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野美色》

當前位置:首頁 > 鄉野美色 >

110.遭遇殺手

  第110節  遭遇殺手
  二狗很快就感覺到了,這個小悅竟然是那種身体超級敏感的人。
  這種人他以前在国內的時候就碰到過,就是小風鎮供銷社的王秀,那個女人的身体就是那種不能碰的,稍微一碰,抚摸幾下她里面就动情了。
  這個小悅顯然也是這種。
  二狗抚摸了幾下,咬著她的舌頭允吸了幾下,她頓時就渾身顫抖了起來,八爪魚一樣紧紧的抱著二狗。
  二狗什么人,怎么能被女人占了便宜,頓時就毫不留情的回擊了回去。
  這個小悅雖然長得不是很漂亮,身材也不是很好,但是一對胸卻很大,摸上去綿綿的,屁股上也很软,摸上去感覺非常的棒。
  二狗很快就迷亂在了她的身体里。
  “不要,不要,放開我,放開我。”小悅終于清醒過來了,就想要把二狗推開,但是卻被二狗抱的死死的。
  同時她也發現自己的衣服竟然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被脱掉了,渾身上下只穿著一條白色的小內裤,而且,她的身体竟然被壓在了沙發上。
  “現在知道害怕了,怕什么啊,好好享受就好。”二狗嘿嘿淫笑著,把自己的裤子也脱了下來,把昂揚的大家伙給露了出來,在空氣中一跳一跳的,格外的腰眼。
  看到這根大家伙,小悅頓時就怕了,立馬就想起身,可是卻被二狗一下就給抱住了,兩只手在她身上胡亂的摸著,立馬又把她給摸的渾身發软。
  “放過我,放過我,我只是個小收銀員,我不是干那個的,我不想,我不想。”她胡亂的叫著,只是眼睛卻在瞇著,嘴里不時的發出一陣陣喘息的聲音。
  顯然,她是真的动情了。
  二狗不理會她,只是狠狠的吸著她的舌頭,兩只手在她柔软的肌膚上狠狠的抚摸著。
  她忽然不知道從哪里來的力氣,一把把二狗的腦袋給推開,穿著粗氣看著她說道:“夠了,都讓你占了這么多的便宜了,不能繼續了,我今天不想做這個事,你想要的話,改天好不好。”
  她說著,死死的盯著二狗的大家伙。
  “你這個,也太大了,我還從來沒見過這么大的家伙。”
  二狗嘿嘿一笑,說道:“要不這么吧,我知道你喜歡錢,也喜歡玩,從現在開始,每個月我給你三千塊錢,你不要上班了,就讓我養著,怎么樣。”
  聽到這話,小悅頓時就愣住了,臉上竟然露出了思索的表情。
  顯然,二狗的話說到了她的內心深处,只是她很快就帶著戒備的目光看著二狗問道:“你怎么知道我喜歡錢,你怎么知道我喜歡玩啊,誰告訴你的。”
  “我說我猜的,你信嗎,好了,別浪費時間了,你身上的肉真的好软啊,來讓我吃一口。”他說著就往小悅的一對嫩白的大胸上咬了過去。
  小悅受到刺激,頓時就哼哼的叫了起來,死死的把二狗的腦袋抱著不放。
  同時,臉上的抗拒表情也已經消失了。
  顯然,她已經同意了二狗的話。
  她雖然怯懦,但骨子里卻是一個很浪的女孩,欲望很強,平時在外面就亂找男人,不過一般男人根本就伺候不了她。
  現在看到二狗這么大的一根大家伙,頓時就有些興奮,不過也擔心自己受不了,所以也有所猶豫。
  只是現在被二狗抚摸的渾身都在顫抖,腦袋里已經沒有空閑思考什么了,完全只剩下了享受。
  “舒服,舒服,哥,抱紧我,进來,进來,弄我,弄我···”她胡亂的叫著。
  二狗哪里還受得了,一把就把她的小內裤給扯了下來,手在那里一摸,雜草沒有多少,肥嘟嘟的,水滋滋的,頓時忍不住興奮兩只指頭就伸了进去。
  “啊,舒服,舒服,深一點,深一點,哥,弄我,弄我,快點,我受不了了,別逗我了,求求你了,哥···”
  二狗稍微一逗弄,她頓時就再次喘息著叫喚了起來。
  聽到她的聲音,二狗卻不著急,只是慢慢的一邊抚摸一邊用嘴巴在她的大胸上允吸著她的黄豆粒,另一只手則是在她的身上不斷的游走著。
  “你今年多大了。”二狗忽然想到這么個問題,問道。
  “十八了,你放心吧,我不會告你的,快點,弄我,我受不了了。”小悅叫著,不斷的扭著身子,在二狗身上蹭著。
  二狗被噌的火氣頓時就跳了起來,扶起大家伙就往下一壓。
  噗嗤。
  小頭應聲而入,他原本以為小悅肯定會吃痛叫出來,只是沒想到她只是不斷的扭著屁股不斷的搖晃著想要他进的更深一些。
  頓時,二狗就興奮起來了,毫不客氣的用力再往里进了一些,直到进入了多半才停了下來,這個時候小悅終于安分了下來,不再搖晃了,不過卻還在不斷的动著屁股運动著。
  “舒服,舒服,哥,你弄的我好舒服,好舒服,再用力一些,用力一些。”她閉著眼睛喘息著說道。
  二狗還是第一次在国內碰到這種奇葩女孩,頓時就感覺渾身的氣血都沸騰了起來,毫不猶豫的往下再次壓去。
  全根而入,他能夠感覺到在小悅身体的深处,好像有一股莫名的吸力一直在咬著自己的大家伙一樣,而且,大家伙頂到頭上好像捅破了什么往进頂了一些。
  “啊,疼,哥,你慢點,你頂到我里面的里面了,好舒服,好舒服···”小悅扭著屁股叫喚著,眼睛瞇著不斷的喘著氣叫喚著。
  二狗一愣,他能夠感覺到,如果沒錯的話,他已經把大家伙頂到了小悅的子宫里,可是她竟然沒有絲毫難受,只是叫舒服,顯然,她的身体之前肯定打過胎,讓宫口已經擴開了。
  “我擦,竟然讓我碰到這么個極品的女人。”他立馬罵了起來,再也沒有顧慮,大肆的運动了起來。
  他終于知道了,這個女人的身体不光是敏感的要死,而且,她也有一定程度的性強迫癥,只要身体能夠舒服,她不在乎自己受到了什么傷害。
  或者應該說,她的身体的擴張能力本來就很強,不管怎么折騰她都能受得了。
  日本的很多女優下面能放进去拳頭就是因為她們下面本來的彈性就比較大的緣故,只是她們大多都是后天慢慢訓練出來的,可是小悅的身体不同,她的身体近乎是自然的。
  純天然的一個神器啊。
  二狗立馬就在心里決定,一定要把她當做自己的私人收藏品收藏起來。
  沖刺,沖刺,她給他帶來的快感已經超過了他碰到的所有女人,甚至处子,甚至是在美洲玩群体的時候他都沒有過現在這種舒爽的感覺。
  好像靈魂被放到了一個溫熱的世界一樣,舒服到了極限。
  不到半個小時,小悅忽然狂叫了起來,死死的抱著二狗,兩只手不斷的在他的背上撓著一道道血痕,只是這些血痕只是一閃而過,她的指甲剛剛過去,二狗的皮膚就已經恢復如初了。
  這就是二狗現在的另一個變態的能力,也是他征服陸一夫的一個重要原因,他的恢復能力已經到了一種變態的程度。
  不管受了什么傷,很快就能恢復。
  “哥,哥,用力,用力,我不行了,不行了,再用力,再用力。”小悅喘著粗氣狂叫著,死死的抱著二狗。
  同時,二狗也感覺自己的大家伙被她下面的小嘴越咬越紧,好像被一只夹子給夹住了一樣,包裹的完完全全的,舒服的他渾身一陣激靈,再也忍不住了,機械一樣的加快速度運动了起來。
  “啊,啊,哥,舒服,舒服,好舒服···”小悅終于受不了了,死死的抱紧二狗叫道。
  二狗受到刺激,頓時也忍不住了,一股熱流沖擊了出去。
  小悅受到了攻擊,頓時大呼一聲身体猛地顫抖了起來,抱著二狗竟然滾到了沙發下面的地上。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玻璃破碎的聲音傳來,他們原來躺著的地方頓時被打出了一個洞。
  “糟糕,狙擊手,快跑。”二狗立馬叫道。
  同時抱著小悅就往門口滾去,他剛动,一顆子彈就打在他剛剛待的地方。
  被嚇了一下,二狗的大家伙已經软了下來,從小悅的身体里退了出來,抱著她,他一掌拍在地上,身体借力往門口跑去,很快就把門給拉開就光著身子跑了出去。
  這個時候,旁邊的兩個房間的門也忽然開了,兩個海豹都只穿著裤衩拿著收枪跑了出來,看到他,立馬就靠了上去護在他的身旁。
  “狙擊手在隔壁的樓上,教官好像在那邊,我剛剛收到了他的信號。”一個海豹用英語快速的朝著二狗說道。
  二狗一愣,沖著他們兩個吼道:“別管我,立馬去支援我師傅,他怕是有危險了,妈的,記得給我搞清楚是什么人來殺我的。”
  兩個海豹頓時就毫不猶豫的朝著樓下奔了下去。
  他們每個人身上都有一個微型的衛星信號發射器,只要其中的一個人遇到不可力敵的攻擊,就可以發出求救,其他人立馬就能通過定位系統找到那個人。
  在同一時刻,九曲縣人民大酒店的一個豪華的包間里,小木正在和孟倩說話,忽然,她身后的兩個海豹胸前的一顆紐扣上忽然響起了刺耳的聲音。
  “糟糕,教官受到了襲擊,我去救他,你保護好小姐,我擔心敵人會在這個時候偷襲小姐。”
  一個海豹說道,立馬就朝門口狂奔而去。
  大黄村,兩個海豹本來還在逗三狗玩,忽然,他們胸前的紐扣也響起了刺耳的聲音,聽到這個聲音,他們的精神立馬就振奮了起來,噌的就站了起來,只是看了看地上有些奇怪看著他們的三狗,其中一人無奈的苦笑著搖搖頭。
  “我們無能為力,如果我們走了,那些人趁機來攻擊小少爺,那個時候,怕是會有更大的麻煩,阿門,保佑教官能夠平安。”
  他在胸前畫了個十字,祈禱的說道,另一個海豹則是拔出了枪警戒的看著四周。
  陳耕也聽到聲音從房子里跑到了院子里,看到那個外国人正拿著一把手枪警惕的看著四周,不由就紧張了起來,他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是他知道一定有什么危險,立馬就跑回了房子里,拿出了一把雙管獵枪,裝上子彈上膛跑到三狗身邊警惕的把他抱在懷里。
  看到他的樣子,兩個海豹愣了一下,那個在胸口畫十字的人立馬用蹩腳的漢語對他說道:“陳,保護好,三狗,我懷疑,可能有人要綁架三狗,你,放心,我們死之前,他,不會受傷的。”
  就在這個時候,二狗口袋里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他急忙跑进房間把手機拿出來接了起來。
  “黑手黨的人要綁架你兒子,他們聯合了本地的狼幫,準備今天晚上动手。”
  說完,那邊就掛了,二狗愣了一下,立馬從地上拿起一個裤頭穿上就往外猛的奔了出去。
  同時,拿著手機按了上面的一個紅色按鈕,然后把電話放在耳邊。
  “我不管你們用什么辦法,立馬給我回來,回來,回來,回來,回來,我在酒店門口等著,立馬回來。”
  他沖著電話吼道,吼完了,直接把電話給扔了。
  跑到樓下,車子已經在門口等著了,剛剛離開的兩個海豹也接到命令已經回來了。
  “馬上跟我走。”他看到他們就吼道,沖上了車里,兩個海豹急忙跟上。
  “哈利,哈利,聽著,給我玩了命的開,最快的速度回到我的那個村里,你如果能做到的話,我以后都叫你哈利了,好嗎,求求你了,求求你,我得到消息,黑手黨的人要綁架我兒子,求你了。”
  二狗看著司機吼道,眼睛都紅了。
  開車的美国人聽了他的話,一刻停頓都沒有,立馬油門踩到底車子立馬猛的竄了出去。
  雖然加長了,但是這輛車子六百五十馬力的發动機足夠它在路上發瘋的狂奔。
  原本四十多分鐘的路,不到二十分鐘,車子就已經到了,到了家門口,看著敞開的大門,二狗直接就愣住了,立馬就拔腿朝里面沖了进去。
  看到院子里的景象,他立馬就跪下了。
  只見,一個海豹的腦袋中枪,躺在地上顯然已經活不了了,陳耕也躺在地上,身上好幾处枪傷,血已經把他的衣服全部染成了紅色,只是他手上的獵枪一樣還握的死死的。
  “爹,爹,爹···”二狗立馬感覺渾身無力,幾乎是從地上爬著爬到他面前的,看了看他,用手在他鼻子上探了一下,已經沒氣了,但是摸了摸他的脖子,還有輕微的脈搏,立馬他就渾身是勁。
  “來人,開車門,我爹他還活著,趕紧把他送到醫院去,快,快。”他立馬抱起陳耕就往門口跑去,司機急忙下車把車門給拉開。
  “先生,黑蛇死了,小少爺和響尾蛇還沒下落。”一個海豹在二狗身邊說道,同時把死去的那個伙伴的尸体也抱了出來。
  二狗一愣,看了看陳耕,又看了看家里,咬了咬牙說道:“你們兩個留下,我一個人去縣里,一定要把他們給找到,一定。”
  說著,就沖著司機吼道:“哈利,開車,你是最棒的,一定要快,我爹他快不行了。”
  司機沒有絲毫猶豫,再次一腳油門,車子快速的竄了出去。
  “后面的醫療箱里有氧氣,還有止血劑,還有云南白药。”哈利用不怎么流利的漢語給二狗提醒著,眼睛卻從不離開前面。
  如果這個時候路上有人的話,就能看到一個非常奇怪的現象,一輛七米多長的加長豪華車在路上以每小時兩百公里以上的速度正在狂奔。
  九曲縣人民醫院,一亮加長車猛的撞斷欄桿闖了进去,后面的保安急忙在后面喊著,加長車停了下來,他們剛剛跑到邊上,就看到一個青年從車里抱了一個渾身是血的老人走了出來。
  “醫生,醫生,救命,醫生,救命啊···”他抱著陳耕就往醫院里跑去。
  保安急忙在后面喊:“醫生早就下班了,醫院里只有值班的護士,你等會,我打電話給你叫醫生啊。”
  他說著,就往保安亭跑去。
  二狗急忙站住,沖著他吼道:“快點,你告訴你醫生,只要能救活我爹,我給他們一人一千萬,把你們醫院的院長給我叫來,就告訴他,我是小風鎮的鎮長王二狗。”
  聽到這話,保安愣了一下,然后跑的更快了。
  或許是一千萬的诱惑,也或許是小風鎮鎮長這五個字發威了,不到五分鐘,就有幾個醫生從醫院后面跑了出來。
  把陳耕送到手術室后,坐在門口,二狗這才想起了三狗到現在還不知下落,頓時就急忙的往門口跑去,剛跑了幾步就看到一個老熟人走了過來。
  赫然是王九州的那個同學蔣玉生。
  “你是,王二狗?”蔣玉生驚訝的看著二狗問道。
  “是,我是王二狗,我爹在里面,他被殺手用枪給打傷了,還求你舅舅他,我給你跪下了,一定要救救我爹啊。”二狗看到他就好像看到一個救星,他知道蔣玉生的醫術高超。
  急忙沖上去,就要給他下跪,蔣玉生趕紧把他給扶住。
  “別,別這樣,我趕紧进去看看去,小蘭,給我準備衣服,我要进手術室。”蔣玉生立馬就沖一旁的一個護士喊道,然后大步朝著手術室走去。
  二狗此刻心已經完全亂了。
  殺手,他碰到不止一次了,畢竟他在美国雖然發展的速度很快,但是也得罪了不少的當地勢力,特別是黑手黨,幾乎是發瘋了一樣的要弄死他。
  但是,他還從來沒有一個至親之人被傷害過。
  或許這是因為,他的至親之人實在是太少了。
  三狗和陳耕,一個是兒子一個是爹,都是二狗心中最大的软肋,他們同時出事,讓二狗頓時就亂了陣腳,幾乎是要發瘋了。
  “哈利,哈利,我現在只有你能依靠了,求你,在這里呆著保護我爹,我要回去找我兒子。”二狗沖著身旁跟著的哈利帶著乞求的目光說道。
  哈利頓時被震撼了。
  從他見到二狗的第一眼開始,他還從來沒有見過這個年輕的老板這樣驚慌失措的樣子。
  在他的印象里,他從來都是自信,冷酷,友好,善良的。
  “你放心,老板,我本來就是您的保鏢,我會用我的生命保護好您的父親的。”他立馬說道,大步走到手術室門口站在了那里。
  二狗點點頭,急忙就往門口走去,上了自己的加長車,油門踩到底再次朝著大黄村奔去。
  這一次,他的速度更快,十幾分鐘就进了村子,發瘋一樣的跑到家里,發現此刻已經有不少村民圍在了家門口,大都在看著地上那個渾身是血的海豹的尸体議論紛紛。
  “三狗,三狗有消息嗎,三狗有消息嗎。”二狗一进門就沖著兩個海豹吼道。
  村民們看到他,頓時立刻安靜了下來。
  王二狗這個名字,在大黄村,顯然已經成了一個神話的代言詞,他們大都還能認出他的。
  兩個海豹搖搖頭,其中的一個跑過來在二狗的耳邊輕輕的說了一句話。
  二狗頓時一愣,說道:“你確定?”
  “我確定。”海豹用英語說道。
  二狗的臉色頓時就變得阴沉了起來,用英語給他說道:“你放心,沒有人可以平白無故的死亡,沒有人可以不付出代價,你的伙伴,他也是我的朋友,永遠的朋友,他是為了我的親人而死,我會給他一個公道的。”
  聽到他的這句話,兩個海豹頓時就點了點頭,回頭看著地上躺著的那個已經死去的海豹,臉上藏著無法忍住的憤怒。
  忽然,二狗想起了陸一夫,沖著眼前的海豹問道:“你們教官呢,有他的消息嗎。”
  “沒有。”海豹無奈的搖搖頭。
  二狗點頭,臉色已經變得阴沉冰冷了起來。
  村里人的議論他完全沒有聽到,只是看到一旁的劉八寶和喬三民,沖著他們說道:“三哥,八寶哥,麻煩你們把家里給清理一下,我還要去城里,我爹還在醫院躺著呢。”
  “你放心,交給我們了。”劉八寶和喬三民異口同聲的說道。
  特別是喬三民,嘆了口氣無奈的說道:“我,我聽到枪聲了,可是我不敢出去,我沒想到竟然會出這個事情,不過你放心,我已經報警了。”
  二狗點點頭,沒說什么,帶上兩個海豹還有那個死去海豹的尸体,上車就往村外開去。
  只是剛剛出了村子他忽然就停了車,兩個海豹立馬就拿著枪下了車,朝著地里就沖了进去。
  不到半個小時,他們一個人抱著三狗,一個人背著一個已經受傷昏過去的海豹回來了,二狗急忙給他們打開車
  門,等他們上了車,立馬就上車一腳油門狠踩往縣城奔去。
  三狗顯然被嚇壞了,車子剛剛啟动他就哇哇的大哭了起來。
  “爹,爺爺他,爺爺他被打了好多枪,我恨死那些人了,我記得其中的一個女人的樣子,我記得她,是她用枪打的爺爺,黑蛇叔叔被外面的一個子彈打斷了腿跑不了,和爺爺一起被打死了,響尾蛇叔叔把我帶著跑了出去,我好怕,爹,我好怕。”
  他說著,就哇哇的哭了起來。
  二狗的淚水已經打湿了衣襟,只是腳下的油門卻不敢松開,他擔心那些殺手還沒完全走,沒有回到縣城之前,他的心就不敢放松。
  紧張,紧張,紧張。
  他甚至沒有開口哄三狗。
  三狗哭著哭著就躺在一個海豹的懷里睡著了。
  再次进入醫院,手術門口,二狗表情麻木,渾身是血,兩眼無神,紧紧的抱著已經哭累了睡著的三狗坐在椅子上發呆。
  一旁的兩個海豹還有哈利都警惕的站在他們身旁,一群警察在一旁面面相覷,不知道該做什么。
  “別打擾他。”帶頭的女警官沖著警察們說道:“把我們局里的所有人都叫來,通知武警和地方部隊的人,讓他們也派人前來幫助。”
  身旁第一個警察一愣,頓時點點頭,往外跑去。
  她下完了這些命令,然后摘掉自己的帽子慢慢的往二狗身邊走去。
  兩個海豹立馬拔枪指著她的腦袋,看到這一幕,一群警察立馬也拿著枪指著他們兩個。
  “住手,都住手,他們有特種持枪證。”女警官沖著背后的警察們擺擺手說道,然后看著眼前的兩個外籍大漢用英語說道:“你們好,我是王二狗的朋友,他認識我的。”
  兩個海豹一愣,然后看著二狗。
  二狗此刻麻木的表情也动了一下,抬起頭看著她,頓時愣了一下。
  “王倩倩,是你嗎。”他看著女警官問道。
  看到他的雙眼,王倩倩頓時就愣住了,無比心痛的感覺傳入了她的心靈深处。
  這是一雙什么樣的眼神的,無力,絕望,麻木。
  “是我,把孩子給我抱好嗎,你身上都是血。”她蹲下神子看著二狗說道。
  兩個海豹早就已經把枪給收了起來,往邊上站了一些。
  二狗愣了一下,卻坚定的搖了搖頭,說道:“我抱著吧,他受了驚嚇,不讓生人抱。”
  王倩倩苦笑,點頭站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樓道里再次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小木和孟倩等人都跑了過來,看到二狗的樣子,小木頓時就撲了過去。
  “你沒事吧,孩子怎么樣了,你沒受傷吧,怎么渾身都是血,來,把孩子給我。”她蹲下身子急忙的看著二狗問道。
  二狗看到是她,頓時表情就輕松了一些,三狗這個時候也醒了過來,感覺有人要抱走自己,本能的就要反抗,但是看到是小木后,頓時就放松了警惕。
  “小姨。”他撲到了小木的懷里,再次哭了起來。“小姨,爺爺死了,黑蛇叔叔也死了,那個女人好壞,那個女人好壞,她想抓走三狗,嗚嗚···”
  聽到他的哭聲,頓時,在場的所有人都感覺到一股傷心,同時對他嘴里那個女人也充滿了憤怒。
  二狗也頓時站了起來,兩只通紅的眼睛里爆放著懾人的精光,一言不發,走到手術室的門口噗通的跪了下來,一动不动。
  孟倩和劉云急忙就想上去扶他,但是卻被小木給擋住了。
  “讓他跪吧,這一切的危機都是他帶來的,他應該跪。”她說道,然后抱著二狗也跪在了他的身邊,溫柔的看著他說道:“你放心,天塌了,我也陪著你。”
  二狗麻木的看了看她,輕輕點了點頭,然后看著三狗說道:“三狗,跪下,如果你爺爺活不來了,在他活著的時候,你就只能跪這么一會了。”
  三狗點點頭,乖巧的跪在了地上,小眼睛通紅,說道:“爺爺是為了救我才被打的,那個女人本來要用枪打我的,爺爺把我抱在了懷里。”
  他說著,又嗚嗚的哭了起來,小木急忙把他抱在了懷里。
  看著他們的樣子,頓時所有的人都感覺鼻子酸酸的,孟倩張了張嘴,想要說什么,但是最終沒有說出口。
  這一刻,她知道,她和小木之間的比試完全的輸了。
  她總是想著把他據為己有,而她,總是想著怎么才能讓他過的更好。
  她把他當做親人,她卻只把他當做是男人。
  所以在這個時候,她能毫不猶豫的陪著他跪下,而自己,卻還在猶豫。
  就在這個時候,樓道里再次傳來一個腳步聲,人未到,聲音先來。
  “二狗,二狗,誰想殺你,他妈的,竟然敢在九曲縣的地盤上动我兄弟。”
  隨著這個聲音,一個魁梧的中年漢子帶著一群人氣勢洶洶的沖了過來,看到眼前的一群警察,再看到跪在手術室門口的二狗三人,頓時就大步的跑了過去,路過王倩倩的時候,他的眼睛里發出了火熱的光芒。
  “王局長,我他妈的不是來鬧事的。”
  然后跑到二狗邊上蹲下身子就想把他扶起來,卻被他伸手阻止了。
  “我爹在里面,還不知道死活,如果他不行了,我就只能在他活著的時候給他跪這么一會了。”他紅著眼睛抬起頭看著漢子說道。
  漢子頓時愣住了,他也從來沒見過二狗這幅眼神。
  曾經的曾經,即便是他逃命天涯的時候,也是那么意氣風發,可是現在,兩只眼睛里全是死灰。
  “是誰,告訴我,我替你殺了他,就算是搭上這條命,我也弄死他。”漢子眼睛瞪圓說道。
  二狗慘笑一下,看著他說道:“木頭,哥,我知道你的心思,這個事,不是你能管的,那些人是專業的国際殺手。”
  這個漢子赫然是洪木頭,五年,他也在进步,這些年得到二狗的暗中幫助,現在已經是山城的一方大佬了。
  聽到他的話,洪木頭頓時一愣,忽然,他的眼睛里爆放著懾人的光芒,說道:“是不是有狼幫的人出手,肯定有他們,我得到消息他們接了一個大單子,沒想到竟然是對付你,他妈的,這群龟孫子。”
  他說著,身上散發出一股懾人的殺氣,然后一言不發,朝著自己帶來的小弟們揮了揮手,轉身大步離去。
  聽到他的話,再看到他離開的背影,王倩倩頓時有種不良的預感,急忙就沖上去抓著他喊道:“洪木頭,你想做什么,我告訴你,這個事情我們公安局一定會管的,不能沖动。”
  洪木頭紅著眼睛瞪了她一眼說道:“王倩倩,我相信你,只是,有些事情我必須要去做。”
  他說著,掙脱了王倩倩的手,帶著小弟們昂首闊步的往外走去。
  王倩倩阻止不了他,頓時就急忙看著二狗喊道:“二狗,你說句話啊,你知道他去做什么嗎,他很可能要去和狼幫火拼,你快點制止他啊。”
  二狗卻好像沒有聽到一樣,眼神絲毫不變,還是麻木的看著手術室的門。
  王倩倩著急了,就想要撲上去,卻被兩個海豹給擋住了。
  “這位警官,請問你有父親嗎。”小木轉過頭看著王倩倩問道。
  王倩倩一愣,皺眉說道:“你什么意思。”
  “沒什么意思,想問問你,如果你父親就要死了,你還有沒有心思管其他別人的事情?”小木目光冰冷的說道。
  王倩倩頓時無言。
  她是在是找不到任何理由再問二狗一句話了。
  小木的這個問題實在是太凌厲了,即便是她知道洪木頭是因為二狗去火拼了,她也不能對二狗指責什么。
  頓時就著急的拿出口袋里的手機撥了一個號碼匯報了起來,然后好像接到了什么命令,她對身邊的人吩咐了一下,然后轉身離開了。
  就在這個時候,張三全也急急忙忙的趕了過來。
  同一時刻,還有一個人也趕了過來,一個穿著保安服的大漢,一进來,張三全還沒來得及開口,他就已經跑到了二狗的身邊,海豹伸手擋他,他立馬就大罵了起來。
  “滾開,下面跪的是我兄弟。”他吼道。
  海豹頓時一愣,他已經跟著跪在了二狗身邊,看著他急忙的問道:“二狗,出啥事了,我在門口過去,看到那么多警察問了一下才知道你讓人給追殺,急忙就闖进來了,你說你怎么總是讓人殺啊。”
  他有些埋怨的說道。
  二狗看到他,臉上的終于恢復了一些生氣,咧開嘴說道:“大寶哥,你來了啊,我沒事。”
  他說著,用手指了指手術室說道:“我爹在里面,他有事,現在還不知道能不能活,我就想多給他跪一會,五年了,我還沒來得及孝敬他。”
  說道這里,二狗的眼淚已經嘩啦啦的流了下來。
  這個人赫然是劉大寶,聽到二狗的話,劉大寶頓時一拳頭砸在地上,盯著二狗說道:“他妈的,到底是什么人干的,老子叫人砍了他,在九曲縣的地盤上竟然有人敢對你下手,真他妈的是活膩了。”
  二狗一愣,看著劉大寶一臉的兇氣,感覺心里暖暖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沒事,大寶哥,這個事情和你沒啥關系,有警察呢。”
  劉大寶哼哼了一下,嘆了口氣,沒說話,只是跟著二狗跪在門口。
  對洪木頭,二狗那么說,是因為他和洪木頭之間的關系很大程度上還是用利益在維持著,他資助他,就是為了有朝一日他能夠為自己做事。
  而對劉大寶,他則是這么說,這是因為他對劉大寶完全就是兄弟之情,他不想自己的兄弟為了自己犯險。
  “大寶哥,你起來吧,你跪在這干啥啊。”二狗對劉大寶說道。
  “沒事,讓我跪一會我心里舒服,你說你剛回來,就碰到這事,當哥哥的幫不到你的忙,總不能連跪一會都不讓我跪吧。”劉大寶搖著腦袋說道。
  二狗心里暖暖的,沒有再說話。
  忽然,他想起了什么,看著身旁的小木說道:“派人,不惜一切代價,一個小時內,立馬把那個陳建国給我送到這里來。”
  “好。”小木點點頭,然后從口袋里拿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下達了一個死命令。
  又過去了半個小時,手術室的門終于開了,一個護士急忙的跑了出來說道:“你們誰是B型血還有AB型血,趕紧跟我去抽血,里面的血不夠用了,縣里的血庫沒有血,從市里送過來跟不上了。”
  “我,我是B型血。”
  “我是AB型血。”
  ·····
  頓時,幾個警察,還有一個海豹都站了出來,王倩倩也站了出來,說道:“我是AB型血,抽我的吧。”
  二狗不由感动,連忙沖他們說道:“謝謝,謝謝。”
  “你是病人家屬吧,別在這跪著了,一邊呆著去,擋住路了。”護士看著跪在門口的二狗焦急的說道。
  二狗一愣,苦笑,從地上爬了起來,然后把小木和三狗也扶了起來,劉大寶也燦燦的一笑站了起來——
上一篇:109.酒店迷情
目錄
下一篇:111.血債血償,天經地義


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