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野美色》

當前位置:首頁 > 鄉野美色 >

103.可憐天下父母心

  第103節  可憐天下父母心
  這個事情处理的很圓滿。
  之所以這么說,是因為不管是政府,還是二狗,還是黑道,都很滿意這個結果。
  機場,王九州看著二狗懷里抱著的孩子,不由一愣。
  “這個孩子和你好像啊。”他說道。
  二狗一愣,頓時就笑了,問道:“哪里和我像啊。”
  “鼻子,嘴巴,還有,眼神,對,這眼神簡直就是你的翻版。”王九州說道。
  二狗一愣,然后哈哈笑道:“三狗,叫王叔叔。”
  “王叔叔好,我是王三狗。”三狗立馬乖巧的看著王九州說道。
  聽到這名字,王九州頓時就愣住了。
  “這,這是你兒子?”他張大嘴巴驚訝的說道。
  “是啊。”二狗有些得意的說道。
  “不可思議啊,你怎么都有孩子了啊,你才多大啊,這家伙,有四歲了吧,你走的那年就有他了。”他看著三狗瞪著眼睛說道。
  二狗嘿嘿一笑,說道:“怎么,不行啊,怎么樣,我兒子可爱吧。”
  “嗯,這小家伙是挺可爱的,只是,太胖了。”王九州笑著說道。
  “二狗,你為什么不把我妈咪帶上啊。”三狗忽然想起這個事情,問道。
  二狗無言,他總不能告訴他時候,他妈咪因為擔心給他爹丟臉所以不想出來吧。
  “你妈咪有事,小姨抱你好不好啊。”小木在一旁笑著說道。
  “好。”三狗說著就伸出兩只手要讓小木抱。
  二狗猶豫了,因為他發現這小家伙一提起讓小木抱兩只眼睛就亮晶晶的,完全一個小色狼的樣子。
  從廣市到平原市,飛機直飛的話幾個小時就到了。
  到平原市的時候,已經下午兩點多了。
  剛下了飛機,機場的跑道旁已經停了兩輛奔驰轎車,還有一輛越野車,掛著太省省委的車牌。
  “哎呀,我還是第一次坐這么舒服的飛機啊,過幾天我們再見面吧。”王九州笑著說道,然后沖著來接自己的人打了個招呼。
  “好,過幾天你來看我吧。”二狗笑著說道。
  王九州笑著說道:“你呀,面子真大,比省長的面子都大。”
  說完,他的臉色變得嚴肅了起來,說道:“你真的決定要繼續當鎮長嗎?”
  “有什么問題嗎,你不是已經給我平反了嗎?”二狗笑道。
  王九州說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感覺你干鎮長有些屈才了。”
  “有啥屈才的,我都走了幾年了,從基層干起嘛。”二狗笑著說道:“再說了,我在美国的另一個身份也是個問題,如果我往上爬的話,終有一天也會有人查到我頭上的,如果我一直干小鎮長的話,肯定沒人查我,省事。”
  “說實話,我很不喜歡政治,我做這個鎮長,只是因為,我累了,在国外飄了幾年,我想回家了。”
  王九州點點頭,沒說什么,打開吉普車的車門坐上車揚長而去。
  “二狗,我們去哪里啊。”三狗窩在小木的懷里抱著她的脖子看著二狗說道。
  “沒大沒小的,要叫我爹才行。”二狗笑著說道,看著自己兒子,他怎么都生氣不起來。
  “好吧,爹,我們現在去哪里啊。”三狗有些不情愿的看著二狗問道。
  二狗卻不在意他委屈的樣子,笑著說道:“回家了,肯定是要去見你爺爺了,我現在都能想到,你爺爺見了你肯定會開心的笑死的。”
  他想著陳耕看到三狗時候的樣子,頓時自己先笑了起來。
  兩輛奔驰車是來接他們的,或者應該說,兩輛奔驰車是來接二狗的保鏢們的,因為二狗有自己的座駕,一輛定做的加長版凱迪拉克,就在波音737的貨倉里放著。
  從洛杉磯起飛到現在,這輛車是第一次接觸地面。
  “真帥氣的,這輛車,我怎么看都看不膩。”二狗看著眼前這輛霸氣十足的車子笑著說道。
  凱迪拉克后面還跟了一輛軍用版的悍馬,這兩輛車都是跟著飛機一起走的。
  從平原市開車到九曲縣要五個多小時的時間,二狗正好瞇了一下眼睛,又小睡了一會。
  好在三狗這會也玩累了,沒吵他。
  車子进入大黄村的時候已經八點多了,天已經黑透了。
  阳歷一月的天,賊冷賊冷的,特別是村里,更加冷。
  下了車,二狗倒是不感覺怎么冷,倒是三狗冷的打了個哆嗦,二狗急忙就要把自己身上的皮衣脱下來給他,只是他還沒动,小木就拿了一個毯子過來了,披在他身上。
  “謝謝小姨。”三狗甜甜的說道。
  二狗白了他一眼說道:“你怎么不謝謝你爹啊。”
  “你對我好是應該的。”三狗不領情的說道。
  “你···”二狗瞪著他,卻笑了,和三狗,他還真的生氣不起來。
  陳耕顯然還沒睡覺,二狗輕輕敲了下門就聽到里面傳來一陣聲音。
  “誰啊,大晚上敲人的門。”
  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二狗頓時感覺喉嚨上被什么堵上了,聲音沙啞的喊道:“爹,是我,二狗。”
  門里的聲音頓時安靜了,良久,才響起了一陣小跑的聲音。
  咣當,門開了,在車燈下看著眼前憔悴了很多,鬢角已經生出了白發的陳耕,二狗把三狗往地上一放,頓時就噗通的一下跪下了。
  “爹,不孝兒二狗回來了。”他紅著眼睛看著陳耕說道。
  陳耕的臉部在顫抖,顯然是激动的,看到他跪下,急忙就要低下頭扶他,但是腿沒有站穩,差點栽倒,二狗急忙把他給扶住。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這些年,你受委屈了。”陳耕老眼通紅的說道。
  二狗急忙站起來,擦了下眼角的淚水笑著說道:“爹,我這幾年在外面過的可好到了,一點委屈都沒有受,真的,我說的是實話。”
  “嗯,沒受屈就好,呀,這個小家伙是誰,胖嘟嘟的,真可爱。”陳耕看到了三狗,有些驚訝的問道。
  “爺爺好,我叫王三狗,是王二狗的兒子。”三狗乖巧的看著陳耕說道。
  陳耕頓時就愣住了,臉上的表情變得木然了,眼睛瞪得老大,完全驚詫了。
  “你說你叫什么,你爹是誰?”他沙啞著聲音低著頭看著三狗問道。
  精神比剛剛好了不止十倍,好像是吃了菠菜的大力水手,好像是變身了以后的奧特曼。
  “爺爺好,我叫王三狗,我爹是王二狗,是不是我的名字太難聽了啊。”小家伙難得害羞了一下。
  “哈哈哈···”陳耕忽然大笑了起來,然后一把把三狗給抱了起來。
  “好孫子,你的名字很好聽,很好聽,趕紧进屋,外面冷。”他說著,就抱著三狗顫巍著身子往房子里走去,看著他搖晃的身影,小木頓時就想上去把三狗接過來,卻被二狗阻止了。
  “讓老爺子高興一下吧,對村里人來說,孩子就是下半生的盼頭。”他嘆了口氣說道。
  忽然有些感覺自己帶三狗回來是個不好的決定,因為,他不能讓三狗長時間呆在從哪里。
  最關鍵的是,他以為陳耕還是五年前的樣子,他只知道陳耕今年六十六歲了,但是卻忘了六十六歲的村里人應該已經老成了什么樣子。
  进了房間,三狗就一直在左顧右盼。
  “爺爺,你的房子好老啊,三狗長大了要掙好多好多的錢給爺爺蓋新房子。”三狗乖巧的看著陳耕說道。
  陳耕都笑的眼睛瞇成一條縫了,摸著三狗的頭說道:“哎呀,三狗真乖,真乖。”
  “謝謝爺爺。”三狗甜甜的笑道。
  “哎呀,二狗,這么多朋友都回來了,咱們家住不下這么多人啊,要不,分幾個人到村委會去住吧。”陳耕看著二狗背后的一群人一拍腦袋著急的說道。
  “實在不好意思啊,家里啥都沒有,你們吃蘋果嗎,二狗,到那邊房里拿蘋果給你朋友吃,咱村里果園的果子。”
  二狗急忙說道:“好,我立馬去。”
  “還是我去吧,你告訴我在哪里。”小木看著陳耕說道。
  只是卻看到陳耕的眼神不动了,她奇怪的看著二狗,發現二狗的眼神也不动了,愣愣的盯著墻上的一張黑白照片。
  “我娘,她啥時候走的。”二狗說著,已經對著照片跪下了。
  “兩年了。”陳耕眼睛紅紅的說道。
  三狗立馬也從床上滑了下來,跟著二狗跪了下來。
  “奶奶,三狗給你跪下了。”他乖巧的說道。
  “好孩子,都是好孩子,都起來吧,都起來吧。”陳耕顫巍著聲音說道。
  二狗磕了一個頭,三狗也跟著磕了一個頭。
  “他還是沒回來嗎?”他看著陳耕問道。
  “我就當他已經死了。”陳耕說道,眼睛卻在看著三狗,二狗從他的眼神里看到了希望。
  二狗站了起來,猶豫了一下,張了張嘴想說三狗不能在村里待,但是卻怎么也說不出來,只是他沒說出來,陳耕卻說出來了。
  “把三狗在家里留兩天,然后就帶走吧,這么靈性的娃,留在村里都糟蹋了。”他說道。
  二狗喉嚨哽咽,想要拒絕,但是怎么也開不了口。
  良久,他說道:“我把他找回來吧,我知道他在哪里。”
  聽到這句話,陳耕渾身一顫,然后點了點頭,啥話都沒說,只是默默的打開電視機然后抱著三狗笑著看電視了。
  可憐天下父母心,他,終究還是放不下自己那個已經離家十幾年的孩子。
  二狗看的出來,他雖然看著三狗的眼神全是欣喜,但是,眼角的深处,卻帶著隱藏不住的陣陣的失落——
上一篇:102.我同意你的要求
目錄
下一篇:104.辦公室激情


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