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野美色》

當前位置:首頁 > 鄉野美色 >

146.不能上上床了還要你干嘛

  第146節不能上床了還要你干嘛
  等到三個人從房子里出來到辦公室的時候,已經過了下班的時間。
  “你個壞蛋,每次都非要把人給折騰死不成啊,那個日本女人還沒讓你舒服啊。”
  風荷揉了揉有些酸的腰,說道。
  “是啊,你就會欺負我們。”薛蓉也抱怨道。
  二狗頓時嘿嘿一笑,說道:“沒辦法,誰讓你們局里我最近啊。”
  “哼。”
  “哼。”
  他的話頓時就換來了兩個冷哼。
  送走了薛蓉和風荷,一個人回到了別墅了,剛进門,就看到別墅里的燈竟然是亮著的。
  疑惑了一下,走进去,就看到小木正坐在大廳里,她的身邊坐著一個儀態雍容的中年婦女。
  看到她,二狗的臉色頓時就笑了。
  “小木,你來了啊。”他先是對小木打了個招呼,然后才坐了下來,看著身旁的女人。“你什么時候回來的啊。”
  女人呵呵一笑,說道:“怎么,你還準備一直都把我流放在歐洲啊。”
  “放心吧,我已經把歐洲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妥當了,現在只用按照規則去走就好,有監管團在,不會出任何問題的。”
  她說著,臉色忽然變得溫柔了起來。
  “主要是,我想你了。”
  聽到她的話,小木頓時就撇撇嘴說道:“劉云姐,你在我身邊說這話不是誠心讓我吃醋嗎,二狗現在可是有主的男人了。”
  她說著,挽著二狗的胳膊,一臉小女人的紧張樣。
  看到她這個樣子,劉云和二狗頓時都笑了。
  “姐,你別介意啊,我媳婦她就這個樣子,小心眼,但是人還是挺好的。”二狗笑道。
  聽到他的話,劉云臉上的笑容緩緩的消失了,變成了復雜。
  “那,就這樣了?”她問道。
  “如果沒意外的話,就這樣了。”二狗笑道;“我是想,明年三月,不過你放心,你永遠都是我姐。”
  他說著,朝著她不經意的眨了下眼睛。
  看到他這個动作,劉云臉上的笑容這才恢復了。
  “那好啊,姐姐祝福你們。”她笑道:“如果是那樣的話,你就要趕紧把日子給定下來,你結婚可不比別人,要闊氣才行。”
  “那是必須的,我如果偷偷摸摸的領證了,那豈不是讓全天下的人都看我笑話了啊。”
  他剛說完,就被小木在屁股后面輕輕地掐了一下。
  天知道,他們兩個前兩天就已經偷偷的去領了結婚證了。
  這個事情只有他們兩個人知道,就連陳耕都不知道。
  “好了,不說這個了,吃飯了沒,吃點飯,你趕紧休息吧,忙了一天了,有事的話,明天再說。”劉云笑道。
  “我就不吃了,先上樓了,真是困了。”
  二狗笑笑,在小木額上輕輕吻了一下。
  “親爱的,我先上去了。”
  他說著,就往樓上走去。
  “你別介意,他就是這個樣子。”小木一臉幸福的說道。
  看著她一臉幸福的樣子,劉云臉色微微一變,復雜的神色一閃而過。
  等到小木回到房間的時候,二狗已經躺在床上睡著了,他今天折騰了大半天,也的確是累了。
  “醒醒,起來,洗個澡再睡,你身上都臭了。”
  小木把他給搖了起來說道。
  二狗猛的醒來,看到是小木,這才放松了下來。
  “是你啊,嚇了我一跳,劉云走了啊。”他揉了揉眼睛,問道。
  “沒走,在客房睡著。”小木說道,輕輕的幫他把衣服給脱了。“我知道,你們之間肯定不會這么快就斷開的,我也不強求你什么,我了解你,只是,我希望你能夠記住,在任何時候都記住,我才是你的妻子。”
  聽到她的話,二狗頓時就完全清醒了,眼睛里帶著認真的神情,看著她說道:“放心吧,寶貝兒,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
  他說著,輕輕的把她抱在了懷里。
  “你知道嗎,那一刻,當我忽然間發現我爱的人原來是你之后,我發瘋的跑到了澳洲,我想要告訴你,在路上,我不斷的問我自己,我是不是在裝,我是不是只是因為太寂寞。”
  他說著,笑了。
  “可是我發現,我一點都不寂寞,我有的是女人,我也有的是人想要陪伴我,可是,那有怎么樣啊,那些人,大部分的,比如劉云,我和她,只是身体上和生意上的關系,我承認,我喜歡她,可是,喜歡不是爱,你能懂嗎。”
  他認真的看著小木。
  “我能懂,我理解的。”小木說著,輕輕的趴在他的懷里,長長的呼了一口氣。
  “你或許不會知道,在沒有遇到你之前,我曾經有段時間經常在想,我以后的男人會是個怎么樣的人,我想過他必須要有的很多優點,要有錢,要帥氣,要有責任心,個子要比我高,要能在任何時候保護我,要只爱我一個人。”
  她說著,忽然笑了。
  “可是我忽然發現,能夠符合這種條件的根本就不是一個人,而是一部機器,只有機器才能做到盡善盡美,永不犯錯。”
  她說道:“我知道,你不是一個平凡的人,在我和你遇到的第一天開始,我就知道,所以,我曾經努力讓自己不去爱你,一直到和你發生關系了以后,我還是在想著,不能爱上你,我在想,這只是個不怎么美好或者美
  好的回憶而已,等到夢醒了,一切都會過去的。”
  “可是我錯了,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我發現我爱上你了,可是,我也知道,姐姐也是爱你的,我迷茫了。”
  二狗輕輕的摸著她的秀發,把她抱紧。
  “所以你想要放棄,可是,你最終還是沒有放棄,不是嗎。”他笑道:“爱是給予,不是施舍。”
  “我知道,從來都知道,我明白道理,可是,道理和現實之間總是隔著一道鴻溝。”小木接過他的話。“剛開始,我的確很茫然,因為是姐姐一手把我給養大的,她為了我吃了很多很多的苦。”
  說著,她宛然一笑,閉紧眼睛把腦袋靠在二狗的胸膛上。
  “可是我后來明白了,爱是不能贈送的,它是彼此,不是自己一個。”她睜開眼睛認真的看著他。“所以我選擇了去接受,去認真的追求我的幸福。”
  “我知道,你身邊肯定少不了有很多女人,你的一生,也可能注定被各種的女人給圍繞著,但是,這些我都不在乎,真的,我只是想求你記住,在任何時候,不要忘了家里還有一個黄臉婆在等你。”
  她說著,紧紧閉著雙眼,淚水不自覺的流了下來。
  “對不起。”
  “對不起。”
  ·····
  二狗紧紧抱著她,不斷的說著對不起,他不知道此刻自己還能說什么,他發現自己不管此刻說什么都是錯的。
  他知道,如果不是小木,是另一個女人的話,可能根本無法承受這種事情,可能早就離開他了,不管多爱,都會離開。
  對幾乎所有的女人來說,她們身邊從來都不需要有很多女人圍繞著的男人。
  “可以不好,但必須專情。”
  他想起了曾經王花對他說過的這句話,頓時一陣苦笑,回想幾乎是荒唐的過去幾年,他心里充滿了感嘆。
  “好了,不說這些了,去洗澡吧,你身上好重的香水味道,最少有三種以上。”
  小木說著,輕皺著眉頭,卻強顏歡笑。
  二狗心疼極了。
  “對不起,下次不會了。”他認真的說道:“相信我。”
  小木一笑,說道:“我沒有不相信你的理由,我是你的妻子,天生就應該相信你。”
  她說著,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背,轉身就往浴室走去。
  “你去做什么。”二狗有些心慌的問道,他擔心她生氣了。
  “去給你放洗澡水啊,笨蛋。”小木笑道,回頭看了他一眼,眼神溫柔,卻帶著十七八種情感。
  二狗明白,她此刻心里復雜極了。
  “對不起,我的爱人,給我點時間,我一定讓你知道,在這個世界上,除了你,我誰也不想爱。”
  他在心里坚定的說道。
  和小木一起泡在浴缸里,紧紧的抱著她,抚摸著她光滑細膩的皮膚,第一次,他竟然沒有那種急切的沖动,只想要靜靜的把她抱在懷里。
  “你怎么了,下面竟然沒反應。”她也感覺到了,問道。
  “沒什么,我現在只想好好抱你一會,可以嗎。”他笑道,紧紧的把臉貼在她的臉上。
  小木愣了一下,閉著眼睛“嗯”了一下。
  洗完澡,躺在床上,他還沒沖动,小木倒是沖动了,眼睛里泛著桃花,伸出一根指頭在自己嘴里允吸著,骑在二狗的身上。
  “親爱的,我想要了。”她动情的說著,嘴里傳出一陣诱人的聲音,伸手在他的胸膛上輕輕的抚摸著。
  上身輕輕的擺动了一下,碩大的兩只酥胸頓時一陣搖晃,看的二狗眼睛都紅了,下面的家伙接收到了信號,幾乎是瞬間就變得坚硬如鐵。
  “呵呵,它可真乖。”
  小木笑道,就趴在他的胸膛上輕輕的親吻了起來。
  “不許动,讓我在上面,我想在上面。”
  “沒問題,我媳婦說什么都是對的。”
  “嗯,你最好了。”
  “可是媳婦,你能不能动作快點,我有些忍不住了,難受。”
  “是嗎,我也忍不住了。”
  ·····
  良久,云停雨歇,二狗還是躺著,小木安靜的趴在他的胸膛上,他的手則是在她的背上輕輕的抚摸著。
  “老婆,我忽然想到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你想不想聽一下。”二狗忽然問道。
  小木一愣,說道:“想啊,說吧。”
  “如果,當然,我是說如果啊,如果我不能上床了,就是不能和你干那事了,你還要不要我啊。”二狗笑著問道。
  聽到他這話,小木頓時愣了一下,幾乎是毫不猶豫的說道:“不能上床了還要你干嘛。”
  “不是吧,原來你說爱我就是貪圖我的身体啊。”二狗頓時露出一臉傷心欲絕的表情。
  “喲,你現在才知道啊,晚了,來,帥哥,給本女王笑一個,女王獎賞你一個香吻。”小木說著,臉上露出阴森的笑容。
  二狗頓時就一把把她抱起來壓在了身下。
  “好啊,竟然敢欺負我,我讓你嘗嘗欺負我的代價。”他說著,手就往她身上的痒痒肉上摸了過去。
  小木頓時就求饒了起來。
  他們在這邊打鬧,另一邊的房子里,劉云卻是一個人躺在浴室里,手一直在自己下身撓著。
  本來,這些年她已經能夠控制自己的了。
  可是,在遇到二狗以后,她再次無法控制了,身上浴火好像是要把她燒干一樣,讓她難受不已。
  &n
  sp;忽然,就在她正舒服的時候,外面猛的傳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
  頓時,她就警惕了起來,一點聲音都不敢發出來。
  “誰。”她問道。
  聲音剛落,就發現燈竟然也被關了,整個房子里只有一個浴室的燈還亮著。
  就在她正驚心动魄的時候,忽然,浴室的燈也滅了。
  “啊,到底是誰,別嚇我啊。”她怕了,伸手就想抓住什么,腦袋卻忽然被人給抓住了,一股男性的阳剛氣息迎面撲來,頓時就讓她愣住了。
  “是你。”她終于知道了來人的身份,長呼了一口氣,只是還沒來得及責備他,他就进入浴缸,伸手朝著自己下身摸了過去。
  “啊,慢點。”
  她剛剛發出聲音,他的身体就已經壓了過來。
  “別說話。”男人說道,沖刺进了她的身体,發瘋一樣的運动了起來。
  浴室激情,別有風味,不到一個小時,劉云就已經泄了三次身子,主要是因為男人幾乎是在發瘋,他幾乎是把她當做一個發泄的工具了。
  “別走,好嗎。”
  完事了,她躺在床上,看著男人的背影說道。
  “你知道,我要回去陪著她才行,別恨我,好嗎。”男人背對著她說道。
  劉云沉默,良久才說道:“難道連抱抱我都不行嗎,難道都不能讓我看看你嗎。”
  “最好不要,我擔心,我擔心我看到你會忍不住。”男人說道。
  “忍不住什么。”劉云立馬接著問道。
  男人沉默,良久才嘆了口氣,回頭把她抱进了懷里,輕輕的摸著她的腦袋。
  “對不起,我沒選擇,我想要開始新的生活,我不想這樣荒唐下去了。”他說道。
  “我知道,我感覺到了,在樓下的時候我就感覺到了,可是,你感覺可能嗎。”劉云笑著問道:“我了解你,一直都很了解,我想,不光是我,她也肯定知道,你不可能放下的。”
  “你天生就是一個不知道安分為何物的人,想讓你安分,太難太難了。”
  男人一愣,苦笑說道:“那你說,我該怎么辦啊,我真的想要開始新的生活,我不想和以前那么荒唐了。”
  “你感覺你以前是荒唐?”劉云疑惑的說道,一笑。“我知道你的想法,你迷茫了,在看到她難受的表情的時候你迷茫了,可是,我敢保證,等到天亮的時候,你立馬就會忘了今天晚上你說的話。”
  “二狗,你是個好男人,但是,你并不是一個能夠專情的男人,再說了,你的那個家伙那么可怕,你感覺她一個人能夠承受得了嗎。”
  這個男人,果然就是二狗,在把小木哄得睡著了以后,他就從窗戶上溜了出去,到了劉云的房間里。
  聽到她的話,二狗頓時就愣住了。
  “是啊,我不能那么自私,也不能傷害她,我懂了,謝謝你。”他說著,在她額上親了一口,轉身瞬間消失在了原地,就好像他從來沒出現過一樣。
  他走了,劉云才打開燈,看著眼前的滿目狼藉,輕輕的搖頭,苦笑。
  她知道,她走进了他的心里,但是,終究是不能在那里住下。
  回到房間里,二狗輕輕的把小木抱进懷里,在她的額上親了一口,這才安然的閉上了眼睛。
  他沒有看到的是,小木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幸福的笑容。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間,一個月就過去了,小風鎮的建設也已經建的差不多了,二狗要求的幾個學校的主体都已經建好了。
  “你這樣做是不是有些太霸道了啊,強行要求把全縣所有的中學都給取消了,全部集中在這里,先不說其他鎮子的人能不能同意,就算是縣長,怕是也不能同意吧。”
  看著眼前的計劃書,風荷一臉無奈的說道;“你太霸道了,這樣做,肯定會遭遇到無數的阻力的。”
  “怕什么啊,縣長和書記,他們不是問題,上面已經下達了命令,讓他們要跟著我的步伐走,要坚定不移的執行我的命令,可以說,現在的九曲縣,我才是最大的掌權人。”
  二狗冷哼一下說道:“我這么做,也是為了加快城市的建設步伐,為未來積累人才,按照現行的教育制度,是教育不出我想要的那種頂尖人才的,沒有人才,我只能自己制造了。”
  “好,就算是你說的對,你說的都有道理,可是你強行要求全縣所有的老師都要重新接受考核,這是什么道理,你知不知道,你這樣是在打消他們的積極性,會給你自己帶來更大的阻撓的。”
  風荷再次說道。
  她是主管教育的,不能不操心這個事情。
  “你還是不懂啊,這么給你說吧,我只要合格的教師,文件很快就下來了,以后,不光是九曲縣,周邊的幾個縣也都要規劃进入風城的管轄范圍,成為一個新的特區,這里將成為一個教育和經濟實驗基地,懂了嗎。”
  二狗說道:“我可以給你肯定的說,不合格的,我一個都不要,我不需要庸才,我有百分百的信心,能夠讓風城有最合格最好的老師,也讓風城成為一個全国,甚至全世界城市的典范。”
  “你太霸道了。”風荷還是反對。“你知不知道,你這樣,不光是把教育局給得罪了,甚至把上邊的老領導都給得罪了,你這樣做,簡直就是在打很多老專家教授的臉啊。”
  二狗再次冷哼了一下,說道:“我二狗從出生到現在,從來就沒敬畏過任何人,也從來不相信什么事情是可以一成不變的,我也從來沒有做出過太大錯的決定,我不怕任何考驗。”
  他再次說道:“其實很多事情還是你不清楚,你不知道我為什么在這里建造風城上面能夠通過了,這主要是因為二狗集團在全球已經開始建造的三座城市里,風城的进度是最慢的,其他国家,比如在非洲的B国,我不光建造了城市,還為城市配備了一支軍隊,周邊的幾個国家對我都是很支持的,因為他們知道,我能給他們帶來幸福。”
  “我知道你說的,可是關鍵是,這里不是国外。”風荷立馬說道:“你要考慮這里的国情,不能由著你的性子來。”
  “所以我才這么麻煩,你以為我好過啊,如果在非洲的話,哪個国家敢不服的話,我直接讓我的雇傭兵團滅了他的總統,讓他們提前大選,可是在這里我不能那么做,這里是我的家。”
  &n
  bsp;二狗說著,嘆了口氣。
  “在這里,我不管做任何事情都要小心翼翼,我怕我一不留神干了什么蠢事,我爸不要我了,那我就真的慘了。”
  “我就只有我爸和三狗兩個親人了,相信我,我已經很克制了,我的所有計劃,都是和高層領導商量過才決定的,他們不點頭,我哪有這么順利啊。”
  風荷沉默了,她知道,自己是不可能說服二狗了。
  “你知道嗎,你不是在建造城市,你是在發动一場教育變革,你想要用你自己的力量來影響一個国家的決策,你這樣做是非常非常危險的。”
  她還是忍不住說道:“你甚至會把你自己放在人類的對面。”
  “人類的對面?”二狗笑了。“你錯了,看著吧,時間會告訴你,我是對的,時間也會告訴你,我為什么要這么做。”
  風荷沉默,剛想說什么,忽然聽到他問道:“我問你,現在讓你拿一把枪站在路上隨便殺個人,你干不干。”
  “我又不是瘋子。”風荷立馬說道。
  “即便他們是恐怖分子,你也不會開枪,因為你把他們當做你的兄弟姐妹朋友,如果他們是外国人的話,你八成會立馬開枪,為什么呢,這就是自己人和其他人的區別了,雖然話說出來不好聽,但是,這就是現實。”
  二狗說道:“所以你完全可以放心,我把這里的所有人都當做是我的兄弟姐妹朋友,所以我不會亂來的。”
  “希望你真的能做到吧。”風荷無奈的說道。
  她知道,自己是不可能能說服二狗了。
  “其實我主要是擔心,如果按照你的做法的話,估計很多教師都要下崗了,那樣我的工作就很難做了。”她笑道。
  “應該不會的,我相信大部分的應該都還是合格的。”二狗笑道,只是他心里一點底都沒有。
  他很清楚,二狗智庫打造出來的那套教育制度有多么自由,對于那些已經習慣了高高在上的教師們來說,這套制度無疑就是在扇他們的臉,他們也許能力足夠,但是,卻不一定能在心理上接受。
  “現在只能祈禱了。”他在心里說道——
上一篇:145.看著片睡,睡女仆
目錄
下一篇:147.誰誰在誤人子弟


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