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野美色》

當前位置:首頁 > 鄉野美色 >

125.赤裸派對

  第125節  赤裸派對
  這一刻,他只把自己當做了地方的父母官。
  對一個絕望的人來說,最好的禮物就是一份希望。
  二狗很清楚,對眼前的農婦來說,如果告訴她說政府會給她補貼的話,她也許會得到寬慰,但是如果告訴她,她會得到一份能養活家的工作,她一定會重新對生活充滿希望。
  “是了,你回頭处理完這個事情了,到鎮政府找風鎮長填個表,她主管的是民生,到時候工廠開工的時候,會第一時間聯系你。”
  他笑著說道。
  農婦頓時就千恩萬謝,差點就給二狗跪下了,二狗哪敢讓她跪下,立馬就趕紧扶住她。
  就在他尷尬的時候,風荷來了,她剛來,一陣汽車的響聲也傳了過來,肖木急匆匆的就從車上跑了下來沖著二狗跑了過來。
  “王鎮長,不好意思啊,我,我剛剛還在縣里辦事,到底出什么事情了。”他著急的說道,但是嘴巴里卻吐出了一口的酒氣。
  二狗頓時就聞個正著,頓時就想一巴掌扇過去,但還是忍住了。
  “你很好啊,家里都著火了,還在外面吃飯喝酒,算了,你回去休息吧,我看你也快醉了。”他說道。
  聽到他的話,肖木頓時就想解釋,卻聽到二狗繼續說道:“你請龙戰吃飯無可厚非,只是,你接到電話的時候,應該立刻回來,算了,你先回去休息吧,你現在這副樣子,也不適合辦公。”
  他說著,語氣決絕。
  “好,我走,TMD,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幾根胳膊幾條腿,能有多威風,剛剛撤了一個所長,現在又把我這個臨時所長也撤了,哼,你權利很大啊,我告訴你,我也不是泥捏的的。”
  肖木頓時就毛了,借著酒勁,沖著二狗就是一頓大吼,然后轉身撥開人群就走。
  聽到他的話,二狗頓時也毛了,直接沖著他吼道:“別JB以為你那些破事老子都不知道,我告訴你,明天你就等著龙戰來找你吧。”
  他說著,然后就讓村長劉大能把他們村的人帶著先回去,又沖背后的干警吩咐了一些事情,這才轉身就走。
  肖木聽到他的話,先是一愣,心里也有些發毛,他說出那句話就后悔了,只是當著這么多人的面,也拉不下面子,就那么看著二狗離開,然后也趁著酒勁哼了一下,也走了。
  圍觀的村民們看著這場鬧劇,都是你看我,我看他,最后還是村長劉大能揮了揮手,帶著他們回村里去了。
  “因為這么一個人生氣,值得嗎。”走出去很遠了,風荷才在他身邊說道。
  “不值得,我只是在表明一個態度。”二狗說著,嘆了口氣。“我是不是有點神經質了。”他問道。
  風荷一愣,搖頭說道;“你是太著急了,放松點,金字塔不是一天就能建成的。”
  “嗯,算了,先不說這個,我是有點著急了,特別是看了今天的事情,你看這都什么事情啊,當兒子的把爹給打死了。”二狗說道,嘆了口氣。
  “都是窮惹的禍啊。”風荷也嘆了口氣說道。
  二狗卻搖搖頭。
  “不光是窮,還有其他的原因,算了,不說這個了,是了,那個,你知不知道徐美麗今天在不在家啊。”他忽然嘿嘿笑著問道。
  聽到他問這個問題,風荷頓時就白了他一眼。
  “你呀,光說人家,自己都做不好表率,那個肖木我的底細我還是知道的,本身人還是不錯的,做事也扎實,只是太色,這是他最大的問題,你比人家還色,還好意思說人家。”她說道。
  “應該在,她晚上又沒什么事情。”
  二狗頓時嘿嘿一笑,一臉正氣說道;“這個不一樣的,我色,是因為我有能力找到女人,可是他不一樣,他那是濫用職權,算了,先不說這個了,今天的事情讓我有些頭疼,走,去徐美麗家,你去么。”
  他說著,看著風荷問道。
  “去吧,反正我也沒事做,大晚上的,全當是過去看戲了。”她說著,就哈哈笑了起來。
  聽到這話,二狗頓時就上去要撓他痒痒,風荷急忙跑。
  “好啊,看戲,我讓你看戲。”
  他頓時就追了上去。
  這會已經八點多了,天色烏黑,鎮子上除了沿街道的大路上有路燈,其他地方都是烏黑的。
  徐美麗的那個房子在鎮子邊上,要走好長一條烏黑的路。
  拐過一個巷子,就差一條街走到徐美麗所在的宿舍樓的時候,忽然,一陣輕微的喘息聲傳入了二狗的耳朵。
  頓時,他就愣住了,眼睛看向了一邊一棟一眼看去就好久沒人住過的破房子。
  “你先在這里等我,羅成,你看著她,我去瞄瞄。”他頓時就嘿嘿笑著沖風荷說道,然后躡手躡腳的沖著房子走了過去。
  “你去干什么啊。”風荷問道,卻看到二狗沖著他做出一個噤聲的动作。
  然后一個縱身,竟然上了墻頂上,在風荷驚訝的目光下,跳进了破屋子里。
  雖然天很黑,但是以二狗的視力,看東西還是能看的很清楚的,破屋子里的確是夠破的,滿地都是雜草,幾間破房子的頂都已經塌了,只有一間完整的房子,喘息的聲音就是從里面傳出來的。
  輕輕的走過去,就看到房子里正點著一個火堆,兩個還略有幾分姿色的女人紧紧抱在一起,正在對方的身上互相的摸索著。
  “用力,用力一點,再往里面用力一點。”一個女人喊道,聲音壓得很低,顯然是怕人聽到,一邊喊,嘴里傳出陣陣的喘息聲。
  “哎呀,我這次拿的這根黄瓜太短了,都已經送到底了,再送进全部进去了。”另一個女人說道。
  聽到她們的對話,二狗頓時就糾結了。
  “真尼瑪的操蛋啊,這年頭是出什么事情了,怎么這么多拉拉啊,不行,身為鎮長,我必須要好好教導一下她們,讓她們有一個正確的價值觀才行。”
  他想著,頓時就想出去,只是忽
  然又想到,這么晚了,自己出現在這里,也不是很合適,于是就輕輕嘆了口氣,轉身離開了。
  “怎么,發現什么了啊。”他出來,風荷頓時就奇怪的看著他問道。
  她沒有二狗那么變態的聽力,聽不到里面傳出來的聲音。
  “啊,沒事,啥事都沒有,我只是进去尿了個尿,走吧。”他說著,就往徐美麗宿舍走去。
  風荷當然是不相信他這句話的,只是她也知道,他既然決定不說真話那自己即便是再問幾句也是白搭,不有就目光奇怪的往他剛剛去的方向看了看,然后跟了上去。
  到了徐美麗宿舍樓,二狗先是往里面瞄了瞄,發現院子里沒人,這才往樓上走去。
  “誰啊。”他敲門,里面頓時就傳出了一個陌生女人的聲音。立馬就愣了一下看著身邊風荷。
  “我,徐美麗在家嗎。”風荷立馬說道。
  頓時,門就開了。
  門剛開,先是一陣熱浪襲來,然后二狗就看到一個只穿著黑色睡衣的女人站在門口。
  “啊,他是誰,你怎么帶男人來了啊。”女人說著,頓時就想關門,但是她的速度哪里有二狗快,頓時就被二狗給抓住了門,走了进去,風荷也走了进去,順手把門給關上了。
  背后,羅成無奈的搖了搖頭,下了樓,沖著背后的漆黑中打了個口哨,頓時,兩個虎背猿腰個頭高大的外国人就走了出來。
  “找副撲克,我們三個正好打斗地主。”他提議道。
  “OK。”一個外国人頓時說道。
  漫漫長夜,不自娛自樂的話很難度過啊。
  房間里,二狗剛进去,就愣住了,看著眼前高高低低,胖胖瘦瘦的十幾個女人,他不由感覺自己嘴巴都有些干燥。
  因為這些女人雖然都穿著衣服,但是要么只穿著一件小內裤,上身空荡荡,要么干脆穿著一條黑絲襪,還是那種全身都被遮住的絲襪,說白了,情趣絲襪。
  客廳里此刻所有的東西都被挪開了,擺放著各種水果等東西,還有幾個女人赤身裸体,正湊在一起搖著腦袋,空氣中飄荡著一股煙草的氣息,耳朵里則是一陣搖滾音樂。
  “你們,這是在干什么。”他立馬正色的問道。
  里面的女人這會也看到他了,頓時就又有女人尖叫了起來。
  “男人,誰干的,竟然把臭男人給帶來了。”
  “不過這個男人長的真帥啊,帥哥,你叫什么啊。”
  ·····
  女人們你一句,我一句,都看著二狗,好像把他當做了珍惜动物了。
  “啊,你怎么來了啊,我們正在舉行派對,你,能不能,先離開。”徐美麗這會不知道從哪里冒了出來,腦袋上頂著一個兔子耳朵,屁股后面竟然還插著一個兔子尾巴,身上也披著幾件和兔子毛一樣的衣服。
  看到她這幅樣子,二狗頓時就被诱惑的渾身都氣血沸騰,特別是看到她兩腿之間光禿禿的淡黑色的時候,大家伙頓時就一柱擎天了。
  但還是無奈的說道:“我,好吧,你們玩,我先走。”
  說著,就準備轉身離開。
  “為什么不能讓他留下呢。”一個女人忽然說道。
  “是啊,這么大的一個帥哥,我們的派對里還從來沒有過男人呢。”又一個女人說道。
  當然,也有人反對。
  “不要,我最討厭臭男人了。”一個女人說道。
  “是啊,我看到男人腦袋就疼。”又一個女人反對了。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一個女人站出來說道:“哼,除非他今天晚上能聽我們的話,伺候我們全部。”
  頓時,所有女人都安靜下來了。
  “好,我贊成。”原本反對的一個女人頓時伸出舌頭舔著嘴唇說道。
  這個建議對她來說十分有诱惑力。
  “先等等,我想知道,你們都是來自哪里的,為什么會在這里。”二狗頓時問道:“我沒其他意思。”
  他說著,燦燦一笑,心里卻是一陣無奈。
  知道了全部再裝傻的感覺十分不舒服,可是為了不驚世駭俗,他還是必須要裝。
  他早就從這些女人的記憶里知道了,她們中有幾個就是鎮里的職員,還有幾個是附近村里的,甚至還有兩個縣里來的,年齡最大的一個三十五歲了,最小的一個才十八歲。
  不過這些都不是他最在意的,他最在意的是,今天晚上他要怎么辦。
  看著眼前這一大堆的女人,他感覺渾身都在燥熱。
  “我們啊,你不需要知道我們從哪里來,因為,如果你留下的話,我不能保證你明天早上還能正常起床。”
  隨著這個聲音,頓時一個渾身穿著情趣黑絲的女人就靠在了二狗面前,用自己一對并不是很大的雙峰在他的胸前蹭著。
  她的個子不高,只有一米五左右,在一米九高的二狗面前站著,需要仰頭才能看到他的臉。
  “是嗎,我現在特別想知道,你究竟想要用什么方法讓我明天早上不能起床。”
  他說著,伸手就把女人給抱了起來。
  黑絲本來就诱惑,加上她的皮膚也很柔嫩,抚摸著的感覺,软软綿綿的,二狗頓時就被刺激到了,抱起她,低頭朝著她的嘴巴就允吸了下去。
  女人也受到了刺激,頓時就回吻了回去。
  “哇,真帥,帥哥,也抱抱我唄。”頓時又有一個女人走了過去靠在二狗的身邊。
  二狗眼睛斜著看過去,就看到一個小狗裝的女人正在一臉迷離的看著他,一邊看還一邊用自己的兩只同樣不是很大的胸在他的胳膊上蹭著。
  “你可以先干點其他的,比如,幫我把裤子給脱了。”
  他嘿嘿說道,話音還沒
  落下,嘴巴就再次被抱著他脖子的女人給吻住了。
  只是他這句話終究是有作用了,小狗裝的女人頓時就笑了一笑,低頭把他的裤子給解了一把拉扯了下去。
  二狗順勢抬腿,把裤子給踢到了一邊。
  這個時候,女人們的眼睛不由自主的都看向了他的下身,然后都忽然愣住了。
  她們都看到了,一根擎天巨柱正在一跳一跳的,似乎是在向女人們示威一樣。
  “我的天,他那個,和驢的一樣大,我在我家見過驢的家伙,都沒他這個粗。”一個女人說道。
  “我的天,我有些懷疑我們能不能把他給放倒了。”又一個女人說道。
  “哼,怕什么啊,我們十八個人,還怕收拾不了一個男人啊,誰說男人的家伙大就一定持久了,姐妹們,我們一個個來,不著急,今天晚上,非要把他給磨死不行。”
  一個很囂張的聲音傳了出來,這才把眾女人的心給定了下來。
  聽到這話,只有風荷和徐美麗還有黄月三個知道二狗強悍的女人是相視一陣苦笑,卻什么也沒說。
  二狗懷里的女人這個時候也不吻了,一臉驚訝的看著他,然后伸手往他身下摸去,卻只摸到了一個滾烫的頭,頓時一愣。
  “你想不想享受一下。”二狗笑著,一只手抱著懷里的女人,一只手把她兩腿之間的絲襪給撕開,伸手抚摸了一下,從那里拔出了一根紅蘿卜。
  “啊,慢點。”女人頓時喘道。
  只是她的話音還沒落下,就感覺到一根比剛剛那根蘿卜還大大家伙进入了她的身体里。
  “啊,慢點,輕點。”她頓時就再次喘了起來。
  只是二狗感覺到了舒服,哪里肯慢,頓時就抱著她的身子快速的運动了起來。
  一邊運动,一邊分出一只胳膊抱著女人,一邊從口袋里拿出一瓶小小的喷劑,一邊走著,一邊對著女人們喷了過去。
  “情趣香水,給我們瘋狂的夜增加一點动力。”他一邊喷,一邊笑著說道:“記住了,下次有裸体派對一定要叫上我。”
  他說著,就再次一用力,懷里的女人頓時就發出了一陣瘋狂的叫聲。
  “相信我,我會讓你們有一個正確的價值觀的,你們都是罪人,今天晚上就是贖罪的時候。”
  二狗嘿嘿笑著,一邊囂張的說,一面抱著女人狠狠的用力,一面還到处亂走。
  他的体力十分旺盛。
  “你,既然裝扮成了狗,就做個狗的樣子給我看看唄。”他說著,指著那個穿小狗裝的女人說道。
  女人頓時就嘿嘿一笑,趴在了地上,高高的舉著屁股,屁股后面插著的尾巴一搖一搖的,還乖巧的叫了兩聲。
  二狗頓時就刺激大了,一陣猛的運动,懷里的女人很快就受不了了,大叫了一聲,癱软的趴在了他身上不动了。
  二狗立馬就把她給放倒了邊上,然后跪在地上,一把把扮小狗女人屁股上的尾巴給拔了,也不顧她呻吟的聲音,直接就刺入了进去。
  瘋狂,癲狂,猖狂。
  今天晚上,就是他一個人的天下。
  很快,這個女人也不行了,他干脆躺在了地上,沖著女人們吼道:“我現在就躺在地上,你們感覺你們誰比較厲害,盡管放馬過來,我倒要看看你們能不能讓我明天起不來床。”
  聽到他的話,女人們頓時就躁动了起來,都朝著他圍了過來,這個逗他的胳膊,那個逗他的腿,還有一個女人,竟然抱著他的腳趾允吸了起來。
  感覺到陣陣刺激的舒服感,二狗感覺自己簡直都快升天了。
  他不是第一次玩裸体派對,在美国的時候,他經常喜歡參加各種各樣的裸体派對,只是這還是他第一次在国內參加裸体派對。
  一夜,整整一夜,等到天快亮的時候,他們終于停了下來,所有的女人都被徹底的放倒了,橫七豎八的躺在地上,客廳里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個浴場一樣。
  沙發上,地攤上,甚至茶幾上,電視桌上,都坐著赤身裸体或者穿著很少衣服,一身疲憊的女人。
  一夜,二狗根本沒睡,只是他的精力卻比睡覺了以后還要旺盛,和女人發生的關系越多,他身上的精力就越旺盛。
  “看來我前幾天太疲憊就是因為睡的女人太少了,妈的,我就知道国內也有裸体派對,只是沒想到我身邊竟然就有,我竟然都不知道,真是浪費啊。”他心里說道,就準備離開。
  只是剛剛準備走,就看到徐美麗還在臥室里趴著,屁股后面依舊還插著一根毛茸茸的兔子尾巴,床上還有幾個女人,要么是大大的分開雙腿,要么手還伸在自己的身体里面。
  看到這一幕,二狗頓時就再次沖动了起來,走過去,輕輕的拔掉了徐美麗的尾巴。
  “啊,嗯。”徐美麗頓時呻吟了一下,但或許因為她的確是太困了,竟然沒醒來。
  二狗頓時一愣,心里的欲火卻消失了幾分,沒有繼續逗她,只是把她抱起來放平了,然后才轉身離開。
  打開門剛走出去,就感覺一股冰涼的風迎面撲來,頓時他就清醒了幾分。
  “哎,又是一個不眠之夜啊。”他自言自語道,然后才往樓下走去。
  走出院子,都沒有碰到一個人,他這才長呼了一口氣,往前走了幾步,這才拍了拍手,羅成這才從路邊跑了出來,同時出來的,還有兩個海豹隊員。
  “你們昨天晚上又打了一晚上的斗地主啊,你們兩個輸慘了吧。”看到他們都兩眼通紅的樣子,二狗頓時笑著問道。
  羅成頓時擺手笑道;“哈哈,不說這個事情了,不說這個事情了,是了,你現在去哪里,鎮政府嗎,你去的話我們正好都能休息一會了。”
  “走吧,白天你們就沒必要那么認真了,有人來了,如果我都對付不了的話,你們加在一起也沒什么用。”
  二狗說道,就往鎮政府大樓走去。
  雖然他這句話說的有些囂張了,但是事實也基本就是這樣。
  兩個海豹和羅成都沒有任何意見,他們曾經都無數次的挑戰過二狗的,可是沒有一次能夠打敗他。
  &n
  sp;  時間過的很快,不多久,就到九點了,二狗正坐在辦公室里打哈欠,就聽到敲門聲響。
  “进來。”他一面說,一面按动了開門的電子按鈕。
  他還以為是風荷,沒想到竟然是龙戰。
  “呀,龙局長,你怎么這么早來了啊,有何指教啊。”他立馬笑著看著他問道。
  “指教不敢說,我只是聽說昨天晚上你狠狠批評了一頓肖木,我是來給他求情的。”龙戰開門見山的說道:“我知道,他昨天晚上說了一些過分的話,但是他的本質還是相當好的,你能不能大人不小人過,放過他。”
  聽到他的話,二狗頓時一愣,擺擺手說道;“這個事情啊,你不說我也要給你說,你去讓他過來給我道個歉,就這么算了吧。”
  “真的啊,你愿意不追究他了啊,太好了。”龙戰頓時就笑道;“我就知道你肯定是個很講理的人。”
  二狗頓時搖頭,說道;“如果在美国,或者在歐洲,有人敢這么給我說話的話,我肯定不會讓他好過,但是在這里,我選擇放過他,不是因為其他,而是因為你龙戰的面子,我不能讓你太難堪。”
  “相信我,我是真的把你當做我的朋友。”
  他說道,眼神里帶著真誠的光芒。
  “謝謝。”龙戰頓時也嚴肅的說道:“你的事情我聽說過,我也知道你是一個非常驕傲的人,謝謝你理解我的工作。”
  二狗頓時再次一笑,說道:“其實吧,這個事情我也有錯,是我太著急了,我之所以放過肖木,還有一個原因是因為他的確是個很有能力的人,最少,作為一個鎮派出所所長來說,他的能力是綽綽有余的。”
  龙戰一笑,不說話,他知道,二狗接下來肯定還有話的。
  果然,就聽到二狗笑道;“是了,我讓你考慮的那件事情,你考慮的怎么樣了,我已經決定了,過幾天,我就要設立一個小風鎮經濟開發區委員會,聘用二狗集團負責城市規劃的天庭智庫來做顧問,然后再向上級審批。”
  “其實,我還是非常信任你這個人的,做事扎實,人品也靠得住,我希望你能來幫我,真的,我非常真誠的希望你到時候來做小風鎮的公安局局長。”
  他直接用了公安局局長的稱呼,而不是派出所所長的稱呼,主要是因為他對自己實力的充分信任。
  平地建造一個城市,這對別人來說也許只是白日做夢,但是對二狗來說,卻只是他愿或者不愿的事情。
  “說實話,從我開始發跡了以后,我就一直在思索,要怎么才能報答我的家鄉,讓我的家鄉跟著我一起富起來,我之所以選擇你,還有一個原因是因為我知道你也是小風鎮的人,我相信,你對這片土地是有深厚的感情的。”
  二狗再次打出了一張感情牌。
  對于人才,他從來都是不肯有絲毫的錯過。
  這個龙戰從出生到現在的記憶他全部都看過了,當然知道他是一真正的人才,最關鍵的是,他知道他是一個正直而有能力的。
  “謝謝你的看重,我只能說,我服從組織的安排,如果組織安排我去其他地方的話,我肯定會去的。”龙戰猶豫了一下,說道:“不過,一旦小風鎮開始擴建的話,我會申請來這里工作的。”
  他給了一個模棱兩可的答案,不過對二狗來說,這已經是一個非常鼓舞人心的結果了。
  “嗯,好,既然有你這句話,那我小風鎮公安局局長的位子隨時都歡迎你來,你放心,到時候我一定會給上面打報告,申請調你過來的。”他頓時笑道。
  “是了,昨天那個案子,你怎么看,就是昨天晚上那個兒子打死老子的案子。”
  他忽然轉移了話題,臉上的興奮表情也瞬間就變得傷感了起來。
  龙戰先是一愣,然后也想到了他說的是什么,頓時也是眉頭一皺,說道:“我感覺,這個事情,你处理的方式就很好,這也是在符合法理和人情角度上做出的最合理的处理了。”
  他說著,也嘆了口氣。
  “嗯,你贊同就好,我還擔心我胡亂指手畫腳辦了錯事。”二狗頓時笑道,這也是在不知不覺的給龙戰帶了個高帽子。
  他的意思龙戰怎么不知道,頓時尷尬一笑,卻沒說話。
  等他走了以后,二狗剛剛想要再打個盹,風荷就來了,她的眼睛里還帶著紅絲,走路也有些不舒服,顯然是昨天晚上瘋的過分了。
  “你沒事吧。”二狗看到她,頓時就急忙問道。
  “沒事,就是困的厲害,你倒是舒坦了,哼,好了,我去我那邊了,你有事的話給我打電話叫我。”她說著,也不管二狗,打了個大大的哈欠,轉身就走。
  鎮政府里平日本來就沒多少事情,特別是剛過了年,事情就更少了。
  早上給小木打了幾個電話,問了一下陳耕的情況,知道他現在的身体還算穩定后,就沒有再操心,中午吃了飯,回到辦公室的時候,他不由就有些煩躁了。
  “我的天吶,每天都坐在辦公室里發呆,這不是要我的命啊。”他有些無奈的說道。
  然后就想找點事情做。
  看書,看不进去。
  看報紙,小故事看完了又無聊了。
  忽然,他想到了昨天晚上那兩個在土房子里玩拉拉的女人,眼睛不由就亮了,拿起電話就給肖木打了過去。
  “王鎮長啊,昨天的事情,真是抱歉啊,我本來想早上就去給你道歉,只是昨天發生的那個事情還沒处理完,我。”
  電話剛通,聽到他的聲音,肖木頓時就先是道歉了起來。
  二狗頓時就打斷了他的話。
  “好了,好了,我不是來興師問罪的,誰還不犯點錯誤啊,再說,你陪領導吃飯,也不算是犯錯,我找你是有事,你能不能到戶籍資料里幫我查兩個女人,一個叫王芳,一個叫孫美,都是鎮子上的人。”
  聽到他的話,肖木先是一愣,然后問道:“王鎮長,請問您找這兩個女人做什么啊。”
  “怎么了,難道你認識這兩個女人?”二狗頓時問道。
  肖木立刻說道;“可以這么說,我媳婦是認識一個叫王芳的,也認識那個叫孫美的,平時她們的關系都還挺不錯的,只是不知道你找她們兩個有什么事情嗎。”
  &nbs
  p;  聽到這話,二狗倒是愣住了。
  他第一時間就聯想到,肖木的媳婦可能也是個拉拉,立馬就說道:“喔,是這樣的,早上我接到了一封匿名信,上面提到了這個叫王芳還有孫美的人名,所以我想叫她們來了解下情況。”
  “這樣啊。”肖木頓時眉頭就皺了起來,有些納悶她們兩個女人能干什么,在他的印象里,這兩個女人都是很安分守己的女人,不過嘴上還是說道:“既然這樣的話,我這就讓人去通知她們兩個,讓她們去找你。”
  “好,告訴她們,我在辦公室等她們。”
  二狗說著,就掛了電話。
  然后心里就開始痒痒了起來,臉上帶著一抹YD的笑容。
  眼睛一翻,一個完美的謊言已經在心里誕生了。
  “不是哥無恥,哥只是在教導你們要有一個正確的價值觀,女人怎么能喜歡女人啊,這不是太浪費啦。”
  他心里說道。
  二狗這輩子最討厭的事情之一就是女人喜歡女人,因為他感覺女人本來就不多,女人再喜歡女人的話,太浪費了。
  他最喜歡的事情就是男人喜歡男人,因為他感覺這樣的話,就能少兩個光棍,也能多兩個人有機會找到媳婦了。
  肖木的辦事效率很高,加上人對政府的敬畏心理,不到一個小時,兩個女人就想跟著來到了他的辦公室。
  “呀,你們來了啊,那個王芳啊,你先把門給關上吧。”他說道,然后就打量著著眼前這兩個勾肩搭背的女人。
  王芳今年二十六了,是鎮子東頭一個叫田宏的媳婦,不過那個田宏是個殘廢,但是人家家里還算是有錢,日子過的還算可以。
  孫美的年齡就大了,三十二了,有一個女兒都三歲大了,丈夫在縣里的工廠上班,常年不回來。
  二狗很快就從她們的腦袋里得到了她們的詳細信息。
  這兩個女人今天一個人穿著花布棉襖,黑布裤子,烏黑的頭發隨意的綁在腦袋后面,臉蛋看上去還算清秀,衣服包裹的太嚴實,看不出身材,不過屁股卻高高翹起,讓人浮想翩翩。
  另一個則是穿著一件皮衣,也是黑布裤子,頭發編成了辮子,掛在腦袋后面,臉蛋上長了點麻子,不過總体也還算清秀,能看的過去,在鎮子上也算得上是個美女了。
  “王鎮長,你叫我們來究竟是什么事情啊。”王芳關上門,就一臉紧張的看著二狗問道。
  “哪個狗娘養的的王八蛋敢舉報我們啊。”孫美的脾氣則是要火爆的多,臉上帶著憤怒的神色。
  二狗看到她們這個樣子,立馬就擺擺手,站起來說道:“好了,你們也先不要著急,不要紧張。”
  說著,就走出來拿了兩個杯子,放在會客的茶幾上,給她們一人倒了一杯水。
  “坐,先坐下,先喝杯水。”他說著,臉上帶著和煦的笑容。“其實吧,你們的事情如果放在国外的話,算不上是什么大事,只是在小風鎮,你們可就犯了大忌諱了。”
  他說道,嘆了口氣。
  “我雖然不知道是誰把你們給舉報了,但是,既然我知道這個事情了,就不能不管,不然的話,別人萬一把這個事情小題大做了,那你們不是麻煩更大了啊。”
  聽到他的話,頓時,剛剛坐下準備喝水的王芳和孫美都愣了一下,四目相對,都從對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陣恐慌。
  她們也十分清楚自己兩個人的事情如果泄露出去的話,會有多大的影響。
  “王鎮長,我們,我們。”王芳頓時就站了起來,眼神里帶著慌亂的神色,手不斷的捏著手上的杯子,語不成句,顯然是紧張的。
  二狗頓時笑道:“好了,先喝水,不著急,不著急,你們放心,既然我把你們叫到了這里,就決定要幫你們解決這個問題,你們放心,這個房子的隔音效果很好,即便是你們在房子里親熱,外面也聽不到。”
  “我們,我們其實什么也沒做。”孫美也站了起來結巴的說道。
  說著,看到二狗看她,頓時就把手上杯子里的水給喝干凈,把水杯放在了茶幾上,眼神里帶著紧張的神色。
  “還請你,不要把這個事情給說出去,不然的話,我們真的不知道怎么活了。”她說道。
  二狗看到她們兩個都把放了神仙药的水給喝了,這才露出一抹不經意的笑容,沖著她們擺擺手說道:“好了,先別著急嘛,我說了會幫你們就會幫你們的,放心吧。”
  他說著,坐在了她們邊上的沙發上。
  “這個事情其實解決起來也簡單,別人舉報你們兩個是拉拉,你們都喜歡男人不就是了啊,當你們和男人在街上走路的時候,謠言自然就不攻自破了嘛。”
  聽到他的話,頓時王芳和孫美都愣了一下,然后都紛紛嘆了口氣。
  然后王芳說道:“王鎮長,既然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我也就不瞞你了,說句很羞人的話,其實,我也不是那種沒臉沒皮的女人,可是,我這個年齡了,也是有需求的,可是我那個男人,哎。”
  她說著,就低下了頭嘆了口氣。
  “我那個男人,基本上是常年不回家,在外面興許都有其他女人了,我也管不到,我這么說吧,我和女人在一起亂搞,總好過和男人在一起亂搞吧。”
  二狗頓時就被她的彪悍給弄的愣了一下,然后燦燦的一笑,說道:“咱們現在先不討論這個話題,好不好,太過露骨了,我只是在說,哎,我都不知道我要說什么了。”
  他說著,拍了拍自己的腦袋。
  “我的意思是啊,也不是不讓你們在一起互相安慰,只是,以后找個安全的地方,再親熱。”——
上一篇:124.胖女人的魅力
目錄
下一篇:126.你不會是冒牌的吧


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