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野美色》

當前位置:首頁 > 鄉野美色 >

130.專治各種不服

  第130節  專治各種不服
  “你不是沒爹沒妈嗎?”歐阳山巒立刻問道。
  “她托夢告訴我的。”二狗笑著說道,露出整齊的兩排白牙。“我想她肯定就是想給我說這些話的。”
  歐阳山巒無語了。
  對這個家伙的無恥,他又有了一個新的認識。
  “你這不叫背叛,你這是為了国家和民族做出一點點犧牲。”他繼續爭取。
  二狗頓時就一愣,表情嚴肅的看著他說道:“你應該知道二狗集團的董事長叫什么吧。”
  “當然知道,不就是你嗎。”歐阳山巒奇怪的問道。
  二狗搖頭,說道:“不是我,是王大狗,他是美国人。”
  說著,他再次笑了。
  歐阳山巒頓時就感覺渾身都無力,他知道,今天從這個家伙嘴巴里是得不到一點點的好处了。
  治療陳耕的過程相對來說還算是順利,只是,雖然來了好多的醫生,但是,不管是歐洲的,還是美洲的,都對陳耕的身体表示無能為力。
  “我只能說抱歉,我能做的,就這么多了,原諒我,我不是上帝。”電話里,洛克一臉無奈的說道。
  二狗沉默,良久,才說道:“沒你什么事,掛了。”
  然后就掛了電話,走向眼前的幾個正在討論的老中醫面前。
  “你們中,誰最厲害了。”他問道。
  這句話出,頓時幾個老中醫都愣住了。
  “說最厲害,那應該是黄老了,黄中之名,京城大街小巷誰不知曉啊,是吧。”頓時一個老中醫就說道。
  旁邊的幾個老中醫也都附和著,顯然,這個黄中真的是有幾分能耐。
  二狗頓時就看向他,隨之就把他的記憶給讀取了出來,然后搖搖頭說道:“你不行,如果可以的話,還請勞煩你把黄山老爺子請出來,我在這給你鞠躬了。”
  他說著,就沖著黄中鞠了一躬。
  “這個,也罷,你爹的身体實在是有些麻煩,怕是也只有我家老爺子能有點法子了,你也別著急,我這就去請。”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一行人沖著他們這邊走了過來,二狗順過臉看去,就看到幾個人正簇擁著一個体態健碩,白眉白發的老人往這邊走來。
  “呀,我爹怎么跑來了。”黄中立馬就往那邊走去。
  二狗一愣,也跟了上去。
  “黄山老爺子,勞煩您大駕,真是不好意思了。”他走上前,給老爺子鞠了一躬。
  “罷了罷了,走,帶我进去看病人,我來,不是圖虛名,只是沖著你這份孝心來的。”
  “好。”
  二狗說著,就在前面帶路。
  病房里,屏退了所有醫生和護士,房子里只剩下黄山,陳耕,黄中,還有二狗,四個人。
  握著陳耕的脈門半天,黄山老爺子才站了起來,看著二狗輕輕的搖了搖頭。
  “元氣喪盡,回天無力,老夫無能。”他說著,就轉身準備走。
  “老先生請稍等。”二狗頓時就把他給叫住。“素聞老先生不僅醫術高超,更是丹药高手,請問傳言是不是真的。”
  他說著,一臉的虔誠。
  “當然是,我爹的丹药之術,可說是無人能敵。”黄中立馬說道,還想說點什么,被黄山用眼睛瞪了一下,頓時燦燦一笑不說話了。
  “請問小友你是想要做什么。”黄山看著二狗問道。
  二狗頓時看著黄中說道:“黄中前輩,還請先出去等候。”
  “你這是什么意思。”黄中頓時就有些惱怒了,卻被黄山再次瞪了一眼。“出去。”
  他吼道,父親的威嚴頓時就讓黄中一臉郁悶的轉身出去,等到他出去了,二狗這才先是從口袋里掏出一個小小的電子玩意,打開了放在桌子上。
  “這個是電磁干擾儀,這房間里我不看都知道肯定有監視器和監聽器。”
  他笑著,給黄山解釋了一下,這才翻手拿出一把刀,在黄山一臉驚訝的目光下,插进了自己的手掌。
  “你這是要如何啊。”黄山頓時有些吃驚的問道,只是話音剛落,他就愣住了,他知道眼前的年輕人是要做什么了。
  他看的清楚,剛剛被刀子扎破的地方竟然沒有絲毫血液流出來,不僅如此,那個傷口竟然在以肉眼能夠看到的速度在愈合。
  “這,簡直是神奇。”黄山說著,就伸手抓住了二狗的手,仔細一看,然后在傷口上聞了一下,眉頭輕輕皺了起來。
  “不對啊,你這也沒有提前用药啊,難道,難道你想告訴我。”他說著,忽然表情愣住了。
  “是的,這一切都是自然的,你應該知道我想知道什么。”他說著,看向床上躺著陳耕。
  黄山頓時就楞了一下,思索了一會,然后說出了一句讓二狗十分糾結的話。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也幫不到忙,這已經超過了我對药理的理解范圍,不過,你可以試試直接把你的血液滴进你父親的嘴巴里,我想應該是有作用的。”
  他說道。
  二狗頓時一愣,奇怪的看著他。
  “試試吧,難道情況還能比現在更壞了。”他笑著說道。
  二狗一想,的確是這樣的,陳耕的身体已經壞到了一個極限,無法再壞了。
  說著,他就咬咬牙,把自己的手指給咬破,掰開陳耕的嘴巴就往里面滴了一滴血,還想再擠出一滴,卻再也流不出來了。
  就想要再次咬破手指卻被黄山給阻止了。
  &nbs
  p;  “稍等,讓我先看看結果。”他說著,就切住了陳耕的脈門。“若是這等先天精華的,生效的速度特別之快,快不可及,應該很快就有·····”
  “已經有效果了,你父親的脈搏正在快速的恢復,簡直是神奇,簡直是神奇啊。”他說著,不可思議的看著二狗說道。
  二狗一愣,頓時臉上也露出了驚喜的笑容。
  他能看到他的思想,當然知道他沒有撒謊。
  “只是,要拜托你···”
  等到他和黄山從病房里出來的時候,黄山臉上就帶著無比心疼的神色,看到眾人,也不說話,嘆了口氣就走,好像是一分鐘也不想在這里呆了一樣。
  二狗則是對小木小聲的說道:“小木,安排人,立馬把爹給送到美国,速度要快,立刻,馬上,最要不要讓其他醫生再碰爹一下,然后你在那邊陪著。”
  小木一愣,卻沒有多問什么,立刻沖著身后等待的幾個人揮手,下達了幾個命令,然后很快,兩個人就走进了病房,把陳耕給抬了出來,迅速往外走去。
  “喂,你們這是干什么,病人已經陷入了昏迷,你們是什么人,如此膽大包天,竟然敢在醫院搶人。”
  頓時一個值班醫生就吼了起來,吼著,就想要沖上去阻擋,卻被二狗給擋住了。
  “告訴你們院長,我把我父親帶走了,讓他什么也不用操心了。”他笑道,然后在醫生目瞪口呆之下,轉身揮手,帶著自己的人快速的離開。
  頓時,醫院的樓道里就只剩下了幾個還在發愣的老中醫和主治醫師。
  到了門口,就碰到了正要往进走的歐阳曉曉和歐阳夢,兩個人看到他,頓時也都愣住了。
  “你去哪里,我正要告訴你,我剛剛得到消息,有人帶著你父親從醫院走了。”歐阳曉曉急匆匆的說道。
  “這個消息我已經知道了,是我吩咐人帶我父親走的,我對国內的醫院是在是不怎么放心了。”二狗立馬說道,臉上帶著嚴肅的神色。“我父親現在正在被送往美国。”
  頓時,歐阳曉曉和歐阳夢都愣住了。
  “不是吧,你就這么草率的,不對,很不對,你的話里有問題。”歐阳曉曉說著,頓時一愣,看向了二狗。“總感覺哪里有問題。”
  “所以,需要你們幫我,好吧,現在帶我去見你家老爺子。”二狗立刻笑道。
  既沒有承認,也沒有反駁。
  歐阳曉曉一愣,看向了歐阳夢。
  “走吧,坐我的車。”歐阳夢頓時說道。
  二狗擺手,指著旁邊那輛拉風至極的紫色越野車說道:“還是坐我的車吧,安全。”
  他說著,還俏皮的眨了下眼睛。
  隨著他的聲音,那輛車就已經緩緩的開到了他的面前。
  “這個車的顏色怎么變了啊,我記得早上起來還是黑色的。”歐阳曉曉看到眼前的車,也愣了一下,才分辨出來這輛車就是今天拉她來的那輛車。
  “人都能換衣服難道不允許車換啊,上車帶路吧。”二狗笑道。
  這個時候已經下午六點了,正好趕上京城的車流高峰期,加上二狗的車很寬,所以,在路上幾乎是在慢慢的往前爬行。
  忽然,車上的幾個人感覺到車背后一陣輕微的碰撞,不由,二狗就回頭看了過去,就看到一輛龐大的越野車正在撞自己車的尾巴。
  “老板,怎么辦,有人在惡意撞擊我們。”哈利也同時問道。
  “咱們的車怕撞嗎?”二狗問道。
  哈利一愣,然后搖頭。
  “不怕后面那輛豐田。”他說道。
  “那好,倒車。”二狗說著,打了個哈欠。
  歐阳夢此刻也看到了那輛車,正要出口阻止,哈利已經猛的踩下了油門往后倒了過去。
  “砰···”
  隨著一聲巨響,后面那輛豐田巡洋艦的腦袋頓時就被撞回去了一截。
  “好了,讓他們知道教訓就好,前面的路通了,趕紧走吧,趕時間。”哈利還想再來一下,聽到二狗的話,頓時就一腳油門,車子就往前竄了過去。
  “那輛車上的人,我認識的,我們怕是有點小麻煩了。”歐阳夢有些頭疼的說道。
  “什么麻煩?”二狗問道,其實后面那輛車上人的身份他已經用特殊能力知道了,也正是因為他知道了,所以才要故意撞車。
  不過卻還要裝作一臉茫然的問歐阳夢。
  “那個女人,號稱是京城霸王花,最難缠了。”歐阳夢說道,一臉的頭疼樣:“你撞了她的車,怕是一會就讓她找到我家了。”
  “然后呢。”二狗問道:“會不會給你家帶來麻煩啊。”
  歐阳夢一愣,搖搖頭。
  “這個倒是不會,她還不敢在我家鬧,只是,你最好還是等會直接就走吧,不然的話,怕是不能安生的了。”他說道:“這個女人特別難缠,簡直就是那種超級不講理的類型。”
  聽到他的話,二狗頓時笑道:“不是吧,你是不是讓這個女人給整過啊,怕她怕成這個樣子了,你看你的臉色都變了,我還第一次見你的臉色變了啊。”
  “你還真說對了,我哥啊,就是讓那個劉說給玩怕了,原來有段時間啊,她不知道怎么看上我哥了,天天來家里找他,聽說還送給他一車棒棒糖。”歐阳曉曉在邊上笑道:“你可要小心了,這個女人惹不得啊。”
  二狗頓時哈哈大笑,說道:“不怕,我這輩子啥大風大浪沒見過啊,對于這種人,我最有辦法了,怎么說了,用一句名言啊,我就是專治各種不服。”——
上一篇:129.我媽不讓我當叛徒
目錄
下一篇:131.禍國殃民級別的女人


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