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野美色》

當前位置:首頁 > 鄉野美色 >

115.我下面流血了沒?

  第115節  我下面流血了沒?
  他說的聲音不小,讓歐阳曉曉聽見了,身上輕輕顫了一下,卻沒有說話,依舊往前走去。
  二狗整理了下心思在心中想道。
  王曉夢和王曉靜已經去了京城讀書,孫玉兒和風巧也去了京城,劉云和孟倩也走了,去辦事了,田心和田月姐妹到現在還沒回來,王花在村里,縣里現在他能有一腿的女人幾乎沒有了。
  “羅成,要不,我們去皇朝逛逛吧,那里應該還在吧。”二狗笑著說道。
  “好。”
  五年過去了,當年那個皇朝現在也已經變樣了,成了一棟八層的酒店,皇朝大酒店,邊上建了一家皇朝酒吧,依舊的富麗堂皇,豪氣沖天。
  二狗进去,頓時就有幾個漂亮的服務員迎了上來。
  “我找吳六。”二狗沖她們說道。
  服務員頓時一愣,其中一個女孩問道:“你找我們吳總做什么,請問你有預約嗎。”
  聽到這話,二狗頓時就笑了。
  “那我不找他了,我找你,請問你有時間嗎。”他一副笑瞇瞇的樣子看著眼前的這個高挑的女孩。
  女孩顯然對這種調戲已經習慣了,頓時說道:“你說笑了,我只是普通的服務生,和你妻子比,我只能算是個丑女。”
  二狗還沒說話,就聽到歐阳曉曉在背后冷哼道:“你倒是有自知之明。”
  他頓時燦燦一笑,無奈的對服務生說道:“你別在意,我和她沒有什么關系,她就是我的一個保鏢而已,我等會再來找你。”
  說著,沖她眨了下眼睛,就往前臺走去。
  “給你們吳總打電話,就說王二狗找他。”他說道,前臺的女孩一愣,正要問什么,卻看到旁邊的一個青年跑了過來。
  “狗哥,真的是你?”他看著二狗驚訝的說道。
  二狗疑惑,因為他印象里自己并不認識這個人。
  “狗哥你不記得我也正常,我是六哥的小弟武八,你是來找六哥的吧,他在樓上,要不要我帶你去啊。”武八興奮的說道。
  二狗一愣,點頭說道:“好,麻煩你了。”
  三樓一個豪華的套間里,當武八把二狗帶到吳六面前的時候,看到二狗,他立馬噌的就站了起來,眼神里帶著驚恐,愣愣的一动不动,手上的煙頭已經燒完了烫到手了他都沒有感覺到。
  “哥,煙烫到手了。”二狗笑著沖他說道。
  他這才反應過來,急忙把煙頭扔到煙灰缸里。
  “你,我,我···”他手足舞蹈的,一句完整的話半天說不出來。
  “過去的事情就讓他過去吧,兄弟,終究是兄弟,雖然不是親的,但是沖著你能帶人去和狼幫的人硬拼,我還認你這個哥。”二狗目光凝重的說道。
  聽到這話,吳六頓時就一臉怒氣的說道:“那群王八蛋竟然敢對我爹出手,我真后悔那天知道消息太遲了,看到爹躺在床上的樣子,我真恨不得把王朗給活吃了。”
  說完,他這才一臉慚愧的看著二狗說道:“當年的事情,是當哥哥的鬼迷心竅,我錯了。”
  他低著自己的頭,不敢看二狗。
  安靜,還是安靜。
  良久,二狗才搖搖頭笑了一下說道:“我說了,過去的就讓他過去吧,當年是我求著我的老領導放過你的,不管怎樣,我不想讓爹看到我們手足相殘,你能懂嗎。”
  “我懂,我懂。”吳六急忙點頭。
  “嗯。”二狗點頭,然后把嘴巴湊在吳六耳邊問道:“你門口那個高高瘦瘦的女孩叫什么啊,就那個皮膚有些黑那個,你知道嗎。”
  吳六一愣,立馬知道二狗的想法,搖搖頭說道:“我知道你說的是哪個,只是那個女孩不是干那個的,我也不知道她叫什么,怕是不好下手。”
  “我知道了,我就問問你,怎么,給我安排幾個女人,這幾天一直忙公務,都快把我給憋死了。”二狗嘿嘿笑著說道。
  吳六頓時也笑了起來,小聲說道:“放心吧,包在我身上了。”
  他說著,就朝著武八喊道:“小八,你帶狗哥到VIP包間,告訴王寡婦,讓她把她的女人全部拉出來,讓狗哥一個個挑。”
  “好嘞,包在我身上了,六哥你就放心吧。”武八頓時歡快的答應了下來,然后沖著二狗說道:“狗哥,這邊請。”
  聽到他們的話,歐阳曉曉的臉色已經變得鐵青了起來,對二狗的印象頓時就好像是從珠穆朗瑪峰峰頂掉到了馬里亞納海溝底部。
  “你太無恥了,你難道心里就沒有一點禮義廉恥嗎。”她沖著二狗教訓道。
  吳六不知道情況,翻著眼睛不說話,武八也乖乖的退在一邊不說話。
  二狗則是燦燦的一笑,說道:“這個,你也知道,我也是男人啊,總有需求的,那些女孩也不容易,我這也是為人民服務,再說,我又不花国家一毛錢,我花的都是我自己的錢,我這也算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了。”
  “你的歪理可真多啊,你真的那么有錢,多捐一些出去,男人,沒一個好東西,你都有那么多女人了還在外面尋花問柳,就不怕給你染上病了。”歐阳曉曉冷哼說道。
  二狗一笑,說道:“要不你陪我吧,那我就不要那些女人了。”
  “好啊,我陪你,你敢要我嗎。”歐阳曉曉氣極而笑,盯著二狗說道,眼神里散發著幽幽的光芒,像一條毒蛇一樣。
  二狗卻不管他,立馬點頭說道:“為什么不敢要啊,哥,給我開個房間,我要睡覺了。”
  吳六立馬趕紧給武八打眼色。
  “狗哥,我立馬給我安排房間,就在三樓吧,商務套間。”武八立馬看著二狗說道。
  歐阳曉曉頓時就愣住了,她沒想到二狗竟然能說出這么無恥的話。
  “好,我跟你走,我就看你今天能把我怎么樣了。”她冷笑著看著二狗,兩只手交叉上下活动了下關
  節,發出陣陣嘎巴嘎巴的聲音。
  同時還伸出一根诱人的舌頭在嘴唇上舔了一下,看著武八說道:“帶路吧,去你的商務套間。”
  武八看了一眼二狗,又看了一眼吳六,看到兩個人都沒有什么表示,只能自作主張拿出口袋里的一張總房卡在前面帶路把吳六房間邊上的一個房門給打開,然后把總房卡插在電卡的位置上就趕紧跑了出來站在門口。
  “那張是總房卡,房間里剛剛打掃過,很干凈,空調已經開了。”他說道。
  歐阳曉曉立刻大步走了进來,二狗也趕紧跟上,羅成卻沒有进來,臉上帶著古怪的笑容看著二狗和歐阳曉曉。
  他百分百的相信,等一會房間里一定不會消停了。
  不過他也不為二狗擔心,因為如果是拼武力的話,歐阳曉曉根本不會是二狗的對手。
  二狗一进門,就把門給關上了。
  “你想干什么。”歐阳曉曉立馬警惕的退了幾步看著他。
  二狗擺擺手說道:“你不是說要陪我嗎,這個房間挺好的,雖然不是非常豪華,但是好歹干凈,而且,挺大的。”
  他說著,看了看里面臥室的床。
  “那張床上被子是鵝絨的,很舒服的,你放心,我會很溫柔的。”
  歐阳曉曉頓時冷笑,說道:“是嗎,我也會很溫柔的。”
  她說完,手上毫無征兆的出現了一把手枪,二狗眼疾手快,立馬一跳躲到了沙發后面。
  “喂,你想干什么,你是來保護我的,你殺了我,你也活不了。”二狗急忙說道。
  “怎么,現在知道害怕了,我告訴你,遲了,殺了你我頂多關上幾年的紧閉而已,今天,你一定跑不了。”
  她說著,直接就砰砰砰的開枪。
  外面,武八和吳六聽到這個聲音立馬就想闖进去,卻被羅成給擋住了。
  “你們进去干啥,那個女人有殺人執照的,你們进去,她可能會用妨礙公務罪把你們給抓了的。”他說道。“你們放心吧,二狗不會有事的,就當他們是在調情吧,放心,這房間里的所有損失我們都會賠你的。”
  吳六急忙擺手,說道:“我沒有那個意思,只是,真的沒事嗎,這么大的聲音,怕是好多人都聽到了。”
  “所以啊,你現在就要給警察打電話說,你這里什么都沒發生,就說是夫妻吵架把電視機給摔了吧,反正找一個理由就能搪塞過去。”羅成懶洋洋的說道。
  他對二狗有百分百的信心。
  吳六糾結,但還是拿出手機給警察局的熟人打了過去。
  房間里,歐阳曉曉的子彈剛剛打完,二狗的身影就從沙發后面跳了出來,一把就把她的手枪給打掉。
  “我擦,你還真的敢開枪啊,看來不給你點顏色瞧瞧,你真不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啊。”他說著,直接一拳就朝著她的肚子打了過去。
  歐阳曉曉也厲害,枪被打掉,拳頭立馬就攻擊了過來。
  二狗的火氣已經被挑了起來,直直的和她對了一拳,他的身形沒动,歐阳曉曉的身体卻倒退了三步,嘴角也滲出了血,被二狗一把給拉住了。
  她本能的就要再次攻擊,卻被二狗把兩根胳膊迅速的揉在一起在背后抱紧了。
  “小乖乖,還有什么招數,全部使出來吧。”二狗把嘴巴湊在她的耳邊吹著熱氣說道。
  歐阳曉曉顯然被刺激到了,渾身一软,但是腿的动作卻更快,她的身体很柔软,一腳踢倒了肩膀上面,二狗腦袋一閃躲了過去,兩只手在她的肩膀上輕輕一捏,把她的兩根肩膀給卸了,一只手迅速的抓住了她的腳腕讓她动彈不得。
  “我本來都沒有想要把你怎樣,是你把我給惹毛的,今天我不把你給睡了,簡直是對不起自己。”
  他說著,伸出另外一只胳膊把她給抱了起來就往臥室走去。
  “放開我,你個混蛋,你敢對我怎么樣,我哥哥一定不會放過你的。”歐阳曉曉急了,立馬就叫了起來。
  只是她的兩條胳膊讓二狗給卸了,一只腳還讓二狗抓著,另一只腿也被二狗抱著,根本就用不上力,更加可惡的是,這個家伙的手竟然放在她的大腿內側,而且還在輕輕的抚摸著,弄的她渾身都在發软。
  她雖然接受過各種各樣的特種練習,但是唯獨沒有讓男人抚摸過。
  “放開我,我保證不會告訴任何人這件事情的。”她開始求饒了。
  她終于怕了,她能感覺到,二狗好像是認真了。
  二狗冷笑,說道:“你覺得我會放過你嗎,你剛剛不是想殺我嗎,現在求我也沒用,同樣的,即便是我把你給強奸了,也頂多就是道個歉而已。”
  他說著,把她摁在床上,一只手在口袋里掏出了一個小喷瓶朝著她的臉上喷了一下。
  “你干什么,這是什么東西,你···”歐阳曉曉剛說完,就感覺渾身一软,一股熱氣在身体里沖了出來,然后意識就有些模糊了。
  二狗這個時候才把她的兩條胳膊給重新接上了。
  只是,剛剛接上,他就感覺到一個溫熱的身体撲入了自己的懷里,一張火熱的紅唇在自己的臉上瘋狂的親了起來。
  “我擦,不是吧。”他剛剛說完,就被壓在了床上,身上的衣服被一把給撕開了。
  二狗沒有想到,中了神仙药的歐阳曉曉竟然比正常的時候還要瘋狂,頓時一愣,只是很快他的火氣就別撩撥了起來,一把把她給壓在了身下,狠狠的吻了起來,一只手也順著她優美的曲線伸进了她的衣服里。
  溫柔,細膩,光滑。
  柔若無骨,綿如綢緞。
  這些詞語都不足以形容歐阳曉曉的身材的美妙。
  很快,他們兩個身上的衣服都脱的精光,二狗身上的衣服幾乎是被歐阳曉曉給撕碎的,歐阳曉曉的衣服是被二狗給扯掉的。
  她的衣服質量非常好,即便二狗的手勁也不容易把她的衣服給撕破。
  歐阳曉曉的腦袋二狗早就已經看過了,知道她還沒有讓男人碰過,所以,雖然現在已經被她把火氣給完全撩撥了起來,他還是不敢
  直接进入。
  “你能不能溫柔點,你個臭女人。”
  二狗罵道,因為他的身体已經再次被歐阳曉曉壓在了身下。
  沒有穿衣服的她,一對光潔碩大的酥胸坚挺在身前,渾身通紅,顯出一種別樣的诱惑。
  她嫵媚的看了下二狗,然后趴在他身上舔了起來,從臉上到脖子,再到胸前,小腹,最后竟然把大家伙給含在了嘴里狠狠的允吸了起來。
  她的力氣非常大,一口就讓二狗舒服的喘息了起來。
  “用力,再用力,他妈的,再用力。”二狗閉著眼睛舒服的叫道。
  聽到他的話,歐阳曉曉好像得到了鼓勵一樣,一路往下把他的子孫帶整個含在了嘴里舔了起來。
  她現在已經僅剩下了本能,身上的浴火讓她就想好好的發泄一下。
  二狗舒服了一陣,就把她潔白的雙腿給拉了上來,往她的跨間一看,頓時就愣住了。
  因為,歐阳曉曉的下身竟然也是一根雜草都沒有,不僅如此,竟然光潔的好像一個小饅頭一樣,只是小饅頭上面有一條粉紅的縫隙,上面沾滿了光澤。
  顯然,她已經动情了。
  看著這么美妙的一幕,二狗竟然情不自禁的把嘴巴湊了上去,伸出舌頭在小饅頭的縫隙上舔了起來。
  歐阳曉曉受到刺激,頓時舒服的發出了一聲長吟。
  “喔,舒服,舒服,要我,快點,要我,用力一點,再用力···”她本能的喊道。
  二狗頓時就忍不住了,舌頭用力頂開饅頭中間的小縫隙允吸了起來。
  他感覺渾身都好像快要燃燒起來了,血液都在沸騰的,大家伙硬的一翹一翹的。
  “妈的,忍不住了。”
  終于,他再也受不了了,一把把歐阳曉曉的身子給翻過來撲了上去,咬住她诱人的紅唇捉住那根細膩的舌頭就允吸了起來。
  一只手扶著大家伙已經在她的饅頭縫隙上磨蹭了起來。
  歐阳曉曉遭到攻擊,頓時就想要把身体往前挺,二狗受到刺激,也配合著頂了起來。
  “啊,疼,疼。”歐阳曉曉頓時就叫了起來。
  二狗一頓,他也知道,自己的家伙是在是太大了。
  “把兩條腿再分開點,沒事,我會很溫柔的。”他哄著說道,沒想到歐阳曉曉竟然還真的把兩條腿給分開了。
  二狗頓時大喜,再次用力,伸进了一些。
  疼痛的感覺讓歐阳曉曉竟然清醒了一些,只是二狗此時卻一口咬住了她胸前的蓓蕾,另一只手也在她的另一只胸上狠狠的揉弄著,舒服的感覺讓她再次迷失了。
  “輕點,輕點,受不了了,受不了了。”她喘息著,呻吟著。
  二狗的大家伙此刻已經进入了半根,卻還是沒見到一滴血,頓時就愣住了,奇怪的看著歐阳曉曉。
  只是她現在只剩下了本能,疼痛和酥麻舒服的感覺讓她只是不斷的扭著屁股。
  “怎么回事,不可能沒有血啊。”二狗納悶的說道,只是他的話還沒說完,就感覺到大家伙被狠狠的夹了一下,再次往里面进入了一些,溫熱舒服的感覺讓他頓時就忘記了這個疑惑,閉著眼睛享受了起來。
  歐阳曉曉雖然感覺到疼痛,但是,她的体質很好,更多感覺到的是一股來自靈魂的舒爽感覺,這讓她本來就快要清醒的靈魂再次沉迷了起來,抱著二狗健碩的胸膛就用嘴親吻了起來,兩只手在他的背上不斷的抓著,留下一道道的血痕。
  當然,這些血痕也和二狗身上所有的傷口一樣,很快就恢復了光滑,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興奮,如同迷奸一樣的刺激,讓二狗感覺渾身都在顫抖,他在心中意淫歐阳曉曉的身体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現在大家伙在她的身体深处,他怎么能不興奮。
  感覺到她已經能夠漸漸承受了,二狗這才緩緩的運动了起來,他一动,歐阳曉曉頓時就好像是打了鸡血一樣,興奮的大叫了起來,兩條腿也饒了上來,八爪魚一樣的抱著二狗的腰。
  身体和二狗的胸膛紧紧的貼在一起。
  “我擦,這究竟是我在迷奸你還是你在強奸我啊。”
  二狗郁悶的想到,只是這個念頭剛剛出現了0.01秒,他就再次迷失了。
  已經好幾天沒有碰到女人了,他怎么能夠受得了這種诱惑,頓時就加速運动了起來。
  或許是又深入了一些,讓歐阳曉曉再次感覺疼痛了起來,秀眉不由就紧紧皺了起來。
  二狗急忙停下,但是他停下,她卻自己運动了起來。
  “用力,用力,弄死我吧,快點,用力。”她大喊道。
  門外,聽到里面的聲音這么快就安靜了下來,羅成頓時一愣,把耳朵貼在門上聽了起來。
  “嗯哼··嗯··啊··疼··慢點··輕點···”
  聽到這么一連串斷斷續續的聲音的時候,他的感覺就好像是被十萬伏的高壓電給電擊了一樣,完全呆住了。
  “我擦,什么情況,這怎么可能啊。”他一臉不可思議的罵道。
  看到他一副驚訝的樣子,吳六急忙看著他問道:“怎么樣了,里面沒什么事情吧,二狗沒事吧,要不要我把門給打開,我還有一張總卡。”
  “別,千萬別,你現在把門給打開,二狗能把我們全部給殺了,里面什么事情都沒有,你們都該干啥干啥去,給我搬張椅子過來,我一個人在這里守著就好。”羅成急忙說道。
  吳六和武八都一愣,臉上都帶著理解的表情,燦燦一笑,轉身離開。
  “哎,這家伙的艷福真不淺啊,如果讓小木知道這個事情的話,怕是會把我給殺了。”羅成有些無奈的說道。
  房間里,才過去半個小時左右,二狗就已經感覺到一股極度刺激的感覺從下身傳來,身下,歐阳曉曉的眼睛已經開始泛白了,顯然是興奮過度。
  看到這一幕,二狗也不敢再繼續了,不由就放開了身体,不多久,一股強勁的熱流好似大壩決堤一樣沖进了她的身体
  深处。
  二狗十多天積攢的精華,全部都釋放了出去。
  舒服的他不由的瞇著眼睛長吸氣。
  歐阳曉曉也幾乎同一時間興奮到了極限,大叫了起來。
  “啊,舒服,舒服,舒服···”
  她的臉上帶著夢囈一樣的表情,嘴巴大張,一根诱人的舌頭在嘴唇上不斷的舔著。
  二狗頓時就低下頭,一口把她的紅唇給咬在了嘴里,允吸了起來。
  “有些冷。”歐阳曉曉忽然把嘴巴抽開了,小聲的說道。
  二狗一愣,抓過身旁的被子蓋在兩人的身上,同時把她抱得紧紧的。
  忽然,他猛然一驚,看著懷里的玉人。
  “你,你什么時候醒來的。”
  “現在才發現啊,你也反應太慢了,在你进入的那會我就醒來了,只是已經被你占了便宜,我就將錯就錯了,只是沒想到,你的家伙竟然那么大,差點把我給弄死。”
  歐阳曉曉臉色一紅,低聲的說道。
  饒是她平時霸道無比,在現在這種情況下也有些害羞。
  二狗頓時一愣,燦燦的笑道:“那個,我,其實···”
  “先別說那些廢話,我問你,我下面流血了沒啊。”歐阳曉曉打斷他的聲音一臉認真的盯著他問道——
上一篇:114.女人心,海底針
目錄
下一篇:116.可我一定會娶你的


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