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野美色》

當前位置:首頁 > 鄉野美色 >

114.女人心,海底針

  第114節  女人心,海底針
  老人怒目說道。
  “老王,你說的我都知道,只是,這個事情的牽扯的確是太大了,我們不能這么武斷,最少,也應該商議一下再定啊。”
  叫老張的老人搖頭嘆了口氣說道。
  “我又何嘗不想把那些人全部都給宰了,但是,這個事情他沒那么簡單,我們都一把年紀了,不能再這么簡單的思考問題。”
  聽了他的話,王長久頓時就怒了,站起來盯著他,怒目相視。
  說道:“我說張爱国,你怕個球,我們都這么大年紀了,難道快要死了,還要看著這種喪盡天良的事情在眼皮底下發生還不管?”
  他面前的老人頓時就有些為難,張了張嘴,皺著眉頭,似乎在想說什么。
  “好了,你什么都不用說了,我知道你在擔心什么,我現在就去找一號,詢問關于這件事情的处理方案,你要知道,這件事情的主动權現在并不在我們手上,如果我們弄不好了,讓這段視頻公布到国際上以后才想起处理的話,那時候什么都晚了。”
  王長久立馬說道。
  “好吧,我們現在只能這樣处理了。”張爱国也無奈的說道:“我主要還是擔心你犯錯誤。”
  中南海,一处幽靜的地方,兩個老人坐在中廳,還有一個中年模樣的人坐在邊上,他們的眼前一個電視機里正在播放著那段視頻,越看,中年人的臉色就越黑,終于,他忍不住了,一拍桌子站了起來。
  “怎么會有這種情況,誰能告訴我,為什么會有這種情況,簡直是可恥至極。”他怒目罵道。
  兩個老人都沉默。
  良久,他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道:“王老,我知道這個事情你一定看不過去,但是,如果真的要對官場动大手術的話,可能會帶來很大的波动,有些事情我也無可奈何啊。”
  “你看,能不能和那個人談判一下,讓他把這個帶子給銷毀了,我們可以付出一定的代價,當然,這件事情還是要处理的,不過,要內部处理,畢竟已經直接涉及到了一些部長級的官員。”
  王長久苦笑,這個結果他早就已經想到了。
  “我只能說我努力,但是,我不能保證有結果,而且,那個人能夠說出這種話,我擔心,他背后可能有国際力量。”他說道。
  中年人愣了一下,眉頭一皺,目光變冷說道:“這件事情,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總之,一定要圓滿的解決了。”
  王長久無奈,點了點頭。
  二狗正在埋頭和文件苦戰,忽然,門被敲開了,歐阳夢帶著一個穿著中山服的老人走了进來。
  看到這個老人,原本還在盯著二狗的歐阳曉曉頓時就渾身一震,就準備給老人敬禮,卻被他揮手給阻止了。
  “有客人來了啊,讓他等一會,我馬上就忙完了。”二狗說道,依舊在低著頭干活。
  快要過年了,鎮里壓了好多文件都沒批,他想在年前把這些給忙完。
  歐阳曉曉就想叫他,卻被老人揮手給阻止了,羅成愣了一下,也沒动作,翻了老人一眼,依舊瞇著眼睛裝睡。
  二狗忽然抬起了頭,看著老人,然后站了起來。
  “哎呀,您什么時候來的,怎么不叫我一下啊。”他一臉恭敬的說道,然后急忙從桌子后面走了出來。
  “不著急,不著急,現在和你這么認真的官員不多了啊。”老人擺手說道:“看你那么認真,我不想打擾你。”
  二狗搖搖頭,說道:“王老能夠親自來見我,這是我的榮幸啊,怎么能說打擾啊,歐阳夢,你是怎么回事啊,怎么能讓你的領導站著啊。”
  他沖著歐阳夢說道,然后就趕紧看著一旁的椅子對老人說道:“王老,您趕紧先坐下。”
  “你果然不好對付啊,看來你已經知道我的身份了,你也不要埋怨歐阳夢,是我逼他的,一號下的死命令嗎,我沒辦法,必須要執行才行啊。”
  這個老人,赫然就是王長久。
  無奈的嘆了口氣,他繼續說道:“我也不繞彎子,我來,就是為了那個帶子的事情,其實我的意思很明白,黑的就是黑的,該怎么就怎么,可是,這個事情牽扯的范圍的確太廣了,里面還有好多部長級的官員,我不能掉以輕心。”
  “所以你是來求情的?”二狗臉色忽然變冷,看著他說道。
  王長久搖搖頭,說道:“不是,我的意思是,這件事情我們可不可以內部处理,我保證,只要涉及到的人,全部都會被处理的。”
  “我相信你,但是,我并不相信所有的人,內部处理,真好聽的名字啊。”二狗無奈的笑道:“這就是你想給我說的?”
  “是的。”王長久說道。
  二狗點點頭,說道:“好,我同意了,其實你知道的,這件事情雖然看似不大,但是,如果一個国家連后代的安全都保護不了的話,那么這個国家就沒什么前途了,我這樣做,也是不想国本被动搖了。”
  “謝謝。”王長久咬著牙點點頭。
  得到了二狗的承諾,王長久沒有多呆,轉身就走了。
  門外,一輛轎車上,他拿著手上的厚厚的一疊關于二狗的資料,一張張的看著,看完了,臉上的表情已經變得豐富多彩了起來。
  “看來我們是碰到了一塊硬骨頭了,走吧,怕是這個年不能好好過了。”他嘆了口氣有些無奈的說道。
  他是個老人了,每個老人對過年總有一種特別的期待。
  歐阳夢也無奈的點了點頭,說道:“他的確很難對付,前些時間他遭到了美国黑手黨的襲擊,俄羅斯政府出动了軍隊圍剿黑手黨,美国也開始宣布黑手黨是黑幫組織,這些事情都和他有關系,他可能比我們想的更加難對付。”
  “而且,據我所知,二狗集團從建立到現在,只有三年多的時間,三年多的時間就能建立起如此大的一個商業帝国,要么就是他的背后有一股龐大的力量在支持,要么就是他是個百年不遇的奇才。”
  王長久點點頭,沉默了。
  他知道歐阳夢說的話很有道理。
  &n
  bsp;他手上的資料上寫的清楚,二狗集團是一家跨国投資企業,主要經營保狡和投資,其旗下的保狡品牌價值就已經超過了百億美元。
  “簡直是個怪物啊,富可敵国大概就是在說他這種人吧。”
  二狗辦公室,在他們走了以后,他就拿出自己的手機對小木下達了幾個命令。
  聽了他對電話說的話,歐阳曉曉急忙說道:“你不能這么做,你知道你這樣做會造成多大的影響嗎,而且,你的通話記錄肯定會被人給截住的,到時候,有人如果用這段記錄作為證據整你的話,你根本就逃不開的。”
  “你不會以為我這個電話是個普通電話吧。”二狗笑笑說道。
  歐阳曉曉頓時一愣,看著他手上那個沒有品牌的手機,眉頭一皺。
  “好了,不逗你了,這個手機是一部微型的衛星電話,所用的頻段不屬于現在世界上任何商用軍用頻道,只有二狗集團內部高管才會使用這種手機,除非有人能夠攻破微软集團和美国軍方的服務器,不然沒人能截住我的談話信息。”
  歐阳曉曉愣住了,饒是她接受過高等的培訓,但是也被二狗弄的有些轉不過彎了。
  “你,這怎么可能,你竟然買了一顆衛星?”她驚訝的說道。
  “是啊,我這個人很膽小,所以,做事情比人家要謹慎一些,再說一顆衛星也不是很貴啊,多少錢我忘了,反正不貴。”二狗笑著說道。
  歐阳曉曉頓時無語。
  二狗伸了個懶腰,站起來,說道:“哎呀,今天我們提前走吧,我想去看個人。”
  從回來到現在好久了,他也需要去看看那幾個女人了。
  九曲縣城,二狗拿著手上的一疊資料,看著看著眉頭就皺了起來。
  下了車,帶著羅成和歐阳曉曉饒了一條又一條的巷子,走到了一座平房前,敲了敲門。
  “誰啊。”里面傳來了一個疲憊的女人聲音。
  二狗不說話。
  嘎吱。
  門開了,一個披著羽絨服的女人的身影出現在門口,看到二狗,她頓時就愣住了,表情呆滯,好像見到了什么不可思議的事情一樣。
  “你,你不是···”她驚訝的說道。
  “對不起,我還活著,可以讓先我进去嗎。”二狗說道。
  女人明顯愣了一下,看了看房子里,然后咬咬牙,說道:“好。”
  這才讓開了身子。
  二狗走进門,立馬就先聞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眉頭一皺,就看到房子中央一個火爐正在熊熊的燃燒著。
  “碳不好,房子里的味道難聞。”女人攥著衣角拘謹的說道,然后指著墻上掛著的一張合照說道:“我,我結婚了。”
  二狗點頭,說道:“我知道。”
  四处看了一下,他臉上頓時帶上了戾氣,說道:“你應該知道我還活著的,這些年,我托人也給你帶了不少的錢,為什么過這種日子。”
  “我,對不起。”女人把頭低的死死的說道。
  二狗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道:“這事情也怪我,我早該知道這個事情了,難道你這段時間都沒有和小夢聯系啊?”
  “沒有,小夢和脅現在都在京城上學,放寒假都沒回來,在京城打工,一年難得回來一次,平時就一個月打一次電話,怎么了,她們還好吧。”女人神色復雜的看著二狗問道。
  “她們沒事。”二狗點頭。“她們的工作也是我找人安排的。”
  “那就好,那就好。”女人說道,然后看了一眼二狗背后的歐阳曉曉。“你的老婆真漂亮。”
  二狗沒有反駁,歐阳曉曉出奇的竟然也沒有反駁。
  這個女人,赫然就是王曉甜,只是現在的她,已然嫁為人婦,雖然生活過的很差,但是,她卻似乎已經知足了。
  二狗不想打擾她,又寒暄了幾句,就離開了。
  “她剛剛說你是我妻子你為什么不反駁,難道你想做我妻子?”出了門,二狗看著歐阳曉曉嘿嘿笑著說道。
  “啊,你說過這句話嗎,我怎么不知道啊。”歐阳曉曉立馬做出一臉奇怪的樣子,仿佛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一樣,大步向前走去。
  二狗一愣,無奈的搖搖頭,說道:“女人心,海底針,喜歡就是喜歡,為啥不敢承認啊,真是的。”——
上一篇:113.黑的就是黑的
目錄
下一篇:115.我下面流血了沒?


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