定下金額。”
  女郎說著,拿起電話撥了一個號碼,然后拿著存折問了一下,不到五分鐘就掛了電話,然后對二狗說道:“歡迎您光臨天外飛仙欲望自助餐廳,金額已經確定了,等您離開的時候我會把超出的金額找給您的。”
  “謝謝,你的皮膚真好。”二狗沖著她眨了下眼睛說道,然后沖著背后的女孩問道:“是了,我還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你叫我小木就好。”女孩看著他笑道。
  “小木?小木。”二狗看著李牧喊道:“她的名字和你一樣,只是,今天晚上她要陪我。”
  說完,他就哈哈笑了起來。
  李牧頓時臉色大濉
  “帶我們去餐廳吧。”他看著小木說道。
  “樂意效勞。”小木剛開口,屁股就被二狗拍了一下。
  “啊哦,你這么著急啊。”她朝著二狗翻了個白眼,雖然她對二狗的大家伙有些害怕,但是此刻知道自己逃不開了。
  在這么一個圈子里生活,她早就學會了如何接受。
  欲望自助餐廳,雖然從這個名字幾個人已經想到了里面是什么情形,但是等到看到眼前的景象是,他們還是呆住了。
  “這里一共有六個這樣的包間,每個包間里有六十個女孩,怎么樣,還滿意吧。”小木看著他們說道。
  “怎么區分的。”二狗看著小木問道。
  “連這個都知道啊,給你介紹下,這些包間里有的包間里只有胖女人,有的里面只有瘦女人,當然,也有年齡段區分,從十六歲到六十歲的女人,我們這里都有,當然,那邊還有三個男人包間,如果你喜歡那一口,我也可以帶你到那邊去。”
  她用手指著門上標的介紹,對二狗笑著說道。
  眾人嘿嘿一笑,頓時就分散開了,各自找了一個房間走了进去。
  最后只剩下二狗和羅開沒有动。
  “我必須要跟著你,你去哪里,我去哪里,我雖然不是出家人,但是,我說過的話,絕對不能不算數。”羅開看著二狗倔強的說道。
  “你說的什么,我怎么不知道?”二狗奇怪的問他。
  “喔,應該是我給你爸說過的話,我爸讓我來保護你,我告訴他,除非我死了,不然你一定不會有任何事情。”羅開擺擺手,一臉無所謂的說道。
  二狗一愣,無奈的搖搖頭,看著旁邊的小木說道:“你帶路吧,他跟著我,等會幫他找幾個好看的女孩。”
  小木顯然是被羅木的話驚訝了一下,奇怪的看了一眼二狗,好像是在猜測他的身份。
  “你應該明白,永遠不能問顧客的身份這個規則。”二狗看著她笑道:“帶路吧,美麗的小姐。”
  他說著,伸手在小木光滑的背上輕輕的游走著。
  小木受到刺激,趕紧往前一步躲開他的手,伸手指著一個方向說道:“跟我來吧。”
  說著,她就扭著屁股往前走去。
  拉開一扇門,又走了一截,到了一扇寫著VIP的門前,走进去,看著里面的景象,二狗頓時就呆住了。
  只見眼前一個有三四米寬的巨大浴盆里,一個幾乎渾身是肉的女人在盆里躺著,七八女人在圍著她給她搓澡。
  二狗和羅成的眼睛頓時都直了。
  不過二狗的眼睛里卻帶著欣賞的目光,因為這個女人的身材雖然十分的胖,但是卻胖的十分有型。
  潔白的皮膚,嬌美的臉蛋,最關鍵的是,她胸前的兩只酥胸,好大,很大,非常的大,二狗已經找不到詞語來形容了。
  “羅成,她的胸和你的腦袋都差不多大了吧。”二狗小聲的看著羅成問道。
  羅成很認真的伸出手比了一下,然后搖頭說道:“比我的腦袋要小,和這個小木的腦袋差不多大。”
  “請注意言辭,這個女人的身份很不簡單,如果你能讓她滿意了,在廣市幾乎沒有你做不成的事情。”聽到他們的話,小木有些紧張的在二狗耳邊輕輕的說道。
  二狗頓時一愣,點點頭,他早就從小木的腦袋里知道這個女人的事情,知道她說的是實話。
  沒有人能夠想到,眼前這個渾身是肉的女人竟然會是廣市地下勢力的一方大佬。
  女人這個時候也看到他們了,說道:“小木,這兩個人難道就是你給我找的男人?那個低個子的身子還算結實,練過功夫,這個高個子的,讓他走吧。”
  聽到她的聲音,二狗和羅成頓時再次一愣。
  因為她的聲音竟然好像是小女孩一樣,悅耳,百靈鳥一樣清脆。
  她的眼光很厲害,一眼就看出了羅成練過功夫,只是她對二狗的評價頓時就把二狗給激怒了。
  簡直就是直白的看不起他啊。
  頓時,他就大笑了起來,超前面的浴盆走去,他一动,浴盆里的女人忽然眼睛就變得凌厲了起來,只是她的目光剛變,就忽然愣住了。
  因為二狗已經把裤子給脱了下來,露出了一根已經昂揚坚挺的大家伙。
  “Oh!MY GOD!”女人喷了一句英語,身子直接從盆里坐了起來。
  “怎么樣,夠不夠分量。”二狗看著她笑道。
  羅成卻是往前一步謹慎的看著盆里的女人,沖二狗小聲的說道:“這個女人是個高手,她雖然很胖,但是身上的肉卻很有節奏,动起手來怕是很難對付。”
  “不用动手,你在一邊看著就好。”二狗朝他揮了揮手說道,一邊說著,一邊把自己的衣服緩緩脱光,一腳踩进了浴盆。
  “你是誰。”女人看著他問道。
  “我叫王二狗,我的朋友們一般叫我二狗。”他說著,俯下身子跪在盆子里用手輕輕的抚摸著女人身上的肥肉。
  肥而不膩,這就是二狗的第一感覺。
  她身上的肉很紧,顯然是經常鍛煉的緣故,二狗毫不懷疑這女人一腳就能把自己給踢死。
  “如果你需要男人的話,我想我可以勝任。”二狗沿著她的腿直接抚摸到了她的胯下,然后掠過夹得紧紧的黑色縫隙,滑到了她的胸上,兩只手狠狠的抓住她的兩只龐然大胸。
  女人沒有拒絕,只是冷冷的看著他,等到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上,她才忽然咯咯的笑了起來,用手抚摸著他的臉蛋說道:“年齡不大,只是膽色不小,你也不是普通人,混哪里的。”
  “我只是一只臭蟲而已,不提也罷,能不能活到明天還是個問題。”他說著,一只手撩了點水,順著她肥嫩的小肚子就直接伸到了她的兩腿之間,然后把嘴巴湊在她的耳邊。
  “想不想讓我陪你,我想你應該還沒有被男人弄的爽過吧。”二狗說著,手上用力就伸到了她的泥潭口上,或許因為泡在水里的緣故,她的泥潭口很滑嫩,手一碰到那里頓時就感覺被一團溫熱的肉給包圍了。
  女人被他逗了一下,頓時舒服的長呼了一口氣,然后笑著看著他說道:“你很聰明,但是我賽江南有個習慣,從來不讓我不知道底細的人碰我的身体。”
  她說道,就把二狗的手給拉了出來,然后伸手輕輕的抚摸著他的大家伙。
  二狗的目光頓時變得凝重了起來,對她說道:“我可以告訴你我的身份,但是,你身邊這些人我不是很信任。”
  聽了這句話,賽江南一愣,沖著身旁揮了揮手,頓時,那群女人都緩緩的散開了,推到了墻角上一個個和丫鬟一樣站在那里,就連帶二狗來的小木也是一樣。
  而羅木則是凝神怒目看著她。
  “如果你敢傷害他,我保證,我一定殺了你,包括這里所有的人。”他盯著賽貂蟬冷冷的說道。
  賽江南一愣,看著羅木笑道:“你很有種,你放心吧,像你朋友這樣的男人,是個女人都舍不得傷害他的。”
  說完,她就用手輕輕的抚摸著二狗把他的腦袋壓在自己的胸上。
  “你覺得我這個胸怎么樣,夠不夠大。”她笑著說道。
  二狗被她唔得有些喘不過氣,羅成就要动,卻被他揮手給擋住了。
  “別动,你可以為了我而死,但是,我不想就這么窩囊的死了,我不甘心。”二狗說道,然后用力狠狠抓了一把賽江南的胸盯著她說道:“你想知道我的故事,那好,我告訴你。”
  接下來,他就趴在賽江南的懷里小聲的把自己的事情給簡單的說了一下。
  “我當是什么,原來是這樣,你放心吧,這里是廣市,不是你的山城,不管是過江龙還是什么,到了這里,都要聽我的。”賽江南霸氣的說道。
  二狗長呼一口氣,笑著說道:“我應該相信你嗎。”
  “你不是已經相信了嗎。”她用手輕輕抚摸著二狗的臉蛋說道:“你知道嗎,我今年已經三十五歲了,可是,我還沒有真正的碰過男人。”
  她說著,臉上露出一抹傷感。
  “我的体格從型大,我不管怎么運动,都沒法減下去,我去找醫生,想要做抽脂手術他們都說不行,說是我的骨架太大,可是你看我腿上的肉,一般男人的家伙根本就深入不了多少,而且,他們的能力也不行。”
  賽江南苦笑著說道,
  然后低頭抚摸著二狗的大家伙:“答應我,讓我做一次女人,我保證讓你安然的離開廣市,好嗎。”
  她看著二狗的眼睛里帶著一絲渴望。
  “如你所愿。”二狗一笑,低頭咬住了她的嘴巴,舌頭霸道的进入她的嘴巴和她交缠在了一起。
  賽江南受到刺激,頓時就瘋狂的回應了起來。
  羅成在一旁已經愣住了,看到這一幕,他的臉色頓時就紅了,不過卻沒有轉過頭,只是凝重的看著四周。
  二狗撲在賽江南的身上,就好像是趴在一張肉做的被子上一樣,软软的,綿綿的,特別是她的一對龐然大胸,頂的他渾身舒服的顫抖不已。
  “我們能不能到盆子外面,在這里,我怕我等會被你壓在水里淹死了。”二狗咬著賽江南的耳垂說道:“還有,我怕你可能伺候不了我。”
  他說完,露出無比淫荡的笑容——
上一篇:91.逃亡
目錄
下一篇:93.賽江南


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