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野美色》

當前位置:首頁 > 鄉野美色 >

99.風光回國

  第99節  風光回国
  “沒有,我發誓,我絕對沒有。”二狗立馬說道。
  只是米素卻不依不饒的用手抓住了二狗的子孫袋,趴在上面親吻了起來,二狗受到刺激,頓時渾身都興奮的顫抖了起來。
  “不要。”他嘴里還在喊道,運动的速度卻加快了起來。
  不到五分鐘的時間,朱莉終于長吼了一聲,渾身顫抖了起來,屁股高高舉了起來,二狗感覺大家伙被一股溫暖的氣息給包圍了起來,但是卻還是沒有釋放的感覺,不由就有些苦悶。
  從朱莉的身体里退出來,還沒有动作,就被米素一把把還掛著水跡的大家伙給含在了嘴里。
  “你。”二狗有些驚訝看著她。
  他似乎不明白,這個女人究竟是怎么了,但是用特殊能力掃過她的腦袋,他頓時就明白了一些。
  都是自尊心在作祟。
  原來,米素是一個非常好面子的人,也是一個很自卑的人。
  她的身材就是她的逆鱗,任何人只要提起她就肯定會暴怒,二狗剛剛不僅提起了,而且還提了好幾次,如何能不讓她暴怒。
  她就好像一頭被侵犯了領地的母狼一樣,此刻滿肚子的火氣。
  二狗雖然知道她的想法,但是讓他捅米素的話,他還是放不開這個心結,于是,他只能無奈的放開自己的身体,讓自己完全放松下來。
  米素狠狠用力允吸了一下二狗的大家伙,忽然感覺到手抓著的地方傳來一陣顫抖的感覺,還沒反應過來,一股急速的熱浪就沖进了她的嘴里。
  她一愣,臉上卻充滿了興奮,用力允吸了一下,在二狗目瞪口呆之下把他的精華全部吞进了肚子里,最后還在他的小頭上用舌頭打了個旋舔了一下,舒服的二狗頓時渾身顫抖了一下。
  “舒服嗎。”她看著二狗問道。
  “舒服,真舒服。”二狗笑道。
  又和她們缠綿了一會,二狗就走出了總統包間的門,走出去,就看到王寶等三人和李牧都在門口站著。
  “你們怎么都在門口啊。”二狗疑惑的看著他們說道:“可以到樓下等我啊。”
  李牧頓時搖搖頭說道:“我們也是剛剛才上來的,別說了,我們趕紧回洛杉磯吧,現在已經上午十一點了,到洛杉磯就下午三四點了,劉云他們怕是都著急了。”
  二狗點點頭,沒說話,最后看了一眼房子里一臉期待看著他的幾個女人,笑了笑關上門,跟著李牧離開了。
  他雖然不喜歡被管束,但是現在在異国他鄉無依無靠的,他知道自己必須要和劉云搞好關系才行。
  五年,一千八百多個日日夜夜,二狗也已經二十二歲了,當然,不管是他的身份證還是美国国籍上,都寫的是二十五歲了。
  這五年里發生了很多故事,但是唯一一件讓二狗感覺難以接受的事情就是加入美国国籍的時候宣誓的那一節。
  他一直想不通美国人為什么就不懂得變通,不管怎樣都非要讓他宣誓,給錢都不行。
  后來他才明白,美国也是一個民族意識非常強的国家,這個国家并沒有自己想象中資本主義国家一樣,充滿了貪婪和自私,這里的人一樣熱爱自己的国家,熱爱自己腳下的土地。
  “五年了,好想家。”站在洛杉磯機場門口,看著背后熟悉的城市,二狗感慨萬千。
  忽然,頭頂下起了雪,二狗缩了缩身子,有些訝然的看著天空。
  “洛杉磯竟然會下雪,這可是奇觀啊。”一旁的劉玉民也一臉的奇怪。
  二狗另一邊的一個美国中年人也一臉驚訝的說道:“我在洛杉磯居住了十五年,這是第一次看到洛杉磯下雪,真是奇跡啊。”
  “是啊,我從小出生在這里,將近三十年的時間,我都沒有見過洛杉磯下一次雪,真的是奇跡。”二狗背后一個穿著職業裝的高挑美国女人也在說道。
  他的身邊,一個美麗雍容打扮的十分華麗的婦人一只胳膊挽著二狗的臂膀,另一只手伸出去接了一朵雪花悠悠的說道:“我的家鄉有一句老話,瑞雪兆豐年,這是在預示著我們,此番回去的路一定會一帆風順。”
  “是啊,現在已經阳歷一月多了,家里此刻怕是也要下雪了。”二狗臉上帶著一絲惆悵說道。
  雍容婦人往他身邊靠了靠說道:“別感慨了,最多十幾個小時我們就回去了。”
  “賽貂蟬,我們現在回去的話讓廣市的人看到你這幅樣子怕是眼球會掉落一地吧。”二狗笑著說道。
  聽到他的話,婦人不依的白了他一眼,說道:“你還不是一樣,二狗集團總裁,也太有象征性了,回去了怕是也會讓人大跌眼鏡的。”
  說完,她很認真的看著二狗說道:“我還是喜歡你叫我小木,那樣聽著親切,我永遠都是你的女人。”
  “別亂想。”二狗拍拍她的手說道。
  這個女人赫然竟是當年二狗從賽江南身邊帶出來的女孩,小木。
  幾年時間下來,在平穩的環境里,她終于恢復了她原本應有的面貌,美若天仙,驚人心魄,真不愧她的名字。
  “賽貂蟬。”
  幾年的時間下來,她也成了二狗最信任的人之一。
  對二狗來說,乘坐私人飛機最大的好处就是不擔心被劫機。
  用波音737做私人飛機,對二狗來說或許是有些奢侈了,但是相對二狗集團近千億美元的市值來說完全就不是一回事。
  二狗集團,全球最大的保狡公司,也是全球頂級保狡公司中的領頭羊,整個公司只有三種產品。
  二狗一號,二狗二號,二狗三號。
  這是三種不同的酒,價格差別也是天壤之別,二狗一號十美元一瓶,二狗二號一百美元一瓶,二狗三號一千美元一瓶。
  這就是二狗這五年在美国最大的成就。
  靠一個產品打天下,這對任何企業來說都是一個奇跡,但是二狗生生讓這個奇跡在五年內成為了現實。
  &n
  bsp;   當然,為了紀念王二憨為自己事業做出的杰出貢獻,他準備發布限量版的“神仙一號”酒,全球發行十萬瓶,每瓶定價一萬美元,不同的是,神仙一號用的是真正的神仙药配置的。
  “我輕輕的來了,正如我輕輕的走了,我揮一揮衣袖,算了,還是放個屁吧。”站在旋梯上,二狗說著,感覺一陣屁意。
  “真舒服。”他一臉陶醉的說道,然后踏步走入了機艙。
  后面跟著的羅成有些發愣,但是很快就聞到了一陣臭氣,急忙踏步跟了上去。
  時隔五年,二狗身邊的幾個保鏢卻依舊沒換,王寶,雪七,羅成,他們一樣還跟著二狗,不同的是,二狗的身邊還多了一群正宗的美国退役大兵組成的保鏢。
  劉云和李牧并沒有跟著,因為他們早就已經回国了,當初一起出來的人,除了他們,其他的人都在二狗身邊圍著。
  “你真的考慮好要跟著我回去了嗎,如果你不回去的話,留在美国,你會有更廣闊的前途,甚至,你有可能參與這一屆的州長奄。”二狗笑著看著劉玉民說道。
  的確,這些年劉玉民在美国完全展露了他的商業天賦,二狗集團的成功很大程度上離不開他的幫助。
  二狗說的也沒錯,他如果繼續留下的話,很有可能能夠參與這一屆的州長奄,最差也能當個州議員,可是他非要回去。
  “我都知道,我感謝美国給了我發展事業的機會,可是,我的根在九曲。”劉玉民說著,臉上帶著傻傻的笑容。“再說,我感覺羅德曼是一個很好的經理,他比我熟悉美国,很適合做二狗集團美国分部的CEO。”
  “而且,集團馬上就要上市,他比我更加了解美国金融。”
  “我知道,我從來相信他。”二狗笑道,沒說話了,因為他也想家了。
  如果非要說私人飛機的另一個好处的話,就是波音737巨大的機艙絕對允許二狗在里面裝修一個豪華的私人客廳和私人臥室。
  躺在床上,二狗只帶了賽貂蟬一個人。
  “我特別喜歡叫你賽貂蟬。”二狗把她抱在懷里說道。
  “為什么。”她盯著二狗的眼睛笑著說道,顯然,她已經知道答案了。
  “因為這樣叫你我感覺自己特別有成就感,貂蟬美麗,可是你比貂蟬更加美麗。”他笑道。
  “油嘴滑舌。”賽貂蟬笑道:“可是我還是喜歡你叫我小木,你不叫我小木,我沒安全感。”
  二狗一愣,點點頭,說道:“小木,我們睡會吧,我有些困了,昨天晚上太瘋了。”
  小木頓時白了他一眼,但是還是乖巧的伏在他的懷里。
  十幾個小時,二狗睡的很香,或許是因為昨天晚上的確瘋的太厲害了,他竟然沒有和小木親熱。
  廣市機場,機抄理劉洪喜正在辦公室對著新配的電腦玩游戲,忽然,桌上的電話響了,他習慣的立馬接了起來,然后身子立馬就站直了。
  “老領導好···請老領導指示···請老領導放心,我保證完成任務。”
  掛了電話,他頭上已經出了一頭的汗,因為他得到一個消息,太省副省長王九州要來機場接機,這不是讓他頭疼的,讓他真正頭疼的是,剛剛給他打電話的那個老領導,是上面的一個很重量級的存在。
  不由的,他就想到了一些事情,立馬拿起電話撥了一個號碼,立馬又掛了電話,拿出自己的手機撥了一個號碼。
  “喂,老劉啊,告訴你一個事情,嗯,是這樣的·····”
  同一時刻,二狗的座駕終于降落在了廣市機場,国內現在除了一些政要其他人根本就不可能有私人飛機,所以,機場的工作人員對飛機場的人都很好奇。
  下了飛機,看到眼前完全陌生的新機場,二狗一愣,搖搖頭,還沒动彈,忽然就看到距離跑道不遠处一輛悍馬車的燈忽然亮了,沖著他開了過來。
  看到這一幕,頓時二狗身邊的一群美国保鏢們立馬就把他圍在了中間,然后把他往旁邊拉去,同時一個個都拔出了枪指著悍馬車。
  “紧張什么啊,是我,李牧告訴我你要回來的。”悍馬車一個剎車停下,上面下來了一個五十多歲的中年人,看著他笑道:“你小子出息了啊,喝了幾年外国水,竟然都敢用枪指著我了。”
  看到來人,二狗急忙讓保鏢放下枪,笑著臉迎了上去——
上一篇:98.淫亂盛宴
目錄
下一篇:100. 因為我是你爸


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