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野美色》

當前位置:首頁 > 鄉野美色 >

147.誰誰在誤人子弟

  第147節誰在誤人子弟
  時間如梭,轉眼,夏天就過去了,剛剛进入九月,風城就已經初現規模了,六座大型全能型學校已經完全建成,幾乎整個九曲縣的學生都被告知要來這里接受教育。
  本來,很多家長都是不愿意的。
  但是,當他們知道風城的規模和未來,再知道風城的教育制度后,頓時就愿意了。
  主要是那句話吸引了他們。
  “免費教育,免費就餐,免費住宿,讓所有的孩子都能成才,同一個起跑線。”
  對于那些勢力的家長,最主要的一句就是:“這里走出去的孩子,我們保證他們不管男女,都能在風城就業,工資最低一千起步。”
  全免教育加上未來高工資的诱惑,很多非常不愿意讓孩子上學的家長都開始紛紛的送孩子到學校來了。
  “怎么樣,我說的什么,這不都來了啊。”看著眼前的資料,二狗得意的看著風荷笑道。
  “哼,你這都是什么鬼主意啊,現在国家的義務教育都剛開始普及到小學,你就普及到中學,還有,風城一中到風城六中,加在一起中小學生已經有將近八萬人了,每天的吃喝拉撒你都要全部負責了,我粗略的算過了,按照平均每個學生每年五千塊來算,一年就要四個億啊,從哪弄這些錢去啊。”
  聽到她的話,二狗頓時就笑了。
  “你算少了,這么給你說吧,八萬個孩子,每年的開銷最少都在八個億以上,包括學校的維護開銷,最少在十個億,而且,還要給教師發補助,還有特殊教師的工資,最少一年都要十五個億以上。”
  他說道:“按照預算,我是按照每年二十億來計算的。”
  “我的天,二十個億,你有沒有搞錯啊,我們鎮今年的所有稅收家在一起都不到一百萬啊,差了多少倍,兩萬倍啊。”風荷有種頭暈的感覺。
  “沒事啊,你怕什么啊,我不是引进了那么多的外資企業嗎,他們開始開工了以后,都會有稅收的,我粗略計算過,八大企業,加上未來將要上馬的一些農場和農產品加工工廠,我們風城每年的稅收最少在一百億以上,每年拿出二十個億來搞教育,完全是可以的,發達国家都是這樣的。”
  二狗立馬說道。
  對于錢,他從來都是沒什么概念的。
  十七歲以后,自從他到了城里以后,雖然說總是面臨各種各樣的危機事情,但是卻從來沒有因為錢出現過一絲的危機。
  “天吶,那么多啊。”風荷的眼睛頓時就愣住了,只是她很快就反應了過來,說道“可是即便這樣,也不對啊,你說的那些工廠,還有農場之類的,最早都要到明年才能上馬,可是我們現在就要用錢啊。”
  她苦笑道:“學生們已經開學了,現在學校的各項開支都還是依靠建造學校的二狗集團在支撑著,我算過,風城的建設,我們已經欠下了二狗国際將近兩百億華夏幣了。”
  “怕什么啊,才兩百億,沒錢的話繼續借就是了,以后還就是了,我們又不是還不起。”二狗說道,好像二狗集團根本和他沒關系一樣。“二狗集團這次通過二狗国際一共向風城投資了五十億美元,全部免息,五年內還清就行,五年,我有信心還完他們的錢。”
  聽到他這話,風荷頓時就一陣冷哼。
  “無恥的資本家,還他們的錢,難道二狗集團和你沒關系啊,抠門,你就不能給減免一些啊。”她說道:“不過我也能理解你,畢竟這筆錢實在是太多了。”
  “是啊,誰說不是呢,現在在二狗集團在国內已經開始參與的投資最少有上百億美元,光是這邊就拿出了五十億美元,的確是有些太多了。”
  他有些無奈的說道,心里卻在想:“我是還被人盯著,實在是不能拿太多的錢出來破壞平衡,不然的話,別說是五十個億了,就算是五百億,我也愿意出啊。”
  “好吧,你贏了,可是現在還有一個問題,你的那套教育制度把學校幾乎變成了一個游樂園,而且大部分的老師現在都還在培訓過程中,學校方面今天給我打過來很多次電話,說是教師資源嚴重不夠,好多班級都沒法上課。”
  風荷繼續說道;“要不,還是先按照以前的教育制度來吧,總要有個緩沖的時間吧。”
  “不,絕對不能,改革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也不能因為任何一點困難就終止,你放心,這個問題我早就想過了,最多到明天,我早早在国外培訓好的一些老師就會過來,從明天開始,風城所有學校的校長全部由專業人士接任,所有的教師全部进入培訓期。”
  二狗說道:“既然我已經選擇了開始,那就要努力的坚持下去。”
  “你太瘋狂了,你知道嗎,從一個禮拜開始,我每天都接到很多很多的電話,不是這個領導就是那個領導,都在問我們是在胡搞什么,是不是想要搞分裂主義啊,我每次都說是上級的命令,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我這句話還能說多久。”
  風荷無奈的說道:“反正,我是快坚持不下去了,你要趕紧給我找個辦法把這個事情給平息了才行,最多一個月,必須走上正軌才行。”
  “一個月的時間,足夠了。”
  二狗說道,眼睛里閃過一絲睿智的光芒。
  他從幾年前就開始考慮這個問題了,幾乎從他剛剛被迫離開国內的第二年開始,他就已經開始了他的步伐,到現在,他已經有很身后的底蘊了。
  “放心吧,我一定會把一切都弄好,讓你們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無話可說。”
  他心里說道。
  這幾天,因為風城的事情,二狗每天都在忙碌,風城也已經開始大肆的建造,往北,一條大道直通山城,往南,同樣一條大道直通国道和高速交叉口。
  往東,一條長達兩百公里的大道直通通往京城的高速口,往西,也是一條大道鏈接了風城和各個主要的交通要道口。
  一座都市的雛形已經出現。
  新的城中心也已經建好了,圍繞著城市外圍的七八個大型工業中心也有兩個已經快要投產了。
  這主要是因為二狗集團的資金力量實在是太強大了,幾乎是在發瘋的趕进度。
  又過去了十幾天。
  二狗正在辦公室里吃飯,忽然桌上的電話響了,他迅速的就抓了起來。
  “哪位,我是王二狗。”他說道。
  &nbs
  p;“王二狗,你到底是想要干什么,難道你想要讓風城真的成為直轄市嗎,在內陸建造直轄市,你瘋了嗎。”
  電話里傳來了一個怒吼的聲音。
  二狗一聽這個聲音,立馬就知道是王九州的聲音,他跟了王九州很長的時間,對他的聲音十分的熟悉。
  立刻就陪著笑說道:“老領導,是不是有人在你面前告狀啊,你放心,我絕對沒有在這邊亂搞,不信你可以過來視察啊,我開工的所有項目都是會經過您審批的啊。”
  “審批的個屁,你那個機場也經過我審批了嗎,你膽子真大啊,竟然連機場都敢建了,你那是個多大的地方啊,用得著一個飛機場嗎。”王九州怒吼道。
  二狗頓時就明白他為什么生氣了,他也知道,八成是有人在王九州邊上煽風點火了。
  王九州現在心里的確是很火,他心想:“你才一個小小的鎮子,雖然說是要上面特批的新型教育實驗點,可是也完全沒有必要搞這么大的动作啊,憑空建城,這么大的手筆,明顯是想要把我架空啊。”
  他的想法,二狗都猜出來了,所以立馬說道:“老領導,我想你是誤會了,我建造機場只是因為風城現在并沒有通鐵路,而且通鐵路也不現實,再說了,上面不是還特批了讓我這邊进行農場化實驗嗎,農場化要提高效率就要用到農用飛機,沒有機場怎么可以啊。”
  他是在哭窮,也是在講道理。
  只是,他的話雖然是合情合理,但是,卻是嚴重的刺激到了王九州的神經。
  為什么呢,平原市的機場已經老舊了,他這段時間一直在想辦法找自己进行整修,他這邊還在心急火燎的找不下錢修機場,下面的一個鎮子竟然都開始修機場了。
  而且,按照提上來的材料來看,還不是一般的機場,還是大型的国際化機場,很明顯,那個家伙是想要一口吃一個大胖子。
  不過王九州也很明白,自己現在在二狗面前并沒有多大的話語權,為什么呢,因為平原市的很多投資還是二狗集團出的錢,惹毛了二狗,他一生氣扭頭回美国了,損失最大的是他。
  恰恰,這個損失是他承受不起的,平原市的改造如果成功了,對他的好处那可不是一點兩點。
  “你現在在什么地方,有些話,我電話里和你說不清楚,我要和你見一面。”
  想通了這些,他也平靜了下來,立馬沖著電話問道。
  “我在鎮里啊,風城的建設已經拉上了大馬,一直都在趕进度,我現在很忙啊。”二狗說道。
  王九州猶豫了一下,說道:“那好,我去找你,順便帶上省里的一套班子,去看看你的成就。”
  “好,沒問題。”二狗立馬點頭,他正愁要怎么才能把那些領導們都叫來看看他的成果內。
  你再努力,如果讓領導們看不到的話,到時候半路給你來個剎車,你就慘了。
  不過二狗也知道,他現在是機會和風險并存。
  特別是他的新型教育制度,本來就已經遭到了很多老教師的反對,說他是不務正業,是在誤人子弟,萬一這些領導來了的話,他們肯定會聯名上書的。
  “不行,我還要多做一些準備才行,我不能讓我辛辛苦苦的教育改革努力作廢了。”
  他想到,就拿起電話給龙戰打了過去。
  “喂,我是王二狗,你現在在哪里,我有事找你。”電話剛通,他就急忙說道。
  電話那頭,龙戰聽到他這么匆忙,頓時心里一突,他知道,二狗找他肯定沒好事。
  “我在縣里,怎么了,有什么事嗎。”他說道,心里同時在胡亂猜測著。
  “那好,你帶人來一趟鎮里吧,下個月,風城政府就要成立了,我想讓你過來商量點事情。”
  二狗說道。
  “好。”龙戰說道,就掛了電話。
  只是他的心里此刻卻是翻江倒海無法平靜,他很清楚二狗這個電話意味著什么。
  他知道自己的能力是絕對能夠勝任一個剛剛建起新城的公安局長的,但是,他也更加清楚,這座城和其他的城不一樣,它完全是另外一個路子,弄不好的話,他可能會前功盡棄。
  猶豫了半響,他想了想,還是打了個電話過去了。
  “爸,是我,笑戰。”他笑著說道。
  電話那邊頓時就傳來了一個嚴肅的聲音。
  “你有什么事情。”
  “沒什么事,就是有些心慌,給你打個電話。”龙戰說道,臉上帶著孩子般的紧張。
  “我不是說了,沒事就別給打電話嗎。”電話那邊的聲音帶上了一股威嚴。
  顯然,龙戰的父親也不是一個普通人。
  “有件事情,我拿不定注意。”龙戰終于把自己的事情說了出來。“我想讓您給我拿個注意。”
  聽到他這話,電話那邊的老人頓時就想發怒,但是最終還是忍住了,嘆了口氣。
  “說吧,你一向都很有主見的,能讓你這么猶豫,肯定是遇到了大事。”
  龙行這么說,不知道是在給自己找一個和兒子說話的理由,還是在安慰兒子。
  “那我就說了。”龙戰猶豫了一下,把二狗的事情完整的說了出來。
  他說完,龙行就沉默了。
  良久,電話那邊都很安靜。
  “爸,你還在嗎。”龙戰有些紧張的問了他一句。
  從小他就很怕他爸爸,哪怕是在電話里,聽到他一句訓斥,他也會感覺到心驚肉跳。
  或許這就是所謂的條件反射吧。
  “我在。”龙行語氣里帶著一抹復雜。“他現在讓你過去商量事情,對嗎。”
  “是的。”龙戰說道。
  “那就去吧,按照你的直覺去走,我只能給你說這么多。”龙行說道,還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現在上面對這個年輕人在做的事情也抱著一股觀望的態度,跟著他,你有五成幾
  率能贏。”
  聽到他語氣里掩藏不住的關心,龙戰不由一陣激动,正想要說點什么,電話里已經傳來了一陣忙音。
  掛了電話,他立馬就看著眼前的秘書喊道:“給我準備車子,我要去小風鎮。”
  他說著,眼睛里帶著一抹坚定的神色。
  “五成的幾率,好大啊。”他心里說道。
  到了小風鎮,二狗看到他,立馬就笑了起來。
  “我的妈呀,我終于把你給等來了,來,趕紧坐,你們都出去吧。”二狗說著,沖著其他人喊道。
  龙戰的秘書看了一眼他,看到他點頭,這才轉身離開,順手帶上了門,風荷也走了出去。
  “說吧,找我什么事情,總不是有惡棍混混影響你的工作了吧。”龙戰打趣著說道。
  他笑,二狗也笑。
  “這個倒是沒有,肖木還是很有能力的。”他說道:“只是我有個其他的麻煩,想要找你來商量一下,有些話,我在電話里不敢說。”
  聽到這話,龙戰頓時就精神一提,看著他小聲的問道:“你又想要弄什么大动作了。”
  在他的印象里,這個年輕人就是一個無法無天什么都敢的主。
  “沒,只是有些麻煩。”
  二狗說著,就把教師們投訴的事情給說了出來。
  “就這個啊,其實我早就想到了,也早就想到會有這么一天,但凡是改革,哪有那么簡單啊,說實話,我兒子也在你的學校里上學,如果不是我在美国留學了兩年的話,我也不會同意讓他接受這種教育的。”
  龙戰笑道:“其實這個問題并不是很難解決,我們只需要舉行一場辯論會就是了。”
  “辯論會?”二狗奇怪的問道。
  “是啊,辯論會,我在斯坦福大學上學的時候,我們經常舉行各種辯論會,比如就一個話題,雙方各自持有各種觀點,那就用辯論會來解決,雖然說在国內,這個方法現實度很低,但是,在風城卻正好可以。”
  龙戰說道:“這是一座新城市,而且是一座非常龐大的新城市,你也許能瞞過別人,但是卻瞞不過我,我見過你建造的下水道寬度和結構圖,按照你的建造方法,這座城市最少能容納兩千萬人生活。”
  他說著,臉上帶著一抹神秘的笑容。
  “你不用否認,我在斯坦福的時候,選修了土建工程學科,雖然說我不是很專業,但是,辨別這個,足夠了。”他說道。
  看到他這么肯定,二狗頓時呵呵一笑,就想要饒過這個話題。
  “現在最關鍵的是,眼前的事情,我們怎么辦啊。”他說道:“說實話,我現在幾乎已經把整個九曲縣的縣委班子都給架空了,未來,九曲縣也要成為風城的一個區,老城區,必須要強迫性消失。”
  他把話題從一個坑里轉到了另一個坑里。
  不同的是,這個坑比較小。
  “我猜到了,所以,我已經做好準備了,風城的公安局長,挺有意思的,只是我能肯定,風城一旦確定了要按照這個路子走下去,上面肯定會派人來接手這個攤子的,這是他們的底線。”
  龙戰說道:“別告訴我你想要王九州來做風城的市長。”
  聽到他近乎精密分析,二狗先是一驚,然后就是狂喜,他知道自己是真碰上了一個人才。
  “我現在特別清醒,早早預定了你。”二狗笑道:“你說的這些,我都已經想到了,那好,事不宜遲,現在已經下午三點了,我立刻就讓所有的教師集合,和我帶來的那些教師进行辯論賽。”
  “好,我陪你一起吧,讓肖木帶上民警到現場去維護一下治安,我怕有人趁機搗亂,我可是知道,最近有人好像在專門對付你啊,而且那股勢力還不小。”
  龙戰笑著說道。
  “我靠,還有什么是你不知道啊。”二狗一臉驚訝的問道。
  “別誤會,我本來也不知道,是他們找上我了,不過,我已經拒絕他們了。”
  龙戰笑道:“在一個年輕的后生和一個遲暮的老人之間,我還是愿意選擇年輕的,雖然可能會犯更多的錯,但是,那又怎樣,我也年輕。”
  “哈哈,我喜歡這句話,走吧。”
  二狗笑道,就往外走去。
  這一刻,他知道,龙戰是徹底的站在了他這邊。
  “什么,要我們和那些人舉行辯論賽,什么辯論賽,他們就是在誤人子弟,這難道還用辯論嗎,讓學生不好好學習,每天游手好閑,只上那么幾節課,還學那么多沒用的東西,能干什么啊。”
  一個老教師看到公告的時候就怒吼著說道。
  只是他們最終還是都集合到了風城一中的室內体育館中央。
  “歡迎各位教師都來參加這次的辯論賽,我們今天的主題是,誰在誤人子弟,辯論雙方,一邊是來自九曲縣的老教師群体代表的六十個人,一邊是來自二狗国際集團引进的教師的代表,三十個人,比賽時間三個小時。”
  二狗和龙戰到了体育館的時候,正好聽到了這句話。
  “有點意思。”龙戰笑道:“好久都沒有聽到過這種辯論賽的消息了,走,我們去看看熱鬧。”
  辯論賽是在操場的平地上舉行了,所有的教師都坐成了一個半弧形,中間上方坐著一橫排評委,二狗和龙戰坐在最中間,其他的則是雙方教師推舉的一邊三個評委。
  兩方的背后,一方的背后站了密密麻麻的一群學生,二狗放眼看去,最少有數千人,好在這個操場挺大,也不顯得異常擁擠,他們手上都拿著各種各樣的條幅,寫著自己支持的一方。
  老教師的一方背后則是站了很多教師,還有數百學生。
  “看出來了沒,學生們對老教師都很有情緒啊,看來,你的新式教育怕是已經成功了一半了。”
  龙戰看著二狗笑道。
  他的聲音沒有刻意掩飾,頓時邊上的一個老校長聽到了就開始反駁了起來。
  “這位先生,辯論賽都還沒開始,你為何要妄
  加評斷,說新式教育都已經成功了一半了。”
  老人一臉溫怒的說道。
  “這其實是一個很簡單的道理,你用眼睛去看就好了,新式教育已經實行了有一個月了,學生們也都開始有自己的理性了,學校的主体是學生,他們的判斷就是最好的證明。”
  龙戰笑道:“我知道你要說什么,你想要說他們還是孩子,還沒判斷力,可是我想告訴你的是,我們都是從孩子過來的,所以,我們都應該了解孩子,他們真的有你們想的那么無能嗎?”
  說完,他就不再看向老人,而是沖著二狗一笑,說道:“我發現我跟著你都變得有些偏激了。”
  二狗哈哈一笑,不說話。
  難得的是,那個老教師也沒說話,皺著眉,眼睛里閃著復雜的神色,似乎是在沉思。
  辯論賽很快就開始了,六十對三十,這是一場很不公平的賽事。
  所以,剛開始的時候,老教師群体這邊就反對了。
  “你們把人也湊到六十人吧,我們不欺負你們。”一個領頭的四十多歲教師看著對方的領隊說道。
  聽到這話,對方領隊,一個三十出頭的女人搖頭笑了笑說道:“我們是來參加辯論賽的,又不是來打群架的,沒必要那么在意人數,再說了,我們的人手本來就不夠,大部分的人都去照顧學生了,他們還有自己的工作要做,沒時間來。”
  “你這是在說我們不負責任嗎。”老教師頓時就怒了。
  “不,我只是在說,身為教師,教育是我們的指責,和工作,我們既然享受了權利,那就應該履行義務,就好像是服務生一樣,這些學生就是我們服務的對象,不管任何原因,任何事情,我們要以學生的安全和利益為第一宗旨,所以,原諒我不能讓太多的教師來這里參加辯論賽,他們還要各司其職。”
  聽到這話,頓時老教師就反應了過來,知道辯論賽已經開始了。
  “哼,你這都是滿嘴的西方作風,請你記住,這里是東方,自古以來,教師都是一個神圣的職業,在古代,即便是皇帝,不尊重他的教師,也要被天下人唾棄的,在現代也一樣,父母生養我們,但是老師卻教我們知識,難道一個人還能不尊重自己的父母不成啊。”
  老教師立馬就反駁了回去,一臉的驕傲。
  “這位教師,或許你誤解了教師的含義,教書育人,最多就是一種高尚的職業,你可以選擇你的職業,也可以選擇你想要尊重的人,別人也一樣可以,這是沒人可以強迫的。”
  代表新式教育的老師笑道:“你的觀點有些偏激了,也有些太封建了,每個人如果脱掉各種身份的裝裱,首先他都是一個人,是一個人,而不是一個神,沒有人天生就應該敬畏誰,人們只需要敬畏自己想要敬畏的那個人,就足夠了。”
  “好了,我們不討論這個沒用的話題了,我們进入正題吧,我們今天準備了好幾個課題來和你們进行研究,希望你們能夠喜歡。”
  她快速的轉移了話題,然后揮了揮手,邊上的學生們就興高采烈的走了過來。
  “第一個課題,對一個人來說,他的降重要,還是知識重要,這是我挑出來的十個學生代表,他們來自各個年級,曾經也可能都是你們的學生,他們將要代表我們參加第一課題的挑戰。”
  老教師頓時一愣,問道:“讓學生上,你們怕了啊,怕了就直接投降啊,我們正好回去開慶功宴。”
  年輕教師笑了笑,說道:“請你不要轉移話題,我對歷史也頗知一二,特別是近代歷史,我發現,不管在歐洲,還是在美洲,或者是在亞洲,所有的現代教育對于學生体能的培養都很重視,這點你不可否認吧。”
  “我現在就是想要讓我的十個學生代表和你挑選出來的學生代表就學生体能和知識究竟哪個重要进行辯論,我的學生代表已經挑選出來了,你們的背后也有很多同學,而且你們對他們也很了解,你們可以立馬選人。”
  一旁,看到這一幕,二狗頓時就笑了,看著龙戰說道:“這個辯論賽有意思,体能和知識,那肯定是缺一不可啊,你四肢發達腦袋發黑,有個屁用,空有滿腹經綸又孱弱如膏肓,又有個屁用,都是廢物。”
  “相對來說,其實都還有點用的。”龙戰嘆了口氣。“這一場辯論賽,主要的中心根本就不是体能和知識,而是膽量和勇氣,看你有沒有勇氣站在對手的面前,看你有沒有勇氣坚持你自己的觀點。”
  “如果你光是有能力,卻不能把它表現出來,那你就是一塊假金子,一張不能兌換的大額支票。”
  他說著,神色復雜的看著前面的戰場。
  一旁的幾個老教師聽到這話,也都愣住了,三個人中有兩個都陷入了沉思,只有一個有些急躁,伸著腦袋,似乎想要給自己那邊的人一個提示。
  “誰怕誰啊,不就是找幾個學生出來辯論嗎,你真以為我們這邊的孩子都是傻子啊。”
  老教師譏諷著說道,揮手讓后面的教師去選拔人了。
  很快,十個學生就被拉了出來,有幾個是那種一眼看過去就是書呆子的類型,只有兩個女孩還有一個小男孩看上去比較活潑精神。
  “二狗,你看,我兒子竟然是保守派,不過我兒子今天好帥。”龙戰看著小男孩,沖著他吼道:“兒子,不管你做什么決定,爸爸永遠都支持你。”
  “兒子加油。”
  他沖著小男孩吼道。
  聽到他的聲音,頓時幾乎所有的人都看向了他,小男孩的臉上則是帶著無比興奮的神色。
  “大家都別看我,我今天只是嘉賓,不參與結果的評論,我還有一個身份,是那個小選手的父親,希望你們能支持我兒子。”
  他笑著說道,然后坐了下來。
  看到他支持自己這邊,頓時,老教師那邊的人都興奮了起來,她們似乎看到自己已經成功了。
  改革派這邊的教師卻還是十分的平靜,只是忽然,十個年齡不一的少年忽然圍城了一個圈。
  “我們是不是最棒的。”一個少年喊道。
  “是。”十個人都在大吼。
  “我們是不是自己的英雄。”一個女孩接著喊道。
  “是。”十個人再次大吼,比剛剛更有激情了。
  “我們能不能主宰自己的命運。”又一個女孩接著喊道。
  “當然能,必須能,肯定能。”
   
  ;激昂的聲音響徹在人群的頭頂。
  很快,改革派這邊的幾千個學生的激情都被帶动了起來,不知道是誰帶的頭,大家都喊了起來。
  “我們是自己的英雄。”
  數千個聲音凝成一股,效果可以用震撼兩個字來形容。
  評委席上的八個人都愣住了,包括二狗和龙戰,保守派的老教師們和他們背后的學生們也都愣住了。
  甚至他們背后的很多學生的眼睛里都帶著期待的光芒。
  “我宣布,辯論賽現在開始。”人群安靜下來,二狗就立刻站起來喊道:“不管你們誰輸誰贏,記住一點,一定要注意文明,注意素質,你們要么是學生,祖国的未來,要么是教師,修筑未來的工匠。”
  “我相信你們都是有教養的。”
  他說完,才坐了下來。
  只是他剛坐下就看著龙戰小聲的問道:“大學生,怎么樣,我這句話沒什么錯的地方吧。”
  “沒,當然沒,你說的很好,非常的好。”龙戰沖著他豎了個大拇指。
  二狗這才放心了下來。
  “那就好,我哎呀,我感覺,今天晚上八點這個怕是完不了,不行你晚上就別回去了,住我家,我家地方大,夠你住了。”
  聽到他的話,龙戰猶豫了一下,還是搖了搖頭,說道:“我等會提前回去吧,你坚持著就好了,放心吧,我明天一大早就帶人來,這招不行的話,還有的是辦法。”
  “嗯,好,我相信你。”二狗笑道:“關鍵時候,還是你能靠得住啊。”
  龙戰笑笑,不說話。
  辯論賽此刻已經到了一個十分激烈的時候了,龙戰一直很興奮的在給他兒子加油。
  只是,他兒子那邊在理論上終究是有些站不住腳,終于還是敗下陣了。
  “勝敗乃士兵家常事,我把說過了,要淡然面對失敗。”
  小家伙看著自己的隊友說道,然后扭頭大氣的走回了自己的陣營,看他的樣子,倒像是自己贏了。
  “你兒子真不錯,不過還是沒我兒子聰明。”二狗嘿嘿笑道:“我家三狗你見過沒,別看才四歲,但是那智商和体力,完全不是同齡的孩子能比的,二十公斤的大石頭,一只手就能弄起來。”
  聽到他自吹自擂自己孩子,龙戰頓時就白了他一眼。
  “你就吹吧,有本事等你兒子來了,讓兩個孩子比一下。”他有些不服氣的說道。
  每個父親都認為自己的孩子是最好的。
  就在他們說話的時候,第二次挑戰已經開始了。
  “好了,第二次的挑戰·····”
  八點的時候,果然還沒完,二狗送龙戰走,送走了龙戰,就看到劉云和小木正坐在房車上在門口等著。
  “你們怎么來了啊。”二狗笑著問道。
  “來看看你啊。”小木笑道:“放心吧,我已經做好全部的準備了,我看了里面的比賽了,挺好玩的,挺有用的。”
  二狗嘿嘿一笑,說道:“那就好,走吧,我也走,里面的比賽其實什么結果已經沒什么重要性了,輸贏都是我贏了。”
  小木一笑,沒說話。
  劉云也沒說話。
  她們都知道二狗的想法。
  只有舊能的把水給攪混了,才更加有機會減少損失,也才能最大限度的撈到更多。
  等到第二天早上起來,到鎮政府的時候,就有人送來結果,說昨天的幾場比賽,新教師這邊幾乎是全贏,持平一場。
  “無所謂,貴在參與嘛,沒什么,就當是交流感情了,是了,所有人,準備好了,今天王省長要過來考察。”
  二狗笑著說道。
  中午十二點多的時候,一個車隊就緩緩的进入了風城。
  “老領導啊,你每次都來的這么早,讓我們都沒時間準備好。”二狗看著王九州笑著說道。
  帶著他們圍繞著風城轉了一圈,看到風城的建設以后,一行人的臉上都帶著驚訝的表情。
  “二狗啊,你這里的建設,簡直是比平原市都要好啊,而且,我看了風城正在建的排水系統,那可不是按照建造一座小城的標準來的,你那排水管里面都能開卡車了,跑遍了全国也找不到這么先进的排水系統啊。”
  脱離了人群,王九州看著二狗笑著問道。
  “我這是未雨綢繆啊,你應該也知道,風城這塊地方本來就不高,所以啊,但是降雨量卻不小,我是在想,反正要把整個城都給填起來,還不如直接加上排水管道系統,省的以后麻煩。”
  二狗笑道:“老領導,看了我的學校了沒,感覺怎么樣,昨天剛剛舉行了一場辯論賽,結果都出來了,都不輸都不贏。”
  “哼,我就那么好哄啊,我早就得到消息了,知道你的人全贏了,可是,辯論賽畢竟只是辯論賽,關鍵還是要看国情,你懂嗎。”
  王九州嘆了口氣說道:“不是我在批評你,你實在是玩的有些太大了。”
  “誰在誤人子弟,好大的一個標題啊。”——
上一篇:146.不能上上床了還要你干嘛
目錄
下一篇:148.大結結局(全書完)


快速时时彩