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野美色》

當前位置:首頁 > 鄉野美色 >

140.好奇心真可怕

  第140節好奇心真可怕
  二狗嘿嘿一笑,不說話。
  會議室就在孟倩辦公樓的第一層,等到二狗和她一起走下樓的時候,就看到南云正帶著幾個穿著半袖的日本人剛剛进了會議室。
  “怎么回事她?”二狗頓時就皺起了眉頭。
  看到孟倩在看他,他這才反應了過來,說道:“沒事,我們走吧,看我怎么給你羞辱這些日本人。”
  他說著,臉上就帶著一抹壞壞的笑容。
  进了會議室,南云看到二狗,明顯也愣了一下。
  “你怎么在這里啊。”她奇怪的看著他問道。
  “你都能在這里,我為什么不能在啊,你難道忘了,這家酒廠當年可是我先接手的,現在還有我一部分的股權在里面,算起來,我還是這家酒廠的一個股東呢。”二狗笑道。
  拉開主坐給孟倩坐下,這才坐在了她的身旁,看著幾個日本人用華夏語說道:“聽說幾位想要收購這家酒廠,我現在全權代表酒廠方面發炎。”
  “我授權他可以全權代表我。”孟倩也立馬說道:“他本來就是公司的一個大股東。”
  聽到這話,幾個日本人頓時就先是一愣,然后帶頭的一個年輕人很囂張的看著二狗用生澀的華夏語說道:“無所謂,誰發言都行,只是,你們想好了沒有,多少錢,出售酒廠的股份。”
  聽到他別扭的華夏語,二狗先是撓了撓頭二狗,然后笑著說道:“想必閣下應該知道,我們是一家上市公司,如果你們真的想收購的話,我建議你們最好是去股市上收購我們的股票。”
  “我知道你們是上市公司,但是我也知道,你們公司的上市公司只是經營兩種酒,市值也只有十億美元左右,而你們的母公司,九曲酒廠,很值錢,我要收購的是母公司的股份。”
  年輕人囂張的說道:“忘了介紹自己了,我是川島商會會長川島一夫的兒子,川島爭雄,我們家族在日本,很有實力,你完全不用擔心錢的問題。”
  “川島先生已經在市里收購了兩家企業,都是全資收購,信譽很好的。”南云也在邊上附和著說道。
  聽到她給自己說話,川島爭雄更加囂張了,看著二狗就說道:“聽到了吧,你們的市長都說話了,我們不缺錢,我們很有錢。”
  他的話給虎娃一個感覺,好像他就是一個暴發戶一樣。
  “你來華夏,川島一夫知道嗎?”他問道。
  川島爭雄一愣,看著他問道:“你究竟是誰,難道你認識家父?”
  他的語氣變得拘謹了一些。
  “他是我們小風鎮的鎮長,這家酒廠,最初的時候是由他來管理的,后來才交給了現在的老板。”
  這個時候,南云插了一句話。
  聽到她的話,川島爭雄不由長呼了一口氣。
  “我也是在想,一個支那人怎么能認識我父親,好了,廢話不說了,我想要收購最少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你們開價吧。”
  二狗很有深意的看了看南云,他知道,這個女人并不知道他的底細,在她眼里,或者說在很多人的眼里,都只知道二狗只是小風鎮的鎮長而已。
  然后回過頭,看著川島爭雄笑道:“本來,公司我們是不想賣的,不過既然你非想要收購,我也不是那么坚決,看在你的誠心上,你想要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完全控股也可以,只是我們要求用美元結算。”
  “可以嗎。”他頓了一下,看著川島爭雄笑道。
  “當然可以,我很喜歡用美元結算。”川島爭雄很無所謂的說道。
  二狗這才一笑,說道:“那好,按照你的要求,九曲酒廠母公司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折合美元五百五十億,這個價格我就可以做主,如果你有任何感覺不合理的地方,可以立馬打電話問你父親,他會告訴你該怎么做的。”
  他有些煩了,不想和這個家伙繼續糾缠下去了。
  “巴嘎雅路,五百五十億美元,這個破廠子,支那人,你是不是窮瘋了,我查過,這家廠子每年的毛利润頂多就二十億美元,廠子的總体價格最多不超過一百億,百分之五十也就五十億,怎么會有五百億。”
  川島爭雄頓時就怒吼道。
  “我說了,你有任何意見,可以立刻打電話給你父親,算了,這個電話還是我打吧。”
  二狗搖搖頭說道,拿起會議桌上的電話,撥了一個號碼過去。
  “幫我轉川島商會的川島一夫,我是王二狗。”他說道,不一會,電話就被轉接了過去,這個時候,他直接把聽筒放下,按了一下免提鍵。
  電話剛通,他就率先說道:“川島一夫,是嗎,我是王二狗。”
  他用的是華夏語,字正腔圓的華夏語,他知道,川島一夫是能聽懂的。
  “王二狗,哪個王二狗?”川島一夫愣了一下,然后急忙問道:“難道,你是,王先生。”
  聽著他謹慎的聲音,頓時,旁邊的川島爭雄就感覺到一絲不妙,南云和幾個市里跟來的处長也感覺有些不對勁。
  “屁話,難道還有很多人都叫王二狗的啊,廢話不想和你說太多,你兒子現在在我身邊,他想要收購我的九曲酒廠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我只是想讓你告訴一下他,他應該出多少錢。”
  二狗沖著電話不耐煩的說道。
  “王先生,犬子不懂事,還請你多多包涵,我很快就飛到華夏,去給你親自賠禮道歉,還請你,放過他。”
  川島一夫的聲音都帶著哭腔了,作為日本黑龙會的一個長老,他十分的清楚二狗的實力。
  “我沒問你這些,我在問你,這家酒廠價值多少,我是說母公司。”二狗再次不耐煩的問道。
  川島一夫愣了一下,說道:“如果加上海外的投資一起的話,最少價值兩千億,美元。”
  “王先生,我只能估算這么多,十分慚愧,犬子給你添麻煩了,實在抱歉,我這就去給您當面道歉。”
  他說著,再次道歉了起來。
  &nbs
  p;“好了,沒你什么事情了。”二狗說著,就把電話給掛了。“這個家伙其實我還是挺喜歡的,就是太婆婆妈妈,好了,爭雄君,剛剛的聲音是你父親的,你能肯定吧,如果你不肯定的話,你可以再撥打電話過去。”
  “如果沒意見的話,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我一樣按照五百五十億的價格給你,只要你愿意收購,我們立馬就可以簽訂合同。”
  聽到這句話,川島爭雄簡直都快哭了,臉上的囂張神色再也不見,變成了苦澀。
  “我知道你是誰了,請原諒我的冒昧和自大,我給你賠罪了,請你处罰我吧,只是,還請你不要連累父親大人。”
  他說著,往后退了幾步,一臉的凝重,竟然在二狗的面前跪下了,低著頭,兩只手放在膝蓋上,一副任由处置的樣子。
  “好了,起來吧,還有領導在呢,如果我要收拾你的話,就不會在這里為難你了,起來吧。”二狗擺擺手看著他說道:“你父親是個很不錯的人,謙卑,誠實,就是有些太懼內了,你母親的為人,我不是很喜歡。”
  聽到他的話,川島爭雄不由一愣,他現在可以肯定,眼前這個人應該對他的家庭非常的了解。
  “算了,給你說這些也沒什么用,你走吧,在市里折騰折騰就好,別到九曲縣來,這潭水不是你能攪合的起的。”
  二狗擺擺手沖著他說道,然后看著南云問道:“南市長,現在正好到午飯的時間了,要不,我們一起吃個便飯去吧。”
  “不了,不了,我們還要回市里呢,還有好多工作要做呢。”南云立馬搖著頭說道,然后擺擺手,帶著一行人迅速的離開。
  今天她可是丟了大人了,雖然不清楚為什么一直很平凡的二狗忽然會有這么強大的能量,但是她知道,剛剛那個日本人對二狗的恐懼絕對是真的。
  人家沒必要在她面前演戲。
  “南市長,我看有必要對九曲酒廠进行一次財務審核了,我感覺他們的財務一定有巨大的問題。”一個处長頓時就在她耳邊說道。
  她一愣,卻搖搖頭。
  “這個事情我們回去再說吧,現在誰也不能肯定,這個酒廠背后是不是還有其他的勢力,如果說有的話,我們就要下定決心,一鼓作氣的全部打掉才行。”
  她說著,眼睛里閃過一絲寒光,大步的朝著車子走去。
  “看,事情不是很簡單的嘛,干嘛非要把簡單的事情給復雜化。”南云走了,二狗頓時就看著孟倩笑道:“好了,她不給面子,我們去吃飯吧,想吃什么,我請客。”
  他說著,看著還沒離開的川島爭雄說道:“你吃飯了沒有,要不要一起去。”
  “不了,不用了,我剛剛接到信息,父親要來華夏,等他來了,我們正式的請您吃飯,還希望你能夠不計前嫌的賞光。”他恭敬的看著二狗說道。
  二狗頓時就哈哈一笑,說道:“你看你這個孩子,說幾句話你還真當真了,別這么認真,板著個臉然人看上去感覺怪不舒服的,好像我在欺負你一樣。”
  無形中,他就把自己提高了一輩,川島爭雄不是傻子,知道自己吃了個啞巴虧,但是他卻一點都不生氣。
  在他感覺,眼前這個人就應該和自己父親是同輩的人才是,在自己面前,他就是前輩,前輩教訓晚輩是很理所應當的事情。
  “前輩說的是,爭雄記住了。”他說著,沖著二狗再次鞠了一躬,這才帶著人往外大步走去。
  等到他走了,二狗臉上的笑容也頓時消失了。
  “看到了沒,這就是日本教育的結晶,雖然說,這個家伙不一定就是個人才,但是,他的這種敬畏的態度很值得我們學習,現在的年輕人啊,好多人不懂得什么是敬畏,只知道追逐金錢,忘了還有精神和靈魂。”
  他嘆了口氣,笑著說道:“屁股決定腦袋,既然站在這個高度,我就必須要考慮的更多才行。”
  聽到他的話,孟倩就有些不服氣。
  “我就不信了,就一個小日本,同樣都是是兩個眼睛一張嘴,他能比我們強多少。”她說道。
  二狗笑笑,搖了搖頭,說道:“如果我不是在美国和歐洲呆了好久,在日本也呆了一段時間的話,他也認為日本人就全部都是壞蛋,都是不入流的存在,但是我在外面呆了這么長時間去,卻發現事實不是這樣的。”
  他頓了一下,又道:“我以前以為,日本人在国際上的地位很高,是因為他們的国家經濟實力比較強盛,但是后來我發現,不是這樣的,在国際上,很多時候,人們更加在意的是你這個人怎么樣。”
  “日本人的集体素質很高,最重要的是,他們懂得在必要的時候要學會謙卑和誠實,這一點,我們国內的很多年輕人都沒有,最可怕的是,我們的教科書上沒有。”
  聽到他的話,孟倩沉默。
  她明白二狗的意思。
  “可是這是国情,一個人的力量是不可能改變什么的。”她說道:“真的,你一個人,是改變不了一個国家的。”
  她認真的看著二狗,主要是,她不想讓他冒險。
  她很清楚,如果二狗決定要改變什么的話,需要付出的代價就太大了。
  “傻瓜,那是別人,不是我,我是誰,我是王二狗,雖然說胸無大志,但是,我有足夠的能力影響很多很多,我在美国的時候,一個智者曾經告訴我,一個人最大的財富就在于他對這個世界貢獻了多少,這句話我一直當做至理來看待。”
  他笑道:“相信我,我可以的。”
  “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做到,但是,只要你想要做的,我都會努力的支持。”孟倩笑著說道。
  “謝謝。”二狗說道。
  在酒廠又呆了一會,二狗這才離開,往縣外面走去。
  “我們去哪里啊。”羅成問道。
  “去一個神秘的地方。”二狗笑道:“參加一場特殊的派對,在美国,我經常參加這樣的派對,只是回到国內以后,這樣的派對還真的沒有碰到過幾次。”
  他嘿嘿笑著。
  羅成一愣,頓時好像明白了什么,無奈的嘆了口氣。
  車子開出了縣城走了好久的時間,停在了一個廢棄的造紙廠前,這個時候,天色已經微微黑了。
  “怎么,對這里還有印象嗎。”二狗看著羅成笑道。
  >
  “當然,這里讓我想起了很多。”羅成笑道:“真沒想到,這里現在竟然還被人記著。”
  “我也沒想道。”二狗說道:“這次過后,怕是以后我都不能這么折騰了。”
  說著神秘一笑,拿著一個眼罩戴在臉上,下了車往里面走去。
  羅成一愣,好像明白了點什么。
  走到大門前,推開已經銹跡斑斑的大門走了进去,越過一片雜草地,又過去了幾個小門,就看到前面的一個還算完整的廠房里燈火通明,里面不斷的傳出陣陣喧囂的音樂聲。
  笑了笑,走過去,到門口,就被兩個年輕人給擋住了。
  “請出示門票。”一個染著金色頭發的小混混沖著他一臉流氣的問道。
  二狗一笑,沒說話,拿出了一張紅色的卡片遞給了他。
  他拿著一看,眉頭一皺,遞還給了二狗。
  “进去吧,兄弟,給你個忠告,像你這樣個子又高,人長得又帥的男人,一旦进去了,里面那些女人怕是能把你給吃了,你自己小心點了,悠著點。”
  二狗要走,他神秘的笑了一下,小聲的對他說道。
  “謝謝。”二狗笑了下,多看了他一眼,暗道,這個家伙人還不錯,然后往里見面走去。
  进了門,喧囂的聲音就變得更大了。
  這是一個大廳,四周亮著一圈白色的燈泡,中間掛著一個卡拉ok的那種燈,正在朝著四面八方照射著彩色的光束。
  二狗對這種光束很不喜歡,不過到了這個地方,他也不好說什么。
  里面的光線還算明亮,他能看到,里面此刻已經有上百人了,大部分都是女人,形形色色的女人,有胖的,有瘦的,有高的,有矮的,有白皮膚,也有黑皮膚的,有年輕的也有老的。
  他甚至還看到了一個只有十五六歲樣子的女孩也在里面,穿著超短裙不斷的在扭著屁股。
  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眼罩,或者干脆就帶著面具,那個小女孩的臉上就帶著一個天使一樣的面罩,把上半張臉給遮住了。
  他的個子高,进來了以后很快就成了一個亮點,很多人的眼睛都看向了他。
  “哇,帥哥啊。”一個女人叫道。
  隨著她的聲音,頓時其他的女人也都看了過來,看到他,頓時眼睛里都帶著一抹亮晶晶的光芒。
  “帥哥,我能不能請你跳個舞啊。”一個細腰柳眉,皮膚白皙,看著二十七八歲,戴著一張藍色帶羽毛面罩的女人紧紧的靠著二狗,一邊用自己高聳的胸部在他胸前蹭著,一邊迷離著雙眼問道。
  面罩遮住了她大部分的臉,不過二狗還是能猜出來她肯定長得不丑,因為丑人沒有她那么白凈的皮膚,也不應該下半張臉的皮膚好到極限,上半張臉不能見人。
  “當然可以。”
  二狗笑著說道,一把就把她抱进了懷里。
  “帥哥,等會晚上一起玩,好嗎,人家被你诱惑的渾身都在發熱呢。”女人說著,一條腿就往二狗身上上。
  二狗也不客氣,伸手就朝著她的大腿摸了過去,緩緩的滑到了她的屁股上捏了一把,感覺很飽滿,很有手感,這才滿意的笑了一下,說道:“當然沒問題,只是,我擔心你一個人伺候不了我啊。”
  “那你可以試試啊。”女人笑道,一邊笑,一邊手就往二狗的身下摸去,頓時,她就愣住了,臉上的表情驚訝。
  “我的天,看來我可能真的干不掉你啊。”
  女人的臉色帶上了一絲玩味。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周圍所有的燈泡都滅了,廠房里的燈光一下就暗了下來,只剩下中間的霓虹燈還在轉动著,釋放者光芒。
  “狂歡吧。”
  一個女人怒吼著,頓時,場內的聲音也變得更加大了,同時,二狗面前的女人也猛的把他抱紧,紧紧抱著他的腦袋就吻了起來。
  同時,他感覺到背后又有一個女人過來把他給抱住了,還有一個女人爬到了他身下拉開了他的裤裆拉鏈。
  “真舒服,來吧,狂歡吧。”
  他吼道,一只手順著懷里女人的脖子就把手深入了她的衣服里,一把抓住了她胸前的雙峰就胡亂揉了起來。
  另一只手則是胡亂的往邊上抓了過去,隨手抓到了一個女人,在她屁股上伸手就猛的一拍。
  “妞,給大爺我笑一個。”
  他吼道。
  這一刻,他只想瘋狂的放縱。
  一個多小時過后,基本上廠房里已經沒有站著的人了,幾乎所有的人都躺在了地上,男男女女互相搂著,抱著,親著,干著各種勾當。
  二狗放眼過去,就看到還有幾對男男,女女的同志和拉拉在親熱著,心里不由就升起了陣陣的刺激感。
  折騰了幾個小時,換了有十幾個女人,他這才舒服了,穿上衣服,稍微整理了一下,往外走去。
  “真沒想到,你竟然是第一個出來的。”
  他到了門口,那個混混還在,頓時就看著他驚訝的笑道。
  “怎么,我現在還不能走嗎。”二狗看著他笑道:“放心吧,我是安全的。”
  混混也笑了一下,說道:“別人都是不能走的,但是你特殊,你可以走,你的卡片是最高級的。”
  “謝謝。”二狗笑道,轉身就走。
  走出大門上了車,他這才發現自己的衣服已經到处都是破爛的口子。
  “FUCK。”他罵了一句。
  “怎么,玩的不舒服嗎。”羅成看著他問道。
  二狗搖頭,說道:“不是,挺好的,上了十幾個女人,不過,衣服毀了。”
  他說著,把臉上的面罩拉了下來,隨手一扔。
  &n
  sp;“你說,我要不要現在帶警察來,把這里再抄上一次,里面的確是有些太亂了,他們有些太沒規則了。”二狗看著眼前說道。
  羅成一愣,點點頭。
  “很不錯的想法,你进去的時候我去看了,里面有很多攝像頭,不過你放心,我已經把帶子都給毀了,而且,我還發現,這里,還有很多人在干一些不好的勾當,你知道什么意思的,畢竟這里的女人都很開放。”
  他說道。
  “你說的是真的?”二狗問道:“不是吧,我在里面都沒感覺到啊。”
  “你當然沒感覺到,你只顧著玩弄女人了。”羅成擺擺手有些無奈的說道:“你自己決定吧,反正你是老大。”
  二狗頓時糾結,想了想,還是拿起車上的電話給龙戰打了過去。
  “很抱歉這么晚了還打擾你,但是,你一定對我說的事情感興趣,我發誓。”他說道,然后把眼前的事情簡單的說了一下。
  聽到他的話,原本還有些迷糊的龙戰頓時就變得無比的清醒。
  “你說什么,咱們縣里竟然會有這種事情發生。”他驚訝的問道,一臉的不可思議。
  “當然,你爱信不信,如果你真的想要立功的話,我想,你現在就必須立馬帶人過來,而且,要帶可靠的人,我懷疑,你們內部有人也參與這件事情了。”二狗說道,就掛了電話。
  龙戰猶豫了一下,想了想,撥了一個電話過去。
  “我需要幫助,我需要最可靠的人,最少要三百人,是個大案子,保證讓你有肉吃,好,我等你。”
  他說著,掛了電話。
  “我聽你的,不過,我現在必須換上一身衣服才行。”二狗說著,按了一下車頂上的一個按鈕,頓時,車子的顏色就開始變化了起來,漸漸的,竟然變成了黑色。
  然后他下了車,站在車子邊上換了一身的衣服,這才又上了車。
  “我感覺這個隱身功能還挺實用的,你覺得呢。”他看著羅成笑著問道。
  “我也這么感覺。”羅成笑道:“我想問你個問題,你背叛了里面的人,有沒有感覺到愧疚什么的。”
  聽到他的話,二狗立馬一臉正氣的搖頭說道:“怎么會,我可是個好人,和壞人作斗爭是我的天職。”
  “好吧,你贏了。”羅成無奈了。“我真是多此一舉,我早就應該習慣你的無恥。”
  二狗一笑,對他的話不可置否。
  “你要懂得,很多時候我們偽裝,只是為了更好的適應環境,變色龙并不是天生就那個樣子。”他笑道。
  羅成沉默,背后的幾個人也都沉默。
  對于這個老板的各種理由,他們早就已經習慣了。
  龙戰的反應速度很快,不到一個小時,十幾輛卡車就悄悄的開了過來,一個個荷枪實彈的士兵從上面靜悄悄的跳了下來,開始包圍造紙廠。
  龙戰也從一輛車上下來,他的身邊站著一個穿著軍裝的青年男人,二狗遠遠看去,能看到他肩膀上掛著兩杠兩星。
  “是個中校,看衣服應該是武警的人,不過這些士兵不像是武警。”羅成奇怪的說道:“倒像是部隊里的士兵。”
  二狗搖搖頭。
  “這些事情不是我們應該關心的,我們只是來看戲的。”
  他剛說完,身旁的電話就響了,往前看,也正好看到龙戰在拿著一部移动電話放在耳朵邊上。
  “哈嘍,你到了,是嗎。”他接起電話,立刻就說道。
  聽到他的聲音,龙戰立刻就扭頭在四周尋找了起來,一邊尋找一邊問道:“你不是說你就在附近嗎,我怎么看不到你啊。”
  “你當然看不到我了,我今天只是來看戲的,并不想現身,不過,如果你們遇到麻煩了,我可以給你們指導,對這個工廠,我很熟悉,解釋一下,幾年前,我曾經帶人在這里破了一個大案子。”
  聽到他的話,龙戰頓時一愣,本能的,他感覺到二狗說的話很有問題,不過他還是沒問下去,點了點頭就掛了電話。
  “讓你的人沖进去吧。”他看著身旁的青年中校說道。
  很快,就有一堆士兵帶著手電筒沖了进去。
  士兵和警察的區別就在于,他們并不是維護治安的,執行命令的坚決程度比警察要強的多,不多久,里面就有無數的衣服凌亂的男男女女排著隊從里面走了出來。
  二狗看的明白,那個查自己卡的小混混也在里面站著。
  就在這個時候,他的電話再次響了。
  “你說的還真是對的,最少一百多號人在聚眾,這可是天大的案子啊,只是,我們沒有抓到組織者,只有兩個看門的小混混落在了我們手上,你有看到他們離開嗎。”龙戰問道。
  這個結果也在二狗的意料之中,想了想,他還是沒有告訴龙戰實話,對著電話說道:“我估計他們是在遠程操縱這邊的事情,這里出了事情,他們絕對是不會再來了。”
  “好吧,如果是這樣的話,的確是麻煩,我先收兵了,這些人還是我借的,謝謝了,改天請你吃飯。”龙戰說著,就掛了電話。
  由于人太多了,卡車分了兩次才把人都給帶回去,前后折騰了有一個小時的時間,造紙廠終于再次安靜了下來。
  “調集我們的衛星監視這邊的狀況,看看附近還有沒有其他的人。”二狗看著羅成問道。
  羅成點點頭,沖著背后的一個黑人說了幾句話,黑人點點頭,就拿出了一臺筆記本電腦,打開,手指飛快的在上面點擊了起來。
  不多久,他就看著二狗說道:“紅外顯示,有幾個人正在沿著造紙廠的另一個方向往外跑,我已經開始監視他們的行蹤了,根據他們的速度計算,他們應該是在跑步。”
  “再看看,還有沒有其他的人。”二狗說道。
  很快,他就說道:“沒有,不過前面的工廠里還有熱感氣息,里面有人,探測到了八個人。”
  “這個我知道。”二狗嘿嘿一笑,示意羅成開車往前。
  龙戰帶人走的時候,造紙廠的大門是開著的,里面的路很寬,
  雖然有很多草,但是對爬山虎來說完全不是問題。
  “其實我還有一個問題,這么多的人,他們究竟是怎么來到這里的,難道都是被運送過來的?”羅成忽然問道。
  二狗嘿嘿一笑,說道:“這個你就不懂了吧,他們來到這里的過程,都要蒙上眼睛的,等到所有人到了以后,交通工具都要撤離的,這樣做也是為了安全,防止有人中途離開報警。”
  羅成一愣,奇怪的問道:“既然是這樣,那么你為什么能出來啊。”
  “我有關系唄,那個看門的我認識。”二狗哈哈一笑說道:“本來我沒準備要讓龙戰過來,只是,我有些好奇這次的聚會到底是誰發起的,所以才鬧了一下。”
  聽到他的話,頓時羅成就些無語。
  “你背叛了他們。”他嘆了口氣說道。
  “你可以這么說,不過他們沒什么損失的,頂多就是換個地方重新開始,龙戰抓走的那些人,明天天亮之前他就要全部釋放了的。”
  二狗笑道:“叫他來就是因為他足夠聰明,知道有些事情不能見光。”
  “你是在玩游戲?”羅成笑了。“就好像我們在美国時候的那樣,找到答案。”
  “是的,你才反應過來啊,小心點,里面可能有幾個高手。”二狗嘿嘿一笑,下了車,往里面走去。
  走到剛剛所在的大廳,剛进去,就已經有人把燈給打開了。
  “你還記得曾經那個地窖的位置嗎。”二狗看著羅成問道。
  “當然。”他說道:“我帶路吧。”
  他說著,就在前面帶路,同時,沖著后面的人做了一個警戒的姿勢。
  頓時,背后的四個海豹都從背后的背包里掏出了一把沖鋒枪,子彈上膛,兩個跟著二狗,兩個人在門口守著。
  “他們學聰明了。”羅成看著眼前的衣柜說道:“不過,還是衣柜,不過這可迷惑不了我。”
  他說著,拽著衣柜,一用力,就把衣柜給拉開了,露出了后面的一個小門。
  “一個人守著,另一個人跟著我下去。”羅成沖著背后說道,就率先走了下去。
  二狗也跟著下去了。
  他是有恃無恐,很輕松很愜意。
  下面有燈光照出來,基本能看到路,他們剛打開門的時候,里面還能聽到一點聲音,他們開始往下走,里面就一點聲音沒有了。
  快走到下面入口的時候,二狗就已經能看到地窖里的裝飾了,頓時就一愣。
  因為地下和幾年前竟然沒多大的區別,只是多了一些排風扇,多了幾張床,地上也鋪了地毯,一樣有幾個鐵籠子,里面關了幾個漂亮的女人,看到二狗走過來,臉上都帶著紧張的表情,只是她們的嘴被封住了,說不出話。
  看到這個樣子,羅成幾乎立馬就分析出來入口的兩邊肯定是隱藏了人。
  “你,上,把消音器帶上,機枪對著地面掃射。”
  他沖著背后的海豹吼道。
  海豹立刻上前,機枪對著前面的地面就是一陣掃射,把地上打出了一排子彈孔。
  噗噗噗的聲音不斷的響起,停下的時候,幾個人就能聽到邊上有人在猛的喘息,顯然是在紧張。
  “那么麻煩干什么啊,浪費子彈,準備幾個手雷,把里面炸了得了,反正這些人的死活和我們也沒什么關系。”二狗打了個哈欠,就準備轉頭走。“不過就是可惜了那幾個美女了。”
  他有些惋惜的看著前面籠子里的幾個女人。
  “別,千萬別,我們投降,我們投降。”
  頓時,一陣女人的聲音就傳了出來,二狗回頭,就愣住了,因為他一眼就認出了眼前的這個女人赫然就是他剛剛进入大廳時候抱著他的那個女人。
  此刻她已經摘了面罩,露出一張花容月貌的臉蛋,上面帶滿了驚恐。
  “你們都出來,這些人不是警察,他們很可能是職業殺手。”她驚恐的看著二狗等人,主要是看著二狗身前拿著機枪的黑蛇。
  頓時,旁邊又走出了幾個人,三個女人,一個男人,男人是個光頭,臉上也帶著一抹驚恐的表情。
  他知道剛剛那一陣噗噗噗的聲音是正兒八經的枪在射擊,等到看到面前那個黑人手上的機枪的時候,頓時,他兩條腿都快嚇得软了。
  “你,不要殺我啊,不要殺我,我只是一個馬仔,只是一個小弟,你要錢的話,要去找老板啊。”
  他頓時就看著二狗苦笑著說道,眼神里帶著可憐兮兮的樣子,恨不得給二狗跪下。
  “前进。”
  二狗沖著身旁的黑蛇下達了一個命令。
  頓時,黑蛇就先是掏出了一個球面的鏡子往前扔了過去,對著鏡子看了一下周圍的環境,看到兩邊的確沒有人藏著了,這才往前沖了過去,四面環顧了一下,沖著二狗做出一個安全的表情。
  “謝謝。”
  二狗說道,這才往前走了過去,走到女人身旁,伸手在她臉上輕輕的拍了拍說道:“你是個雙性恋吧。”
  女人正想說點什么,就聽到他繼續問道:“你叫什么,你最好說實話,我這個人耐心很小。”
  “江冰。”女人幾乎毫不猶豫的說道:“是真名字,我現在對你撒謊沒任何意義的。”
  她說著,有些紧張的看著面前的男人。
  “嗯,挺好聽的名字,你跟著我過來,我有話要和你說。”二狗笑著,伸出一只手掐著她的脖子把她拉著往墻邊上走去,打開那扇小門,进入了里面的房間里。
  “你怎么對這里這么熟悉,你究竟是誰。”江冰看到二狗竟然這么熟悉的找到了通往里面的暗門,頓時就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二狗卻沒工夫理會她,只是驚訝的看了一眼里面的環境。
  因為里面赫然還有幾個籠子,看到籠子里的人,二狗頓時摸摸鼻子無奈的嘆道:“好奇心真可怕。”——
上一篇:139.變態,輪到你出手了
目錄
下一篇:143.二狗的秘密領地


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