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野美色》

當前位置:首頁 > 鄉野美色 >

94.遇到劫機

  第94節  遇到劫機
  房間里,小木顫顫巍巍的缩在二狗的懷里,一动都不敢动。
  她就擔心二狗發狂了和剛剛對那些女人一樣對她。
  雖然她表現的比較狂野,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自己的身体到現在為止都還沒有一個男人碰過,她的那張处女膜,是被她自己用手給弄掉的。
  “別怕,我不會碰你的,你所有的事情我都知道,陪我睡一覺就好,抱著你睡覺,我踏實。”二狗抱著她,拍了拍她的背說道。
  “為什么?”小木疑惑的問道。
  “因為賽江南在這世界上最在乎的人就是你了。”二狗笑著看著她,趁她不注意,在她額頭上輕輕親了一下。
  不知為何,對他的偷襲小木不僅沒有任何反感,反而有一絲安心的感覺。
  只是聽到他的話,她卻苦笑著搖頭說道:“你說錯了,她才不管我的死活,她從來都不管我的死活。”
  她的臉上帶著孩子一樣的倔強。
  “她不爱你,只是因為她不敢爱你,傻瓜,你不是白癡,好多事情你都明白,只是你自己不愿接受而已,你應該很明白,如果沒有她的幫忙,你早就已經讓人給糟蹋了,你到現在還能保住清白的身子,都是她在背后幫你的忙。”二狗輕聲說道。
  小木沉默。
  “木蘭,你這個名字我很喜歡,因為木蘭在歷史上是一個很坚強的女人,但是不管是叫木蘭還是賽貂蟬,我都希望你能學會坚強。”二狗繼續說道,紧紧的把她搂在自己懷里。
  “謝謝。”小木說道。“我的名字是她告訴你的吧,你說的對,很多事情我都明白,但是我就是不明白,為什么她總是要那么對我,其實,我要給你說抱歉的,因為,今天我碰到你下面的家伙的時候,第一時間就想到了她。”
  “你知道她想要孩子?”二狗笑著看著小木說道。
  他的表情不像是在詢問,倒像是早就知道這個事情了。
  小木一愣,紅著臉點了點頭。
  “好啊,你竟然敢這么對我,看我怎么收拾你。”二狗說著,就把她壓在了身下,咬著她的嘴巴就吻了下去。
  兩只手同時也不老實的在她身上抚摸了起來。
  不同于她姐姐,小木的身材特別的勻稱,簡直就是黄金比例,皮膚光滑細膩,讓二狗摸上去就有種癡迷的感覺。
  “不要。”小木狠狠的把二狗推開,看著他說道:“對不起,我,我不想,求你,不要逼我好不好。”
  她的眼神里帶著求饒的目光。
  看到她的目光,二狗終于清醒了一點,帶著歉意說道:“不好意思,我,我們睡吧。”
  他的臉難得的竟然紅了。
  “噗嗤!”小木頓時笑了。
  “你笑啥啊。”二狗奇怪的問道。
  “我笑你可爱。”小木看著他說道:“你怎么和剛剛在下面的樣子一點都不像呢,好像換了一個人似的。”
  二狗哼了一下說道:“其實我更奇怪,你為什么和你姐姐差那么多,你這身材像是天使,你姐姐的身材像是魔鬼。”
  提到她姐姐,小木頓時沉默了。
  “對不起,我不該提這個,我們睡吧,我真的有些困了。”二狗帶著歉意說道。
  “沒,你沒說錯什么。”小木無奈的笑了一下,說道:“只是有些事情我現在不想提,我只能告訴你,我們的確是親姐妹,其實,我也挺能理解你的,你也是為了保護你自己。”
  她說完,就閉上眼睛一言不發,二狗皺眉露出思索的表情,良久,輕輕嘆了口氣,也閉上眼睡了起來。
  他的確困了。
  對于賽江南和賽貂蟬的事情,他其實早就知道了全部,但是他不想說出來,也不想問,因為,那也是一個凄慘的故事。
  他知道的凄慘已經足夠多了,不需要再多了,最少現在不需要了。
  第二天,二狗和小木還在睡夢中的時候,遠在廣市千里之外的九曲縣已經炸鍋了。
  縣公安局里,李輝正在破口大罵。
  “你們這群飯桶,混賬,這么一大隊人連一個王副鎮長都保護不好,到現在已經三天了,王副鎮長已經消失三天了,還有劉副縣長,也一點消息都沒有,你讓我怎么給上級交代啊,你們這是想折騰死我啊。”
  他一邊罵一邊跳腳。
  一旁,王伯良和錢楓都是一臉苦瓜樣,不遠处,王九州在皺著眉發呆,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山城市市委大樓里,市長辦公室里,藍波正在對著電話暴跳如雷。
  “我他妈的就不信了,他能憑空消失了,給我找,挖地三尺也要把他給我找出來,找不到他就找那些和他有關系的人,一定要把他給我找出來。”
  他說完,就掛了電話。
  另一邊,李輝的臉色已經阴沉的能滴出水了。
  “李局,我們要怎么辦啊。”王伯良小心翼翼的看著他問道。
  李輝不理他,只是拿起電話撥了一個號碼過去,不一會,電話通了,他立馬說道:“陳局,是我,李輝,什么,事情你都知道了,嗯,是這樣,剛剛藍波才給我打電話發火了。”
  “嗯,我知道了,我們盡量不參與這件事情,是,我一定盡最大力保障山城人民的人身安全。”
  李輝義正言辭的說道,就掛了電話。
  然后看著一臉期待的王伯良和錢楓說道:“我告訴你們,從現在開始,把王二狗副鎮長當做失蹤人口來处理,把他的檔案暫時壓住,我剛剛和陳局溝通過了,他的意思是,王副鎮長失蹤這件事情肯定和九曲縣的一些黑勢力脱不了干系,要我們不要怕困難,不要怕得罪人,要用全力保障人民的利益。”
  “不過也的確,你們縣里的治安環境是太差了,我上次來好像還見到一個大賭場來著,我們都是老百姓的公仆,要敢于向惡勢力和黑勢力開刀才行。”
  br />
  聽到他的話,頓時王伯良和錢楓的眼睛就亮了。
  他們立刻明白上面這是要把二狗和劉玉民的事情給壓下,重新找一個重心,轉移大家的注意力。
  頓時,王伯良就一臉保證的說道:“請領導放心,我立刻就組織一次全縣范圍內的掃黑打黑行动,一定敢于向黑勢力開刀,坚決保護人民的財產安全。”
  隨著他這句話的落下,九曲縣的公安局正式动了起來。
  當公安民警和武警一起沖进皇朝KTV的時候,張三炮和吳六都還在睡覺,等到冰冷的手銬把他們的手腕給銬住的時候,他們都還不明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看到眼前的逮捕令的時候,他們的臉色頓時變得慘白。
  但是也奇怪,這些警察好像沒有看到洪木頭一樣,他的好多勢力都被剪除了,但是他這個人卻沒有被抓。
  這一天過后,九曲縣真正只剩下了一股力量,就是洪木頭的力量。
  在知道張三炮和吳六被抓的時候,洪木頭愣了很長時間,最終嘆了口氣看著天上說道:“二狗兄弟,謝謝你,你放心,這份情,當哥哥的永遠記得。”
  對于這些變化,二狗卻絲毫不知道,他此刻已經和劉云見面了。
  “從現在開始,你就叫王大狗了。”劉云嬌笑著看著二狗。
  二狗盯著自己的新身份證看了半天,最終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道:“好歹姓沒改,我就當一回二狗他哥吧。”
  說著,他自己也笑了起來。
  劉玉民也有了新的身份,還姓劉,叫劉為民,知道這個名字,他嘆了口氣。
  “我也是沒想到,我竟然會淪落到此等境界,真是可悲可嘆啊。”
  王寶和雪七的身份并沒有絲毫變化,還是用的原身份。
  有了新的身份,二狗就正大光明的住进了香格里拉大酒店,這里距離飛機場只有二十分鐘的路,很方便。
  最讓二狗開心的事情還是田月和田心姐妹沒有食言,果然跟著來了。
  “姐姐,你就不要難過了,那個男人那么對你,不值得你再想他了。”田月在后面安慰著她姐姐。
  她姐姐的男朋友在知道她的計劃后,毫不猶豫的和她分手了,這對她的打擊很大,她原本以為的天真的爱情,就好比在太阳下的糖果屋一樣,那么自然的不見了。
  只是田月一邊勸著她姐姐,一面也充滿戒備的看著二狗身邊挽著他胳膊的那個高挑美麗的女孩。
  “你們兩個走在一起好般配啊。”孟倩在一旁看著二狗笑道,只是嘴里的酸味十里外人都能感覺到。
  二狗尷尬的一笑,說道:“其實,我們之間的關系很純潔的,不是你想的那樣。”
  他這句話說出來,頓時所有人看著他都是一陣白眼,就連劉玉民都笑著搖了搖頭。
  “喂,你們這是什么意思,我們真的很純潔的。”二狗急忙為自己辯解道,只是他自己也很快笑了,因為這句話他自己也不相信。
  在香格里拉大酒店住的這一天很安然,二狗擔心的事情并沒有發生,只是第二天他們去機場的時候,二狗剛上車,就感覺到背后有人跟著,回過頭就看到一輛黑色轎車正在緩緩的跟著他。
  就在他正準備提醒開車的王寶甩開后面的人的時候,忽然一輛越野車從后面沖了過來,朝著那輛車就撞了過去。
  “轟···”巨大的撞擊聲讓人心悸,后面的交通也因此變得亂七八糟了起來,頓時王寶立馬趕紧一腳油門往前沖去,他也感覺到了危險。
  就在這個時候,二狗的大哥大響了起來,他連忙把天線拉開接了起來。
  “喂,誰。”二狗沖著電話吼道。
  車子跑的太快,電波干擾,但是二狗還是聽清了電話那邊的聲音。
  “好弟弟,是姐姐我,你就放心的走吧,姐姐的車隊就跟在你背后,我會護送你直到你上了飛機,你猜的不錯,有人懸賞五十萬買你的人頭,現在廣市的黑幫都被诱惑的調动了起來,不過你放心了,在你離開這個国家之前,沒人能傷害到你。”
  是賽江南的聲音。
  二狗回過頭,遠遠的就看到一輛GMC房車正在后面跟著,兩輛奔驰在兩邊護著。
  “你在那輛大房車上?”他對著大哥大說道。
  “是的。”賽江南的聲音伴隨著干擾的電波從大哥大里傳了過來。
  二狗沉默,聽到大哥大里聲音的小木也回過頭看了一眼后面,眼神里充滿了復雜。
  “掛了,你安心的走吧,到了那邊記得給我打電話,哪天回來,也記得給我打電話。”賽江南笑著說完,直接掛了電話。
  “嘟··嘟··嘟··”
  忙音響了半天,直到大哥大自动掛斷,二狗還保持著打電話的姿勢。
  “她已經掛了。”小木在邊上說道。
  二狗苦笑,放下大哥大,看著她說道:“你就一點都不感动嗎。”
  “你想說什么。”小木看著他問道。
  二狗一愣,搖搖頭,不說話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說什么。
  “如果我能安然回來,如果·····”他在心里思索道。
  到了機場也并不順暢,二狗一行人进入機場大門就被安檢給為難了,最后還是賽江南從后面跟了過來。
  “讓他走,不然,我殺你全家。”她只說了一句話,安檢頓時就缩了缩脖子放行了。
  她那肥大的身体就是廣市的一張無敵通行證,在廣市,你可以不認識市長,可以不認識市委書記,你甚至可以不知道国家元首是誰,但是你絕對不能不知道賽江南是誰。
  一直把二狗等人送到登機樓梯前,她才帶著人停了下來。
  “姐姐只能送你到這里了,走吧。”賽江南笑著說道,說“走吧”二字的時候,她的眼神是看著小木的。
  &nbs
  p;小木感覺到了,渾身一顫,張了張嘴想要說什么,最終咬了咬嘴唇一言不發上了飛機。
  二狗是第一次坐飛機,王寶和雪七還有羅成也是,上了飛機的他們顯得十分的興奮,二狗的座位在窗戶邊上,正好能看到外面的風景。
  “狗哥,你說這飛機,如果半天空掉下去了我們可怎么辦啊。”興奮過后,王寶很快就有些害怕了。
  雪七頓時白了他一眼說道:“沒出息的東西,你看人家羅成多淡定。”
  王寶回頭去看,就看到羅成正閉著眼睛嘴里不知道在念叨什么,仔細聽了一下,聽到了幾句“菠蘿菠蘿···”
  又仔細一看,發現他的臉色有些蒼白,頓時就哈哈大笑了起來。
  “他是在念佛經求佛祖保護他。”他笑道,然后看著羅成說道:“喂,你能不能正常一點,你的佛祖不會飛。”
  “佛祖無所不能。”羅成睜開眼睛很認真的說道。
  “可我從來沒見過一個佛祖飛起來過啊。”王寶很認真的說道。
  羅成白了他一眼,說道:“你看到的都是佛祖的塑像,不是佛祖的真身。”
  “你的意思是我看到的那些佛祖都是假的?”王寶立馬做出一副驚訝的樣子說道。
  “不是。”羅成有些無奈。“那些只是佛祖的萬萬分身之一。”
  “不是假的啊,那就是說佛祖的確不會飛。”王寶很執拗的說道。
  羅成無奈,干脆轉過頭不說話。
  可是王寶卻沒打算放過他。
  “你不是說佛祖無所不能嗎,讓他過來幫我算個命好不。”他很認真的看著羅成說道。
  “佛祖不算命,佛祖是造化眾生的神王。”羅成盯著他說道:“你能不能不要胡鬧了。”
  只是他的話音剛落,他身旁的一個外国青年人就很認真的用他一嘴不怎么標準的漢語說道:“你說的不對,上帝才是教化眾生的神王,你所謂的佛祖,只是偽神。”
  顯然,這是一個上帝的信徒。
  看到他們在爭執,前排的李牧和劉云已經戴上耳機聽起了音樂,田心和田月姐妹顯然也不是第一次坐飛機,也戴上耳機開始聽歌。
  劉玉民也跟著他們有樣學樣的戴上了耳機。
  只有二狗正好夹在王寶和雪七中間,無可奈何的看著他們在爭執。
  “好了,別煩了,有本事你們兩個把佛祖和上帝叫到一起PK一下,誰能贏誰就當神王,行不。”王寶冷哼著沖著兩個信徒說道。
  頓時,羅成和那個外国青年的臉色都變得有些尷尬。
  就在這個時候,機艙里傳來了廣播說飛機即將起飛,讓各位扎好安全帶,幾個人這才沒有吵了。
  對第一次坐飛機的人來說,大部分人的心里都會感到興奮,刺激,和恐懼。
  可是二狗卻絲毫沒有恐懼,只有興奮和刺激,眼睛不斷的看著窗戶外面。
  飛機越來越高,他就越來越興奮,看著身旁紧紧閉著眼睛的小木,他伸出胳膊抱著她的肩膀。
  小木愣了一下,還是乖巧的靠在他的肩膀上。
  “我不是害怕,只是想起就要離開這個国家了,感覺心里很不是滋味。”她輕聲說道:“很突然,我甚至沒有絲毫準備。”
  “別亂想,一切都會沒事的,真的。”二狗親了一下她的額頭,輕輕說道。
  “嗯。”小木點頭。
  過了一會,她輕輕动了一下腦袋看著二狗說道:“我感覺,我可能真的誤解她了。”
  她的眼睛里帶著復雜和認真。
  “那就等你回去了,好好對她。”二狗笑著說道。
  “嗯。”小木點頭。
  或許是被他們的對話給渲染的有些傷感,王寶幾個人終于也不再吵了,一個個臉色都有些阴沉,他們也開始有些想家了。
  就在此時,廣播里很不合時宜的響起了機長的聲音。
  “尊敬的各位乘客,我是本次航班的機長,飛機此刻已經安全起飛,我們的目的地是美国洛杉磯·····”
  這句話無疑讓幾位已經開始思鄉的人變得更加惆悵了。
  “狗哥,我有些想家了。”王寶扭過頭看著二狗說道。
  二狗毫不猶豫的說道:“那好,等到下了飛機,就讓劉云幫你買一張回程的機票,你再回去。”
  “我不是這個意思,狗哥,我只是說說而已。”王寶急忙說道。
  “可我是這個意思。”二狗說道:“因為我也想回去了。”
  他說完,苦笑一下,又說道:“可是我現在不能回去。”
  這句話落下,眾人頓時就沉默了,再也沒有人說想回去的話了。
  飛機要在天上飛十三個小時,所以,大家都昏昏沉沉的睡著了。
  二狗是被一陣吵鬧聲給吵醒的,睜開眼睛就看到一行穿著黑西服的外国人正在飛機上大叫著什么,很多乘客都慌張的趴在座位上不敢說話。
  “我們運氣真好,碰上劫機的了。”小木在一邊苦笑著對他說道。
  “劫機?什么意思?”二狗還沒反應過來,但是很快他就明白了,因為他看到一個黑衣人拿出了一把枪,一枪就把他身邊的一個男乘客給打死了。
  “妈的,搶劫竟然搶到老子頭上了。”二狗頓時火氣就起來了,破口大罵了起來。
  同時,他的腦袋里生出一陣奇怪的感覺,他竟然能夠聽懂那幾個外国人的話。
  “都安靜,我的朋友們,我只是求財的,你們放心,在我的要求沒有得到滿足之前,你們暫時都是安全的。”
  這些聲音进入二狗耳朵的時候,二狗愣了一下,仔細一聽,發現那個人的確是在說外国話,頓時就明白,肯定是自己特殊能力的作用。
  劫機的人顯然也知道很多人都聽不懂漢語,頓時就沖身邊的一個瘦小的亞洲男人打了個招呼,頓時那個男人就用漢語吧他剛剛的話再次重復了一遍。
  “他們一共有六個人,我需要一個幫手。”羅成在這個時候顯得十分平靜,看著二狗說道。
  聽到他的話,雪七立馬也看著二狗說道:“狗哥,讓我去吧,我功夫好,我看的出來,這群外国人不管怎么都不會放過我們的,我有把握殺了他們,如果我出事了,幫我照顧好我爺爺。”
  “放屁,你自己的爺爺自己養,老子沒那閑工夫。”二狗輕聲說道:“羅成,你和雪七一起上,你們兩個身子麻利,帶上這個药粉,等會直接把這個药粉往他們嘴上招呼就行,只要他們聞到了药粉,絕對完蛋。”
  他說著,就從自己口袋里把裝神仙药的瓶子拿了出來,慢慢的弄了瓶蓋。
  羅成一愣,雪七倒是認識這個瓶子,眼睛頓時就亮了。
  “相信我。”二狗說著,就往他們手上一人倒了一些神仙药。“你們小心了,不要碰到這药,不然的話,神仙也救不了你們。”
  他叮囑著他們。
  頓時雪七和羅成都點了點頭。
  就在這個時候,那個搶劫的頭子也注意到了他們在說話,頓時就沖著他們吼了起來。
  “他讓你們走出去站到過道中。”小木急忙在一邊翻譯。
  二狗一愣,頓時不經意的在自己的兩手上都放了一點神仙药,示意小木把瓶子拿上,這才和雪七羅成緩緩走了出去。
  “你們在說什么,可惡的黄皮豬,FUCK,我最討厭黄皮豬了,給你們五秒的時間,說清楚你們在說什么,我可以讓你們死的干脆一點。”劫匪頭子說道,把手上的收枪揚了揚,顯然是在示威。
  看到二狗等人一臉迷茫的樣子,他又罵了一句,沖身邊的亞洲男人打了個招呼,只是那個人還沒來得及說話,雪七和羅成就动了。
  他們的速度非常快,一個眨眼就把那個劫匪頭子手上的枪給踢掉了,邊上那個亞洲男人正要說話,卻被一只手捂在了臉上,他一愣,還沒來得及反應就感覺自己的腦袋開始眩暈了起來,手上的枪立馬拿不穩了,掉在了地上,眼睛瞬間變得通紅了起來。
  二狗麻利的接到他即將掉落的枪,毫不猶豫沖著身旁的兩個劫匪就一人一枪打了過去。
  他沒打過枪,但是,很幸運,這把枪的保險已經被打開了,而且,他和兩個劫匪之間的距離只有一米多,完全不用瞄準。
  那兩個劫匪應聲倒下,二狗卻不放過他們,伸手就把自己兩個手掌上的神仙药在他們臉上一抹,這才用枪指著機艙里最后一個劫匪,他此刻正捂著自己的手戒備的看著眼前的幾個人。
  “你不能殺我,你不能。”他一臉驚恐沖著二狗搖著腦袋說道。
  “什么,你想殺我。”二狗直接吼了這么一句,毫不猶豫開枪在腿上打了一枪。
  他感覺這個枪挺好用的,一米的距離,他打的很準。
  就在這個時候,背后的幾個人神仙药的作用已經發了,眼睛都已經變紅了,盯著四周的乘客們就撲了過去。
  只是乘客們看到他們手上已經沒有枪了,頓時就大膽了起來,一群人蜂擁而上幾下就把他們給摁在了地上。
  就在這個時候,通往前面的一個門開了,兩個拿著枪的劫匪走了過來,二狗立馬把地上那個外国劫匪給拉了起來用枪指著他的頭看著他們。
  羅成和雪七的反應速度也很快,雪七顯然以前用過枪,很快從地上拿起一把枪也指著被乘客壓著的一個劫匪。
  “誰會英語,告訴眼前那兩個家伙,讓他們放下枪,不然的話,我就殺了這個人。”二狗立馬沖著邊上的乘客吼道。
  頓時,就有一個乘客顫顫巍巍的沖著兩個用枪指著二狗的劫匪屋里哇啦的說了起來。
  兩個劫匪的情緒顯然很激动,其中一個和二狗用枪指著的這個劫匪的關系顯然很不平常,頓時就拉過一個乘客用枪指著他的頭沖著二狗用蹩腳的漢語吼道:“放了漢斯,不然,我要殺人了。”
  二狗一愣,特殊能力啟动,知道自己用枪指著的這個家伙是眼前那個人的親弟弟,頓時就露出冷笑的目光。
  “你隨便殺吧,反正老子他妈的又不認識那個人,但是老子可以給你保證,你每殺一個人,我就在你弟弟身上開一個洞,還有你的那些手下,他們都被我喂了神仙药,除了我,沒人能救活他們。”他很無所謂的說道。
  那個外国人的漢語水平顯然還有待加強,頓時就盯向了剛剛翻譯的那個乘客。
  那個乘客無奈,只能把這番話給他翻譯了一下。
  頓時,他的眼神就愣住了,直直的盯著二狗怒吼道:“我,才是,劫匪。”
  “老子管你他妈的是誰,要么扔了枪,要么你隨便殺。”他說著,沖雪七吼道:“用給你的枪在這個家伙的腿上給我開個洞。”
  雪七頓時毫不猶豫的開枪在他用枪頂著的漢斯腿上開了一枪。
  漢斯疼的就想掙扎,但是卻被二狗把枪口塞进了嘴巴里。
  “你再敢动一下,老子打爆你的頭。”他惡狠狠的說道。
  頓時,眼前不遠处的劫匪就冒了一頭的汗,他完全被二狗的行為給震懾住了,臉上的神色緩和了一些,帶著求饒的目光沖他說道:“放了我弟弟,我放了你,我們公平,好不好。”
  聽到這句話,二狗立馬火大了,沖著他吼道:“別他妈的給老子放屁,要么你放下枪,給老子跪下,要么你現在就開始殺人,我們現在有這么多人,死一半,剩下的一樣能把你們兩個人弄死,反正你搶劫成功了也要把這個飛機給搞爆炸了,到時候一樣是個死,怕個球毛。”
  那個外国人顯然聽懂他這句話了,一旁的乘客們也都聽懂了,沒聽懂的都在給身邊的人翻譯,頓時,所有人看著兩個劫匪的眼神都散發著惡狠狠的光芒。
  恐懼也是一把雙刃劍,當人們恐懼但是還有希望的時候,所有人都會被恐懼打倒,可是如果當所有人都感覺已經毫無希望了,恐懼就變成了魚死網破的決心。
  劫匪頓時愣住了,他真的怕了。
  “我數到十,如果你還不放下枪,我就在你弟弟身上再開一個洞,如果你放下枪,我可以保證,給你一條活路。”二狗說完,就開始數了。
  “一、二、十。”他剛剛報出十,雪七就在漢斯腳上開了一枪。
  &
  nbsp;“啊···啊··Please···”漢斯大叫著,看著自己哥哥,說著英語。
  “你,不講信用,只數了,三個數。”劫匪瞪著二狗說道。
  二狗立馬沖著他破口大罵:“老子只說數到十沒說數十個數,是你他妈的腦袋秀逗理解錯誤,再給你最后一次機會,我在數到十,你再不放下枪,我一枪打死他。”
  “愣著干球,給這個外国佬翻譯一下我的話,老子這么經典的話憑他的漢語智商他肯定聽不懂。”二狗沖著剛剛充當翻譯的那個乘客吼道。
  那個乘客現在已經有些麻木了,把這句話翻譯了過去。
  這一次,那個劫匪毫不猶豫的舉起手,把枪給扔到了地上,他旁邊的劫匪立馬也跟著照做了。
  扔下枪,他立馬嘰里咕嚕的說了一大堆的話,那個翻譯這個時候膽氣壯了很多,立馬就快速的翻譯了起來。
  “他說他已經照做了,希望你能履行你說過的話。”
  只是他的話剛落下,一群憤怒的乘客已經沖著那兩個劫匪撲了過去。
  “砰砰砰···”二狗沖著地上連開了三枪。
  頓時所有的乘客都愣住了,一個個都心驚膽戰的看著他,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他妈的,都給我安靜下來,老子對劫機沒有興趣,只是,老子已經答應了他要給他一條活路,就一定會給他一條活路,他有罪,也應該交給警察才對,我們無權处置他,現在所有人立馬給我回到座位上去,聽不懂漢語的旁邊的人給翻譯一下。”
  他的話音落下,眼睛就看向正壓著幾個劫匪的乘客,趕紧沖他們吼道:“他們幾個不能放開,放開麻煩就大了,飛機上的警察都哪里去了,趕紧出來,把他們給綁住,狠狠綁住。”
  這個時候,飛機上的警察終于反應了過來,一個個都沖著二狗道謝,然后在眾人的幫助下把幾個人綁了起來帶走了。
  二狗這才帶著雪七和羅成去把手上的神仙药药粉洗干凈,回到座位邊上的時候,小木正在愣愣的看著他。
  “你,真厲害。”她說道。
  二狗一笑,說道:“不是我厲害,是劫機的人太白癡了,如果是我劫機的話,這個飛機上的人一個都跑不了。”
  頓時,身邊的幾個能聽懂漢語的乘客看著他的眼神都充滿了一絲畏懼,顯然,二狗剛剛給他們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
  “你們別誤會啊,我可是好人,標準好人,我剛剛還救了你們呢。”二狗急忙解釋。
  這個時候,一個漂亮的空姐走了過來,到二狗的身邊站住,對他鞠了一躬說道:“您好,我是本次航班的乘務長,我代表全体空乘人員對您的勇敢行為表示感謝,我們已經和航空公司取得了聯系,公司已經決定給您一筆豐厚的獎勵。”
  “好啊,準備給我發多少錢啊,我不會介意的。”二狗立馬說道。
  乘務長愣了一下,周邊聽到他的話的乘客也都愣住了,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他。
  按說這個時候,他最少應該推辭一下,或者說的含蓄一點才好。
  就在這時候,發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一個中年人忽然站起來看著乘務長說道:“你好,請問可不可以把我的座位換到公務艙或者頭等艙去,我不想和這種人坐在一起。”
  乘務長愣了一下,但還是禮貌的說道:“您好,非常抱歉,本次航班沒有公務艙,頭等艙現在已經充當了關押犯人的地方,所以不能滿足您的要求,還請諒解。”
  “你是想表示你看不起我是嗎。”二狗好笑的看著這個中年人說道。
  中年人立馬冷哼,說道:“你的行為簡直是在給国人臉上抹黑。”
  聽了這話,二狗立馬笑了。
  “那請問王副部長,我要怎么才不算是給国人臉上抹黑,很大方的說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然后說我不需要這些獎勵?很抱歉,我雖然道德很高尚,但是,和您比,我只能算是一個窮人,航空公司給我獎勵這是我應得的,因為我做了你這種只會用嘴巴譴責人的懦夫不敢做的事情。”
  “我幾乎差點送命,救了一飛機的人,包括您,可是現在卻被您當眾指責,請問,您到底想要我怎么樣才好啊。”
  他好不掩飾對自己的贊美,說完,臉上的笑容已經消失了,變成了凝重和無奈。
  頓時,這個中年人的臉色就變得尷尬了起來,他身旁的一個人頓時就站出來想要沖二狗說什么,只是這個時候幾乎所有的乘客都開始指責他們了。
  他原本讓眾人意識到自己的存在,沒想到卻變成了小丑,成了眾人討伐的對象。
  “我們,感謝你。”一個外国人用蹩腳的漢語看著二狗說道。
  “謝謝,這是我應該做的。”二狗笑著說道。
  看到他變得溫和了起來,飛機上原本因為他剛剛的兇狠對他帶著一絲戒備的人都開始對他打起了招呼,甚至有人在高呼著“英雄”。
  那個中年部長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默默的退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看著二狗的方向一眼不發。
  “王部長,您不要生氣,等我們回国了有的是機會收拾他,他總要回国的吧。”他身邊的秘書說道。
  中年部長揮揮手,說道:“算了,這個人不簡單,能認出我不奇怪,但是我能感覺到他好像對我很熟悉的樣子,這讓我感覺有些不可思議,等飛機落地后,他怕是很快就要出名了,到時候好好調查一下他的來路再說。”
  秘書頓時點點頭。
  飛機落地后,果然,二狗被標榜成了英雄。
  只是,當所有乘客都高呼著英雄的時候,他們發現自己找不到英雄去哪里了——
上一篇:93.賽江南
目錄
下一篇:95.去拉斯維加斯玩玩


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