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野美色》

當前位置:首頁 > 鄉野美色 >

93.賽江南

  第93節  賽江南
  二狗感覺,賽江南的名字真的和他的人挺般配的,因為等她站起來后,他從她身上看到了整個江南。
  二狗的印象里,書上對江南的描述是園林,美女,湖泊遍布。
  賽江南的身上,二狗看到了假山,園林,還有美女的皮膚和臉蛋。
  “怎么,是不是被我的身材給嚇到了。”賽江南看著表情愣愣的二狗說道。
  二狗急忙搖頭,笑著說道:“不,我只是感覺,很興奮,不信你看它。”
  他說著,目光看著自己已經坚硬的一翹一翹的大家伙。
  “好大,好白。”他用手揉著賽江南一對龐然大胸說道。
  站起來,她的胸好像變得更大了。
  賽江南的個子比他低不了多少,但是身材比他寬了太多,站在他身邊猶如是一座大山一樣,讓二狗感覺視覺和心靈的雙重震撼。
  “走吧,去那邊,那邊有一張大床,還有好多工具,她們幾個都會和我一起陪你。”賽江南嘿嘿笑著說道,身上的肉一擺一擺的,湊在二狗耳邊說道:“那里面可有好東西喔。”
  二狗跟著她經過一道門到了她說的那個地方的時候,頓時就驚訝了。
  因為眼前不僅僅擺了一張低矮的床,不,應該說是一個大床墊,床上的上面焊了一個鐵架子,上面連著四根繩子,繩頭上分別幫著一個皮腕。
  “這個,是用來玩的?”二狗立馬就分析出這些東西的作用。
  賽江南嘿嘿一笑,沒說話,只是對著幾個女孩揮了揮手,然后躺在床上,把自己的雙手雙腳呈大字分開。
  頓時,幾個女孩就圍了過來,把她的雙手雙腳都綁好在上面,小木也走了過來,看了一眼二狗,臉色微微一紅,然后操作著鐵架子邊上的一個轉盤,一邊搖动,賽江南的身体就緩緩的被吊了起來。
  “來,上來,搞我,讓我舒服死吧。”賽江南沖著二狗吼道。
  她顯然經常玩這種游戲,看著身旁一張桌子上擺的皮鞭,蠟燭等東西,二狗不由渾身就顫抖了起來,不是因為害怕,是因為興奮。
  羅成此刻則是靠著墻看著這邊一眼不發,兩只眼睛愣愣的,不住的沿著唾沫,顯然也被眼前的景象給驚呆了。
  “嘿嘿,這可是你讓我上的,等會別后悔啊。”二狗說著,就沖小木喊道:“把她的雙腿給我升高,我要讓她知道下,什么才是天下第一神求,什么才是金枪不倒,什么才是男人。”
  “你們這里的東西,我一件都不會用,先把我給伺候滿意了,再考慮這些玩意吧。“
  他說完,一巴掌就朝著賽江南肥碩的屁股拍了過去,手在她已經洪災泛濫,肥碩的泥潭口上狠狠一抓,兩根指頭在里賣戳弄了一下,頓時就感覺一股吸力把自己的手指紧紧的吸住了。
  溫熱的,湿润的感覺,讓他頓時就有些就被刺激的渾身一顫。
  而賽江南此刻已經被刺激的渾身顫抖了起來,嘴里已經開始穿著粗氣了。
  “他妈的,受不了了。”二狗吼道,再也不管不顧,身子往下一壓,頓時就感覺自己的小頭好像被一張嘴給咬住了一樣,舒服的感覺讓他情不自禁的就往前頂了過去。
  他一动,賽江南頓時就長呼了起來。
  “舒服,舒服,太舒服,再往里面一點,再往里面一點。”她全身擺动著吼道顯然是舒服的。
  二狗本來进入她的身体就感覺被吸的舒服極了,她再這么一动,頓時一股更強的吸力傳來,二狗頓時感覺自己的大家伙好像要被夹斷了一樣,頓時舒服的渾身都在顫抖。
  “妈個巴子的,骚貨,老子今天弄死你。”她吼道,再也不留情,身子往前一頂,大家伙頓時全根而入。
  一股極強的吸力瞬間傳來,讓他舒服的頓時就閉上了眼睛,身子不由輕輕顫抖了起來。
  “疼,慢點,別动,讓我緩一口氣。”賽江南喘著粗氣翻著眼睛說道,她從來都沒有被弄的這么舒服過,雖然說她平時也用一些其他東西滿足過,但是那些東西再怎么也比不上男人的求啊。
  女人,還是要靠男人才能最滿足。
  聽到她的求饒聲,二狗好像被打了鸡血一樣,頓時更加快速的運动了起來,賽江南掙扎了幾下,聲音就變成了舒服的呻吟。
  她的兩條腿肉比較多,夹的很紧,雖然說被吊了起來,兩條腿被強行分開了,但是二狗每次进出都還是感覺到一股強烈的加紧感,一股強烈的吸力,好像一張小嘴在拼命的允吸自己的大家伙一樣。
  舒服的感覺讓他渾然忘卻了自己,忘卻了身邊的一切,這幾天的難受,痛苦,全部都在現在發泄了出來。
  不斷的運动,他好像變成了一部人形機器一樣,看的身邊一群女人都呆住了。
  就連羅成也愣住了。
  她們是在驚訝這世界竟然還有這么強悍的男人,不光是下面的家伙比較大,就連能力也這么強悍。
  羅成則是驚訝這么胖的女人都能讓二狗給折騰的死去活來。
  他雖然不認為女人都是紅粉骷髏,但是他卻知道一句話,女人一斤肉,男人一斤精。
  胖女人的欲望一般比瘦女人要強的多,越胖的女人就越難伺候。
  半個小時,一個小時,就在眾人已經快麻木的時候,賽江南忽然大聲叫了起來,她此刻的身体已經被完全放在了床上,只是兩條腿還被大大的分開,二狗依舊趴在上面快速的運动著。
  “啊,舒服,舒服,再快點,再快點,弄死我吧,弄死我,爽···”她胡亂的叫道。
  一群女人頓時都愣住了。
  她們都伺候過賽江南,知道她的需求有多厲害,平日里,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根本就不能讓她爽透了,可是現在,賽江南眼看就不行了,不斷掙扎著就往二狗身上靠,顯然是舒服的厲害。
  “這個男人簡直就是個人形機器人啊,機器人都沒這么厲害,快一個小時了,一直都這么快是速度,他怕是要垮了。”
  “我看不像,你看,他的臉色都沒變,呼吸也挺均勻,不像是要完了的樣子。”
  &nbs
  p; “真不可思議的啊,竟然有這么厲害的男人,如果等會他還不滿足要我們去伺候的話,我真的有些怕受不了。”
  幾個女孩都在竊竊私語道。
  小木的臉色此刻已經變得有些蒼白了。
  她完全沒想到自己帶來的竟然是這么強悍的一個男人。
  “人形機器人”“種馬”“超級性交工具”
  這些詞語也從今天開始傳遍了整個廣市。
  賽江南舒服,二狗也舒服,他第一次知道胖女人身上原來這么舒服,簡直已經不能用舒服二字來形容了,應該說,爽透了。
  他從來還沒爽的這么透過。
  他碰到的所有女人,甚至是处子之身的孟倩,都沒讓他感覺到這么爽過。
  夹紧,炙熱,狠狠的吸力,瘋狂的大胸,一身溫暖的软肉。
  這些都是诱惑男人的終極武器。
  他幾乎毫不猶豫的相信,如果換一個男人的話,怕是精盡人亡了都不一定能夠伺候得了這個女人。
  女人一斤肉,男人一斤精。
  這句話他以前還不是怎么贊同,但是現在,他完全贊同了。
  胖女人的需求簡直是他無法想象的厲害。
  眨眼間,時間又過去了十多分鐘,邊上的女人們都麻木了。
  “大姐怕是馬上就不行了。”一個女人說道。
  “是啊,是不行了,大姐身上已經開始泛紅了,你看她的臉,都已經失神了,這是興奮過度的樣子,不到兩分鐘肯定不行了。”又一個女人說道。
  說完,她們都不由的加紧自己的雙腿,好像在床上躺著的是自己一樣。
  “啊,啊,啊·····”
  就在此時,一個長呼的聲音傳入了眾人的耳朵。
  是賽江南的聲音,她此刻渾身都在瘋狂的擺动著,肥胖的腰部不斷的扭动著,迎合著二狗,二狗受到刺激,也開始更加快速的運动了起來,兩只手在她的大胸上不斷的抽拍著。
  “啪啪啪···”
  “啪啪啪···”
  一個“啪”的聲音清脆,一個“啪”的聲音沉悶。
  一個是拍打胸部的聲音,一個是交合的聲音。
  二狗感覺自己現在靈魂都快要消失了,心里完全只剩下了沖刺,沖刺,再沖刺。
  賽江南的神智此刻也已經完全消失了,甩动的拴著她雙手雙腳的鐵鏈子不斷的抖著。
  “放開我,放開我,我要更舒服,放開我。”她喘著粗氣吼道。
  頓時,小木急忙沖著身旁的幾個女人揮了揮手,她們立馬上上去把綁著賽江南四肢的橡皮圈全部放開了。
  獲得了自由的賽江南好像是一頭風情的母狼一樣,一把就把二狗給摁倒在了床上,骑在他的身上自己運动了起來。
  二狗被她壓的差點喘不過氣,頓時就清醒了過來。
  翻身,就想把她再次壓下去,可是他的力氣怎么能把兩百多斤的賽江南給推起來啊,頓時就悲劇了。
  好在賽江南也沒有完全失去理智,感覺到二狗的難受,她頓時就又翻身躺在了床上,二狗頓時翻身上馬,報復一樣的再次快速運动了起來,兩只手不斷的把她的大胸揉的變換著各種形狀。
  “舒服吧,婊子,差點把我給壓死,看我怎么收拾你。”二狗的火氣起來了,每一次運动都是深入根部。
  終于,賽江南終于到了巔峰,紧紧的抱著二狗運动著,一聲長吼,賽貂蟬終于不行了。
  一陣更加紧缩的感覺傳來,二狗感覺自己的大家伙好像快要被夹斷了一樣,一陣激烈的刺激感從下身傳到了腦袋上,他也忍不住了,頓時就想把身子給提出來,但是屁股卻被賽貂蟬狠狠的抱紧,一动都不能动。
  終于,二狗也忍不住了一股強有力的熱流沖了出去,賽貂蟬的身子再次顫抖了一下。
  二狗就感覺自己好像被一片肉海給圍繞著一樣,因為房間里的溫度比較低,所以他也感覺不到有多熱。
  趴在她的懷里,他只感覺自己腦袋里嗡嗡的,舒服的幾乎感覺不到自己身体的存在。
  看到二狗倒下,包括小木在內的所有女人都長呼了一口氣。
  “這個變態終于倒下了,這下能松一口氣了,如果真的要伺候他的話,我這身子怕是直接就廢了。”小木心里暗暗想道。
  只她們很快就失望了,約么四五分鐘過去,二狗緩緩的爬了起來,把慢慢的和賽江南分開,賽江南受到刺激,頓時也睜開了眼睛。
  “你還好吧。”
  他們幾乎同時看著對方開口問道。
  “還是你先說吧。”他們又同一時間說了這句話。
  頓時,他們兩個都笑了。
  二狗沖著她做出一個請的手勢,頓時賽江南就笑著說道:“你沒事吧,把你折騰慘了吧,剛剛真的好舒服,我從來都沒這么舒服過。”
  “我也是,好像要成仙了一樣,只是被這么多人看著,有些不習慣。”二狗露出靦腆的笑容說道。
  賽江南一愣,繼而哈哈一笑,說道:“怕什么,她們都是我養的,你想讓她們誰陪你就讓她們誰陪你,只要你還有力氣,反正我是一點力氣沒了。”
  她嘿嘿笑著看著二狗。
  在她的想法里,在自己身上瘋狂了一個多小時,是個男人都應該要趴下了。
  只是她沒想到的是,她的話音剛落,二狗的兩只眼睛就亮了起來,看著她說道:“你說的是真的?”
  賽江南頓時就愣住了,看著二狗臉不紅氣不喘的樣子,有些訝然。
  “不是吧,你還是休息一會吧,我下面到現在都還在生疼,你還小,別傷了身
  子啊。”她竟然破天荒的開始擔心一個男人了。
  頓時小木等女人心里都是一顫。
  因為在她們的印象里,賽江南是從來不會被任何人感动的,至少她們從來沒有見她關心過任何人。
  “放心吧,其他的我不敢說,睡女人,我絕對是一流的,信不信我現在還能把她們全部給放倒。”二狗看著靠著墻角的一圈女人,舔了下嘴唇數了數說道:“加上小木一共八個女人,她們即便全部上,我也能全部放倒。”
  聽了他的話賽江南頓時就愣住了,一把把他的腦袋拉到自己的嘴邊,對著他耳朵說道:“你確定你沒事啊,我可告訴你,你如果精盡人亡了姐姐可不負責啊。”
  她調笑著說道。
  “放心吧,我的好姐姐,你就等著看好戲吧,我在這方面是專長的,弄的女人越多,我的精神就越好,我現在感覺渾身都是勁,你看我下面的家伙,已經挺了。”二狗嘿嘿說道。
  賽江南一愣,看向二狗下身,果然就看到他的大家伙已經昂揚了起來。
  “你可真是個小變態,你要折騰她們我不反對,但是你要答應姐姐一個事情,等會你要放水的時候,放到姐姐身体里,姐姐這幾天是排卵期,你的家伙長,可能能讓姐姐生娃,我不想去弄什么人工授精,好不好。”
  她這句話聲音很輕,輕到二狗差點聽不見。
  聽到這句話,二狗頓時就笑了,當然是在心里笑了。
  他知道,自己這次賭對了,在廣市他幾乎可以說是徹底安全了。
  “這個,只要姐姐沒意見我就沒意見。”二狗做出一副乖寶寶的樣子說道。
  頓時賽江南就拍了一下他的頭,說道:“滑頭。”
  二狗嘿嘿一笑,頓時就沖著旁邊的幾個女人吼道:“你們聽到了嗎,我姐已經發話了,讓你們陪我。”
  “不對,你們本來就應該陪我,按照這里的規則,我付錢了,就應該享受。”二狗笑道,就沖著女人們沖了過去。
  幾個女人雖然心里對他有些害怕,但是卻還是無奈的順從了。
  二狗卻不管她們的表情,只是在發泄著。
  是的,他的確是在發泄,他的心里淤積了太多的悶氣。
  包括迫于無奈向賽江南低頭的無奈,他都全部發泄到這些女人身上了。
  羅成此刻已經完全平靜了下來,嘴里念念有詞,或許是在念佛經,總之他的臉色已經變得凝重了起來,不斷的觀察著四周,特別是紧盯著賽江南,只要她稍微一动,他立馬就會毫不猶豫的出手,雷霆一擊,不惜殺死她。
  瘋狂,癡狂,癲狂。
  二狗現在完全就是一個狂人。
  或許是因為徹底把自己的心給放縱了,也或許是為了討好賽江南,不到一個小時,二狗就再次不行了,他看向賽江南,她就立馬劈開自己的雙腿,二狗頓時狠狠的进入。
  进入她的身体,二狗感覺就好像是從北極跑到了赤道幾內亞,炎熱的感覺讓他舒服的頓時就攀上了快樂的巔峰。
  此刻,已經有三個女人癱软在了地上。
  剩下的五個女人原本以為二狗這樣就不行了,畢竟,他已經折騰了兩個多小時了,但是讓她們感到有些絕望的是,不到五分鐘,二狗再次振奮了起來,好像比之前更加瘋狂了。
  又是一個小時,二狗再次到了巔峰,同樣,一股精華注入到了賽江南的身体里。
  再一個小時,又是同樣的动作。
  賽江南已經有些困了,只是每次二狗进入她身体的時候她都在興奮的顫抖。
  有一個自己的孩子,對于這個黑道大姐來說是一個長久的夢想。
  她把希望全部放在了二狗身上,絲毫不在意自己的泥潭里現在已經開始往外冒白水了。
  “只剩下你一個了,小木,終于到你了,知道我為什么把你留在最后嗎?”二狗眼睛有些發紅的抱著小木,感覺到她身体的顫抖,他就渾身的興奮。
  “放過我,我真的害怕。”小木閉上眼睛缩著身子。
  二狗嘿嘿一笑,說道:“放過你,為什么,給我一個理由,你既然在這種地方做事,就要做好做婊子的覺悟。”
  他說著,然后毫不留情的在她屁股上狠狠的拍了下去。
  “啪!”聲音響亮。
  “給我再叫十個女人,我還要女人,我要更多的女人。”他眼睛通紅的沖著賽江南說道。
  賽江南頓時驚訝了,她不明白這個臉上還帶著稚氣的大男孩的心里究竟有什么痛苦想要宣泄,不過卻還是沖小木點了點頭。
  小木頓時如釋重負,急忙跑出去又叫了八個女人进來。
  這次,二狗更加瘋狂了,兩個小時左右才興奮,一股精華同樣是釋放到了賽江南的身体里。
  “再來。”他吼道,再次沖向了剩下的四個女人。
  又是兩個小時,這個時候賽江南已經睡著了,地上已經七零八落的躺了十幾個女人,她們都已經累垮了,即便是沒有累垮也不敢醒來,就擔心二狗這個混世魔王再次蹂躪她們。
  終于,到了凌晨四點的時候,二狗終于停了下來,再次进入了賽江南的身体里,一股精華再次一涌而出。
  賽江南受到刺激,緩緩的醒了過來。
  “你可真厲害,八個小時了,看上去竟然還沒有多累,我雖然不知道你心里究竟藏了什么難過,但是我想告訴你,不要給自己那么大壓力,什么痛苦都會過去的,姐姐我當年也是從絕望中走過來的,回去好好睡一覺吧,睡一覺起來什么都會過去的,你放心,有姐姐在,在廣市沒人敢动你一根汗毛的。”
  她看著二狗認真的說道。
  她也終于知道自己為什么對眼前這個大男孩總是有很親切的感覺,這是因為他們是一種人,只是不同的是,她已經從絕望中走出來了,而眼前這個大男孩正在面對絕望。
  “謝謝你,姐姐,我會坚強的。”二狗在她臉上親了一下,然后呵呵一笑,看著地上坐著已經困的一塌糊涂的小木說道:“我可以把她帶走嗎,有她陪著我睡,我能睡的踏實。”
  &nbs
  p;賽江南一愣,呵呵的笑了起來,說道:“你個鬼頭,由你了,只是,不要欺負她,她是我妹妹。”
  說著,她的臉色變得認真了起來,說道:“親妹妹。”
  “我知道了。”二狗很快說道:“我不會欺負她的,放心吧。”
  “去吧。”賽江南笑著點頭:“姐姐累了。
  二狗點頭,剛轉過身,就聽到賽江南在背后說道:“你是一個很有前途的男人,如果可能,帶我妹妹一起走,如果我能有孩子,我會讓他姓王。”
  聽到這句話,二狗頓時渾身一顫,咬了咬牙,沒說話,也沒問什么,走過去把小木用公主抱抱了起來。
  “啊,不要,你,你想做什么。”小木紧張的看著二狗說道。
  “沒什么,一晚上我都沒碰你,讓我抱著你睡一覺總可以吧。”他笑著說道,在她光滑飽滿的胸上親了一下,小木頓時渾身一顫,眼睛看向賽江南,眼神里充滿了求助。
  只是卻只看到了賽江南冰冷的目光,頓時,她的就死心了。
  “穿衣服吧,你帶路。”二狗把她放了下來,走出門把自己的衣服給穿上,然后又把兩眼麻木的她給抱了起來朝樓上走去。
  他剛走,賽江南就沖身邊的一個女人揮了揮手,女人頓時就從地上麻利的爬了起來跑到她身邊,絲毫不像是疲憊的樣子。
  她輕聲在她耳邊說了幾句話,女人頓時就點點頭離開了。
  樓上,二狗到房間里的時候,外面的天還很黑,王寶正抱著一個打扮妖艷的女人在沙發上躺著,看到他进來,頓時就趕紧爬起來。
  “狗哥,你回來了啊,我等了一晚上,就擔心你出什么事情。”他說著。
  聽到他的聲音,雪七也從客廳的另一邊竄了出來,同樣給二狗打了個招呼,然后眼睛都看向他身邊的小木。
  包括王寶身邊的那個女孩,立馬就沖著小木打招呼。
  “木姐好。”
  二狗擺擺手,沒說話,然后抱著小木进了房間,用腳關上門,直接就把她扔到了床上。
  門外,王寶和雪七都愣愣的看著羅成問道:“狗哥這是怎么了?”
  李牧也不知道從哪里冒了出來,沖著他問道:“二狗好像有些不對勁啊。”
  “貧僧累了。”羅成直接往沙發上一躺,扭過頭呼呼了起來。
  頓時眾人都是無語。
  王寶就想去把他給弄醒來,卻被雪七給阻止了。
  “別动他,他是真的累了,精力透支了不少,讓他睡吧,我們別問那么多了。”他說道。
  頓時幾個人都點了點頭——
上一篇:92.欲望自助餐廳
目錄
下一篇:94.遇到劫機


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