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野美色》

當前位置:首頁 > 鄉野美色 >

104.辦公室激情

  第104節  辦公室激情
  當天晚上,二狗陪著陳耕說話說道大半夜。
  小木帶上王寶雪七還有羅成,還有兩個外国保鏢摸著黑開車去了九曲縣縣城,
  王寶和雪七還有羅成都回家去了,離家幾年了,他們也想家了。
  四輛車就剩下兩輛,陸一夫和剩下的六個海豹隊員在車上過的夜,雖然他們已經退役了,但是這樣的生活對他們來說也就是家常便飯一樣簡單。
  三狗很乖,二狗把他放在家里,他也沒哭沒鬧。
  大清早,門口。
  “爹,那我先走了,我留四個保鏢,等我上任了,我會經常回來看您的。”二狗看著陳耕說道。
  “走吧,三狗留給我你就放心吧,我能不對我親孫子好啊。”陳耕笑的眼睛都快瞇成一條縫了。
  對村里的老人來說,孫子就是他們繼續活下去的寄托,是他們對未來的希望。
  二狗正準備走,陳耕卻把他喊住了。
  “先別走,帶三狗到你爹妈墳上磕個頭吧,順便,也給你干妈磕個頭,她生前一直念叨你。”他說道。
  二狗點點頭,抱著三狗帶著陸一夫和海豹門一起去了墳地。
  村里的人起得早,很多人都看到二狗離開的身影,最關鍵的是他那輛加長的凱迪拉克實在是太拉風了。
  村里人何時見過這么豪華的車,還有陳耕門口停著的那輛豪華的軍用悍馬,都讓他們的眼球掉落了一地。
  二狗回來了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整個村子。
  村頭,一個農村婦女抱著一個四五歲的女孩在門口遠遠的看著二狗車子的背影發呆。
  車上,二狗似乎感覺到了什么,回過頭看了一眼,看到她,不由渾身一顫,再看到她懷里的娃,眼神里閃過一絲復雜。
  “要停車嗎。”陸一夫在一旁問道。
  二狗搖頭,二狗搖頭,說道:“不用了,停車也不知道說什么。”
  陸一夫點頭,也不多問什么。
  淫而不亂,勤儉不奢。
  這是他對二狗的評價。
  也是因為他的心很善良,所以,他才選擇了他。
  九曲縣城縣委對面的招待所門前不遠处,一輛豪華的加長版凱迪拉克停放在那里,不時的吸引著路人的目光。
  車里,二狗的眼睛紧紧的盯著招待所的門口。
  招待所已經重新建了,換成了一棟闊氣的五層樓。
  忽然,他看到了一個人影,應該說一個女人的人影,不由瞳孔一缩,閃過一絲憤怒,然后是苦笑。
  這女人赫然就是劉穎,不同的是,她此刻正抱著一個孩子,很小的一個孩子,大概只有一兩歲,臉上帶著幸福的表情。
  歲月是把殺豬刀,五年的時間的確太漫長了,當年那個青澀的女孩現在已經做了妈妈。
  咬了咬牙,又捏了捏拳頭,他最終嘆了口氣,對司機說道:“我們走吧,去酒廠。”
  九曲酒廠,這個名字依舊沒變,已經成了一個家喻戶曉的保狡品牌。
  車子停在酒廠門口,看著眼前這個宏偉壯觀的廠門,二狗意外的竟然在門口發現了他的雕像,不由就愣住了。
  “我擦,怎么把我放到這里了。”他盯著雕像轉了一圈,看到上面寫道:“王二狗,生于1973年,九曲酒廠總裁···此处省略一萬字···”
  “這石雕像和你挺像的。”陸一夫站在他身邊笑道。
  “像個屁,我哪有這么猥瑣,我的臉哪有這么長啊”他朝上面踢了一腳,“這是誰弄的雕像,竟然沒給我匯報。”
  想了想,這雕像是自己,踢它就相當于踢自己,于是又從口袋里掏出一張紙巾把上面的腳印擦了擦。
  這個時候,門房的保安,一個五十多歲的大爺也看到了他在虐雕像,頓時就大叫著跑了過來。
  “你,你干啥的,別动手动腳的。”
  二狗一愣,看著他一笑,說道:“我知道錯了,我這不正在擦腳印啊。”
  保安大爺正要呵斥二狗幾句,一輛車忽然從里面開了出來,兩個穿著職業裝的女人從上面走了下來迎了過來。
  “二狗,你來怎么也不打個招呼啊,還是司機給我說的。”一個女人沖二狗笑著說道。
  “董事長好。”另一個女人則要拘謹的多,只是眼神里帶著絲絲復雜的情愫。
  二狗一笑,沖她們喊道:“劉云,我們有半年多沒見了,你還是那么意氣風發。”說完就看著一旁的孟倩說道:“你,你還好吧。”
  “挺好的。”孟倩臉上終于有了一些笑容。
  保安大爺的臉上此時已經變得繽紛多彩,看著二狗一臉的不可思議。
  “王叔,怎么了。”劉云看著他問道。
  他急忙擺手說道:“沒事,沒事,他們在看雕塑,我就來看看,沒想到竟然是董事長。”
  “王叔,不好意思啊,是我不該踢這雕塑。”二狗摸了摸鼻子,翻著眼睛看著頭頂的雕塑說道:“誰干的,把我弄的這么難看。”
  頓時孟倩和劉云都笑了起來。
  二狗一直走到孟倩辦公室都還在埋怨。
  “你們要給我做雕像我沒意見,但是,好歹要大氣磅礴一些才好啊,最少讓人感覺我是個英雄,現在這個雕像簡直是完全体現不了我的光輝形象。”
  劉云只是在一旁笑,卻不說話,孟倩只是看著他,也不笑,臉上帶著莫名的表情。
  看到自己被無視了,二狗頓時大怒,沖著孟倩吼道:“別以為過了五年我就不敢收拾你了,你信不
  信我立馬把你法辦了。”
  孟倩還是無动于衷。
  劉云則是不笑了,只是有些奇怪的看著他,好像是想看他究竟想做什么。
  “師傅,你先出去,我辦點私事。”他沖著陸一夫說道。
  他之所以叫陸一夫師傅,其實就是因為當初陸一夫被他的武學天賦給吸引了,無論什么,一學就會,關鍵是,恢復能力強悍到變態,加上他也是亞洲人,頓時就對二狗起了爱才之心。
  從那個時候開始,他就成了二狗的師傅,也是在他的幫助下,二狗身邊才有了這些海豹退役隊員。
  只是平時,他不讓二狗在人前叫他師傅,只是因為劉云知道這個事情,二狗才沒有隱瞞的喊了出來。
  “正好我出去抽根煙。”陸一夫神秘的一笑,轉身出去了,順便還把門給帶上。
  門關上的瞬間,二狗噌的一把就把孟倩給拉在了懷里紧紧抱著。
  “五年不見,想我了沒有啊。”他笑著看著孟倩說道。
  “想了。”孟倩點頭。
  “那你為什么不給我打電話。”二狗有些生氣的問道。
  “我打了,可是每次都是那個女人接,我不喜歡她。”孟倩平淡的說道,只是嘴角帶著一絲厭惡。
  她能夠接受二狗身邊有其他女人,但是卻不能接受二狗身邊有一個比她優秀的女人。
  她的這種心思二狗能夠明白,頓時一陣苦笑。
  “其實,沒必要的,你們兩個沒必要這么掐的。”他說道,然后頓了一下,又說道:“她也在縣城。”
  說著,小心的低著頭看著孟倩。
  這幾年,或許是因為營養搭配上了,他現在的個子已經猛躥到了一米八九,距離一米九就差一點點,孟倩雖然有一米七幾,但是站在他面前還是顯得很低。
  “我知道,我不會介意的。”孟倩裝作無所謂的說道,只是說這話的時候,眉頭還是不經意的皺了一下。
  二狗張了張嘴,想要說什么,卻最終沒說出口。
  他知道,這兩個女人之間的戰斗,他沒法插手,她們都是絕頂聰明的女人,他插手了反而會起到反作用。
  二狗低下頭,把腦袋埋在她的秀發之中,深吸了一口。
  “你用的玫瑰花香的洗發水,你怎么知道我最喜歡這種香味了。”他輕輕的閉著眼睛說道。
  停了這話,孟倩輕輕顫抖了一下,抬起頭用雙手把他的腦袋給扶起來盯著他說道:“聽說你有個兒子了,怎么沒跟著你一起來。”
  提到這個問題,二狗頓時就有些尷尬。
  “我,那個,你說三狗啊,三狗其實,是個意外···”二狗結結巴巴的說道。
  “我是在問你他怎么沒跟著來啊,我聽說他挺可爱的,也回九曲了。”孟倩看著他不休的問道。
  二狗無奈,只能說道:“他在我家里,陪著我爹,我爹想讓他在家呆幾天,他過幾天就要去新加坡了,四歲了,該讀書了。”
  “為什么不讓孩子過了年再走,讓他在家里過年,也能讓你爹多開心一會,這兩年,他沒笑過幾次。”孟倩近乎不依不饒的問道。
  “我聽我爹說了,你經常回去看他,謝謝你。”二狗點頭說道:“可是我娘死的時候你應該告訴我,最少我能回去磕個頭。”
  沉默了一會,他又說道:“我,是我想的太簡單了,我馬上給賽··,不,給她打電話。”
  “我已經給她打了,她同意了,你不會介意我替你做主吧。”孟倩幾乎是在逼著二狗。
  二狗沉默,不說話。
  “你怎么不說話呢,難道我做錯了。”孟倩繼續盯著二狗說道。
  二狗的雙手已經放開了孟倩,他發現這個女人比自己想的要難對付的多的多,甚至比他在美国遇到的那些黑道大佬都難對付。
  他對這個女人萌生退意了。
  “你怕我了啊,我只是想給你證明我不比那個女人差,一點都不差,她能做的,我也能做,她不能做的,我也能做。”她再次說道。
  二狗還是沉默,他不知道該怎么回復這句話。
  看到他的樣子,孟倩一笑,忽然一把抱住了二狗的頭,仰著腦袋送上自己的紅唇一把咬住了他的嘴狠狠的吻了起來。
  被她襲擊,二狗頓時就毫不猶豫的回擊了回去。
  這個時候,他已經知道要怎么做了,一邊吻一邊看著四周的窗戶,發現所有的窗戶竟然都和他的車子玻璃一樣,是單透型的,也就是從里面能看到外面,從外面看不到里面的那種。
  這種玻璃他認得出來。
  頓時就不再猶豫,狠狠抱著她咬著她的舌頭允吸了起來,兩只手順著她的衣服就伸了进去,抚摸著她光滑細嫩的腰。
  就在二狗正起興的時候,孟倩忽然把二狗的腦袋給推開,喘著粗氣看著他說道:“是了,我記得你走的時候還帶走了一對雙胞胎姐妹,她們哪里去了啊。”
  二狗一愣,不由眉頭一皺,他不知道這個女人又想做什么。
  雖然他有特殊能力,但是卻不想用。
  他走過的路越多,就越不想知道別人的思想,因為,背負別人的思想實在是太累了。
  “逗你呢,我其實想告訴你,她們現在就在九曲呢,早上去看醫院看她們父親了,等會就要過來。”孟倩呵呵的笑道,看著二狗的眼神嫵媚。
  二狗一愣,頓時兩只眼睛就亮了,興奮了起來。
  因為,這次他回來還有一件大事。
  那就是讓田月變成女人。
  跟了他三年還是处子的女人,田月是唯一一個,即便是小木都讓二狗給睡了。
  每次二狗想要动她的時候她總是大叫,總是害怕,二狗就放棄了。
  對這
  個一直乖巧的女孩,他也不忍心用強。
  但是,關鍵的是,她答應過他,只要他回国了,她就陪他。
  越是得不到的東西就越是感興趣,男人就是這樣。
  二狗也是一樣。
  “真的啊,你說她知道我要來這里?”他盯著孟倩問道。
  孟倩一愣,說道:“是啊。”
  二狗立馬就把她一把給抱了起來,狠狠的親了一下,說道:“太好了,嘿嘿。”
  “你想做什么。”孟倩看著他微笑著說道。
  二狗嘿嘿一笑,說道:“你說呢,我們已經有五年沒見了,當然是做點好事了。”
  說著,他的手就很粗暴的伸进了她的衣服里,一把抓住了她渾圓的雙胸用力的揉了起來。
  “嗯哼···”孟倩受到攻擊,頓時就舒服的呻吟拉起來。
  二狗嘿嘿笑道:“你給我老實說,我不在的這些年,你有沒有偷過男人。”
  “沒。”孟倩閉著眼睛哼哼著說道。
  二狗不放過她,繼續攻擊,用手揉著她的胸看著一旁的劉云嘿嘿笑著說道:“那她呢,你有沒有和她在重續舊爱啊。”
  聽到他的話,孟倩的臉色難得一紅,說道:“我,我沒背叛你。”
  “哈哈···”二狗笑道:“我知道。”
  然后他的表情變得嚴肅了起來,一邊抚摸著她的雙胸一邊在她耳邊吹著熱氣說道:“那你為什么不嫁人呢,憑你現在的身份地位還有你的容貌,你找個鉆石王老五很簡單的啊。”
  孟倩被他逗的渾身痒痒,扭著身子喘著粗氣說道:“我,我討厭男人。”
  二狗一愣,點點頭。
  他知道,孟倩雖然在他面前變回了真正的女人,但是,也僅在他面前是這樣的,在其他男人的面前還是一副冷冰的樣子。
  那些曾經的阴影在她的心里已經變成了一個習慣,讓她在見到男人的時候就情不自禁的感覺厭惡。
  紧紧的把她抱在懷里,二狗的一只手已經伸进了她的裤子里,在她嫩滑的屁股上狠狠的揉动著。
  “你的皮膚真好。”二狗再次喘起了粗氣,一只大手狠狠的在她的屁股上揉动著,另一只手在她的兩只碩大的胸上狠狠的揉动著。
  “啊,嗯哼···”
  孟倩喘息著,紧紧的抱著二狗的脖子。
  “給我,給我。”她眼神迷離的湊在他的耳邊說道:“我和劉云兩個人一起陪你,今天一定要把你給榨干,我也要給你生孩子。”
  聽到這句話,二狗原本就已經燃燒起來的火焰好像被澆了一桶汽油一樣,烈焰沖天,頓時就抱著她坐在了辦公室的會客沙發上,一把在她胸前一扯,把胸前的幾顆扣子全部扯掉,露出了半片嫩白的酥胸。
  二狗頓時就低下頭在上面允吸了起來。
  “嗯哼··嗯哼··舒服··舒服··再用力一點···”
  孟倩受到攻擊,頓時就喘息著叫了起來。
  “你放心,我這個辦公室是我專門找人設計的,隔音效果是頂級的,即便我們在里面把房子給拆了,外面也聽不到聲音。”
  她看著二狗說道,然后一把把二狗的腦袋狠狠的壓在自己的雙胸上。
  “用力,給我狠狠吸,你是不是男人啊,是男人就給我用力。”她有些癲狂的喊道。
  二狗被刺激到,頓時就把她的雙腿分開,讓她骑坐在自己身上,兩只手在她的屁股上狠狠一拍,臉卻埋在她的雙胸間的白肉里用舌頭享受著那里的溫暖和細嫩。
  看著他們在瘋狂,劉云卻在一旁輕輕的解開了自己的衣服扣子,緩緩的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得干凈,用雙手在自己胸前的雙胸上狠狠一拍。
  “啪···”
  聲音清脆,二狗頓時眼睛不自覺的就看了過去,原本就已經坚挺的大家伙頓時變得鐵棍一樣。
  “我擦,你這是在挑戰我的承受極限。”他立馬把孟倩往沙發上一扔,站了起來大步過去把劉云給抱在懷里,一把把她抱了起來讓她坐在桌子上。
  握著她一對傲然的F罩杯神器,二狗感覺渾身的熱血都在沸騰。
  “怎么,在美国這么幾年,別告訴我你沒見過這么大的胸。”劉云伸出舌頭在嘴唇上舔了一下,做出一個撩人的姿勢看著二狗說道。
  二狗嘿嘿一笑,說道:“見過,但是沒見過皮膚這么好的。”
  他說著,兩只手就一只一個的握住兩只大胸,往中間一碰。
  “啪···”一聲脆響,是兩只大胸撞在一起的聲音。
  “這聲音真好聽。”二狗哈哈大笑著,然后就把頭埋在了里面狠狠的夹了一下臉。
  頓時,劉云就舒服的喘息了起來,把二狗的腦袋給抱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二狗忽然感覺有兩只粉嫩的手從背后把他的腰給抱住了,正在伸手解他的皮帶。
  “房子里的溫度還好嗎,要不我再把空調溫度升高一些吧。”孟倩趴在他耳邊輕輕的吹著氣說道。
  “不用了,挺好的。”二狗被她抚摸的閉著眼睛舒服的吸了一口氣,然后回過頭在她額頭上親了一下,一只手抱著她的脖子和她吻了起來,另一只手卻已經劃過了劉云有些微凸的小腹到了她的兩跨之間。
  手在她的泥潭口上一摸,頓時就被一陣湿润的感覺包裹了,伸出兩根指頭在上面輕輕揉弄了一下,然后溜一下就滑了进去。
  劉云受到攻擊,頓時渾身抽搐了一下,舒服的挺直了身子。
  二狗的裤子此刻已經被孟倩給脱了下來,落在了地上,一直黑色的純棉四角內裤前,大家伙已經撑開內裤昂揚著蹦了出來,在空氣中一跳一跳的,好像再向誰宣戰一樣。
  孟倩的兩只小手很快就抓住了她,同時嘴巴也和二狗分開,一路往下滑到了大家伙上,一口把它吞了下去。
  &
  nbsp;二狗頓時舒服的渾身都顫抖了起來。
  劉云也不甘示弱,頓時就拉著二狗的手在自己的泥潭里攪动了起來。
  感覺自己的手指被溫暖潮湿的感覺包裹著,異樣的感覺讓二狗頓時不由又进去了一根指頭,在泥潭口上的綠豆粒上輕輕的摩擦著。
  “喔···舒服,用力點,再用力點。”
  劉云頓時舒服的眼睛都翻了起來。
  二狗嘿嘿一笑,也不說話,只是把大家伙從孟倩的嘴里拿了出來,頂著劉云的泥潭口往前一送。
  噗嗤,大家伙直接进去了多半根,腫胀的感覺頓時讓劉云渾身都抽搐了起來,竟然瞬間失聲了。
  二狗卻不管她,輕輕的運动了起來。
  這些年他也掌握了一個規律,那就是只要和他在一起的女人,不管是誰都能受得了他的大家伙。
  不僅如此,和他有過關系的女人的身体在事后竟然也沒有任何傷害,甚至泥潭都不會松弛,反而會變得更加紧湊,這也已經成了二狗現在敢找女人的另一個資本了。
  “啊,疼,疼,慢點,慢點···”劉云不斷的叫喚著,只是二狗聽到這些聲音就好像是吃了興奮劑一樣,頓時就再次沖刺了一下,全根而入。
  劉云頓時再次失聲了,長大嘴巴說不出一句話,不斷的喘著粗氣。
  看到她的樣子,孟倩不由愣了一下,不過眼睛里卻閃著興奮的光芒,坐在桌子上劈開自己的雙腿把一條腿抬起來踩在桌子上,一只手不斷的在自己的兩腿間撥弄著,另一只手手指伸进自己的嘴巴里做著撩人的姿勢,嘴巴里不斷的傳出喘息的聲音。
  看到她這幅樣子,二狗如何能夠忍住,頓時眼睛都直了。
  他還從來沒見過孟倩這種樣子,頓時狠狠咽了口唾沫,立馬從劉云的身体里退了出來,毫不猶豫的過去把她抱在懷里,大家伙往前一頂,就要进入,卻被孟倩用手死死的抓住了。
  “慢點,我怕我受不了。”她喘著粗氣說道。
  二狗嘿嘿一笑,說道:“放心吧,你可以的。”
  他說著,就往下一頂,噗嗤一聲,頓時孟倩就長大嘴巴無聲的叫了起來,竟然拿也失聲了。
  不管她,二狗的速度卻不由就加快了起來。
  每一次運动,孟倩的聲音就變得更大了一些。
  “舒服,舒服,慢點,我受不了了。”孟倩亂叫著。
  劉云此刻已經緩過氣了,躺在桌子上不斷的摸著自己的雙胸,嘴里發出夢囈的聲音。
  “舒服嗎,來吧。”二狗哈哈笑著,從孟倩的身体里出來,再次进入了劉云的身体。
  就這么不斷的變換著,半個小時左右,兩個女人幾乎同時大聲叫喚了起來。
  二狗頓時加快了速度,一邊在孟倩身上運动著,一邊用手在劉云身下不斷的揉弄著。
  忽然,劉云的身体猛地僵直了,嘴里發出一陣高亢的叫聲。
  “啊,我不行了,不行了,快點,再快點,給我,給我。”她叫著,二狗頓時從孟倩的身体里退了出來,进入了她的身体。
  只運动了幾下,頓時劉云就大聲的胡亂叫了起來,死死的抱著二狗。
  二狗只感覺一股溫暖的感覺把自己的大家伙給包裹了起來,一陣加紧的感覺讓他頓時也舒服的渾身顫抖了起來,急忙用力收紧小腹,這才忍住了。
  從劉云的身体里退了出來,他沒有一絲停頓,再次进入了孟倩的身体運动了起來。
  又過去了幾分鐘,孟倩終于也受不了了,高亢的叫了一聲,同時二狗竟然也忽然急速的喘息了起來。
  “啊···”
  “啊···”
  兩個人同時喊道,竟然一起達到了快樂的巔峰——
上一篇:103.可憐天下父母心
目錄
下一篇:105.史上最牛鎮長


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